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7):粗魯的占有了她!(2)  
   
尾聲——驕陽似璟(47):粗魯的占有了她!(2)

"云璟,別裝了!!你不是處/女——"

因為,他根本沒有碰到屬于她的那層膜……

這也就意味著……

她早就同陳楚默發生了些什麼?!

這一點,其實他景向陽早就猜想到了,甚至于,他也根本沒有吃醋的資格,可是……

他還是吃醋了!!

他計較!!

計較她從前的每一次都不是屬于自己的!!

如是想來,腰間索要的動作,變得越漸瘋狂.

他的話,讓云璟心頭一痛……

對,她早就不是處/女了,可是,她的第一次給了誰呢?還不是身前這個混蛋?!!

可如今,他卻能出這麼冷漠的話來中傷她!

"我和陳楚默比,誰更厲害?!!"

他啞聲問她.

大掌慍怒的在云璟的粉/臀上拍了一巴掌,"云璟,我跟他,誰更厲害?!!!"

他似乎不甘于她的沉默,還在不死心的問著.

"我不知道——嗚嗚嗚……"

云璟顫聲回答他,"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

因為,她除了身上這個禽獸般的男人,就再也沒有第二個男人了!!

她又怎麼會知道他陳楚默厲害不厲害呢?

顯然,景向陽非常不滿意她的這個答案.

忽而,從她的身體內,將自己抽離出來.

抱過她的細`腰,一個反轉,將她的翹`臀托了起來,讓她坐在了沙發靠背上.

因為沒有靠背,又還得承受著她凶猛的撞擊,云璟隨時都有被摔下去的危險.

以至于讓她,不得不雙`腿環緊他的腰`肢,手臂勾住他的脖頸,才得以不讓自己摔下去.

也正因為這個動作,才讓兩個人……

貼得更緊密.

而他,索要著自己的動作,也更加深入!!

"唔唔……"

景向陽的大手,掐住她的柳腰,瘋狂的在她浸`濕的體內撞擊著.

"告訴我!!除了我景向陽,你還經曆過多少男人?"

云璟被他撞擊得有些暈眩.

下`腹因亢/奮而不停地緊縮著……

"唔唔…………"

她嬌身顫栗,淚水朦朧了她的霧眸……

腹一縮一松,惹得景向陽氣喘連連,淋漓的熱汗,不停地從額間淌下來.

景向陽覺得自己當真快要被她吸附進去了!!

這感覺……

好舒服!!

讓他一瞬間,進攻得遇見猛烈!!

"告訴我!!你到底經曆過多少男人??"

他執拗的質問著她.

云璟霧靄朦朧的覷著他,心,隱隱作疼.

"那你覺得呢?你景向陽覺得我該有多少男人?啊……"

"我不知道!!"

景向陽猛烈的在她的身體內馳騁著,大手掐住她的下巴,啞聲道,"但我知道,你經曆的男人,絕不只有我景向陽一個!!"

云璟的心,一瞬間,如玻璃一般……

碎裂開來!

景向陽腥的深眸凝緊著她,似乎在等著她的答案.

半晌,就聽得她道,"對,我云璟經曆的男人……很多,很多!!!絕不止你景向陽一個!!"

"是嗎?"

景向陽腥的眼眸深陷了下去,手指掐緊她的下巴,力道重得仿佛是要將她的下巴直接擰碎了一般.

疼……

但云璟,執拗的不肯吭聲.

他掀唇,冷冷一笑,"那我會用事實告訴你,你跟前這個男人是你所經曆過……最強,最有能耐,也是讓你最難忘的!!"

他著,就將云璟從沙發靠背上抱了起來,繞過沙發,邊走……還不忘在她身體里深深的頂撞著.

云璟慍怒得干脆一低頭,`嘴張開,便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景向陽悶疼的低吼了一聲.

這女人……絕對屬狗的!!!

仿佛是為了報複她,景向陽要著她的動作,變得愈發凶猛起來.

抱著她的翹`臀,讓她狠狠地,一次又一次,深深的將自己的昂揚吞沒……

惹得云璟渾身嬌顫.

卻始終,執拗的不肯松口!!

就聽得她含糊著呢喃道,"景向陽,你也絕對是我所見的男人里,最壞,最無恥的!!你丫就是個流/氓!!"

景向陽抱著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伸手,掰過她的下巴,將自己的肩膀從她鋒利的貝齒里解救開來,迫使著她面對著自己,"能讓你記得最深,哪怕是耍流氓,那又怎樣??"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云璟著眼,慍怒的質問著他.

景向陽看著她掛在臉頰上,那一串又一串的眼淚……

心,有些疼.

眼眸緊縮了幾圈,出的話,卻是冷魅而絕的,"就為了讓你……難堪!不管是在我面前,還是在那個叫陳楚默的男人面前!!!"

"你變/態!!"

云璟的淚水,顆顆滾落.

回應她的,卻是景向陽……要得更深的動作.

大掌托起她的翹`臀,讓她一下又一下迅猛的吞噬著他的粗`壯……

"我不要,我不要了…………"

云璟屈辱的大喊.

"那可不由你!!"

"唔唔唔——"

"……"

這脫軌的一夜,似乎,誰也沒有料到,最後的局面會變成這樣……

當景向陽抱著云璟在她的身體內盡釋放的時候,兩個人已經直接從沙發上滾落到了波斯地毯上.

周邊,還多了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著他們倆看.

除了極丑無比的'老三’又還有誰呢?!

景向陽當真又萌生了一股想要把丫燉掉的沖動.

他從云璟的身上退開來,起身,有條不紊的整理著裝.

待云璟坐起身來時,他已然將自己上上下下整理妥當.

衣冠楚楚的模樣,站在那里,淡然的看著一片狼藉的云璟.

而他,渾身上下幾乎瞧不出半分剛剛歡`愛/過的痕跡.

云璟登時更覺屈辱難耐.

手還被他捆綁著,她艱難的掙紮了幾下,掙不開來.

抬頭,瞪他,"放開我!!"

景向陽深深的睥睨了她一眼,下一瞬,彎身,替她將手腕上的領帶松綁了開來.

云璟的手,才一松開……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穩穩地落在了景向陽那張冷峻的面龐上.

他顯然有些出乎意料,俊顏被她打得往右偏了偏.

但云璟覺得還不夠,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湧,手揚起來,一巴掌差點又再次落了下去,卻被景向陽,緊緊桎梏住了她的手腕.

"云璟,第一次我可以理解,但第二次……你還沒這個資格教訓我!!"

景向陽清冷的將她的手甩開去.

云璟的雙眸得像兔子眼,"你就是強/殲犯!!"

景向陽站起了身來.

點了支煙,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眼底帶著淡淡的嘲弄,"可你不也爽了嗎?"

"你無恥!!"

云璟抽噎的指控著他.

看著她掛在臉頰上的那些淚痕,景向陽心里煩不勝煩.

他為什麼要上她?因為想要她!

為什麼要出侮辱她?不知道!但一想到自己在這頭念念不忘的時候,她早已和別的男人恩愛訂婚,他心里就煩悶得厲害.

不是不甘……

而是……真的吃醋了!!

"起來,把自己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家!"

景向陽把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又扯了一堆紙巾扔在云璟身上.

沒再多看她一眼,便徑自上了樓去.

下樓,他的手里早已多出了一套乾淨的衣裳來.

云璟收拾好了自己,坐在了沙發上,用抱枕遮擋著自己狼狽的下`半`身.

如不是因為自己的裙擺和內/褲前後報廢在了景向陽的手里,她早就趁他上樓之際,自己回家了.

衣衫朝她毫不客氣的扔了過來,蓋住了她的腦袋.

云璟擰眉,不悅的抓了下來.

看一眼手里的衣服,愕然.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些衣服……好像是她兩年前的衣物了!

怎麼還會在??

她以為他早該扔了才是!

云璟有好幾秒的失怔,卻聽得景向陽不冷不熱的道,"李嫂收著的,是舍不得扔!"

見云璟抱著衣服沒動,他又淡淡的解釋了句,"衣服是乾淨的,李嫂會定期清洗,每個星期會拿出來曬一曬."

景向陽著,又拿了只煙出來,抽了起來.

云璟發現他抽煙的頻率比兩年前密集多了!

但這些都不是她該管的事!

抓起衣物,連聲道謝都沒有,直接進了一樓的公共`浴`室換衣服去了.

刻鍾之後……

云璟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景向陽看著她,有好幾秒的失怔.

簡單的T恤,搭配著淺藍色水洗牛仔褲……

忽而有那麼一瞬間,仿佛回到了兩年前那個映著她青春和無邪的夏天.

她天真而執拗的追在他的身後,一聲一聲嬌`軟的喊著他,'景向陽……景向陽…………’

為了他,翻閱學校的大鐵門.

他甚至還清楚的記得,她那矯健的身手……

還有自己站在門外時,那顆替她揪緊的心.

那時候的她,穿的就是這身衣裳……

而如今呢?如今,穿著這身衣裳的她,是不是還願意為他翻越鐵門,就只為……見他一面.

想到過往的從前點點滴滴,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狠狠地揪著他的心髒一般.

格外的難受,與不適!

他猛抽了口手里的煙,試圖想要用煙草味來麻痹心髒處的那份凜痛.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女孩了……

"走吧!"

他.

煙頭,重重的摁滅在煙灰缸里.

沒再多看一眼身後的云璟,轉身就往外走.

"我自己打車回去吧!"

她.

站在原處,沒動.

景向陽回頭看她,"送女人回家,是紳士基本准則."

云璟扯了扯嘴角,"強/殲犯也配得上紳士的名號?"

她完,不再扭捏,邁步往玄關走去.

走近他時……

卻忽而,他一伸手,就被他攔腰抱進了懷里.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發心里,低聲呢喃了一句,"每一名紳士,脫下衣服都像強/殲犯!!還有……在床`上,紳士和強/殲犯,女人顯然更喜歡後者,而你……更加!!因為你的身體,一直都在我對你最粗`魯的時候,最亢/奮!!"

景向陽的幾句話,讓云璟瞬間漲了臉.

她羞惱的去推他,"你滾開!別碰我!!"

景向陽卻不僅沒放手,圈住她柳腰的手臂還更緊了些分.

聞了聞她發心里的馨香,滿足了後,方才松開了她來.

被他摟過的腰間,有些發燙.

云璟盡可能的驅散這些不適的感覺,彎身換鞋.

卻不知什麼時候那只白白胖胖的豬又躥到了她的腳邊來,仿佛是感覺到了她要離開一般,不停得在她腳邊磨蹭起來,咬著她的鞋子,不肯松口.

云璟見狀,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彎身將豬抱進了自己懷里來.

點了點它的腦袋,擰眉訓道,"你干什麼呢?好的不學,盡跟他學些壞東西!你以為你們都是強盜出身的嗎?"

云璟指桑罵槐的話,景向陽自然是聽出來了.

"你罵誰呢?"

他沒好氣的反詰了一句.

云璟冷冷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我罵只豬."

"……"

景向陽噎了口氣.

發現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關鍵,還回什麼都不好!

不回,任她罵,回了,承認自己是這只豬.

靠!

景向陽發現不過她,只好拿她懷里那只豬撒氣了.

本來也是,這麼丑的一玩意兒,有什麼資格躺在她那兩團柔軟的雪`峰里?

他一把拎起'老三’往旁邊一扔,喝道,"老三,你給我滾遠點去!"

"你剛剛叫它什麼?"

云璟瞪著眼,不敢置信的問他.

"老三——"

景向陽挑釁的回瞪她.

"你居然給一只豬用我的名字??"

云璟懊惱極了,卻又拿他半點辦法都沒有,"景向陽,你根本就是個幼稚鬼!!"

她氣得一張臉都了.

景向陽看著她粉`嫩的頰腮,忽而,就有了一種……親吻她的沖動.

而他景向陽,向來屬于行動派的.

一傾身……

吻就落在了她柔軟的頰腮上……

薄唇緩緩地掠過她的發鬢,而後,一張口,濕熱的含`住了云璟的耳`垂.

云璟渾身一僵……

明明想要逃開的,卻偏偏……四肢仿佛像被魔術定格了一般,動彈不得.

唯有那顆心髒,在'噗通噗通’亂跳著.

每一個跳動……都那麼清晰.

甚至是……清晰得有些可怕!!

他有力的猿臂,早已不知何時覆上了她的腰間來……

唇`瓣碾過她敏/感的耳`垂,沿著她漂亮的輪廓線,一路……往她誘/人的櫻桃`嘴游離而去……

就在四唇,快要相貼的一瞬間……

云璟猛地回了神過來,雙手抵在了他的胸口,"干……干什麼?"

慌亂,明顯掩在水波流動的眼底.

她的氣息,亂得沒有節奏.

景向陽深深凝住她的水眸,薄唇掀動了一下,回了她三個字,"耍流/氓!"

下一瞬,伸手抓過她兩只不安分的手.

一傾身,俯頭,薄唇精准的捉住了她的櫻`唇……

肆意纏`綿,親吻……

"唔唔……"

云璟抗議.

但顯然,抗議無效!!

景向陽`根本是耍流氓耍到精`蟲上了腦.

剛剛占有她後的那種滿足感讓景向陽流連忘返……

他干脆一把抱起她,將她抵在了門板上,狠狠地,深切的,極為用力的親吻著她.

唇`間,吐納出四個模糊而沙啞的字眼……

"我還想要——"

云璟重重的喘了口氣,想要去推他,"不……不要……"

"給我!!"

景向陽身體內的欲/望,見到她就像是泛濫的洪水放了閘一般,根本忍都忍不住!!

仿佛,見到她腦子就只剩下了一個字,做!!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中了邪……

中了只屬于這個女人的邪!!

他景向陽活了整整三十年,除了一次酒後亂`性之外,便再無任何性`經`曆.

而且……幾乎是一點性向往都沒有!!

或許,唯一有的,就是在夢里!!

在夢里,無數次的把這個女人壓在身下……

一次又一次,反反複複的要她!!

"云璟,滿足我!!"

【求月票啦啦啦啦啦!!!】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6):粗魯的占有了她!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8):你必須得對我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