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8):你必須得對我負責  
   
尾聲——驕陽似璟(48):你必須得對我負責

"云璟,滿足我!!"

他著,抓過她的手,就往自己西褲里探了過去.

根本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逼`迫著她緊握住自己的滾燙,快速的套/弄起來.

"呼——"

天……

景向陽愉悅的喘著粗氣,眸仁猩,另一只手早已迫不及待的去解她牛仔褲的紐扣.

"不要,景向陽,我不要了!!"

云璟抗拒,手胡亂的去抓他放肆的手.

"云三,我的身體在只對你有感覺的況下,你必須得對我負責!!至少,你得滿足我!!"

他扣住她的腦袋,霸道的拉著往下壓,讓她的額頭,抵在自己的額頭上,他啞聲道,"做我的床/伴!!"

強勢的語氣,根本不容置喙!!

卻不知,他此時此刻,腦子里想到的一句話,叫……

愛,是做出來的!!

越做,才越愛!!

云璟氣得面色通,"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什麼?"

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樣一句惡劣的話,居然會是從他的嘴里出來的.

云璟的聲音,因怒,還有些顫抖.

但回應云璟的是,一記纏+綿悱惻的深吻.

濕熱的薄唇,覆上她粉+嫩的櫻+唇,吮住,又松開,下一秒,又吸吮上去.

反反複複,惹得云璟連呼吸都變得不均勻起來.

整個人被景向陽強勢的抵在門板上,動彈不得.

"景……景向陽……"

云璟試圖將手從他的褲頭中抽+出來,卻偏偏,沒能如她的意.

她怎麼都掙紮不開他的力道……

手甚至被他的大手用力掰開,而後,那抹滾燙燒在她的手心里,卻更像燙在了她的心尖兒上……

渾身,被熱汗染了個透濕.

牛仔褲,被景向陽迅速的褪到了膝蓋部位,掛在雙/腿/之間,性/感至極.

再然後,根本不等云璟反應過來,整個人便被他托抱起了起來,抵在了門板上,壓得死死地.

云璟無助的深呼吸了口氣,眸底染上一層薄薄的霧氣,她咬唇,慍怒的瞪著他,"景向陽,你非得讓我惡心你嗎?"

景向陽壓著云璟的身軀微微一僵.

抬頭,看著云璟.

對上她染著薄薄霧氣的水眸,漆黑的眸仁深陷了下去,卻見他,一傾身……

薄唇,再次壓住了云璟緊+咬的唇.

強勢的將她的貝齒啟開,再然後……

腰身一挺——

"啊————"

云璟渾身一顫……

腰身一弓,就感覺……一股強大的灼熱,狠狠地挺入了她的身體中去!!

兩個人……一同壓在門板上,重重的喘著粗氣,薄汗滴滴從額際間湧+出來……

云璟的手,掐住他的肩膀,指間透過襯衫,都快要掐進他的血肉中去.

本就被她狠狠咬過一口,再這麼一掐,很快,就見了血.

景向陽悶+哼一聲……

腰間重重一個深挺,將自己……全數貫入進了云璟柔嫩的嬌身里.

劍眉蹙起,卻不知是因為太過亢奮,還是因為肩膀太疼……

他一下又一下深深的,狠狠地要著她.

云璟卻執拗的,一聲不肯坑.

哪怕再刺激,再亢奮,再疼,她也死死地咬著唇+瓣,不願發出任何一聲吟哦,只任由著眼淚,顆顆往下落.

血……

透過白色襯衫,湧了出來.

染在景向陽的肩頭,有些觸目.

云璟的手,一抖……

"景向陽————"

云璟喊他,警告道,"你再這麼下去,皮開肉綻了,不要怨我!!"

景向陽有力的臂彎抱住她的光滑的雙+腿,讓自己的灼熱,一次又一次馳騁于她的身體之內.

呼吸,粗重……

還帶著些暢快的哼吟.

目光灼熱,緊迫的睨住云璟,薄唇+間似含+著淡淡的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只要你舍得,你愛把我怎樣就怎樣————"

最後兩個字的語調急速上揚,帶著狂熱的/潮,在云璟濕熱的體內,橫沖直撞!!

"唔唔唔——"

這突然加速的撞擊,讓云璟有些無力承受.

敏感的花/蕊急速緊縮,那道要命的亢奮,讓她到底忍不住哼吟了幾聲出來.

手臂勾住景向陽的脖子,頭埋進他受傷的肩膀上,貝齒狠狠地一口咬住了他的勃項……

嬌身,隨著他的節奏,顫栗不止.

濕熱的愛/液,不停地從她敏感的身體中,狂湧而出……

這感覺,讓她又羞又恥.

景向陽被她一咬,吃疼的悶+哼了一聲,猿臂卻抱著她嬌的身軀,力道收得越來越緊.

那感覺,仿佛是要深深的將她,直接嵌入進自己的身體中去一般.

"寶貝,放松點……"

景向陽的大手拍在云璟緊縮的翹/臀上,喘了口氣,已然汗流浹背.

他的聲音,透著/潮的喑啞,"你再這麼緊含+著我,我……要射/了……"

他一聲'寶貝’,到底還是讓云璟咬著他,忍不住嗚咽出聲來.

寶貝……

一聲稱呼,一如兩年前那天夜里!!

可是……

自己真的是他的寶貝嗎?

如果真是,兩年前他又如何舍得那樣對待自己?

如果真是,兩年後,他又怎舍得如此對她?

男人,在歡+愛過程中,身下的女人,都是他的寶貝!!

云璟哭著松開了景向陽的脖子.

脖子上,兩排紫色的牙印,格外觸目.

嬌身,配合著他撞擊的動作,生澀的開始迎合著他……

感覺到她的迎合,景向陽有好幾秒的錯愕,而後是壓制不住的亢奮.

繼而,反饋給云璟的是……更要命的侵占,抽/插.

"啊……"

云璟渾身顫栗.

白+嫩的肌膚,被/潮染成了美麗的緋色,有如一副畫中天仙,豔得幾乎迷了景向陽的眼.

他要她……更深,更賣力,也更火熱.

他貼在她軟+綿綿的懷里,啞聲呢喃,"真希望就這麼一直跟你做下去!!"

一做,就是一輩子!!

"過了今晚……"

云璟的聲音,顫抖中還帶著明顯的哭腔.

她的雙目通,霧靄朦朧,"過了今晚,從此以後我們就是……陌路人!再也,各不相干!!!"

景向陽要著云璟的動作,驀地一頓.

目光銳利的凝住她,眸色猩.

下一瞬……

要著她,愈發猛烈,而瘋狂!!

那感覺,仿佛是怎樣都要不夠一般.

這夜,如不是李嫂突然回來了,云璟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會被這個男人索要一整晚……

………………

景向陽抱住云璟在她的身體內進行第三次馳騁的時候,忽而,感覺門鎖被人旋動了一下.

云璟一驚……

驚恐的瞪著對面的男人,卻見他,不疾不徐的將門直接上了鎖.

門外,傳來李嫂的狐疑聲,"少爺?"

云璟急得連忙去推身上的景向陽.

卻哪知,他不僅沒肯抽身離開,而是要著她的動作,變得愈發猖獗起來.

甚至于……

將她的雙/腿分開到最開,啞聲道,"專心點!!"

"啊——"

他的滾燙,直直傾入她的體內,讓云璟抑制不住的叫出了聲來.

下一瞬,臉頰染得通,"李……李嫂在外面……"

"最後一夜了,不該好好珍惜嗎?"

景向陽淡漠的掀了掀唇.

干脆將云璟從自己身上放下來,讓她背對著自己站好,撈住她的腰身,讓她壓下去,更深更直接的索要著她.

云璟的雙手,無力的支撐在門板上.

被他凶猛的撞擊著,嬌身搖搖欲墜.

卻忽而,只覺左腿一松……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長+腿便已經被他的猿臂勾住……

"啊——"

單腿著地的感覺,沒有半分的安全感,甚至于……因為這樣,她能更直接的迎向他,這讓云璟感覺到愈發羞恥,卻也更加……

刺激!!

"少爺?"

門外,再次響起李嫂狐疑的問話聲.

云璟一愣……

身體卻整個都要被景向陽貼到了門板上去.

手心撐在門板上,兩個浸+濕的手印,那麼明顯而無力……

卻還透著一股……歡/愛的氣息.

"在!"

景向陽回李嫂.

腰間的動作,分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李嫂,我有點急事要處理,您先等等吧!"

"唔唔唔——"

景向陽的話音落下,伴隨著的是云璟抑制不住的嬌+吟聲.

柔軟的身段,幾乎快要被身上的男人給折斷了.

較于兩年前,這混蛋似乎更厲害了,當然……也更粗+魯蠻橫了!!

門外,李嫂似乎是意料到了什麼,"好好,那我等等……"

云璟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是不是會被李嫂聽到,而現在,似乎也已經無暇再去顧及那些了.

"你快點……"

她催他.

知道要他再沒有釋放的況下,放開自己,決計是不可能的.

結果,回應她的是景向陽的一巴掌.

輕輕的拍在她粉色的翹/臀上,"男人做/愛的時候,不能催!"

"壞丫頭!!"

他又數落了一句.

而後,抱起她纖細的+腰+肢,在她的身體內留戀般的,急速地沖刺了數十下……

最後……

到底還是從她的體內,退了出來.

卻是……極為不舍!

腹處,依舊滾燙,灼熱.

他難受的在云璟的花/穴處厮+磨著,萬般不願離開.

大手揉+捏著她的翹/臀,啞聲道,"今晚先放過你,留著……下次再來!"

他著,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

動作很輕,仿佛還帶著一種纏+綿過後的寵溺.

"越吃越餓……"

確實!

憋了兩年的/潮,被她打開,到現在,竟有種怎麼吃都吃不夠的感覺!

他歎了口氣,"不能讓李嫂在外面等太久了……"

云璟面色通,嬌身軟+綿綿的,沒有半分氣力.

癱軟在他的懷里,卻覺體內有一種不適的空虛感,將她侵占著……

這感覺,一點也不好受!

景向陽彎身,替她將牛仔褲拉上來,穿好.

她兩條白+嫩的腿+兒還在顫栗著,帶著些酥+麻.

景向陽轉過她的嬌身,深深的睇了她一眼,替她將褲頭的拉鏈拉好,紐扣扣上,又身上探入她的T恤里,手指撫過她圓/潤的雪+峰……

云璟一顫……

霧靄的水眸閃過幾許潮,看著他,那般無辜.

景向陽深吸了口氣,低聲警告道,"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不然……我怕自己克制不住!"

云璟忙窘迫的收了眼神,不敢再去看他.

任由著他,替自己將T恤里的胸/衣扣好.

兩個人整理完畢之後,云璟又坐回了沙發上去,懷里還抱著那只名叫'老三’的香豬.

她面色緋,根本不敢抬眼.

而景向陽,卻一副坦然模樣,像是剛剛根本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一般.

禽獸就是禽獸,想必對這種事都已經信手拈來了.

云璟在心里暗暗想著,卻莫名有種酸意湧上心頭來.

他景向陽除了她云璟,又經曆過多少女人呢?

門,打開.

李嫂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見廳里的云璟,她一愣,面上一喜,"姐??"

"李嫂."

云璟忙起了身來.

"哎呀!快讓李嫂看看!兩年不見,果然長大了不少,都這麼漂亮了!"

李嫂喜形于色,激動得上上下下把云璟都打量了個遍,看到她脖子上那明顯的唇印,了然的笑了,當然也沒有戳穿這對年輕人,"這兩年在外面過得好不好?"

"很好."

云璟笑著點頭,"在國外生活得一直不錯的."

景向陽悶在一旁抽煙.

聽得她如此一回答,劍眉微微蹙緊了些分.

抬頭看她一眼,而後又低了頭去抽煙.

"好就好!你看看你,都瘦了……"

"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紀都要抽條的."

云璟忙道.

"是是是!這樣也好看……"

"李嫂,太晚了,我該回去了."

云璟將懷里的老三擱回沙發上.

"就走?"

李嫂的眼底閃過幾許明顯的失落,又回頭看一眼身後的景向陽,"姐,你今晚干脆就在這住一晚上吧,這好不容易見著一面,就走……李嫂還真舍不得……"

李嫂著,還當真就了眼.

"李嫂,你別這樣,又不是以後見不到我了."

云璟也有些動容,忙抽了紙巾去替她擦拭眼角的淚痕.

"對了,李嫂,謝謝你還幫我保留著我的衣衫……"

李嫂一愣,又偏頭看了看坐在她身後抽煙的景向陽.

景向陽也看了一眼李嫂.

深沉的眼眸里透露出的信息,自然被李嫂一眼就接受到了.

回頭,笑笑,卻道,"姐,你誤會了,這衣衫哪是給你留著的呀!"

"……"

景向陽眸色一閃.

"還不是少爺的意思,你的東西都……"

"云璟!!"

景向陽忽而起了身來,將李嫂的話打斷開來.

滅了手里的煙頭,牽起還在怔忡中的云璟的手,就往外走,"走了,送你回去!"

云璟被他拉著出了別墅來.

"我的衣服是你留下來的?"

云璟還在想著剛剛李嫂的話兒,問他.

"嗯!"

景向陽倒也沒解釋,牽著云璟往地下車庫走.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景向陽皺眉看她.

"為什麼還要把我的衣衫留下來?"

云璟執拗的問他.

看著她臉上那一本正經的表,景向陽卻淡淡的笑了,那笑似還藏匿著些諷刺,"把你的衣服留下來,還需要什麼特別的理由嗎?你以為這理由是什麼?"

他反問她.

云璟抿唇,不答.

他挑眉,"舍不得?留念?還是回憶??你覺得你值得我做這麼做嗎?"

云璟咬了咬下唇,甩開他的手,"我沒這個意思."

景向陽一聲哂笑,打開車鎖,率先坐上了車去,打下車窗,看她,"上車吧,別胡思亂想了,替你留幾件衣衫也不過只是覺得你的東西我無權丟掉而已!"

他得隨意,而淡然.

似這些行為,當真只是如他嘴里所的一般……

她的東西,他無權扔棄.

云璟的心池里,久久的漾著漣漪,平複不下來……

有那麼幾秒的,她居然在期待著什麼.

得到他這樣的回答,她本該落個輕松的,卻偏偏……

失落得那麼明顯.

她坐上車來,系好安全帶.

忽而,像是又想到了什麼,轉頭問他,"我訂婚那天,廣場上的交響樂團,是你的意思嗎?"【白天還有一更】

重點推薦好基友的美文《豪門契約,總裁的緋聞妻》文/九月如歌,不好看不要錢哦!!求月票啦啦啦啦……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7):粗魯的占有了她!(2)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49):我把她給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