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49):我把她給強了  
   
尾聲——驕陽似璟(49):我把她給強了

忽而,像是又想到了什麼,轉頭問他,"我訂婚那天,廣場上的交響樂團,是你的意思嗎?"

景向陽似乎對云璟的問話,一點也沒感到驚訝,轉而反問她,"你的訂婚禮物,喜歡嗎?"

云璟怔忡了數秒.

意外,他會回答得如此坦然,毫不掩飾.

這……是不是也意味著,他心里對她的那份坦蕩蕩呢?

她別開眼去,看正前方.

搖搖頭,"不怎麼樣,比起向晴送我的珠寶,差太多了."

對于她的評價,景向陽似乎不以為意,訕訕一笑,"女人要都像你這麼膚淺就好了……"

他就不需要刻意去花那麼多的心思了.

車,駛入滑道,沖出了停車場……

景向陽送了云璟回家.

她才一下車,站住腳跟,車燈一閃,車身便如疾風般的駛出了別墅區去,消失在了云璟的視野里.

……………………

進屋,紫杉還沒睡.

"三兒,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呢?打你電話也不聽,害我擔心了一整晚!"

紫杉見女兒回來,終于松了口氣.

云璟去摸兜里的手機,果然,上面有好幾通未接來電.

她居然都沒聽到.

"媽,我沒聽到……"

"行了,趕緊洗洗睡吧,晚了."

"嗯,我先上樓去."

云璟巴不得.

急忙上樓.

卻倏爾,被紫杉叫住了,"三兒,剛剛誰送你回來的?"

紫杉的目光落在云璟的脖子上.

那里,還留著幾道明顯的吻痕.

云璟一見母親的視線,似乎明白了什麼,心虛的伸手想要去捂住脖子上的痕跡.

面色,已然通.

"我……"

"別捂了,媽是過來人,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

聽得老媽這麼一,云璟的臉頰愈發滾燙了.

"楚默送你回來的?"

云璟愣了一下,點點頭,有些心虛,而更多的是歉責,"嗯……"

她撒謊了.

不希望老媽想太多,也不希望她替自己擔心太多.

紫杉緊張的神似略微緩和了些,"三兒,楚默是個好孩子,兩個人既然已經決定好好在一起了,就該心無旁騖,懂嗎?"

"嗯,媽,我知道了."

聽母親這麼一,對陳楚默心里的那份愧責更濃了些.

"趕緊去休息吧."

"好."

云璟'噔噔蹬’的上了樓去.

一進臥室,她無力的將自己摔在大床上,渾身還像散了架似的疼著.

唇間,似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獨屬于他的荷爾蒙味道,夾著濃烈的煙草味,在她的檀口間彌漫,怎麼都消散不去……

而她,明明該討厭這種味道的,卻偏偏……

她的心,早已不由自主的因它而加速了跳動……

"砰砰砰——",一下,一下敲擊著她的心網膜,讓她所有的思緒,幾乎成了一種泛空狀態.

云璟眨眨眼,看著頭頂蒼白的天花板,水眸里不自覺的染上層層薄霧.

明明不該再去想他的,卻偏偏,怎麼都抑制不住……

滿腦子里,都是今晚他們發生的那些事.

轉而,又想到陳楚默那張溫淡的俊顏,心里的愧責越來越濃……

對!正如母親的那樣,她不該辜負他的.

而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與那個叫景向陽的混蛋保持距離!!

從此以後……

他們之間,各不相干!!

而今晚……她能當只是被狗咬了幾口嗎?

不,應當是禽獸吧!

——————————————最新章節見《添香》———————————————

從那之後,景向陽和云璟有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再遇上過.

景向陽依舊鮮少回家,而云璟自然是不可能去他的別墅,也鮮少去醫院,所以,兩個人要在同一座城市里撞上的機會,極少.

哪怕,倆家就住對面.

傍晚,景向陽下班回家.

一進門,就聽李嫂在打電話.

"嗯,嗯,好的,那我拿筆記下來."

李嫂邊打著電話,邊去長幾上拿紙和筆.

電話夾在耳邊,另一只手專心的在紙上寫著:1,食欲差,用溫水浸泡狗糧.2,不能吃生冷食物,容易拉稀……

景向陽好奇的湊過去看了一眼,而後悻悻然的別開了眼去.

敢李嫂已經把飼養老三當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才想著,就感覺腳上熱乎乎的,低頭,就見那只討厭的老三已經在自己腳上拱來拱去了.

本想一腳踢開它的,卻聽得李嫂喊道,"少爺,老三拱你腳代表喜歡你,你可別踢開它!人家是只很靈性的動物!"

李嫂顯然有先見之明.

而後,就聽得她又同電話里的人講了幾句話,"嗯嗯,少爺回來了,沒!沒踢呢,我會看著他,不許他欺負老三的."

"呵呵,沒辦法呀,這名字可是少爺想破了腦袋才想出來的."

李嫂笑著,抬頭看一眼自己身旁高大的少爺.

景向陽斂緊了眉頭,"李嫂,你在跟誰講電話啊?"

為什麼他有種感覺,電話那頭的人像是……云三呢?

"好好,那我先問問他的意見,成!好,下次聊,再見."

李嫂著,就掛了電話去.

轉而回景向陽,"我在跟姐講電話呢!"

"云璟?"

景向陽眯緊了眸子,掃了一眼李嫂手里的手機.

忽而才想起,自己好像還沒那個女人的號碼呢!

不過,罷了!

早在兩年前,她就跟他過了:勿聯,勿念.

他為什麼還要去主動聯系她啊?

景向陽賭氣般的想著.

"對了,少爺,剛剛姐讓我問問你,這只香豬如果你實在不喜歡的話,能不能把它轉交給她去飼養."

剛剛在電話里聽李嫂景向陽踢老三的事兒,云璟便聯想到了那天晚上他毫不憐惜的扔它的事跡,想來老三在他那個家里一定受盡了虐待,所以她才出問一句的.

"誰我不喜歡她了?"

景向陽連忙就將腳邊的老三捧了起來,抱在了自己手掌心里.

一人一豬,還真夠不協調的.

他冷哼一聲,"給她,她會養嗎?萬一養死了怎麼辦?"

"三姐對香豬還蠻懂的,是之前在美國也養過一只!還別,少爺你跟三姐還真是心有靈犀啊!"

景向陽抱著香豬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它身上有著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想必是李嫂替它噴了些香水,味道倒還挺好聞的.

"你跟她,這豬不給."

景向陽懶懶的翹起二郎腿,順了順手里老三的毛發,又補了一句,"如果她想這玩意兒,可以隨時上門來看幾眼."

忽而就覺得,這只又丑又怪異的侏儒豬,竟然變得稍微可愛了些分.

"好啊!!"

李嫂欣喜得很,"那我待會給她發個短信."

景向陽將老三放沙發上,起了身來,預備上樓,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又回頭沖李嫂道,"李嫂,如果你真想她過來的話,最後那句話,最好不要告訴她那是我的意思."

景向陽想起了那天給她留衣衫,被李嫂賣掉的事兒.

要不出意外,待會李嫂給她發的短信內容一定會是:少爺豬先留在家里,但他是希望你能過來多看看它.

"……為什麼?"

李嫂問了一句.

景向陽頓了頓,才道,"我把她給強/殲了!"

"……"

"就在這."

"…………"

呵呵呵呵……

好直白的少爺啊!!!

景向陽挑眉,"再是我的意思,你覺得她不會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李嫂深吸了口氣,微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

畢竟年紀大了,想要接受新潮事物,還是有點難度的.

"少爺,男人這有時候對女孩子吧,還是得溫柔點……"

李嫂心有余悸的走近景向陽.

末了,卻對他伸出了個大拇指,狠狠地替他點了個贊,盛贊道,"不過,你這事兒,李嫂挺你!!干得漂亮!!是個男人!!"

"……"

景向陽抓過李嫂點贊的手,將她的大拇指收起來,僵硬的回了一句,"謝謝."

"……"

李嫂的短信發過去,顯然沒有任何的作用.

哪怕沒有告訴三兒這主意並非那只餓狼的意思,但顯然她已經防了起來,完全沒有要再來這座別墅的意思.

…………………………………………………………

這夜……

景向陽破天荒地的回了自己家里來.

緣由是想回來找老爸探討一下手里一個非常棘手的手術.

但老爸帶著他老媽夜游梅湖,過兩人的二人世界去了,要晚點才能回家.

向晴在家.

臥室里亮著燈,還沒睡的樣子.

景向陽徑自上樓,預備回房休息.

卻不想,經過向晴的房間時,忽而,房門被拉開來,一道熟悉的麗影從里面走了出來,一不留神的,直直撞在了他精壯的體魄上.

有點疼!

云璟吃疼的低呼一聲,步子往後退了退,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被撞的鼻頭,抬頭去看,怔住.

目光直直對上他那雙深沉如井的黑色幽眸,心恍惚了一下,下一瞬,幾乎是下意識的想逃.

旋開向晴的房門鎖,預備退進去的,然還來不及動彈,手臂就被景向陽扣住,一拎,整個人就被他強勢的帶了出來.

"你干嘛?"

云璟懊惱的掙開他的大手.

"看見我,跑什麼?"

景向陽干脆一把將她抵在牆壁上.

一手勾著西裝外套,另一手撐在她頭頂的牆壁上,湊近她,目光毫不掩飾的細細打量著她.

而後,蹙緊了眉頭.

"臉色怎麼這麼差?"

【第二更獻上,麼麼噠!!有月票的筒子們,留不到月底的可以先給鏡子哇.今晚凌晨照常更新.】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8):你必須得對我負責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0):不自禁的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