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0):不自禁的深吻  
   
尾聲——驕陽似璟(50):不自禁的深吻

"臉色怎麼這麼差?"

云璟推了他一把,有些懊惱,"咱倆不好,以後各不相干的嗎?"

"那是你好的,我什麼時候答應過你?"

景向陽攏了攏眉,話間,大掌已經觸上她的額頭,"怎麼回事?氣色這麼差,感冒了?"

還好,沒有發燒.

云璟去抓自己額頭上的大手,"我沒事!"

卻反被他將手握在了手心里.

他的大手,有些溫熱.

暖暖的觸感,仿佛透過她的手心,直直燙到了她的心尖兒上.

他的手指,似有意無意的摩挲著她的手背,抬眸直視她,偏執的問道,"到底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云璟被他握著手,那感覺像是整顆心髒都被他捏在了手心里把-玩一般.

心尖兒,酥顫得厲害.

不適的想要把自己的手從他的大手中抽離出來,卻無果,反被他握得緊緊地.

她終是投降了.

"痛經,算不算不舒服?"

她老實作答.

"……"

景向陽二話沒,拉著云璟就往自己房間走.

云璟嚇了一跳,體內所有的防備因子頓時築了起來,"你干什麼?要帶我去哪里?"

景向陽皺眉.

覺得身後這丫頭,越來越不安分了.

回頭,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覺得我想對你干什麼?下面還淌著血呢,你敢想我還不敢做呢!"

"……"

景向陽,你丫可真夠無恥的!!

云璟被他拽著進了房間.

他的房間,她異常熟悉.

即使隔了兩年沒再來,也依舊清楚的記得每一個物品的擺放位置.

景向陽隨手將西裝往沙發上一扔,走到座機前,按下了內線電話,"陳媽,熬一碗姜糖水到我房間里來吧!"

完,便掛了電話.

"不用麻煩陳媽了,我回去自己煮就成了.沒什麼別的事的話,我先走了."

云璟著,就要走.

景向陽也沒拉她.

云璟旋了旋門鎖,才發現已經被落了鎖,而且這鎖……還是認指紋的.

所以,門她是打不開了.

"幫我把門打開吧."

她.

"喝完姜糖水再走."

景向陽固執己見.

將脖子上藏青色的領帶取下來,隨手扔沙發上.

看著他的領帶,云璟不自覺的微微了些臉,站在門口頓覺有些不適.

景向陽褪-下白色襯衫,撩至沙發上,露出他那精壯的健軀來.

云璟一愣,目光不經意的掃過他結實的胸膛口,下一瞬,匆忙別開了眼去.

忽而就覺,口干舌燥的厲害.

這家伙,明目張膽的在她面前脫衣服,想干嘛?男/色/誘/惑?

她會上鉤?!

才怪!!

景向陽光著上半身朝她走了過去.

居高臨下的站定在她跟前,就見她依舊別著臉,沒敢看他.

景向陽揶揄的掀了掀唇角,兩手霸道的掰過她的-臉,讓她的目光直迎他的深眸,"你在怕什麼?怕一沖動,就把我給吃了?"

他邊問,健碩的身形往她身上一壓,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壓在了門板上,動彈不得.

云璟喘了口氣,想要將自己的-臉蛋而從他兩只溫熱的大手中掙紮出來.

兩只手去抓他捧著自己的大手,"景向陽,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一個快要結婚的女人,你不覺得有違道德?"

"道德??"

景向陽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他笑,"當年你想方設法的爬上一個快要成家的男人的床,怎麼就沒問問自己,那是不是也有違道德呢?"

云璟被他一,登時臉頰漲得通.

她想起了兩年前那個不懂事的自己……

想起了鑽他被窩的那些不羈的青春,想到了兩年前那個放肆的夜晚……

心,凜痛得有些厲害.

正如他所,過往的自己,何嘗不是同他如今一樣,糾纏著快要結婚的他,不願放手!

"對,從前是我不懂事……"

難得的,云璟居然會懂得反省自己,這倒讓景向陽有些始料未及.

云璟的嬌身軟貼在門背上,仰頭,淡淡的迎視著他的深眸,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才緩緩道,"哥,你年紀不了,自然比我懂事許多,不會因為我的年少無知而跟我計較太多吧?"

景向陽眸仁深陷……

瞳孔緊縮了數圈,睨緊她.

就聽得他,不陰不陽的回答她,"雖然我懂事,但……我這人氣!從前親過我多少回,鑽過我多少次被子,我打算……從現在開始一一討回來!"

"……"

景向陽著,一低頭,濕熱的薄唇便輕輕淺淺的覆上了她的唇.

動作不粗-魯,甚至于還帶著些溫柔的試探……

仿佛是在試探著她的感覺一般.

云璟沒有掙紮的余力,因為臉頰被他兩只大手捧著,她根本只有應承的份兒.

只是,這一吻,來得不如之前的粗暴,反而是那種……如水般綿綿的輕吮……

薄唇一寸一寸的被他吞噬,而後又溫柔的一點點松開她來,再然後覆上去,貪婪的含/吮,用靈動的舌尖,描繪著她美豔的唇形……

云璟的心,顫栗著.

手下意識的攀住他結實的臂彎,卻沒有使力將他推開……

甚至于,櫻-唇竟會不自覺的輕啟……

迎接著,他濕熱的舌根,任由著他,在自己的檀口間,攻城略地,霸占著她的味蕾.

臉頰,被他托起來,更高.

而他的臉,埋得更低,似乎只想要將這記深重的吻,索要更深.

纖細的腰-肢被他的猿臂鎖緊,太細,仿佛是隨時都可能被他擰斷了一般.

他,"以後多吃點,我不喜歡這種抱著干柴的感覺!"

他的聲音,融在四唇-間,有些模糊不清.

但云璟還是聽清楚了.

唇張了張,還想應話的,卻偏偏,-嘴被他攻占得滿滿的,她支支吾吾了兩聲,發現除了讓他吻得自己更深之外,她根本發不出一絲聲音來.

云璟被他這一記熱切纏-綿的深吻,攪得暈頭轉向起來.

心猿意馬間,頭腦中,一片空白……

許是因為兩個人身高之間的差距,景向陽頭低著有些累了,干脆猿臂一勾,一把將她舉抱了起來,抵在門板上,讓她環住自己精壯的腰-肢.

他捧住她的腦袋,讓她壓下來,滾燙的櫻-唇,覆上她的薄唇……

兩個人,將這一記火辣的法式長吻,一直纏-綿的持續下去……

哪怕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起來,卻誰也沒有要退開去的意思.

仿佛是,怎麼要都要不夠……

"咚咚咚——"

忽而,門外響起三道敲門聲.

是陳媽端著姜糖水上來了.

景向陽喘了口氣,不舍得放開了云璟.

云璟被他抱著,壓在門板上,居高臨下的睨著他.

粉-嫩的頰腮上,染著兩團誘人的酡-.

景向陽抑制不住的,在她的臉頰上啄了一記淺淺的吻,再然後,抱了她下來.

被他一吻,云璟的臉頰,更了.

心髒更是'突突突’的跳個不停,那感覺仿佛是隨時都有可能從心房里蹦出來了一般.

云璟的內心,變得極為糾結起來.

剛剛自己那不自禁的迎合,是騙不過任何人的.

事實證明,她對他挑/逗的吻,是有感覺的!!

這感覺,讓她想到陳楚默就有些歉責……

景向陽開了門,讓陳媽進來.

陳媽端著姜糖水進來,見到臉頰彤彤的云璟,便領會了過來,忙沖云璟交代道,"這糖水可要趁熱喝."

"謝謝陳媽."

云璟道謝後,陳媽便出了房間去.

云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低著頭,專心致志的喝糖水姜湯.

她沒敢抬頭去看一眼坐在自己正對面的男人,卻偏偏,不去看他,也能明顯的感覺到一束銳利的視線正直直的投射-到她的身上來.

云璟有些坐立難安了.

終于,抬頭看他.

卻見他,正懶洋洋的眯著眼覷著她.

"你看什麼?"

云璟沒好氣的問了一句.

實際上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

景向陽沒理會她,忽而起了身來,順手扯了張紙巾,朝她走近.

下一瞬,一俯身,紙巾拂過她的唇際,將她嘴角邊沾染的糖水拭干.

云璟一怔……

心弦恍惚了一下,有好幾秒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他沉斂如水的深眸,如同一股溫柔的颶風,似隨時要將她深深吸附進去.

云璟緩然回神,急著別開眼去,然,眸光一閃,卻瞄見了他肩膀上一道不算太明顯的傷痕.

是兩排牙印.

傷痕雖然已經修複了,但還留有痕跡.

云璟咬了咬下唇,本不想過問的,然,最後到底還是開了口.

"你肩膀上……"

云璟指了指他的肩膀.

景向陽順著她所指的方向,隨意的瞄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淡淡評價道,"你倒還挺狠得下心的."

云璟稍有歉疚,但嘴上卻還犟著,"你不欺負我,我也不會咬你."

聽著云璟的話,景向陽倏爾就笑了.

笑得格外隨意,似隨口-交代一句,"下次你換個地兒咬咬,要這齒痕一輩子跟著我了,往後可不太好跟自己老婆交代."

"……"

云璟聽了這話,忽而就覺心里膈應得很.

顯然,她只將他的後半句聽入了耳底,而景向陽想要強調的卻是……前半句,尤其是那個……下次!!

云璟喝了糖水後,便匆匆從景向陽的房間里逃了出來.

她走後,房間里似乎還殘留著屬于她的味道……

那味道,清新好聞,和兩年前一樣.

讓他,有種不出的眷念和滿足……

站在全身鏡前,解下褲頭.

西褲褪-下來,鏡子中,那條筆直的左腿似有些異樣.

坐下,解帶,而後撐著沙發扶手,起身,緩步往浴-室而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向陽今天的心可以稱得上是愉悅的.

逢人就打招呼,不管是醫生還是護士.

追其緣由,是因為他今兒發現他家的老三格外爭氣的生病了.

當然,病而已,拉稀.

就在李嫂手足無措的時候,景向陽提議:讓云三過來給它看看.

李嫂果然立馬就聽了他的,開始打電話各種攛掇云璟,一刻鍾之後,軟磨硬泡的,高傲的云三無奈的只好答應了下來,不過有個條件……

景向陽必須不能在家!

呵!他的家,他想在哪都成,什麼時候輪得上她來指手畫腳了?

當然,李嫂再三同云璟保證:今兒晚上少爺值夜班,一定不會在家的,等你忙完了,晚上務必來看看可憐的老三.

'可憐’二字是景向陽要求加上去的.

中午,景向陽約了唐宵吃飯.

地址是梅湖邊上的一家法式餐廳.

梅湖是S市最具盛名的景點之一,每到七八月,荷花別樣.

池沿邊上,嫋嫋的霧氣騰升,是景觀設計大師們鬼斧神工的結果,襯上這副自然美景,簡直如同仙境一般.

法式餐廳內——

唐宵還沒來.

景向陽憑窗坐著,等他.

難得他今兒心好,所以,唐宵遲到,他表示能理解.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才發現好像是他早到了半個時.

"哇……那邊有人在拍婚紗照呢!在池中間,天啊,好美!簡直就跟仙境一樣……"

隔壁傳來一女孩兒豔羨的驚歎聲.

景向陽其實是對什麼婚紗照啊,什麼好美啊,仙境啊,這些詞語都向來沒有什麼興趣的.

但今兒不一樣啊!

今兒他心好,所以看什麼也都自然是美的.

偏頭,往落地窗外看去,還果真就見一對新人正在霧氣嫋嫋的湖中央拍著婚紗照.

這對新人的排場似乎很大,光攝影師就有五位,加上燈光師,造型師等等,隨便看下來,約莫三十人左右的樣子.

而這些,都不是關鍵所在.

最關鍵的是,新娘那張臉……

怎麼看,怎麼眼熟!!

景向陽剛還和顏悅色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因為……

池中央的那位准新娘,居然就是今晚好要給他去看老三的……云璟!!

而她身邊的男人,自然就是陳楚默了.

"那對新人好漂亮啊!!他們倆真配……"

又有人在景向陽的耳旁感歎.

他冷峻的面龐,愈發陰冷,有種風雨欲來的駭然感.

"景少!!"

唐宵終于姍姍來遲.

一屁-股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問了一句,"點餐沒?"

沒有反應.

景向陽完全把他當成了透明人.

視線落在窗外的那對新人身上,始終沒偏回頭來.

唐宵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隨意的瞄了兩眼,自然沒看出那對璧人是誰來,由衷的贊歎一句,"還別,梅湖拍出的婚紗照真挺美的!"

"美個屁!!"

景向陽毫不客氣的損了一句.

唐宵看他一眼,"干嘛呢?吞火藥了?"

見他的目光還落在外面那對璧人身上,唐宵這才多多打量了幾眼,待看清對面的人兒正是云璟和陳楚默後,他才瞬間了然了過來.

正巧,就見兩個人面對面深對望著,等待著攝影師捕捉鏡頭.

景向陽峻峭的面龐,冷得如同鑄著厚冰.

"你真還喜歡你妹啊?"

唐宵不怕死的問了一句.

"關你屁事!"

景向陽沒好氣的回他一句.

"靠!"

唐宵罵了一句,"沒看見啊?人家都准備結婚了,你就算了吧!我看上次跟你相親的那姍姍挺好的."

"你喜歡,你自己追去!!"

景向陽著,起身就往外走.

"喂,你干什麼去,還沒吃飯呢!!"

"飽了!!"

"……"

TM的,每次叫他來吃飯,過個場就飽了.

唐宵怎麼都不明白,自己當年怎麼就交上了這麼個超級奇葩損友.

云璟怎麼都沒料到,拍個婚紗照,也能撞見景向陽.

其實,陳楚默有提議去國外拍婚紗照的,但被云璟拒絕了.

她覺得婚紗照而已,其實沒必要大費周章的折騰,何況梅湖也是個極美的地兒.

但她也沒想到,S市就這麼,到她拍個婚紗照,他吃個飯,也能撞個正著.

云璟還在池中央,就見景向陽倚在一顆柳樹下,正低頭專注的抽煙,看也沒看一眼這邊的她.

即使沒看她,但云璟知道,他是沖著自己來的.

"來來,兩位新人,把臉貼近一點……"

攝影師還在喊著.

景向陽劍眉蹙得極深.

夾著煙頭的手僵了一下,抬頭看一眼對面的新人,就見他們依從著攝影師的話,將兩張臉貼近了些分,又再近了些……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49):我把她給強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1):婚紗我來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