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1):婚紗我來賠  
   
尾聲——驕陽似璟(51):婚紗我來賠

景向陽重重的抽了口手里的煙,眸色陰郁,冷若冰霜.

云璟的心跳,有些不平穩起來.

時而加速,時而停滯.

緊張得連表都有些木訥了.

陳楚默似看出了些許端倪來,卻不以為意的笑笑,"怎麼?哥哥來了,反而緊張了?"

云璟不自然的笑笑,"我沒想到他會過來."

"他好像特別關心你."

陳楚默評價道.

"我以前喜歡過他."

云璟如實回答,不想欺瞞他.

陳楚默頓了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呢?"

云璟搖頭,"沒愛過我!而我跟他,也已經徹底不可能了."

陳楚默牽著云璟的手,問她,"因為我們之間的婚約?"

"並不都如此."

云璟搖頭,淡淡一笑,"我已經不想再過從前那種追逐的日子了,累了.那種感覺,你也懂,不是嗎?"

陳楚默也跟著淡淡的笑了,"來,好好笑一個給他看."

陳楚默親昵的扯了扯云璟的嘴角.

云璟努力的彎出一抹清淺的笑來……

鏡頭下,那抹笑,美得攝人心魄,也讓景向陽看得有好幾秒的失怔.

以至于,最後云璟在房車的更衣室里換服裝的時候,就被柳樹下的男人,給強勢的擄走了.

最先發現新娘子不見的人是化妝師.

"新娘子不見了!!"

化妝師急匆匆的告訴陳楚默.

陳楚默偏頭,掃了一眼柳樹下的男人,顯然,也已不見了蹤影.

卻見唐宵從不遠的地方走了過來.

唐宵給他遞了支煙.

陳楚默拒絕了,"你知道,我早戒煙了."

唐宵訕訕的收了煙回來,"璟被他哥帶走了,強行拉走的,你要現在去追,還來得及."

陳楚默笑笑,沒什麼,只沖身後的攝影師交代,"今天大家辛苦了,先休息吧,改日有時間再繼續."

唐宵對于陳楚默的態度,似乎沒有太多的驚訝.

眯了眯眼,半響,才道,"還想著她呢?"

陳楚默的身形微微一僵,轉而偏頭看他,似隨意般的問了一句,"她呢?還好嗎?"

陳楚默嘴里的'她’是指唐宵的妹妹,唐素問.

已婚.

"回來這麼久,沒見過她?"

"嗯."

"挺好,就是瘦了點,不過好在她丈夫對她還不錯!"

唐宵抽了口手里的煙,又道,"不是我你啊,感這玩意兒,傷神又傷身,過了也就過了,別太擱心上!但話又回來,你和璟又怎麼回事?"

陳楚默淡淡的笑了笑,目光投射在不遠處的霧鏡里,"她的性子和素問特別像……"

"……"

唐宵只覺喉嚨里像咽著什麼東西一般,百般不是滋味.

云璟是怎麼都沒料想,景向陽會把她強行擄走.

而且,擄著她就直接到了醫院.

一路上真是什麼話兒都沒,就任由著她在車上鬧著吵著,他就當聽不到看不見似得,直到非常煩的時候,他才冷聲警告了一句,"云三,不想被我再強上一次,最好給我安分點!!"

然後,云璟還當真安分了不少.

因為,她相信,自己身邊的這個混蛋,一定有到做到的本事.

云璟被景向陽拉著從停車場一路往醫院的院長辦公室走去.

這一對兒,無論走到哪里,可都是一道亮麗出彩的風景線啊!

為什麼呢?

因為云璟身上還穿著一條白色聖潔的極地婚紗……

她被景向陽牽著,另一只手提著長長的裙擺,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有些狼狽的跟著他快步前行著.

"景院長!"

"院長好!"

"院長!!"

"……"

一路上,醫生護+士們,頻頻同景向陽打招呼.

目光落在他倆的身上,無不是詫異和震驚.

當然,偶有單純的醫生和護+士們察覺不出兩個人之間的劍拔弩張,還一臉嬉笑著,問景向陽,"院長,這是你的女朋友啊?長得可真好看!兩個人這是要結婚了嗎?"

兩張臭臭的臉,似乎並沒有因為這個問題而變得緩和些,反而是拉得更長了些,且誰也沒有去答話.

"……"

然後,單純的護+士們,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們這位帥氣非凡的景大院長,居然去搶婚了!!

再緊跟著,醫院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這一火爆的消息.

再接著,飛快的就有人把這道消息傳入到了前院長夫人的耳朵里.

"我兒子去搶婚??搶誰的婚??這消息靠譜嗎?"

向南在電話里與景向陽的助理秦通著氣兒,越就越激動了.

他兒子不是一心想著三兒嗎?什麼時候又瞄上了別人家的新娘?這兔崽子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點?

向南真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憤怒.

"我看八+九不離十啊!新娘可美了,長得特水靈!看上去年紀可了,估計比咱們院長十歲還有多."

"啊?"

難不成自己兒子當真喜歡嫩妞兒?

這是哪家的新娘子被自己兒子給綁了回來呢?

當然,這時候的向南自然沒想到會是云璟,因為離云璟的婚禮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呢!

"不行,不行,我必須得去親自看看!行了,你先別打草驚蛇,知道嗎?"

向南還不忘提醒秦.

"嗯嗯,知道了!"

………………………………

院長辦公室里——

才一進門,"砰——"的一聲,門板被景向陽用腿勾住,被重重的帶上.

還來不及待云璟回神過來,只覺嬌身一輕,整個人就被景向陽騰空抱起,下一瞬,粗+魯的將她扔進了沙發里.

云璟才一坐直身子,景向陽那只大手便以強勢的伸到了她的胸口前,胡亂的揪扯著她身上的婚紗.

"景向陽,別鬧了,行不行??"

云璟有些惱了.

去抓他霸道的手,"這婚紗是攝影公司的!"

話音才一落,"嘶——"的一聲,云璟身上的抹裙就被他輕而易舉的給撕開了來.

"一條婚紗的錢,我還是賠得起!"

他冷冷的捏了一把云璟的下巴,以示懲罰.

云璟一手狼狽的抓著自己的裙子,一巴掌就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胸膛口上,"你非得這麼蠻橫不講理嗎?你把我擄出來,有沒有考慮過我和楚默的感受??景向陽,你不能這麼霸道!!你放開我——"

"那你跟我上完*後,還跟他去拍婚紗照,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景向陽掰開她抓著自己裙衫的手,任由著那條撕碎的抹群從她的胸前掉落出來.

云璟面耳赤,沖他慍怒的大喊,"我是被你脅迫跟你上/*的!!是你這混蛋強/J的!我為什麼還要在意一個強/J犯的感受?!"

景向陽冷笑,掰過她冷傲的+臉,"那陳楚默呢?他知不知道他現在渾身上下都綠油油的一片?跟我上完*後,還能如此坦蕩蕩的跟他去結婚??云璟,也只有你能做到如此問心無愧,還心無歉疚了!!"

云璟似乎被景向陽戳中了心里的痛.

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伸手去推他,"你有什麼資格這麼我!!你怎麼就知道我心里坦蕩蕩的?你怎麼就知道我沒覺得對不起他??我現在落得如此狼狽,還不是你景向陽的傑作?你一個始作俑者有什麼資格再來質問我,歉責我??"

其實,她是有想過要告訴陳楚默的,可是,陳楚默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這些.

她和陳楚默之間,沒有人比對方更清楚,他們都不過只是想要尋找一份省心的慰藉而已,感之于對方,似乎都是多余的.

云璟曾經在失落和無助的時候,受到他的幫助和照顧,那份安心,以及對愛的絕望,讓她一開口就答應了陳楚默的求婚.

但兩個人心里其實都清楚,是什麼才讓他們走到的一塊.

不是愛,而是對愛的那份絕望!

或許,云璟真該認認真真的審視一下他們三這畸形的關系.

面對云璟切責的質問,景向陽沒有答話,而是俯身,一張口,就狠狠地在云璟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

云璟吃痛的低呼出聲來.

手胡亂的拍打著他的肩膀,"疼!!"

他咬得非常重.

仿佛是帶著深重的怒意一般.

云璟去推他,推不開,只感覺脖子上越來越疼.

她干脆去腳去踢他.

右腳狠狠地踢在他的左腿上,景向陽忽而悶疼的低哼了一聲,放開了她來.

他的臉色,有些異樣的蒼白.

劍眉凜作一團,冷冷的盯著云璟看.

嘴角,還溢著腥的鮮血……

那是屬于云璟的!!

云璟的脖子,還在滴滴的滲著血……

有點疼.

然,看著他蒼白的面色,云璟的心,不由突跳了一下,竟有些替他擔心起來.

"你……"

她咬了咬下唇.

景向陽面色稍稍緩和了些,下一瞬,繼續俯身,吮上了她的脖子……

云璟忍不住一聲低吟,"景向陽……"

她伸手想要去推開他.

才發現,脖子處已經不那麼疼了!

他沒有再狠心的咬她.

那濕熱的觸感,撫過她的肌膚,滾燙滾燙的,仿佛透過皮膚,滲過血液,直接燙到了她心底最深處.

讓她,心尖兒直顫.

云璟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化進了他的深吻中去,她無力的伸手去推他的頭部,"夠了……"

軟+綿綿的嗓音,像是一種央求.

半晌,景向陽從她的頸項間里退了出來,深沉的目光凝緊她,手指劃過胸口上那處齒痕地帶.

指腹燙得讓云璟直打顫,卻聽得他啞聲道,"這里留著我的痕跡,誰也不許侵占!!"

云璟的眼眶,染著一層薄薄的霧氣.

不知是被他咬的,還是如何,只覺心尖兒痛得打顫.

景向陽霸道的掀開了婚紗,繼而,欺壓上去,不顧云璟的反抗,再次將她占有.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0):不自禁的深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2):對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