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3):不許跟陳楚默結婚!  
   
尾聲——驕陽似璟(53):不許跟陳楚默結婚!

"什麼怎麼負責?當然是娶人家!!三兒,你要是真不介意,向南媽咪待會就跟你爸媽去談談這事兒……"

"向南媽咪!!"

云璟急忙截住了向南的話.

她不著痕跡的深吸了口氣,扯了扯唇,淡淡一笑,"不需要負責!我不需要任何人對我負責,何況……這種事,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也是再正常不過了,不是嗎?"

她需要的,根本不是他的負責!

她要的,不是成為他的責任,他的負擔,她要的……不過只是很簡單的……一份愛!

可是,這份簡單,卻對她而……太難!

云璟的話一出來,登時就讓向南噤聲了.

景向陽才稍微緩和的面色,一瞬間陰沉了下來,他不悅的反問了一句,"我有過要對你負責嗎?"

云璟的面色微微一僵.

向南登時覺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狠狠地剜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行了行了,今兒媽就不該出現在這里,這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我管不著了,是吧?!真是越大越拿你們沒辦法了……"

她歎了口氣,擺擺手,就出去了,臨走前,還不忘一臉厲色的警告自己的兒子,"你少給我欺負三兒!!"

向南走了.

一時間,整個辦公室內只剩下他們倆來.

氣氛瞬間變得僵冷.

景向陽冷著臉,單手抄在褲袋里,筆直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盯著云璟看.

云璟被他盯得有些發怵,"我……我下午還有事,先走了."

她才想離開,卻忽而意識到自己下+半+身就只穿著一條短褲,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見景向陽緊抿薄唇,始終沒吭聲,亦沒有要挽留她的意思,她有些尷尬,問他,"能不能借我條褲子?"

"過來!"

景向陽沒理會她,只兀自強勢的命令她.

云璟呼吸頓了一下,他強大的氣場壓迫著她,讓她根本不敢靠近他去,卻偏又不敢不過去.

她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景向陽已邁步朝她走近.

只著著一件男士襯衫的云璟,真的……

誘/人到讓景向陽口干舌燥!

他才一靠近,云璟就感覺到了他身上那燃起的火苗和/潮,她嚇得往後連連退了幾步,雙手抵在他的胸前,"我該走了!下午還得繼續拍片!!"

她認真的強調.

景向陽劍眉籠起,"別挑戰我的忍耐力!!"

云璟吞咽了一口口水,站直身子,試圖調整一下自己的緊張的心態,末了,仰頭看他,"讓我走吧."

"今天下午乖乖呆在我的辦公室里,哪兒都不許去!!"

景向陽放開了她.

轉身,往自己的辦公桌前走了過去.

邊走,邊扯開了脖子上的領帶,隨意的扔在一旁,又解了領口下方的幾顆紐扣.

云璟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你到底想干什麼?"

"我想干什麼,你看不明白?"

景向陽冷冷的回她.

"是,我是看不明白!景向陽,我發現我越來越不了解你了!"

云璟直接拿過他沙發上的皮帶,往自己腰上一束,登時,一條連身裙的形態就出來了.

而後,踩上那雙水晶高跟鞋就往外走,邊走邊道,"如果這是一場*的鬧劇,抱歉,我沒心陪你再玩下去了!!"

兩年前,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已經讓她受夠了!!

兩年後,她不願意再繼續陪他玩一遭了!!

因為……

不管是兩年前,還是兩年後,受傷的,總歸是她,也總歸只有她!!

云璟才一拉開辦公室的門,前腳還未來的及踏出去,就感覺腰間一緊,腰身被一只有力的猿臂給撈了進去.

門"砰——"的一聲被闔上,落鎖.

云璟整個人背對著,被景向陽粗暴的壓在了門板上.

"你干什麼!!"

她徹底惱了,掙紮,"放開我!!"

景向陽不僅沒放,反而是撈著她,將嬌的她埋進自己結實的懷里來,沉聲道,"跟陳楚默取消婚約."

云璟一怔……

詫異于他嘴里忽而出來的這句話.

怔忡間,嬌身被景向陽轉了個身,背部抵在了門板上,"不許跟陳楚默結婚!!"

云璟直勾勾的迎上他的視線.

水眸里,噙滿著太多的不確定……

薄薄的霧靄,籠上她的水眸,"為什麼?"

她問,"為什麼不允許我跟陳楚默結婚??因為,兩年後你又發現自己愛上我了嗎?"

她清冷一笑,推開他,"夠了!!景向陽!!你除了能給我你的不確定,以及那種患得患失的痛苦,你還能給我什麼?每天讓我活在恐慌里?想著可能隨時有一天都會失去你?想著自己或許從來都沒有真正擁有你?景向陽,我不喜歡這種感覺!不……是討厭,是厭惡!!我厭惡這種不確定的因素……"

云璟忘不掉兩年前的那種痛楚……

當兩個人明明已經心貼心的時候,他卻告訴自己,他愛的人從始至終都不是她!!

而對她那般*的理由是什麼?是因為,他不確定,他沒看清楚自己的心!

而如今呢?

如果又來一招那樣的,她該如何去承受??

接受了,再被踹開,那種痛楚,她真的怕自己無力去承受第二次!

還不如就像現在,不曾擁有,也就沒有失去,不失去也就不會失落,不失落,也就不會痛苦!!

至少,不會像兩年前那樣痛苦!!

景向陽陰冷的眸子里,波濤洶湧,卷著風雨欲來的駭色.

睨著云璟,讓她有些不寒而栗.

"這就是你兩年前離開的理由?"

他用力扣住云璟的下顎.

質問她的聲音,寒得如千年積冰.

"是……"

云璟咬唇哼吟一聲.

卻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此刻,她的心,搖擺得有多厲害……

她幾乎快要一張口,就答應了他!

景向陽漆黑的眸色,徹底冷涼了下來.

不確定?恐慌?患得患失?

他的身體狀況,就是她所的感覺……

哪怕到如今,他也給不了她想要的確定和安心!!

景向陽驀地推開了云璟來.

身子撞在門板上,有些疼.

景向陽淡漠的目光落在云璟的臉頰上,冷涼一笑,那笑,有些決絕,"云三,從此以後,你我……各不相干!!滾——"

云璟一愣……

心頭,銳痛了一下,下一瞬,她轉身,踏著尖細的高跟鞋,出了他的辦公室來.

頭,仰高,像勝利者驕傲的姿態,不肯讓自己低頭屈服.

然,眼淚卻早已出賣了她的內心.

云璟!如果一個男人,真的足夠愛你,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把你留在自己身邊!哪怕,他的處境再艱難!

而剛剛……

其實她只需要景向陽給她一個心安的保證,哪怕那個保證會像從前那樣變再變,她都會點下頭來,答應他……不顧一切!!!

只要他把'滾’字換做一句'我愛你’……

可是,他沒有!!

他給她的是,一個字'滾’!

景向陽倚在冰冷的門板上,從口袋里掏了支煙出來,點上,抽了幾口.

濃烈的煙草味滲入喉管,麻痹著他的咽喉,有種不上來的苦澀.

兩年前,她給他的答案是離開.

兩年後,她訂婚,他心翼翼的靠近,不敢輕易表露心跡,怕嚇壞了她.

而如今,再次挽留時,她的答案,一如既往的決絕.

依舊是……離開!!

他給不了她心安,給不了她確定的未來,就正如她的那樣.

而他又憑什麼要求她堅守在自己身邊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那天過後,自然,云璟沒有再去景向陽的別墅.

而老三的拉稀,也在景向陽給它吞食了些兒童止瀉藥之後,漸漸好了起來.

但至那天之後,景向陽的心就像冬季的暴雨,又凶猛又冷窒,凍得足以讓人透不過氣來.

醫院里上上下下,見著景大院長,無一不是繞路而行的.

就連特殊巡護那邊也不敢給他安排手術,唯恐這位院長大人在一怒之下,就把人家病人的腦顱給開了.

而景向陽的助理秦更是心翼翼的辦事兒.

因為,稍有差池,這可能就是掉金飯碗的事兒了,她自然不敢怠慢半分.

一份全新的醫療業務管理制度被要求反反複複改了好些天,秦抓頭懊惱不已,卻偏也只能默默地悶著腦袋繼續改.

誰讓她給前院長夫人打了報告壞了人院長大人的好事兒呢?她也真活該!!

…………………………………………………………………………………………………………

夜里,十一點.

書房門被急急忙忙的敲響.

就見李嫂推門走了進來,"少爺,出事了!!"

"出什麼事兒了?"

景向陽見李嫂這副慌手慌腳的模樣,不由蹙緊了眉頭.

"老三!!老三生病了……"

"……"

"怎麼回事啊?"

景向陽坐在大班椅上,沒有起身.

老三對于他而,本來就可有可無.

"不知道,從今兒下午開始就沒怎麼吃東西了,我開始還以為是上午吃太飽了,可到了晚上他就蔫在籠子里不肯出來了,我看著它那樣子,奄奄一息的,怕是要不行了!!"

李嫂著,還當真就急了眼,"少爺,要不你趕緊下來給它看看?"

景向陽蹙緊了劍眉,顯然極為不認同李嫂的主意,沉聲提醒她,"李嫂,我是醫生沒錯,但我是給人看病的,不是獸醫!"

"那不都是病嗎?還不是一樣!"

"不一樣!"

景向陽低了頭去,繼續整理文件.

他絕對不會承認,人和豬是一個性質的!

李嫂見景向陽耍傲嬌,不肯給豬看病,又惱又急,"都這個點了,*物醫院也關門了!不成不成,再這麼耗下去,老三一定扛不住的……"

李嫂急得團團轉,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來,"算了,不求你了,我去找三姐了!!"

李嫂著,就出了書房門去.

景向陽握著筆的手,微微頓了一下.

明明該拒絕李嫂的提議的,可最後,他居然選擇默認了.

他甚至懷疑,自己不肯給老三治病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他一早就料定李嫂會走這麼一步了?

李嫂給云璟打電話的時候,外頭還下著傾盆大雨.

而云璟都已經睡下了.

想到景向陽那日決絕的話語,她自然是不願去他家的.

"李嫂,要不你帶著老三來我家吧!我讓司機現在去接你."

云璟從*+上坐起身來,穿衣服.

"那我先去請示一下少爺."

李嫂也沒掛點,直接敲響了景向陽的書房門.

"少爺,姐讓我抱著老三+去一趟她家,你看這……"

"不許去!"

李嫂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景向陽徑自給打斷了,他頭也沒抬,直道,"這都幾點了,還往外跑?李嫂,你年紀也高了,少熬點夜,早點睡去吧!"

"……"

李嫂悻悻然的關了書房門,"姐,你也聽到了,少爺不肯讓我出去."

云璟咬著下唇,沉默.

"姐,這老三……當真快不行了."

云璟左右為難,她是真不想見著景向陽,卻又擔心著老三,再聽著電話里李嫂這副央求的哭腔,她多少有些狠不下心了.

猶豫再三,終于點了點頭,"好吧……"

其實,她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有辦法對付老三的病,但自己好歹也是醫學世家出身的,雖醫不了人,但相信對付一只豬應該沒多大的問題吧,何況自己還算是有經驗的.

當年在美國養香豬的時候,每次生病也都是自己給它醫好的.

"謝謝姐!!"

李嫂在那邊連忙道謝.

"不用,我馬上過來."

云璟預備掛電話時,又忙補充了一句,"李嫂,您要不要先知會他一聲?"

他,當然指的是景向陽.

"嗯嗯,我已經過了."

其實云璟想的是,他如果知道的話,應該會為了避開她而早早睡去吧!

"那好的."

云璟匆匆掛了電話,換了睡衣,隨手拾了件薄外套就出了臥室門.

下樓的時候,正巧遇到紫杉也從房間里出來,"三兒,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呢?"

"媽,我有點急事,需要出去一趟!你們早點睡吧,別等我了!"

云璟急急忙忙下樓.

"外面正下雨呢!"

"嗯,我帶著雨傘!"

"那你開車可得心啊!"

"嗯嗯……"

而後,玄關門"砰——"的一聲關上,云璟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家里.

紫杉歎了口氣,回屋,同自己老公道,"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這會兒她肯定是去找向陽了."

云墨脫衣服的手,一頓,回頭看自己老婆,"怎麼?"

紫杉無奈的笑笑,搖搖頭,"這些天看她心一直不如何,每天無精打采的,沒什麼活力,可你看她剛剛那樣,急匆匆的像打了雞血似的就往外沖.除了向陽對她有這樣的魅力,我還真想不出第二個人來了."

云墨也無奈的搖了搖頭,"女大不中留!真不知道這對他們倆而到底是緣還是孽……"

紫杉憂心忡忡的歎了口氣,"我現在就當心向陽的病,三兒還不知道,咱們也沒敢跟她講!如果她跟楚默真要成了倒好,可現在……"

"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咱們做父母的操不了那麼多心!由著他們去吧!"

"嗯……"

………………………………

云璟進屋的時候,渾身都淋了個透濕.

"不是開車來的嗎?怎麼都把自己淋成這樣了?"

李嫂趕忙拿了干毛巾過來,替她擦浸+濕的頭發.

"外面雨太大了,打了傘都淋濕+了."

不過從停車場走到玄關門口,渾身上下幾乎就濕透了.

外面那雨勢,簡直就如同傾盆大雨似得.

李嫂給云璟拿了雙拖鞋過來,是一雙新的,粉色的女式拖鞋,上面還嵌著一個可愛的粉色熊.

云璟有些詫異.

她記得他過家里是沒有多余的女士拖鞋的.

李嫂似乎看出了她的詫異來,忙笑道,"他的主意."

云璟恍惚了一下,別扭的掀了掀唇,"謝謝."

"我先去樓上把老三抱下來."

"好……"

正好,她就不需要再上樓了,也就不會遇上他了.

云璟換好鞋,往廳里走.

路經開放式廚房的時候,還是撞見了他.

初見景向陽,微微鄂住.

再定神將他打量一番……

云璟嚇得一聲尖叫,而後,面色瞬間慘白如死灰.

"景……景向陽,你…………"

【求月票啦!!!親愛的們,能唔到28號的請大家務必捂緊到28號哇!!麼麼噠!重點推薦好基友的美文《豪門契約,總裁的緋聞妻》文/九月如歌,不好看不要錢哦!】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2):對你負責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4):你到底出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