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4):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尾聲——驕陽似璟(54):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初見景向陽,微微鄂住.

再定神將他打量一番……

云璟嚇得一聲尖叫,而後,面色瞬間慘白如死灰.

"景……景向陽,你…………"

云璟從未料想,會有這樣的一幕出現在自己眼前……

有那麼數十秒的,她幾乎不敢置信,也不願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

眼前……

身材頎長的景向陽倚在冰箱門前站著.

他似乎是剛洗浴完畢的緣故,浸濕的碎發上還染著晶瑩的水珠,給一貫沉斂的他,多增了幾許慵懶氣息.

他身穿一件淺灰色的套頭休閑裝,下面一條同樣灰色系的短褲.

而短褲下面……

他的左腿,膝蓋以下的部位……

居然是,空的?!!

什麼都沒有?!!

怎……怎麼會這樣??!!

云璟不敢置信的看著左臂撐著銀色拐杖站在光暈里的景向陽……

眼眶,瞬間通.

腦子里有片刻的恍惚,身形晃了晃,感覺一切就像在做夢一般.

不……不可能……

一定是她在做夢!!

她明明記得上次見他時,他還好好的,他什麼時候……

云璟腳下的步子,往後退了兩步.

面對云璟的驚嚇,慌張,景向陽的緒,就顯得平靜多了.

深沉的眼底,掀不起半分漣漪來.

峻峭的面龐,依舊是攝人心魄的魅與冷.

他彎身,不疾不徐的從冰箱里拿了瓶水出來,仰頭,"咕嚕咕嚕"喝了幾口後,將水壺蓋上,放回了冰箱里去.

這才轉身,又將視線落回到了對面面如死灰的云璟臉上來.

"怎麼?嚇到了?"

他淡淡的問.

聲音冷涼,沒有半許溫度.

連帶著他的視線,也冷得像誶著冰一般.

云璟渾身一顫……

眼淚差點就從眼眶中滑落了出來,她吸了口氣,發現鼻頭酸痛得有些厲害,"為……為什麼會這樣?你的腿……"

"截了."

景向陽回答得云淡風輕.

仿佛這不過只是一件再輕巧不過的事兒一般,根本在他的心池里掀不起半分漣漪來.

云璟心一痛,眼一閉,淚水到底沒能忍住就從眼眶中滾了出來.

"什麼時候的事兒了?為什麼我不知道??"

她突來的眼淚,讓景向陽一怔.

眸色暗沉了下來.

將拐杖擱在一旁,懶懶的倚在櫥台邊上,隨手點了一支煙,抽上,"一年多前的事兒了!不值一提."

這麼久了……

云璟的心,仿佛被攪拌機搗著一般,痛得無以複加.

視線,直勾勾的盯著他空空的左腿,蒼白的櫻唇噏噏合合著,似乎想什麼,卻偏又不知該從何起.

她回來這麼久了,居然都沒有發現他的左腿出了問題!

難怪那次她用腳踢他的時候,他的表會那般痛苦!

云璟心里的歉意和心疼陡升,她開始後悔自己那些魯莽的舉動.

只是,面對這樣的他,她第一次覺得手足無措.

甚至是比兩年後再見他時,更慌張,更凌亂,更不知該如何自處才好.

"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云璟依舊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老天不會給他開這麼殘忍的玩笑的!!

景向陽夾著煙頭,定定的看著對面眼眶通的云璟.

渾濁的青煙,在他的手指間緩緩騰升,朦朧了他冷峻的容顏.

煙頭處的火星,忽明忽暗.

半晌,就聽得景向陽隨口丟了兩個字出來,"車禍."

而後,轉身,狠狠地將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

車禍?

當然不是!

截肢,是因為一年前骨髓穿刺檢查的時候,不料出現醫療事故,導致骨髓腔感染,而不得不被截肢!

云璟問他之時,心高氣傲的他,在被她第二次因病而棄離的時候,絕不願意把如此狼狽的結局與她聽.

他記得時候姨就是為了救他,出了車禍才導致截肢的.

而他,甯願告訴她是車禍截肢,也絕不願意告訴她,是因病而截肢!!

他就是這麼驕傲!

景向陽沒再理會云璟,拿過一旁的拐杖,就往外走.

云璟從痛惜中緩回了神來,疾步迎了上去,"我扶你——"

手還來不及觸到景向陽的胳膊,就被他毫不客氣的一把推離.

他冷冷的盯著云璟,那碎著冰的眸子幾乎是要將她凍結,"云三,你當我是什麼??"

云璟的水眸里,霧靄朦朧,面對他突來的質問,一時間還有些不明所以.

她仰頭,無措的看著他.

"我是殘疾,但我不是殘廢!!"

他冷沉的目光深深的望進了云璟的眼底.

云璟的心,驀地一疼……

手,抓住他結實的臂彎,怎麼都不肯松手.

指間蒼白,顫抖得有些厲害.

"我不是那個意思……"

云璟解釋.

"我也不需要你的可憐!"

景向陽漠然的拂開她的手.

云璟的手,僵在半空中,面色慘白沒有半分血色.

一時之間,當真不知道該什麼好.

唯恐自己,一句話,一個舉止,就傷害到了敏感的他.

景向陽撐著拐杖往外走.

即使,有些不便,卻分毫不影響他身上那份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

失去了半條腿的他,仿佛較于從前,愈發沉斂了些.

也正因為有了這些與常人不同的人生閱曆,才造就了如今處變不驚的他.

云璟不知道殘缺算不算一種美,但看著跟前這個身影冷傲,背挺如松的男人,她忽而就覺得……或許,殘缺也是人生中一種不可多得的美!!

李嫂抱著老三下樓來,就見到了坐在廳里沉默不語的兩個人.

掃一眼景向陽暴露在視野里的左腿,李嫂還是不由揪了揪心,擔憂的看一眼對面沉默不語的云璟.

其實,她覺得今兒晚上他們家的景大少爺是故意將這條殘缺的腿展露在三姐跟前的.

為什麼呢?

博取同?這絕不是他們家傲嬌的少爺會做的事!

李嫂猜,大概他是想把最真的自己展露在她面前,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至少都得有個了斷.

"姐……"

李嫂試探性的喊了一聲,打斷了云璟游離在外的思緒.

云璟反應過來,"李嫂……"

李嫂連忙將老三抱了過去.

景向陽起身,沒再理會她們,拄著拐杖,兀自上樓.

云璟坐在沙發上,目光卻不受控制的緊隨著他的背影而去.

他走一步,她的心,突跳一下……

云璟感覺自己的眉心都在隨著他緩慢的步子,突突跳著.

呼吸,有好幾秒的停滯.

直到景向陽的身影,消失在了長廊深處,云璟才緩然回神,呼吸稍稍順了些分.

心,卻依舊揣著巨石般,壓著她,沉重而難受.

這個突來的噩耗,讓她很難消化.

她強逼著自己收回心緒,打起精神,替老三檢查.

"李嫂,老三今兒有什麼不適的反應?"

"從中午開始就不吃東西了,還會打噴嚏,剛剛你來之前還吐過了一次!姐,老三不會有事吧?"

李嫂焦慮得很.

云璟摸了摸懷里軟趴趴,沒什麼力氣的香豬,"李嫂,你別擔心,我想老三只是感冒了而已,你喂一些兒童感冒藥給它服下吧!劑量就照兒童劑量的四分之一,用溫水沖開,加上一點點豆奶粉進去就可以了,家里有藥嗎?沒藥我回去拿."

"有有有!少爺當醫生的呢,什麼藥沒有."

李嫂著,就去醫藥箱里尋藥.

云璟懷里抱著香豬,腦子里的思緒卻一直在景向陽的身上繞不開去.

"李嫂……"

"嗯?"

"他的腿……還疼嗎?"

李嫂尋藥的手,頓了頓,而後,搖頭,"這我還真不知道,少爺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平時就心高氣傲的,自從這腿被截了後,骨子里那股傲氣更重了些,哪怕就是疼,他也會忍著,不會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的."

也對……

云璟撫了撫懷里的豬,只覺心疼不已,"那他平日里都是帶著義肢活動嗎?"

"嗯."

"身體上沒有出現什麼*反應吧?"云璟憂心忡忡的繼續詢問著.

李嫂重重的歎了口氣,尋了藥過來,在云璟面前坐下,"前些日子剛帶義肢那會,排異反應特別強烈,但少爺就是忍著不肯放棄,現在倒還好,也總算熬過了磨合期,好在他的截位也不算高,裝上義肢後倒也瞧不出什麼不一樣來."

李嫂也只能在遺憾中尋求一絲絲的慰藉.

"我先去給老三沖點感冒劑."

李嫂著起身往廚房走去.

"李嫂,我上樓去看看他."

云璟將老三擱在沙發上,就'噔噔蹬’的上了樓去.

站在景向陽的房門外,云璟遲疑了好半天,都沒敢敲門.

終于……

鼓起勇氣,"咚咚咚"的敲了三聲門,然,回應她的卻是久久的沉默.

里面的人,根本沒有理會她.

云璟咬了咬下唇,隔了半晌,又敲響了他的房門.

還是沒有人應她.

難道他已經睡了?

云璟明明想著還是走吧,然,那只手卻早已不期然的旋開了他的門把鎖.

"干什麼?"

門才一推開,云璟甚至還來不及進門,一道強勢的黑影就朝她籠了過來,那盛氣凌人的氣場,讓云璟心猛地突跳了一下.

她仰頭,撞進景向陽那雙漆黑如深潭的幽眸中去.

眸色中如同卷著颶風,似要將她吸附.

"你……睡了?"

她問.

景向陽懶漫的睇了她一眼,"你吵到我的睡眠了."

他冷峻的容顏上,似有幾許不悅.

"我……"

"沒什麼其他別的事,就回去吧!時候也不早了."

景向陽著,就要闔上門去.

云璟卻眼疾手快的當即抓住了門框,只差一點點,門就要摔到了她的手背上.

幸得景向陽即使握住了門板,低慍的吼了她一句,"你干什麼?"

被景向陽一吼,云璟頓覺有些委屈,但一想到他的腿,她就忍了下來.

沒有理會他,推門就進了他的臥室去.

景向陽蹙緊了眉頭,倚在門框邊上,沒動.

目光就那麼冷冷的盯著云璟看.

云璟仿佛是感覺不到他冷碎的眼神似的,站在臥室中央,饒有興致的打量著他的房間.

視線掃過他房間里所有的家具,最終落在角落里那一排排的義肢上.

眸色微微閃了閃,她走過去,故作輕松的問他,"它們就是你的左腿嗎?"

"不許碰它們!!"

景向陽臉色瞬間冷如寒冰.

不知何時,他已拄著拐杖到了云璟的面前,面色冰寒的扯了扯她,"出去!!"

云璟被他拉得身形晃了晃,卻依舊執拗的站在原地,死死地盯著他,沒肯動.

"出去!!聽不懂我的話嗎?"

景向陽的忍耐力似乎已經到了極限.

今兒,他確實是有意把自己的殘缺的腿展露在她眼前的,可是……

當她用那種驚恐的眼神瞪著他的腿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們之間確確實實已經沒有任何可能性了!!

他並不是想嚇壞她的!

可她,卻著實被自己給嚇到了!

如今,少了半條腿的自己,于她而,或許就是個怪物!

一個只會得到她憐憫的怪物!!

"出去——"

景向陽見她沒有反應,聲音陡然加高了幾個分貝.

嚇得云璟腦袋一縮,下一瞬,即刻就了眼.

"你對我瞎嚷嚷什麼啊??"

云璟本就不是好欺負的主,被景向陽吼了兩聲,脾氣'蹬’的一下就起來了,"你吼什麼吼啊!!我就不出去怎麼啦?你別以為你少了半條腿,每個人就得遷就著你,受著你這稀奇古怪的爆脾氣!!我就不出去,你能把我怎麼樣??"

云璟惦著腳,梗著脖子,扯著嗓子就沖他喊.

"滾——"

景向陽惜字如金,甩了云璟一個字,拎著她就要走.

雖然他是少了半條腿,但這顯然分毫不影響他的行動.

單臂抓過云璟,拄著拐杖就預備把她扔出去.

云璟自然不肯,下意識的伸手推了他一把.

推完,云璟就後悔了.

景向陽身形一晃,就往後倒了過去.

云璟嚇壞了,忙伸手去扶他,

結果,人沒扶住,倒被他的力道帶著一同栽倒在了身後的沙發上.

云璟的臉頰,貼在景向陽結實的胸口上,聽著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感受著那份獨屬于他的氣息,忽而,云璟竟有些舍不得從他身上挪開了去.

半晌,見他沒反應,云璟這才支起了腦袋,看他.

見他面色蒼白,劍眉緊蹙著,眉心似還隱隱有些抽搐,云璟嚇壞了,"疼嗎?"

她憂心忡忡的看著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把他的腿給碰壞了.

可她根本沒有挨到他的腿啊!

"疼!"

景向陽咬著牙根,嘴角抽動了一下,"蛋/疼!云三,你壓倒我的命根子了——"

"…………"

云璟的臉頰,瞬間通.

一低頭去看……

還真是.

自己的膝蓋,恰好抵在他某個突起的部位……

云璟的臉頰頓覺燒得滾燙,慌手慌腳的從他的身上爬起來,"我……我問的是你的腿!"

景向陽不著痕跡的瞥了她一眼,撒謊道,"疼!"

云璟在他身旁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看著他受傷的左腿,心疼的咬了咬下唇.

"我幫你摸一摸……"

云璟著,手就朝他的手探了過去.

卻還未觸到景向陽的腿部,就被他的大手霸道的給攔截了下來.

"別亂摸!!"

漆黑的深眸,定定的鎖住她,沒好氣的質問道,"女人可以隨便亂摸男人的身體嗎?"

"我只是想摸一摸你的腿."

云璟連忙解釋.

"那也是男人身體的一部分!也照樣……會有感覺!!"

"……"

最後一句話,大概才是重點吧?

這家伙身體的每個部位難道都是精蟲組成的不成?

云璟尷尬的將手收了回來.

房間里的氣氛較于剛剛似乎回暖了些分.

云璟不自在的舔了舔下唇,半晌,才試探性的問了他一句,"那個,你平時會不會不方便?"

景向陽懶懶的倚在沙發靠墊里,眯眼覷了云璟一眼,"你指哪方面的不方便?別的方面不清楚,但做/愛這方面……",他到這里故意頓了頓,唇角微揚,這才不疾不徐的道,"感覺還不錯!"

【鏡子先喘口氣,待會是不是各種語攻擊哭訴加雞蛋要來啦?咱先把盾牌准備好…輕點,輕點!!咱真不是後媽,也不是為虐而虐……】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3):不許跟陳楚默結婚!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5):他們是不用負責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