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5):他們是不用負責的關系  
   
尾聲——驕陽似璟(55):他們是不用負責的關系

景向陽懶懶的倚在沙發靠墊里,眯眼覷了云璟一眼,"你指哪方面的不方便?別的方面不清楚,但做這方面……"他到這里故意頓了頓,唇角微揚,這才不疾不徐的道,"感覺還不錯!"

"……"

云璟臉上的血,直接蔓延到了脖子上來.

她羞惱的瞪了痞壞的景向陽一眼,"我跟你好好話呢!"

景向陽不以為意的聳聳肩.

單臂撐在腦後,靠在沙發後背上,斜睨了云璟一眼,淡淡道,"咱倆不好從此以後各不相干了嗎?"

云璟也學著他的架勢,懶懶的靠在沙發墊上,"那是你的,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

這話聽起來有些耳熟,似乎是他過的.

景向陽漆黑的幽眸睨緊了,冷冷的瞪著云璟,"云三,你現在是在可憐我嗎?"

"你覺得就你這副驕傲的姿態,還值得別人可憐??"

云璟毫不示弱的回擊他.

"……"

景向陽沒能接上話茬來.

"晚了,我該走了……"

云璟著起身就要走.

然,手卻忽而被一只冰涼的大手給扯住.

云璟心一跳,回頭看他.

景向陽深如古井的幽眸直勾勾的看著她,"我送你!"

"不用了……"

云璟忙搖頭,"我自己開車來的."

"你覺得我不能開車?"

景向陽一張臉瞬間就冷了下來.

"哪有!!"

云璟撇撇嘴,嘟囔道,"開車也用不上左腿好嗎?"

"知道就好!"

景向陽冷哼一聲,指了指放假肢的角落,"幫我把那玩意兒拿來!"

"你不是不讓我碰嗎?"

云璟心里好拗著氣呢!

"讓你拿你就拿,哪那麼多廢話!"

"景向陽,你脾氣真是越來越臭了!"

云璟嘴上抱怨著,卻還是乖乖的替他將假肢拿了過來.

抱著他的假肢的時候,心里疼得打緊.

看著他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飾的穿戴,云璟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至少,在他眼里,自己應當還不算外人吧?

可景向陽不光當著她的面穿戴上了假肢,還干脆當著她的面把上衣和短褲都直接給剝了,然後立在衣櫥前,不疾不徐的挑著襯衫和長褲.

"景向陽,你知不知道羞恥啊?你脫衣服的時候,能不能先知會一聲??"

云璟站在他側身,著臉,像個麻雀似得,在他耳旁嘰嘰喳喳的抱怨著.

景向陽側身,微低頭看她,"你就懂羞恥了?男人脫+光了衣服,站在你面前,你不轉頭過去就算了,你還一個勁兒盯著人家身上瞧!你這幾個意思啊?"

仿佛是被景向陽一下子戳中了心思似的,云璟的臉瞬間得更厲害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轉身,不看了.

"我自己開車過來的,你干嘛還送我回去?"

云璟背著身問他.

景向陽不疾不徐的穿戴好衣衫和西褲.

頭微揚,優雅的整理著脖子下方的衣領,幽幽道,"外面暴雨,視線不好."

"那你待會怎麼回?"

"我開家里的車回來就行了!"

完,云璟就覺手腕一緊.

景向陽直接拉著她就往外走.

步履輕快,哪里像個缺了半條腿的人啊?

難怪這麼些天來,她一直沒有發覺呢!

云璟任由著他牽著自己往外走,一邊道,"你待會就直接開我的車回來吧!都這個點了,估計向南媽咪他們都睡了,你就別再回去叨擾他們了,你把我的車開回來,下次等天氣好了,我再過來取就成了."

"好."

景向陽居然沒有半分猶豫的就應承了下來.

有那麼幾秒的,甚至讓云璟覺得這家伙似乎就在等著自己這些話似的.

"你在這等我吧,我去把車開過來."

景向陽讓云璟在屋簷下等他,松了她的手,就預備往停車場走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

云璟沒放開他的手.

著,就一頭鑽進了他的傘底下.

景向陽低頭看了她一眼,沒什麼,探出左臂,攬過她瘦的肩膀,桎于自己懷里,邁步,一同往停車場走去.

云璟被他摟在懷里,聞著他身上那淡淡的沐浴**味,心似乎也沒有起初見到他雙+腿時那般沉重了.

頭,不自覺的往他懷里靠了靠.

景向陽撐著雨傘,下意識的將傘往她這邊側了側,而自己的右臂早已被雨水淋濕+了,卻也不覺有所謂.

一路上,景向陽的車,開得穩穩當當.

外面依舊下著暴雨,雨刮器快速的在眼前晃動著,水霧迷蒙,夜視極差.

"視線好像不太好,你盡量慢點開."

云璟的目光掃過他的左腿,想到車禍事故,她忍不住又提點了一句.

不敢去想象,他出這事兒時的心境是什麼,更不敢去細想,他心里所背負的種種痛楚.

云璟第一次突然就對自己兩年前的離開後悔了.

後悔一年前,在他痛苦的時候,自己卻沒有陪在他的身邊……

即使,他可能不需要她的陪伴.

但身邊多一個人照顧他,卻總比少一個人照顧他來得好!

"盯著我的腳,看什麼?"

忽而,景向陽偏了視線過來,看她.

云璟怔愣了半秒,搖頭,"沒……沒什麼……"

著,她別開了眼去.

景向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轉了頭過去,繼續專注的開車.

之後,兩人直到回家,也一路無.

半個時後,到家.

云璟撐著傘下車,卻沒急著進屋去,站在雨里,急切的敲開了景向陽的車窗.

景向陽將車窗打下來,劍眉深斂著,"干什麼?還不進去,待會全身都要濕+了."

"你要不干脆就睡家里吧,這麼晚開車不太安全."

云璟試著跟他商量.

顯然,她被他嘴里那所謂的'車禍’給嚇著了.

"進屋去!"

景向陽單臂撐在車窗上,命令她.

云璟癟了癟嘴,自知自己沒勸動他.

景向陽瞥了她一眼,才幽幽解釋了一句,"家里還有一份重要文件沒批,明天一早要用!"

見云璟依舊站在車邊沒肯動,他又補了一句,"到了之後給你電話."

"好啊!"

云璟點頭,"那我先進去了,你開車心點!"

"嗯."

景向陽應了一句.

而後,車飛快的駛離了別墅區……

云璟進屋,直接進了臥室,隨意的拿干毛巾把自己淋濕的長發擦干,而後,把自己重重的摔在了自己那張柔軟的大水*+上.

把頭埋進枕頭里,景向陽那張桀驁不馴的冷峻面龐在她腦海中怎麼都揮散不去.

她甚至在想,一個如此驕傲的男人,是怎樣接受了少去半條腿的這份殘酷事實.

她長舒了口氣,從兜里掏出手機,解鎖,開始百無聊賴的翻找著自己的通訊錄,焦急的等待著某個人的來電.

通訊錄里,沒有他的電話號碼.

她甚至都不知道兩年里他是不是已經換過號碼了.

云璟就那麼傻傻的瞪著手機屏幕,等著他的電話進來.

一如兩年前,癡癡地傻等他的聯系一樣.

這患得患失的感覺,又回來了!

還是如同從前那般,澀澀里,帶著些幸福,讓她一顆萌動的心,'砰砰砰’的不安跳動著.

………………

景向陽進了家門,渾身都淋透了.

"少爺,你怎麼也不撐把傘呢!看看,渾身都濕+了,遲早得感冒!"

景向陽在玄關口換鞋,李嫂一邊抱怨著,一邊拿著干毛巾給他擦浸+濕的身子.

景向陽從兜里掏了手機出來,沒有遲疑,按下'1’字快捷鍵,撥了通電話出去.

'1’字鍵,從來都是云璟的專屬位置.

兩年前是,兩年後……還是!

她的新號碼哪兒來的?

當然是不聲不響的從李嫂的手機里拷貝下來的.

"趕緊先去把這身濕衣衫換了吧!"

李嫂催他.

"嗯."

景向陽隨意的應了一句,邁步往樓上走.

電話響了好一會兒,始終沒人聽.

景向陽蹙緊了眉頭.

猶豫著要不要再撥一通電話過去,最後,還是作罷,只簡單的發了條短信給她報了個平安.

"到了."

簡意賅的兩個字發送過去,便再無下文.

而云璟呢?

累了一天的她,手里還呆呆的握著手機,卻早已沉沉的睡了過去,連電話進來也根本沒有聽到.

直到隔天醒來才發現手機里有個未接來電,以及一條簡短到幾乎稱不上短信的短信.

她頓時有些懊惱.

但後來也就慢慢釋然了.

她與景向陽之間,本來就稱不上什麼正常的關系.

似侶?

那絕對僅限于滾*單一事上.

不似侶?

卻偏偏,他們總在做著侶之間愛做的事.

白了,正如他給自己的定位一樣——船伴.

頂多,也就是對方的一個船伴.

如此而已.

——————————————最新章節見《添香》——————————————

從那夜之後,云璟和景向陽之間,再無聯系.

老三倒是又恢複了從前的活蹦亂跳,整天在屋子里轉個不停.

而景向陽呢,似乎看什麼都變得順眼極了,連丑不拉嘰的老三被他看在眼里都帥氣了好些分,偶爾他也會逗它玩玩.

尤其是李嫂還給老三刻意買了套美國隊長的制服,穿在他這只豬身上,倒還真顯得雄赳赳氣昂昂的,酷似豬中的大佬——豬八戒.

景向陽在醫院里也較于從前和顏悅色了不少,至少秦的管理制度終于算是過關了.

這日,又是每周一日的家庭聚餐.

晚飯過後,向南把老公和女兒遣到外頭散步去了,她悄悄拉著自己兒子在廳里扯人生大事兒.

"你跟媽老實話,你跟人三到底算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景向陽裝傻充愣.

疊著修長的雙+腿,頭懶懶的倚靠在沙發墊上,一臉不明所以的表睇著自己老媽.

"你別給我裝傻!!你+媽我雖然上了年紀,但還不至于眼瞎,上次我可親眼看著你們倆在沙發上那個那個……"

向南一邊著,還不忘一邊用兩根食指在那比劃親吻著.

"……"

攤上這麼一媽,景向陽多少是有些頭疼的.

"媽,是你眼花了!"

"臭子!!你再給我胡編亂造!!"

向南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在自己兒子的額頭上,怒吼道,"你到底打不打算對人家負責了??"

"媽!!你沒聽人家不需要負責嗎?你就別跟著瞎參合了,我跟人云三……白了,就是不需要負責的興關系!純粹都是扯淡的,不較真!我這麼,你懂嗎?"

這真不是他不想負責,而是她云三不希望他負責.

其實兩人心里比誰都清楚,他們之間本來就跟鬧著玩兒沒什麼多大的區別.

*的男女游戲,從來不跟'負責’二字扯著邊兒.

而他景向陽這段話,不單單只是給他老媽聽得,更多的,是給自己聽!

他告訴自己,在她云三還沒當回事之前,他不能就這麼栽了進去!

只是,卻不知道,他這話的時候,門外還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云璟.

向南正預備把自己兒子狠狠訓一頓的,結果,一偏頭就撞見了站在門外的云璟.

"三兒??"

向南的臉色別提多尷尬了.

剛剛自己兒子那番不中用的話,想必早就聽入她的耳中去了.

"向南媽咪……"

云璟一臉笑意走了進來.

面容上當真瞧不出半許受傷的痕跡來.

景向陽倒也沒料到云璟會在門口,看一眼她毫無異色的面孔,微微皺了皺眉.

"三兒,剛剛你哥那些話……"

向南有些不知該從何起,瞪了一眼沙發上的景向陽.

景向陽抬頭,深沉的黑眸鎖緊云璟明動的水眸,仿佛是想要從她的眸中尋出半許不開心的蛛絲馬跡來.

但,讓他失望的是,云璟沒有半分的不開心,她不以為意的挑挑眉,"我都聽到了."

目光落進景向陽的深眸里,驕傲的掀了掀唇角,"正好,我跟你一個意思!大家都是年輕人,這樣的相處模式也樂得輕松!"

完,她問向南媽咪,"向晴呢?在樓上嗎?我找她商量點事兒."

"跟她爸出去散步去了呢!待會就回來了,你坐著,陪你哥聊聊天,我去幫你們倆沖杯茶."

向南還想著挽留三兒.

景向陽冷著臉坐在沙發上,一語不發.

"不用了,向南媽咪,我待會再過來找她吧."

云璟了一句,便匆匆離開了.

云璟前腳才走,向南就忍不住對自己兒子訓開了,"你們倆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叫玩玩而已?啊?都多大的人了,還玩得起嗎?再了,人三兒是你隨便玩玩的女人嗎??你墨叔要知道了,非得揍死你不可!"

景向陽起了身來,撩起沙發上的西裝外套,就往外走.

"媽,現在被玩的,不是你家+寶貝三兒,而是你兒子!!"

"……"

景向陽當真覺得自己被這女人玩了.

他每天為了這女人魂不守舍的,腦子里成天就想著怎麼把她占為己有,吃干抹淨,可她呢?

該訂婚,訂婚,該拍婚紗照,拍婚紗照,依舊忙得不亦樂乎.

他要求她離開陳楚默,卻被她狠狠的拒絕!

理由是,自己不是她要找的人!

雖然是他主動強/J了人家,可這心池確實是被她親手撩+撥起來的,而她呢?

剛剛那笑,多燦爛!那話得,多輕松……

就跟玩著他一樣,輕松,自在!!

云璟挪著步子往家里走,每走一步,感覺心就跟著抽+搐了一下.

其實,她剛剛根本不是去找向晴的,而是知道他今晚會回來吃飯,所以故意去他家偶遇他的.

偶遇是偶遇上了,卻沒料想,會讓她聽到那樣一段話……

不需要負責的興關系?

扯淡的?

不較真??

字字句句間,都在告訴她,她云璟被他景向陽當船/伴給玩了,就像兩年前那樣!!

只用了身體,卻分毫沒有傾注半點真心!

其實云璟一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局的,可是當真正聽到這個事實的時候……

心口的那種痛意,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

深呼吸口氣,才發現鼻頭已經算了.

水眸有些暖意,最後還是不自覺的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靄……

【文章今日開始恢複更新,因為每章要通過編輯審核,所以就無法凌晨更新了,從今天開始基本無特殊況,就是上午更新了,另外,因為最近掃得比較嚴,所以有些節實在不能寫卻又不能缺的,就直接補在群里,請VIP親考慮進群!群號在留區.進群要求1,VIP用戶.2,先在文下留申請.3,進群申請時帶上用戶VIP名.凡不滿條件者,一律無法通過,緊張時期,謝謝大家配合!】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4):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6):今晚我就住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