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6):今晚我就住這!  
   
尾聲——驕陽似璟(56):今晚我就住這!

"三兒!有你的快遞!!"

云璟才一回家,紫杉就送了一個文件袋過來,看著她彤彤的雙眼,斂眉問她,"怎麼回事?眼睛的,哭了?"

"沒!"

云璟不肯承認.

一抹眼淚,抽噎了一聲,接過自己母親手里的文件袋,看了一眼,瞬間破涕為笑,"美國寄過來的!"

"什麼東西啊,這麼開心?"

紫杉狐疑的看著自己女兒,大膽猜測,"難道是分子料理師的回執單?"

"應該是的!"

云璟喜出望外,將文件抽出來一看.

"真的!!!媽,真的是,Pitt老師把我收下了!!"

云璟現在是陳楚默的一名心理助理,可是她的夢想與這無關,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料理大師.

這個夢想是在離開景向陽,到了美國後才鑄就的,是她花了幾千人民幣觀賞了一堂Pitt的分子料理課堂後,才萌生了這個夢想.

"那你又要去美國?"

紫杉顯然有些不太樂意.

云璟頓了頓,似猶豫了稍許時間.

最終,點頭,態度很堅決,"去!不過,媽你放心吧!這次去不久,只有三個月而已!九月份差不多就回來了."

…………………………………………

好久,景向陽似乎都沒有了云璟的消息.

每周回趟家,奇怪的是倒也遇不上她.

她的車還留在他的別墅里,也遲遲不見人來取.

周末——

景向陽難得無事,閑著家里,鬧著老三玩.

"李嫂,老三最近身體怎麼樣啊?"

景向陽將老三舉高,放在自己跟前,左右前後,不停地打量著,也沒瞧出它有什麼毛病來.

老三似乎對他的逗弄,喜歡得不得了,軟在他手里,嚎嚎叫著,興奮得很.

"嗨!老三的身體現在可好了,每天生龍活虎的,好得不得了!"

李嫂一邊打掃著衛生,一邊回答景向陽.

景向陽斂眉,瞪著老三,"就沒有半點不適?"

"沒有!現在有一點毛病我也能替它處理了!三姐之前教了我不少呢!"

景向陽回頭看一眼身後正拖地的李嫂,又掃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緒高漲的老三.

他忽而就覺得沒了興致.

"什麼都好好的,留著你還有什麼用."

他嘀咕了一句,把老三毫不留的丟了出去,惹得它不痛快的嗷嗷叫著.

它身體太好,以至于都找不到借口讓某些人出現在他眼前晃蕩.

景向陽很不開心.

他轉頭問李嫂,"你最近有跟云璟聯系嗎?"

"沒有啊!"

李嫂搖搖頭.

景向陽皺眉,"那你給她打個電話,就她的車占著我車位了,讓她趕緊把車開走!"

"……"

李嫂停了手里打掃的動作,提醒景向陽,"少爺,你當初買房的時候就帶了三個車位,後來你自個又買了一個,現在咱們車庫里也就停著兩台車,姐那台也沒礙事吧?"

景向陽不悅的睇了李嫂一眼.

李嫂也沒慌,"我不是不樂意幫你打這個電話,但是三姐現在電話打不通,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個問題,他景向陽還當真不知道.

他皺眉,"出什麼事了?為什麼電話打不通?"

"你不知道啊?三姐回美國去了啊!她走前沒告訴你嗎?沒給你打過電話?或者發條短信??"

李嫂看著景向陽簡直不敢相信.

景向陽一張臉早已陰沉得像暴雨來臨的前夕,"她走前告訴你了?"

"對啊,給我打了通電話啊!"

景向陽的臉色更難看了.

連李嫂都通知了,居然就是沒通知到他!

他對那個女人而,真的就那麼不重要?

"什麼時候走的?"

景向陽的聲音,冷得像被冰霜凝過一般.

李嫂可終于瞧出少爺的不悅來,"三天前."

"跟誰走的?為什麼又回美國去了??"

景向陽的聲音不由拔高了些分,怒意隱在眉心里,隱隱突跳著.

看看,這女人來去多瀟灑!!

想走就走,連聲招呼都可以不用同他打!

"不知道,三姐沒,我想可能……是跟陳家公子一起去的吧……"

其實李嫂也不知道云璟去美國干嘛,她想著可能就是同陳楚默一起又回美國去了.

李嫂話一落,景向陽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

坐在沙發上,氣場冷得就如同一座冰雕,讓人不寒而栗.

"少爺,不過三姐了,這次去不久,大概幾個月就回來了!"

幾個月??

景向陽冷笑.

幾個月對于那個絕的女人而,大概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吧?

可是對于他而呢?

沒有她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的幾個日夜里,就已經像度日如年了,再過幾個月……

…………………………

景向陽的心,徹底從暴雨降到了冰雪天,不,根本就是冰雹天!!

"這計劃書,重新寫過!!"

"血液科的考核不通過!!"

"讓財務科的科長過來,這筆費用支出什麼意思?讓他過來跟我解釋!!"

"……"

辦公室里,時不時的傳來院長大人慍怒的咆哮聲.

這期間,沒有任何人敢輕易靠近.

這會,財務科的李科長已經抱著一遝文件急匆匆的走了上來,秦忙迎了上去,告誡他,"待會你跟院長話的時候,悠著點兒,這幾天他心簡直遭到了極點,已經不少人撞在了他火藥槍口上."

"是是是!"李科長擦了一把額上的冷汗,"那我先進去了."

"嗯,去吧去吧!"

秦同的目送著李科長進了辦公室去.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李科長不僅沒有挨罵,且一刻鍾之後就見他神清氣爽的從院長辦公室走了出來.

"我看院長心好像挺好的啊!我才把項目給他過目,他二話沒就批了,而且還要求親自領隊去美國進修呢!"

"親自領隊?"

秦完全看不懂他們家院長的心思了.

難道是想去美國散心不成?

後來的一個星期,景向陽就領著醫院里部分進修的醫生到了美國.

他們到美國,住進酒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時分了.

而這會,云璟恰好從料理學院回家來.

她其實是一個人來美國的,沒有住酒店,而是住在了之前她在唐人街里租的一套單身公寓.

公寓里頭大多住的都是些華人,大家相互之間有個照應,倒也不算太無聊.

她去市場上買了些菜回來.

雖然漸漸已經習慣國外的餐飲,但她學的就是料理這一塊,自然有機會就想露一露功夫了.

云璟拎著菜回家.

旋開門鎖,進屋.

在見到廳里的景向陽時,云璟嚇得連手里的菜都掉落了下來.

"你……你怎麼會在這?"

她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景向陽穿著一件銀灰色的襯衫,襯衫領口隨意的散開三顆紐扣,露出一片麥粒色肌膚,給他沉斂的氣質增添了幾許慵懶之色.

衣規則的卷起至手肘處,露出精壯的手臂,彰顯著他性/感迷人的線條.

下身一條深色的長西褲,緊裹著他修長的雙腿,他一派優雅從容的坐在沙發上,手里還拿著一份美國時報閱覽著.

見云璟進來,他方才不疾不徐的將報紙擱了下來.

云璟驚恐的瞪著他,"你……你怎麼過來了?你怎麼進我家來的??"

景向陽掃了一眼她腳邊散落開來的各類食材,"正好,我餓了!"

"……"

云璟完全緩不回神來.

她一屁股在景向陽旁邊坐了下來,"你先回答我,你為什麼會到美國來,為什麼會知道我住這?還有,怎麼進我家里來的?"

一連幾個問題,讓景向陽蹙緊了眉頭.

"你來找我的?專程來找我的??"

云璟只能這麼想.

而且這個想法,在她腦子里非常肯定的盤旋著.

景向陽攤開手里的時報,繼續閱覽,"我來美國公干的."

見云璟一副不相信的表,他淡淡的又補充了一句,"杉姨聽我要來這邊,就把你的住址告訴我了,是不放心你,非讓我來看看."

呵呵!一頭餓狼來看望一頭無辜單純的羊,確實是挺讓人不放心的!

云璟似乎有些相信了.

"那我的房門鑰匙呢?你哪兒來的?"

云璟指了指自己那張玄關門.

她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出來,他怎麼就有鑰匙進來的.

"你還好意思提你這張門?"

景向陽將手里的報紙擱下,而後,拿過長幾上一根細的針,扔云璟身前,"就這玩意兒都能輕而易舉的把你的房門打開!云=三,要不是我幫你測試了一下你家的鎖,哪天你被人逮著強/j了都不知道!!"

所以……

下之意,自己這門是被他用這根針'輕而易舉’的給套開的??

輕而易舉??

如果翹了整整兩個時才打開,也算輕而易舉的話……

"真是謝謝你了!!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有這種惡習嗎?除了你這種人,還會有誰去撬別人的門,有誰動不動就強/J別人的?!"

云璟懊惱的數落他,沒好氣的將那根細針甩進了垃圾桶里.

不過,惱歸惱,但景向陽的出現,確實讓她又驚又喜,不過她才不會讓自己表現出來呢!

景向陽根本沒理會云璟的抱怨,看了她一眼,又匆忙從她的臉上別開了視線去,"餓了,快去做飯."

"……"

云璟無語.

起身,再看一眼沙發上仿佛從天而降的景向陽,這才拎著地上的食材,進了廚房去.

即使如此,她還是沒有消化掉景向陽突然出現的這一況.

云璟進了廚房,景向陽扔了手里的報紙.

才發現,自己一顆心髒仿佛是揣著一只兔子似得,一個勁兒的胡蹦亂跳著,讓他連呼吸都亂了節奏.

云璟在廚房里忙得乒乓響,景向陽在廳里已經坐不住了.

他從來沒見過云璟下廚,更沒有想過兩年前那個連烤箱都不太會用的丫頭,如今居然能夠掌勺了.

當然,更加沒有料想,她居然有了人生夢想.

而且,他居然完全不知道她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分子料理大師.

這些,似乎從來都與他無關.

他不了解,甚至從未從她嘴里聽過.

離開他的這些日子里,她居然變得如此自主而獨立.

景向陽實話,心里是有些堵得慌的.

他抱胸,懶懶的倚在門框上,眯著眼,睇著廚房里忙碌的身影.

從前,他總希望賴在自己身後的這個丫頭,能長大成人,而如今,真的長大了,成人了,獨立了,他卻覺得酸味兒特濃.

她是不是曾經也像現在這樣,為陳楚默在廚房里忙前忙後?

是不是為了他,才學會了入廚掌勺?

一連串的自問自答,讓景向陽漆黑的深眸越睨越緊.

云璟即使沒有去看身後,卻也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一束銳利的目光,緊迫的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宛若似要生生將她刺穿一般.

她回頭,看他.

"干什麼?"

目光落進他深沉的眼里.

心,恍惚了一下.

依舊還有些震驚于他突然的出現.

景向陽沒有回答,就一直站在那盯著她看,目光肆意而赤果.

細密的汗水,順著她白希的額際間滲出來,將她直直的長發染了個透濕.

發絲沾在她嫩/白的頰腮上,進入他眼底,竟有種不上來的別樣風/.

景向陽眸色暗了些分,闊步,走了進去.

順手在櫥台上扯了些紙巾.

"云=三,把自己操練得這麼能干,干什麼?等著給別人當賢惠媳婦?"

景向陽話里帶著些諷味兒.

站在她身旁,拿著紙巾,胡亂的在她粉色的頰腮上擦拭著.

動作看起來倒是一點也不溫柔,甚至還有些粗魯.

云璟皺了皺眉,"你輕點!疼……"

還真是.

擦過的地方,一瞬時間就了.

許是因為她的肌/膚實在太嫩的緣故,景向陽想,吹彈可破大概也不過如此.

眸色深沉了些分,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就輕了些分.

云璟沒料到他會突然過來替自己擦汗,他指腹上的熱度,透過薄薄的紙巾,摩/挲在她的肌膚上,有些滾/燙.

仿佛是要將她的肌/膚灼傷一般,透過細胞,滲過血液,直接燙到了她的心尖兒上,讓她的心,跟著他的動作,突突的跳著.

因為游神的緣故,以至于,鍋里煎著的魚烤焦了,也分毫沒有察覺.

直到景向陽幽幽的提醒她,"魚焦了!"

"啊?"

云璟一怔.

而後,方才後知後覺,一聲低呼,"哎呀!!"

連忙將火關,拿起勺子將魚翻了個遍,郁悶的撇撇嘴,"估計是沒法吃了."

都怪他,這時候讓她來分心!

實在的,云璟這頓飯是做得格外上心和心的,畢竟是自己第一次做飯給他吃,心里要不緊張那一定是假的.

還是特別希望得到他一個好評的.

可如今看來……

她還真是有失水准!想要成為料理大師?看來還有好長一段路得走了!

景向陽將手里的紙巾拋進垃圾桶里,高大的身形往後一靠,環胸,眯眼覷著她,似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陳楚默呢?"

云璟彎身稍微將火苗再調一些,回他,"沒來."

"你一個人過來的?"

"嗯."

不知怎麼的,景向陽忽而就覺心里愉悅的些分.

他正了正身,頓時有種身心舒暢的感覺.

嘴角不覺往上歪了歪.

"公干的這幾天,我就住這了."

語氣霸道,不容置喙.

完,轉身就出了廚房去.

云璟起初還沒反應過來,一愣神,才恍然明白,她慌忙將熟透的魚從鍋里鏟出來,這才出了廚房.

景向陽正倚在吧台前,熟門熟路的給自己倒了杯水,悠哉的喝了起來.

"為什麼要住我這?你不是可以住酒店嗎?"

云璟站在他跟前,仰著顆腦袋質問他.

態度不算特別佳.

景向陽低著頭,覷她,不以為然的反詰道,"為什麼不能住這?"

末了,又補了一句,"以前不也住得好好的?"

"以前是以前……"

"現在不一樣了?嗯?"

景向陽挑高了劍眉.

順手將水杯擱下.

最後一個反詰,他刻意將音調拉高,還帶著些性/感的蠱惑.

云璟不自在的抿了抿唇,卻故作鎮定的回答他,"現在當然不一樣了,以前是我不懂事,不明白什麼叫男女有別,可現在我已經懂了,我們倆自然就不能隨便住一塊了……"

景向陽黑眸深沉的落在她略顯慌亂的臉蛋上,輕笑一聲,"船單都滾了,再來跟我談男女有別,不覺的太晚了?"

【歡迎VIP用戶進群,一切消息會第一時間在群內公布!群號在留區.進群要求1,VIP用戶.2,先在文下留申請.3,進群申請時帶上用戶VIP名.凡不滿條件者,一律無法通過,緊張時期,謝謝大家配合!另外,沒加上的童鞋也別急,鏡子平時忙著碼字,只有空閑的時候才會過審下,慢慢來哈!】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5):他們是不用負責的關系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8):像妻子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