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8):像妻子的感覺  
   
尾聲——驕陽似璟(58):像妻子的感覺

"你閉上眼!!!不准看!!"

"又不是沒看過,多看一眼少看一眼,有什麼區別?"

"你……無/恥!!"

云璟干脆單手捂住自己的身子,不許他在亂瞄.

該死的,要不是為了他,自己也不至于被淋得這麼狼狽了,他居然還想著占她便宜!

敢不知道現在全網掃/黃打/非,男女不許靠近,不許卿卿我我啊?

真是混球!!

景向陽卻根本無視于她的抗議,一低頭,就吻住了她的唇.

一手勾住她的下顎,將她的臉蛋捧起來,抬高.

另一只手,霸道的將她的雙手從她跟前挪開.

站在花灑下,任由著溫熱的水珠沖刷著,盡的吻著她.

這一吻,讓云璟有些出乎意料.

她掙紮著去推他,無奈他的力道很大,哪怕是缺了一條腿,自己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最終,云璟只能任由著他,予取予求.

水,將兩個人淋了個透濕.

好久,景向陽才不舍的將她放開.

兩個人的氣息,還有些不穩.

他的大手捧著她緋的臉蛋,目光落進她氤氳的水眸里,里面/潮泛濫,就聽他沉啞而霸道的了一句,"看在最近掃/黃打/非的面兒上,暫時先放過你!"

"……"

完,一低頭,又不自禁的在云璟腫的櫻+唇上攫取了一口.

而後,拍了拍她酡+的頰腮,"去吧!把濕衣服換了!"

云璟這才回了神過來.

她窘迫的舔+了舔自己的唇,那里似乎還殘留著他的味道,讓她心跳不期然的加速……

"我走了,你怎麼辦?"

云璟不放心他,沒肯動.

"你在這,我才要問怎麼辦!"

他身體里的這股熱潮,早已壓抑不住.

景向陽放開了云璟,斂目看她,"給你三秒鍾時間出去!不然……"

結果,云璟依舊站在原地巋然不動.

手抓著他結實的臂膀,不肯松手.

雙眼緊閉,在水氣的氤氳之下,還有些發顫.

漂亮的羽睫,輕輕抖動著,還沾著幾顆晶瑩的水珠.

暈黃的燈光,篩落在她的+臉蛋上,將她本就通透的肌膚,襯得愈發水靈.

讓人單單只是看著……就想一口,咬下去!!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景向陽忍不住再次勾手,抱住了她.

云璟伸手去推他,卻聽得景向陽啞聲道,"我是缺了半條腿的人,你再推,摔壞了你就得負責一輩子!"

"你無/賴……"

云璟當真不敢再推他了!

景向陽得逞一笑.

忽而就覺得,缺了半條腿,原來也不算什麼壞事.

至少,現在拿這丫頭有折了!

"我已經餓了很久了……"

景向陽啞聲在她耳畔間絮叨.

云璟臉頰頓時緋,手臂彎著,抵在兩個人的跟前,"你……你住我這的緣由到底是什麼?景向陽,你真是無恥得夠了!!"

景向陽喝出一口邪氣,撲灑在云璟的耳畔間,毫不掩飾道,"這只能算其中一點……"

完,不等她反應過來,便已將她抱上了盥洗盆.

云璟抗議.

"景向陽,你這個流/氓,洗澡你站不住,現在又這麼凶悍……你欺負人……"

云璟著臉兒羞惱的控訴著他,干脆一低頭,一張口,又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讓你囂張,讓你欺負我……

混蛋!!混蛋——

……………………………………我是和諧的分界線……………………………………

浴+室里,氤氳的霧氣,籠罩著兩個幸福的人兒……

火熱,彌漫……

溫水中,譜出一曲又一曲美妙的音弦……

此起彼伏的響著,如夢如幻,如癡如醉.

兩個人,從浴+室里,又撚轉到了臥室.

直到凌晨二點左右,才昏昏沉沉的睡了去.

隔日——

云璟生物鍾醒來的時候,景向陽居然已經不在家了.

他甚至什麼時候走的,云璟都不知道.

如不是被子里還殘留著他身上那特殊的薄荷香,昨日那放縱的*,云璟幾乎要以為是在夢里了.

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而後又悄無聲息的離開……

也不知道他今晚還會不會過來,而且,他好像也沒有她家的鑰匙,該不會今晚又繼續用那根針吧?

云璟想來,好笑又好氣.

心里忽而又有些期待了起來.

快速的起*,做早餐.

看一眼時間,還來得及洗衣服.

云璟飛快的把自己換下來的衣衫丟進洗衣機里,這才響起景向陽昨兒換下來的襯衫和西褲.

看著衣簍里屬于他的衣衫,云璟猶豫了數秒後,這才拿起來,丟入了洗衣盆中.

倒入了些洗衣精,蹲下+身來,認真的替他搓洗起來.

他的衣衫都是特別名貴的那種,自然是不能用機洗.

實在的,云璟還從來沒有替哪個男人洗過任何衣衫,她記憶里唯一一次給男人洗東西,還是她爸的一雙臭襪子,那是她學三年級的時候,老師布置下來的任務.

如今給男人洗衣服,當真還是頭一遭.

尤其是……

給男人洗三角/褲……

云璟匆匆搓了一把,就算完事兒了.

面頰不自覺有些發燙.

其實,她幻想過許許多多同他在一起的畫面,例如為他做飯,替他打領結……

卻從來沒有想過,替他洗這個.

這讓云璟居然有了一種……為人妻的錯覺?!

想到這兒,云璟忽而又有些慚愧了.

自己和陳楚默之間的關系還不清不白著,結果,同他景向陽又糾纏成了這種愈發不清白的關系.

她真是太糟糕了!

洗完三角/褲,云璟又給他洗了長褲.

忽而,一張精的照片毫無防備的被從口袋中掉落了出來.

云璟狐疑的撿起來看一眼.

照片上是自己和陸離野的大頭照.

這張照片是陸離野前些日子寄送給自己的那個複古懷表中的.

云璟一愣.

這照片什麼時候到了他口袋里?

那她的懷表呢?

云璟擦乾淨手,忙起身回臥室去找尋自己的懷表.

表還在,安然的躺在她的書桌上,云璟狐疑的將懷表打開,下一瞬,愕然,而後,忍不住輕笑出聲來.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幼稚了?

懷表里,嵌著一張照片……

照片里,居然是自己和他的合影,看模樣是今天清晨,他趁自己睡著的時候直接用LOMO相機拍的.

她酣酣的睡著,+嘴兒邊上還留著哈喇子,臉兒被他用手擠做一團,像個浮腫的包子.

而他則歪著腦袋,親密的貼在她的臉頰上,俊逸的面容上還漾著一抹難得的笑意,那笑溫暖得仿佛可以融化所有的冰冷,卻偏偏,這樣的笑容在他的臉上是極少見到的.

"嘁……"

云璟忍不住嗤笑他的幼稚行為.

他到底什麼時候偷/拍的他們倆的照片,她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看著手機被水化掉的那張自己和陸離野的照片,云璟郁結的撇撇嘴,轉而還是擱到了窗台上,試圖將照片曬干.

陸離野……

當真兩年沒再見過了!

聽前些日子就已經從部隊里出來了,這會兒還不知道在哪里逍遙快活著呢!

……………………………………

下午,五點時分.

云璟買好了菜,匆匆回家.

在菜市場選菜的時候,不經意的,總會想選一些那個男人喜歡的菜色.

其實,她根本不確定今晚他是不是還會過來.

一整天,他們之間都沒有任何的聯系.

云璟提著一袋子食材回家,刷門禁卡的時候,就見一名長相極為英俊的男人,正站在門口抽煙.

見到云璟,他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以作招呼.

云璟是見過他的.

他叫連晏商(咱們新書的大男人來串個門,大家別嫌棄,哈哈!),是她隔壁那位室友唐悉仁(新書里的女子也來串個門哇!)的朋友,至于是不是男朋友,她就不太清楚了.

云璟也只是點頭找了個招呼,便開門走了進去.

連晏商也忙跟著走了進來.

云璟想,原來他候在這里,是因為沒卡進門.

"云姐."

忽而,身後的男人喊她.

他的聲音,渾厚動聽,卻嵌著些疏離的冷意.

是那種不經意間的漠離.

云璟狐疑的回頭.

"聽你也是學分子料理的?"

連晏商問她.

"對."

云璟點點頭,有些狐疑,又有些期待,"連先生也是學這個嗎?"

要知道,想要找個與她同行業的人,可當真不容易.

"一竅不通."

連晏商搖搖頭,闊步往前走,同云璟並排走進電梯,"我女人是."

"唐姐也是學分子料理的?"

云璟好奇心更重了.

"是."

連晏商按下樓層,電梯門閉合,電梯上樓.

"云姐,以後我不在的日子里,能不能麻煩你幫忙照應一下她."

連晏商忽而交代了一句.

云璟倒有些錯愕,"連先生要走了嗎?"

"嗯."

連晏商點點頭,"回國."

"呃……這樣啊……好……"

云璟尷尬的笑笑.

其實她和隔壁的唐悉仁並不算太熟,但人家男朋友既然這麼交代了,她也只能順口應上一句.

電梯門正好打開.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景向陽那張峻峭的面孔.

云璟一怔……

心,突跳了數秒.

他回來了!

目光落進他那雙深沉的眼眸里,云璟忽而想到了昨天夜里的那一幕幕,臉頰閃過幾許羞窘,連忙別開眼去,故作鎮定的同身後的連晏商招呼,"連先生,那我先進屋了."

"嗯……"

連晏商沉吟一聲.

景向陽斂了斂眉.

云璟往里走,反手就被景向陽給勾了出來,"不介紹一下?"

他漠然的看著對面的連晏商.

連晏商也單手插/在口袋里,涼淡的睇著他.

兩個男人,面無表,四目相對.

誰也不好親近.

顯然,景向陽是誤會了云璟和他的關系.

他以為跟前這男人是特意送云璟回來的.

而連晏商呢?

這個驕傲的男人,從來都不屑于解釋什麼.

尤其是跟陌生人!

"連晏商,連先生."

云璟被撈了回來,忙介紹.

見景向陽似乎還不滿意,又補充了一句,"隔壁室友唐姐的男朋友!"

云璟完,沒再理會景向陽就進了屋去.

景向陽顯然吃了蹩.

很快,還不等他進屋,云璟就嚷嚷著從里面沖了出來,"景向陽,你為什麼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把我的鎖換掉了??"

景向陽懶懶的倚在門框上,俯首睇著她,"不早告訴過你,你這鎖不安全的嗎?連根針都能撬開的鎖,那也能叫鎖?"

景向陽顯然還有理了.

就在這時,忽而,隔壁家的玄關門打了開來,就見一個乾淨明媚的少女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連晏商嘴里所謂的,他的女人——唐悉仁.

"云姐,你回來了啊!剛剛我見一男人拿著工具在不停地撬你的鎖,把你的鎖都給撬……壞了……"

後面的話,在見到云璟身旁的景向陽時,慢慢的就尷尬的噤了聲.

"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是認識的……"

話才一完,連晏商直接拉過她的手,二話沒,就進了屋去.

留下云璟和景向陽杵在門口,四目相瞪.

"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

云璟當真生氣了!

"回來沒鑰匙."

"……"

"沒鑰匙你就撬鎖??"

云璟當真氣結.

景向陽一步上前,將她強勢的鎖在自己的胸膛與背後的門板上,單臂撐在牆壁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不撬鎖的話,我找你拿鑰匙,你給嗎?"

"……"

所以,就為了拿她家里的鑰匙,他直接就把鎖給換了?

這家伙,簡直壞透了!!

景向陽單手將纖瘦的她撈進自己懷里來,留著+胡渣的下巴,壞壞的在她的額頭上厮蹭了幾下,啞聲道,"剛剛那男人長得還挺耐看的啊!"

呵!他還處在警備狀態呢!

云璟被他磨得癢兮兮的,+臉蛋躲了躲,"是挺帥的!簡直帥得一塌糊塗!"

"是嗎?"

景向陽陰陽怪氣的問了一句,"那你覺得我跟他誰更好看?"

他摟著云璟的臂彎,愈發收緊了力道,在霸道的宣示著他的占有權.

"當然是……"

云璟仰頭迎上他眯緊著的眸子,忽而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得,她揚揚眉,"景向陽,為什麼我覺得你像是在……吃醋??"

"吃醋??"

景向陽譏誚一笑.

下一瞬,手臂一勾,一把就將云璟打橫抱了起來.

右腿順勢將玄關門勾上.

不等云璟反應過來,她便已經被他扔到了沙發上,密集的吻,充滿著占有欲就朝云璟的櫻+唇落了下去.

他的吻,雖然霸道,卻是極致的溫柔.

讓云璟不覺有些沉醉.

她不自在的喘了口氣,揪住他的襯衫衣領,水眸氤氳與他對峙,軟聲討問他,"你今天早上什麼時候走的?"

"很早……"

景向陽抓+住她的手,貪戀般的啃了啃她的手指,"六點多,進修班那邊有點忙."

"你為什麼不住酒店去?"

云璟問他.

"不方便."

他的答案依舊如此.

目光深邃了些分,"你想我回酒店?"

"我……我只是覺得,你跟其他醫生……"

"你想不想我去住酒店??"

景向陽又重複的問了一句.

語氣,加重了些分.

目光深幽,陷了進去.

云璟看他一眼,而後,咬了咬下唇,眼神漂移,沒去看他,低聲道,"既然沒手杖,不太方便的話……你還是住這里吧,反正多你一個也……唔唔唔……"

話還沒來得及完,云璟的唇,再次被景向陽熱的封住.

好久,云璟氣喘連連的推開他.

唇上還殘留著他的味道,"我……我餓了……"

她.

"我也餓了!"

他的是……

身體!

"我去做飯!"

云璟不等他反應過來,"蹭"的一下,從他身下鑽了出來,一溜煙的就沖進了廚房里去.

忽而,云璟就有一種感覺……

感覺自己和他,就像是在……偷/!

而且,是在遙遠的美國偷/!

【新書男主和女主出來串了下門子,大家別嫌棄!希望親們以後也照樣愛他們哈!麼麼噠!!求月票哇,親們有票子的可以留到28號給鏡子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6):今晚我就住這!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9):我很心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