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9):我很心疼你!  
   
尾聲——驕陽似璟(59):我很心疼你!

感覺自己和他,就像是在……偷/!

而且,是在遙遠的美國偷/!

甚至,云璟不知道他到底來美國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知道他來美國是不是因為自己,可是……

每天同他如此親近的生活在一起,讓她又愉悅,卻心里又是那壓不住的歉疚……

畢竟,她還有和陳楚默的婚約在身.

而他與景向陽的關系,就像那種見不得光的地下/.

一種誰也不敢明,誰也不想去戳破的*.

云璟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隔著什麼,但她清楚的知道,他們之間還隔著一層厚厚的膜……

將他們之間,分得清清楚楚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云璟從浴-室里洗完澡出來,就見景向陽坐在廳里,臉色似乎不太好的樣子.

"怎麼了?"

云璟緊張的靠了過去,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景向陽側臉看她.

沒話,額上有細密的冷汗,不停地往外湧……

薄唇緊抿,略顯蒼白.

云璟見他這副模樣,心里'咯噔’了一下,"快啊,到底怎麼了?"

景向陽伸手,揉了揉她濕答答的長發,"沒事,去,把頭發吹干."

他拍了拍她的後腦勺,轟她.

"腿痛,對不對?"

"我要不是,你信嗎?"

"死要面子!"

云璟氣結.

著,伸手就要去捧他的腿,卻被景向陽一手給攔截了下來,"干什麼?"

他防備的瞪著她.

漆黑的眸仁里,有些排斥.

這份排斥,就像一根綿綿的細針一般,紮在了云璟的心尖兒上,有些疼.

但她沒在意.

不是不在意,而是不讓自己去在意.

"我幫你揉揉!"

她.

"不需要!"

景向陽拒絕,"我可以自己來."

他臉上的厲色,是那種不允許任何人侵犯的那種.

云璟目光灼灼的瞪著他看,眸眼一眯,"你在抗拒什麼?"

"我沒有!"

景向陽驕傲的否認.

"你有!!"

云璟毫不掩飾的戳穿他,"你在抗拒我,你是怕我瞧不起你!"

云璟的話讓景向陽眸仁一陣緊縮.

他突然起了身來,要走.

腳下的步子才一動,就被云璟一把伸手給拽住了,拉著他的大掌,不肯松手.

他的手掌心里,一片冰涼.

手心里,還滲著冷汗,讓云璟一顆心髒也跟著冷得厲害.

"讓我看看!"

她.

景向陽的薄唇抿得緊緊地,劍眉斂著,神有些冷漠.

云璟蹲下-身來,試探性的撩了撩他的褲腿.

"云璟!!"

景向陽低吼一聲,彎身下來,抓她,繼而,一把將她撂在了沙發上,下一瞬,整個身子就朝她壓了下來.

"別讓我把最狼狽的樣子展現在你眼前!!"

他幾乎是咬牙,一字一句,都是從齒縫間蹦出來的.

云璟怔怔的看著他.

看著他蒼白的面孔,眼眶一下子莫名就了,"可是……我就是想在你最狼狽的時候,幫幫你!"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深陷了下去.

他冰冷的手掌,被云璟握住.

能感覺到,他的手,顫抖的厲害.

云璟心疼,不知他是因為痛的,還是因為心里缺失的那份痛苦!

"讓我幫幫你……"

她低聲訴求.

想到一年前他在最需要別人慰藉的時候,自己卻沒能守候在他身邊,心里那份難忍的歉疚,就像利刀一般,一刀一刀剜在了她的心口上.

景向陽深深的凝著她看.

那視線,宛若是要活生生的將她看穿看透.

大手,握住她的手,五指嵌在她的指縫間,那力道仿佛是要將她碾碎了去.

額上,細密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湧……

他,"云璟,你不是個會可憐人的人!"

如果,她會懂得憐憫人,那麼兩年前,又怎會舍得離開他呢?

可是……

"我也不需要你的任何憐憫!!"

他著,漠然的放開了云璟.

大手從她的手中抽離出來.

起身,往外走.

"我住酒店去."

云璟的眼淚,'嘩’的一下就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下一瞬,她倉皇起身,一把從身後緊緊地抱住了景向陽.

"不許走!!"

云璟的手臂抱著他的腰-肢,很緊很緊.

"景向陽,你今晚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我發誓,我這輩子都不再理你了!!我到做到的!!!"

云璟賴在他後背上,撒嬌耍潑.

景向陽背脊僵如化石.

"我沒有可憐你……"

云璟的手,圈住他結實的腰身,"我不是可憐你!我是擔心你!如果你今晚就這麼走了,你有沒有替我想過?這一晚上,我還能不能安枕了?你就是存心讓我不好過的!!"

云璟哭著抱怨著,張口就在景向陽的後背上啃了起來.

也不管自己啃不啃得到他的肌肉,反正就是要咬他.

最後沒把他咬疼,倒把他啃癢了,連帶著襯衫都被她的口水給染濕-了.

"云-三,你真的天生是屬狗的!!"

景向陽一把將背後的云璟給捉到了跟前來,"衣服髒死了,還往嘴里咬!"

他伸手,替她拭去嘴角留下來的哈喇子.

"你不准走!"

云璟仰高頭,執拗的挽留.

"走了真一輩子不理我了?"

景向陽伸手捏了一把她的頰腮.

他的手指,依舊冰涼一片.

額上,豆大的汗珠浸-濕-了他的短發,薄唇有些蒼白,云璟見著更著急了,"你快坐下,讓我看看你的腿……"

見云璟這副模樣,景向陽沒再猶豫.

無奈一聲歎息,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云璟要掀開他的褲腿,卻被景向陽阻止,"你先去把吹風機拿過來,把頭發吹干了再."

"我要先看你的腿!!"

"我幫你吹……"

"好啊!"

云璟應了一句,飛快的就進了臥室里翻吹風機.

很快,拿著吹風機出來,景向陽已經把義肢擱到了一旁.

云璟將吹風機塞給他,坐在他身旁,作勢要替他將褲腿卷起來.

景向陽握住了他的手,沉聲問她,"怕不怕?"

"不怕!"

云璟捏著他褲腿的手指,有些僵硬.

她不是害怕,也不是憐憫,而是心疼.

"好……"

景向陽松開了云璟的手.

褲腿緩緩地被云璟卷起來,她的手指還隱隱有些顫抖.

卻在見到他的膝蓋時,云璟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眼眶一瞬間染得通.

"你笨蛋啊!!!都發炎了,為什麼還要帶著假肢??你自己不是醫生嗎?不知道這樣只會讓炎症越來越嚴重啊??"

云璟慍怒的抱怨著他,聲音已然哽咽.

將他的腿放下來,"你等等,我去拿藥."

幸好她有備醫藥在家里的習慣.

大概這就是出身醫藥世家的好處.

景向陽坐在沙發上,將吹風機插好,看著廳里那道為自己忙來忙去的身影,冰涼的心底,那片溫暖正迅速回籠.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他們之間已經到了相互依賴的地步,再也不是從前她把自己當兄長時的感覺了.

這種微妙的變化,就如同他對她的心思……

曾經,把她當永遠長不大的妹妹.

而如今,卻只是單純的把她當女人,自己的女人!!

云璟拿了藥箱過來,搬過他的腿,置于自己的腿上,義正辭的警告他道,"景向陽,在腿沒好之前,你不許再帶假肢了!!"

"那我可真成瘸子了!"

景向陽打開吹風機,將她的腦袋掰了過來,替她吹濕答答的頭發.

"關鍵你明天沒手杖怎麼辦?"

云璟想了一下,"待會我去給你買!!"

待會?

景向陽皺眉,"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你明天要用!"

管他幾點呢!總不能讓他明天還忍著痛帶著假肢出去吧?

"行了……"

景向陽揉了揉云璟的腦袋,將手里的吹風筒停了下來,"云-三……"

"嗯?"

云璟正低著腦袋,認真的翻找著藥棉.

"其實我逗你玩兒的."

"嗯?"

云璟抬頭看他,揚了揚手里的消炎藥,"這藥行嗎?你看看."

景向陽掃了一眼,"行.還有,其實我帶了手杖……"

"……"

云璟干干的瞪著他.

景向陽知道,看這模樣,這妮子絕對絕對是要發飆了!

就在她張口想要罵人的時候,他一低頭,攫住了她微張的口兒,"不許生氣!"

云璟氣結,腮幫子鼓起來,張嘴就狠狠地咬了他的薄唇一口,"你騙了我,還不許我生氣?!!我居然每天還站在浴-室里,傻呼呼的給你做拐杖……"

云璟越想心里就越來氣,她怒得一把將景向陽壓在沙發靠背上,像個瘋子似得逼近他,怒喊道,"景向陽,你這個……流/氓!!禽/獸!!!你簡直……你丫沒救了!!!"

景向陽單手攬過她的綿腰,置于自己懷里來,"是!我流/氓,我禽/獸,我是沒救了,但你這個罪魁禍首的yao精是不是也得好好自省一下?到底是誰把我養得這麼*的?"

"你……"

這家伙,明明是他太壞,他居然還好意思倒扣他一靶.

云璟捏著他高-挺的鼻梁,警告他道,"景向陽,要不是看在你腿發炎的份上,我早就把你丟出去了!!你這個大騙子!!!等你腿好了,分分鍾給我滾回酒店去!!"

這話的意思是,他腿不好的話,就可以一直窩在她這屋子里不走了?

云璟從他身上褪了下來.

氣歸氣,但他的腿發炎了,也是事實.

她心疼他,那也是事實.

坐回原位,開始心翼翼的替她上藥.

景向陽替她吹濕答答的長發.

兩個人,似乎是兩不誤的樣子.

卻誰也沒想過,兩件簡單的事,分明就可以自己動手來著……

他給自己上藥.

她給自己吹頭發……

卻偏偏是,他替她吹濕發;她給他受傷的腿上藥.

這畫面,盡是不出來的溫馨.

大抵,侶之間,就是如此吧!

只是,景向陽的愛,來得實在有些晚.

云璟心翼翼的給他上藥,總會時不時的問他一句,"疼嗎?"

"不疼."

景向陽搖頭.

眉心卻不自覺的微微蹙起來,額際間,隱隱有薄汗滲出來.

云璟上藥的手,一僵.

心里頓時有一種疼痛往上湧了出來,她咬了咬下唇,就沒敢再動了.

她的異樣,被景向陽全數捕捉進眼底,"怎麼了?"

云璟搖頭,一滴眼淚還是沒能忍住就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但她飛快的就拭干了去,沒肯話.

看著她這模樣,景向陽心疼得打緊,"到底怎麼了?"

他干脆一伸手,就撈過她,一把將她置于自己懷里來,坐好.

就如同兩年前那樣.

"你的腿……"

"沒碰到傷口,沒事,告訴我,為什麼又掉眼淚了?"

景向陽替她將眼淚擦干.

不問還好,一問,云璟的眼淚落得更急了,"你其實很痛,對不對??"

"還好."

他.

"騙人!!"

景向陽歎了口氣,把她抱在自己懷里,更緊了些分.

一手攬住她的細-腰,另一手握住她柔柔的手,擱在自己掌心里,厮-磨把-玩著,"偶爾會有一點點痛,尤其是夏天……"

捂著,會特別難受.

有時候新的假肢給他的腿磨合不太適應的話,會起一層層的水泡,破皮的況也是常有的,反反複複的,總歸不會太好受.

像今兒發炎這樣的況,其實他差不多早也習慣了.

"不許哭!我都沒哭呢,你哭什麼!"

景向陽用柔軟的指腹替她拭干眼淚,"云-三,我景向陽是個大男人!這點傷痛對我而,真的不算什麼!知道嗎?"

云璟嗚咽了一聲,伸手,緊緊地抱住了他的頸項,埋在他的脖子里,忍不住痛哭出聲來.

怎麼會不算什麼呢?都已經少了半條腿,而老天還要這麼反反複複的折磨他……

云璟的眼淚,一瞬間就將他的皮膚染濕.

滾燙滾燙的,落在他的勃項間,透過皮膚,滲了進去,幾乎是要將他的心口燙傷.

他耐心的哄著懷里的她,就像兩年前一樣.

大手輕輕撫過她的後背,一下一下的給她順著氣兒,"別哭了,聽話好不好?帶假肢其實也沒你想得那麼痛苦,而且我發炎的次數極少,真的,不騙你!"

他定制的假肢本都是全世界最優質的,所以基本不會出現什麼排異現象,像今次發炎,還當真是個意外.

"好吧……"

云璟把-臉蛋從他的脖子里退出來,"那你答應我,以後有問題必須第一時間告訴我,不能再像剛剛那樣瞞著我!!你以為那是對我好,其實根本就是把我往死里折磨!"

景向陽勾了勾嘴角,挑眉,"往死里折磨?真這麼擔心我?"

"我都被你折騰成這樣了,你還笑!!"

云璟想來還有些生氣,一低頭,張口就咬住了景向陽的耳朵.

貝齒還真挺用力的,惹得景向陽吃痛的喊出聲來.

他喊的不是疼,居然是……

"好舒服……"

"……"

景向陽,你丫還敢再賤點嗎?

最後,云璟終于替景向陽上好了藥.

她的頭發也吹干了.

柔順的散在景向陽的大手里,他歪著頭欣賞著她,"為什麼想到要把頭發拉直了?"

云璟從前那頭可愛的卷卷頭其實不是刻意卷曲的,而是天生如此.

景向陽喜歡看現在這樣子的她,但更懷念那個頭發卷卷的云三.

"不為什麼啊……換個發型,換個心啊!"

其實,云璟也沒多喜歡現在自己的這個發型.

兩年前心靈受了重創後,跑去了美國療傷.

坐在理發店里,她要求造型師給自己直接來個光頭,結果,那造型師愣是舍不得給她剪,最後沒轍,就給她做了個直發,然後每長出點新發,云璟就會習慣性的去把頭發拉直.

她似乎有一種執念,仿佛是這樣就能把過往的種種拋卻開似得.

但孰不知,如此不過只是稍微慰藉了自己受傷的心靈.

實際上拋得開嗎?拋不開!

"換個發型,換個心?"

景向陽低語喃喃了一句,轉而問道,"兩年前,帶著什麼心去美國的?"

云璟給他的腿部做著按摩,聽他問這話,她抬起頭看他,不答卻反問,"你覺得呢?你覺得我會是什麼心離開的?"

提起兩年前的那些傷與痛,云璟心里還是有些生氣的.

又想到他對這里那種若即若離的態度,就如同現在一般……

喜歡的時候,把她綁在身邊,不喜歡的時候,就狠狠地推離,讓她一顆心永遠都是沒有著落,被他吊著,時而幸福,時而痛苦……

"算了,過往的事太多也已經沒什麼意義了,我不想再多提!"

云璟著,起了身來,"我先睡了,你也趕緊洗洗睡吧,腿不能沾水."

她交代了一句,也沒管他待會要怎麼洗才不會碰到水,就匆匆進了自己的臥室睡去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兩個星期,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過去了.

隔天下午的飛機,景向陽就要走了.

云璟一整天上課都有些魂不守舍的,滿腦子里都想著他離開的事兒,幻想著他走後自己一個人的寂寞日子……

越想心里就越難受,越難受就是越多的不舍.

兩個星期怎麼就過得這麼快呢?

唉……

正當她神游在外的時候,卻忽而接到了Pitt老師的一個重大消息.

他居然明天就回國了!!

是國內的一名大富商花了三千萬巨資請他回國授課.

而她,作為Pitt老師的閉關子弟,自然也得跟著他一同回國學習.

云璟簡直有些不敢相信這一事實.

下午散了學後,她回家,景向陽已經在家里等著她了.

她開心得就像個喜鵲似的,不停地在景向陽身邊繞著,唧唧喳喳的著一大堆話.

"你知不知道,Pitt老師突然也要回國了!!我也終于可以回家了,真是太好了,我可想我爸媽了!!景向陽,明天我也能回家了……"

云璟開心得不得了.

卻忽而,才想到一個頭疼的問題,"我還沒來得及定飛機票呢……"

想到這個,腦袋一瞬間耷-拉了下來,癟癟嘴,"明天我是不是得自己一個人走了?"

景向陽給自己斟了杯水,下巴比了比廳里的長幾,"機票,桌上!"

"啊?"

什麼東西?

云璟狐疑的走過去.

桌上躺著一張機票,她拿了起來,看一眼,訝然.

"我的機票??你什麼時候幫我定好的?"

景向陽'咕嚕咕嚕’喝了口水,"早兩天."

"……"

她有過要回去嗎?

"你早兩天就給我定了,如果我明天不能回去怎麼辦?"

景向陽扯了扯嘴角,"你覺得這個如果,可能成立嗎?"

"……"

這家伙,每次都非得這麼霸道嗎?【今兒還有一更,估計得晚上才能出來哈】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8):像妻子的感覺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0):保護自己的女人,綽綽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