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0):保護自己的女人,綽綽有余!  
   
尾聲——驕陽似璟(60):保護自己的女人,綽綽有余!

景向陽扯了扯嘴角,"你覺得這個如果,可能成立嗎?"

"……"

這家伙,每次都非得這麼霸道嗎?

云璟卻不知道,他Pitt老師嘴里的那位大富商,正是她眼前這位霸道的景大醫生!

——————————————最新章節見《添香》——————————————

登機前,云璟收到了陳楚默的一條短信.

很簡單的短信內容:"我到機場接你."

就這一條短信,讓云璟從登機到下飛機前,就一直心慌意亂著.

她六神無主的狀態,自然不留分毫的被景向陽全數收進了眼底.

但他什麼也沒多.

下飛機後,有助理替景向陽拿行李.

他膝蓋處的炎症還在恢複期,不適合帶假肢,只能拄著拐杖行走.

云璟一直候在他身旁,跟著他的腳步緩慢的走著.

沒敢扶他,怕他又想太多.

忽而,景向陽的腳步停了下來.

側頭,看她,俊顏上似有些微的不悅,挑挑眉,"不打算扶我一把?"

"……"

云璟心想,這男人可還真不好伺候.

她當然不作多想,忙挽上他的手臂,"之前扶你吧,你又不許我扶!現在沒扶你吧,你倒又有意見了!"

景向陽干脆單臂攬過她的香+肩,親昵的將她鎖進自己腋下來,"都殘疾了,你還不能讓我有一點男人的自尊啊?"

他這算是自我調侃嗎?!

云璟嗤笑,"你那根本就是矯的傲嬌!"

景向陽毫不憐惜的捏了捏她的+臉蛋,以作懲罰.

兩個人一同走入機場電梯.

才一進去,外邊的人就如蜂般湧了進來,將他們倆瞬間擠入到了角落里.

云璟見狀,連忙閃身擠到景向陽跟前來,雙臂攤開,撐在他身形兩側,用嬌身擋住,費力的給他擠出一點舒適的空間來,"你們別擠!!都要把人給擠壞了!!"

云璟自然是怕別人擠到了景向陽.

話才一完,'PIA’的一下,云璟嬌弱的+腰身就被人用力一撞,整個人順勢就朝景向陽的懷里跌了過去.

"哎呀!"

她一聲低呼.

下一瞬,嬌+軟的身子被景向陽接住,將她帶入了懷里來,攔腰抱緊.

"干什麼呢?"

他低頭,磁軟的聲線,問她.

嘴角還噙著淡淡的一抹笑意.

云璟從他懷里抬起頭來,憂色的問他,"沒把你撞壞吧?"

景向陽俯身湊近她,"你覺得我真有那麼脆弱嗎?都已經弱到需要你來保護我了?嗯?"

他突來的靠近,讓云璟呼吸有些不順.

"笨蛋……"

他著,單手一撈,旋了個身,兩個人瞬間換了個位置.

景向陽單臂鎖住云璟的+腰身,另一手撐在她身後的電梯牆上,就聽得他覆在她耳邊,壓低聲音輕呵道,"哪怕少了半條腿,但要保護自己的女人,那還綽綽有余!"

話一落,云璟的臉頰瞬間染上一層薄薄的緋色.

心,也因為他那一句'自己的女人’而不規矩的胡蹦亂竄著.

景向陽摟著她腰+際間的大手,愈發收緊了些分.

云璟緋的臉蛋貼在他的胸口上,透過襯衫,感受著他的肌膚所帶來的溫熱,將她的臉頰染得愈發+潤,滾燙.

他的心跳頻率似乎也有些不平穩,"咚咚咚——"一聲一聲,敲在云璟的耳底,譜出一曲讓她心醉的弦樂來.

云璟埋在他的懷里,那一刻,多希望電梯能夠就這麼靜止了……

而後,他們之間就可以這樣,毫無顧慮的,一直抱下去.

…………………………………………………………

從機場走出來,云璟一眼就見到了候在了門口的陳楚默.

許是因為心虛的緣故,她攙著景向陽手臂的手,驀地就放了下來.

景向陽偏頭看她.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就見到了對面正朝他們這邊走近的陳楚默.

峻峭的面龐,瞬間冷涼了下來.

而他,什麼都沒,拄著拐杖,邁著沉穩的步子,領著醫生和助理,徑自離開.

云璟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底卻抑制不住的,有些悵然若失.

陳楚默站定在她的跟前來,淡淡一笑,"我似乎來得不太是時候."

他著,順手拉過她身旁的行李.

"楚默!"

云璟站在原地沒動,看著眼前的陳楚默,滿滿都是內疚,"我……"

"行了,什麼都別……"

陳楚默歎了口氣,單手插在褲口袋里,目光往安檢區掃了一眼,"我剛送她上了飛機……"

云璟一愣,錯愕,"就是你喜歡的那個女孩?"

"對!"

陳楚默點頭,淡淡一笑,沒再多什麼,"走吧!"

云璟亦步亦趨的跟著她,"你為什麼放她走呢?"

"她結婚了!"

"可是……"

"你不會覺得我該拆散他們的婚姻吧?"

"不,不!當然不是!"

云璟匆忙搖頭.

"璟,當年我們倆立下婚約,其一是為了讓生病的奶奶心里舒坦一些,其二,兩個人其實都是為了斷掉心里那份不該有的執念.如今與故人再見面,我們倆心里其實都已經清楚了,那份執念,兩個人誰也沒有斷開過……"

云璟沒吭聲,低著頭,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走.

"我們的婚約……你怎麼看?"

他忽而問云璟.

云璟抬頭看他,"你呢?你怎麼想."

陳楚默笑笑,"你是不是快生日了?"

"啊……對!"

不提起這事兒,云璟還差點給忘了呢!

"那好!趁你生日的機會,把家里人都約出來吃頓飯吧,也把咱們倆的婚事同長輩們清楚,他們會表示理解的."

聽到陳楚默的這番話,云璟有些感動,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她心里特別感謝他,"楚默,謝謝你!不過,奶奶那邊……"

"奶奶現在身體好很多了,放心吧!我想她老人家也會表示理解的.不得不承認,之前我們都太把婚姻當作兒戲了,不是嗎?"

云璟抿了抿唇,"那你呢?你和她……打算怎麼辦?"

"不想了,講究緣分吧!走吧,杉姨在家做了好多好吃的等著你呢!"

"太好了,你一,我還真覺得餓了!"

【四年前的兩個答案……好像真的快要呼之欲出了!大家等急了,麼麼噠!!第二更來了!】

【搞笑劇場】

景陽陽:(掀桌造反)後媽鏡,你丫是不是故意跟咱過不去,啊?給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制造這麼多病痛就算了,讓我二十八才破/chu我也不怪你了,可你丫,每次咱在興致上要做的時候,你頻頻讓人壞我好事是幾個意思??!行,過往的事咱也可以既往不咎了,現在終于沒人還壞好事了,可你丫又讓我被掃/黃打/非的給抓了,這TM到底幾個意思啊?是不是非讓本少爺憋死,活活流鼻血而死你們才甘心啊啊啊啊??(呲牙咧嘴,想要咬人狀)

鏡子嚇尿,用鍋蓋擋住腦袋,弱弱的道:景大少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從一開始就不該讓你二十八才破.chu,你如果早點擺脫了chu.男身份,你也就不會撞到掃/黃打/非了,你撞不到掃/黃打/非,你也就不會像這樣,遲遲欲求不滿了;就欲求滿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瘋狗似地要咬我了……

景孟弦語重心長的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兒子,生不逢時,就得忍!這就是命!想當年你爹我……呵呵,想怎麼啃就怎麼啃……"

後面這句話,景老爹你根本就是在拉——仇——恨啊!!!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9):我很心疼你!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57):安心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