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57):安心的味道  
   
尾聲——驕陽似璟(57):安心的味道

景向陽黑眸深沉的落在她略顯慌亂的臉蛋上,輕笑一聲,"船單都滾了,再來跟我談男女有別,不覺的太晚了?"

"你……"

云璟氣結,自知自己賴不過他,直道,"總之你不許住這,好好的酒店不住,干嘛非得跟我窩在一起!再,我平時很忙的,沒時間顧及到你!我下課都五點多了,回來還得給你做飯,還有你換洗的這些衣服,我也沒空跟你洗.所以,你住酒店去,別在這里麻煩我!"

云璟把話得相當直接和決絕.

"你在怕什麼?"

景向陽忽而問她.

云璟一怔.

他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冷著臉反問了一句,"怕我隨時隨地的吃了你啊?"

"……"

云璟覺得這混蛋還真能做出這種混事兒來!

臉頰一,登時燙得有些厲害.

"總而之,你就是不准住這……"

云璟低聲嘀咕了一句後,匆匆轉身,進了廚房里去.

很快,飯菜上桌.

除了那只被烤焦的魚之外,其他的菜色,味道還真挺不賴的.

吃過飯,云璟在餐廳和廚房之間來回走動,收拾著碗筷.

景向陽大閑人一個,干脆在云璟的單身公寓里游探起來.

他隨便旋開一張臥室門,往里看了一眼,回頭問云璟,"我睡哪間房?"

云璟擦餐桌的手一頓,抬頭看他一眼,回了他兩個字,"酒店!"

景向陽仿佛是充耳不聞,又往房間里看了好一會兒,斂眉問道,"這房間陳楚默住過沒?"

"沒."

云璟不知他要干嘛,如實回了一句.

景向陽點點頭,闔上!門走了出來,理所當然道,"那我就要這間房了!"

"……"

云璟覺得,這家伙的臉皮,好像比從前更厚了!

她揚著腦袋看他.

心里盤算著,這麼個大塊頭,她想把要他丟出去……

簡直在做夢!

云璟覺得,她該好好跟他談談的.

而她不讓景向陽住這,自然是有她自己的原由的.

她沒有忘記,那日自己不心聽到的那些話……

不用負責的興關系!

一句話,就把他們倆之間的關系撇得清清楚楚,干乾淨淨.

他算是撇清楚了,可是她呢?她的心,真的如她自己嘴上的那樣嗎?

騙得了別人,卻始終騙不過自己!

離得他越近,她淪陷得就只會越深……

"你為什麼非得住我這?"

云璟問他.

"方便."

景向陽回答.

"酒店更方便."

"我的腿,比較方便!"

景向陽直直的看定她.

云璟一愣.

目光不由自主的下移,往他的左腿掃了一眼.

他不提,自己還當真差點忘了他左腿的事兒.

"我沒帶拐杖出門."

他又補了一句.

不知怎的,云璟聽到這話,頓時心里有些來氣,扔了手里的廚房紙巾,沒好氣的質問他,"你為什麼不帶它出來,如果我沒在美國呢?你需要它的時候怎麼辦?"

云璟生氣的是,他不會照顧自己!

景向陽想,如果她不在美國,他才不會來這鬼地方呢!

"可你就在美國."

他定定的看著她.

那種深眸里,似寫滿著確信,還有對她滿滿的依賴.

依賴……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之間已經悄悄轉換了角色呢?

從前不都是她依賴著自己嗎?

"景向陽,你現在就在耍無賴,你知不知道?"

云璟氣結.

景向陽懶得再同她多啰嗦,"累了,先躺一會,別來吵我!"

他一連坐了十幾個時的飛機,能不累嗎?

他著,就往云璟的臥室走去,邊走還不忘邊同云璟交代,"你空了幫我把我那間房收拾一下!"

"……"

他還真當自己是這兒的主人了!!

…………………………………………………………………………………………

景向陽毫不客氣的在云璟的大*/上躺了下來.

枕頭上,被褥里,統統都是她的味道……

清新,好聞,似還透著幾分淡淡的茉莉花香,沁人心脾,讓他聞著就覺一陣心安.

身體里,仿佛又有某種不安的/潮因子在作祟,讓他莫名口干舌燥.

他翻了個身,強逼著自己壓下心里那份熱潮,睡了過去.

難得的,沒認*,睡得格外安心.

云璟著實忙碌了一整個晚上.

隔壁的房間,一直荒廢著,用來堆著雜物,云璟費了好些功夫,才終于收拾完畢.

待她忙完,已經是凌晨十點了.

出了一身淋漓的熱汗後,云璟走去里間的浴!室,想洗個澡來著.

走進臥室,就見景向陽窩在她的被子里睡得很香.

俊臉,埋在枕頭里,斂了平日里那些清冷的戾氣,多出了些親近的溫柔,讓云璟有數十秒的看癡.

心,某一處溫柔的地方,深深的陷了下去.

嘴角,忍不住浮起淺淺的弧度.

意外,他居然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睡在她的*/上,與她一同分享同一個房間的氣息……

這一切,簡直就像做夢似的!

云璟忍不住朝他挪近了幾步,卻還來不及走近,只覺手臂一緊……

根本不等她反應過來,一股蠻力就霸道的將她扯到了*/上,下一瞬,一個翻身,整個人就已經被被子裹著,壓在了一堵結實的人牆之下.

云璟嚇了一跳.

回神過來,正正對上景向陽那雙惺忪的醉眸.

漆黑的眸仁,深幽如古井,見不到底.

緊迫的睥睨著她,幾乎讓云璟有些喘不過氣來.

臉頰登時有些發燙,"你……干什麼?"

景向陽眯了眯眼,"你吵到我的睡眠了!"

"我哪有?!"

她連腳下的步子都是輕輕的,沒太敢用力呢!

那知景向陽俯身,低頭,張口就在云璟的下顎上輕輕含了一口,就聽得他用一種松散沉啞的語調回她,"你一直在用你的眼睛強j我!"

"……"

云璟聽到這話,簡直哭笑不得.

伸手,推了他一把,"你先放開我,熱死了!別拿被子捂著我,我出一身汗呢!"

景向陽看著她被熱汗染濕的長發,不自禁的伸手,替她拂開額間瑣碎的發絲.

溫熱的指腹,不經意的劃過云璟的肌膚,讓她不自在的別開了臉去.

"別這樣……"

景向陽的手,僵在空中,深深的看她一眼,而後,飛快的把兩個人身上的被褥撥開.

而他,依舊拂在她身上,沒肯動.

他喜歡看她滿頭大汗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覺得特別……性/感,迷/人……

喉頭,滾動了一下.

他,"陪我再睡會."

聲音慵懶,沙啞,卻格外動聽.

云璟的心一跳……

"我……我現在睡不著!你先讓我去洗個澡,渾身都黏黏的……"

"睡覺……"

景向陽腦袋埋進她的頸項間,閉上眼,作勢睡了去.

"景向陽……"

云璟費力的去推他.

不僅沒推動,反而是景向陽摟著她腰!肢的手臂愈發收緊了力道.

鼻息間發出一道慵懶的哼氣聲,仿若是撒嬌耍賴般的,臉頰在云璟的勃項間蹭了蹭.

云璟嬌身僵了僵,沒敢再動彈,就任由著他趴在自己身上睡著.

起初,云璟怎麼都睡不著.

後來,許是景向陽安逸的睡眠,影響到了她,讓她也昏昏然然的沉睡了過去.

再醒來,居然已經是夜里十二點了……

迷迷糊糊間,她下意識的往身邊溫熱的懷里鑽了鑽,而後,就感覺一只滾燙的猿臂緊緊地摟住了她纖細的蠻腰,整個人就被帶入了一個結實的胸膛中去.

困頓中的云璟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一睜眼,抬頭,就見景向陽正單臂撐著頭,側著身形,靜靜的看著她.

"醒了?"

他問.

云璟還迷迷糊糊的.

想要從他的懷里退開來,卻被他桎梏得緊緊地,分毫也動彈不得.

無奈,她仰高頭問他,"幾點了?"

"快一點了."

他答.

目光落在她的臉上,難得的一片溫柔.

"我該起*去洗澡了,你的房間已經收拾好了,你去那間房睡吧!"

景向陽沒理會她的話,只道,"兩個星期後,跟我回家!"

"啊?"

云璟沒料到他會突然拋出這麼一句話出來.

"兩個星期之後,跟我回家!"

景向陽仿佛是唯恐她沒聽懂似的,又忙重複了一句.

語氣依舊霸道得不容她做任何辯駁.

云璟推了推他,有些急了,"我不回去!我還得在這邊上課呢!"

景向陽一把強勢的再次將她拉進自己懷里來,壓住她的腰身,不許她動彈半分,"在哪兒上課不是上課?非得跑這麼遠的地方來?"

他今次來美國的目的,就是把這個不安分的家伙揪回去!

"人家老師就在美國!!我有什麼辦法?

景向陽皺眉,"哪個老師?"

"全球最著名的分子料理大師,Pitt!我拜訪了他好久,他才肯收下我的,我不能就這麼算了!"

"這麼高的架子?"

景向陽挑挑眉.

云璟擼嘴,"有什麼辦法,人家現在是料理界競相追逐的對象,炙手可熱得很,願意收下我,已經是高看我了!"

景向陽捏了捏她的臉頰,聊表不悅.

云璟抓下他欺負自己的手,問他,"你在美國要待兩個星期?"

"嗯."

景向陽點頭.

云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兩個星期,似乎也不短.

可是,兩個星期過後,還剩下兩個月她得一個人過……

兩個月,八個星期,六十日個日日夜夜,她都得一個人過……

尤其是在同他相處兩個星期之後所剩下的兩個月,不知怎的,云璟想來就愈發覺得難熬起來了.

"苦著張臉,什麼意思?舍不得?"

景向陽撅起她的下巴,深深的睇著她.

"哪有!"

云璟拍開他的手,"我起*洗澡了……"

她著,就從他的懷里坐起了身來.

景向陽倒也沒再攔她.

很快,云璟進了浴!室去.

景向陽也跟著起了身來.

睡飽了,閑來無事,就在她房間里打量起來.

她的書桌上,擺放著各類書籍,無外乎都是心理學以及分子料理學的書本.

書本上,擱著一塊複古的懷表.

景向陽有些好奇,拿起了打量了幾眼.

又將懷表蓋打開,下一瞬,見到里面精的合影時,一張俊臉登時黑成了鍋底.

懷表里,嵌著一張照片,里面印著兩張毫不唯和的笑臉,是云璟和陸離野!

要不是見到這張照片,他差點把這個男人給忘了!

如今想起來,他還算自己敵中的一名勁敵呢!

景向陽沒做多想,直接就將懷表里的大頭照給摳了出來,順手放進了自己褲兜里.

將懷表擱回了原處去,就見旁邊躺著一張折疊在一起的白紙,紙張看上去有些陳舊,像是一封信的樣子.

他才伸手預備將那張紙拿過來瞧一瞧的,卻不想,云璟恰好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景向陽將信紙擱了回去.

卻不知……

這張白色的信紙,正是當年秦瀝瀝掉包給云璟的,那封所謂的'景向陽寫給她的書’!

"你也快去洗澡吧!洗完睡了."

云璟拿著干毛巾擦拭著濕發,一邊催他.

景向陽站在原處,沒動.

云璟一愣神,眸光掃向他的腿……

"你不方便?"

景向陽眸光閃爍了一下.

而後,居然厚顏無恥的,點了點頭,"對!"

云璟擦頭發的手,一頓,一時間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自在的舔!了舔唇,問他,"你總不會想著讓我幫你洗吧?"

"那倒不用!"

"……"

云璟長舒了口氣.

"你站一旁扶著我就好!"

"……"

云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你認真的?"

她不敢置信的詰問他.

"你覺得呢?"

"……"

在少了半條腿的況下,又沒有拐杖,這樣看起來,似乎真的只有她充當他的拐杖他才能洗完這個澡了……

卻孰不知,其實在家里哪怕沒有拐杖,他也能把這些事完成得好好的.

有她在時,就什麼都變得不可能了!

"你要嫌麻煩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

景向陽著,就信步往外走.

"好啦!!"

云璟拗不過他.

郁悶的一把甩了自己手里的毛巾,扔在了沙發上,"怕了你了,我幫你啦!!你等等我,我去找件雨衣來……"

"……"

一刻鍾之後……

浴!室里——

景向陽站在花灑之下,任由著溫熱的水珠在他健碩的體魄上沖刷著.

而他的身旁,還站著一個……

身穿雨衣的丫頭.

景向陽看著她這副慫樣兒,就覺得特逗.

越是如此,他洗得也就越發帶勁兒.

云璟一席透明的黃色雨衣裹在身上,身板鑽在他的腋下,扶著他精壯的身軀,任由著水珠打落在自己身上,她愣是一動不敢動.

眼睛也閉得緊緊地,不敢四處亂瞄.

只一個勁兒的催他,"好了沒啊?"

"沒好……"

景向陽低頭去看雨衣下,閉著眼的她.

他忍不住打趣她,"云!三,眼睛閉這麼嚴實干嘛?你要想看上一兩眼,我也不你什麼."

"不看!!"

云璟別開臉去,不肯睜眼,嘟囔道,"有什麼好看的?我可不想長針眼!"

緋色的臉頰得像熟透的番茄,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被這氤氳的水霧給染的.

"云!三,把衣服tuo了吧!"

他忽而道.

"你瘋啦!!"

云璟猛地睜開了眼來,仰頭瞪他.

花灑里噴出來的水,一瞬間篩落在她俏!麗的!臉上,透過氤氳的霧氣,就見到了他那張邪魅的俊顏.

他漆黑的深眸里,嵌著一抹壞笑,"穿著這破雨衣有什麼用啊?里面的衣服還不是給淋濕!了?"

他目光緊緊地攫住云璟的身段兒.

云璟低頭去看……

水珠順著她的臉頰,不停地往雨衣里灌,將她雨衣里的白色T恤打了個透濕……

她向來是沐浴後沒有穿底衣的習慣,再被這水一沁……

此刻的她……

堪稱,尤!物!!

云璟臉上的潮!,直接漫到了脖子上……

她恨不能撒手就丟開身上這個罪魁禍首的家伙的!

可是……

"你閉上眼!!!不准看!!"

大家都別急著進群來哈!群里其實沒有啥哈!淡定淡定,安心看文吧,現在掃得嚴,悠著點兒.多多關注央視新聞吧!麼麼噠!月票還是給咱留到28號哇!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0):保護自己的女人,綽綽有余!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1):生米煮成熟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