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1):生米煮成熟飯吧!  
   
尾聲——驕陽似璟(61):生米煮成熟飯吧!

景向陽一回家,隨手就將行李箱扔在了一旁.

煩躁的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撂到沙發上,順手又將西服脫了,胸口因緒激動,還有些起伏不定.

"少爺,你這怎麼了?剛從美國回來,就一副心不好的樣子!"

李嫂是一眼就瞧出了景向陽抑郁的緒來.

"沒有!"

景向陽矢口否認.

這會子,老三又極不識趣的往他腿邊兒拱,他煩躁的直接將它撥開.

走了半個月,玩意兒肥了一圈.

"少爺,剛剛云家打電話過來了,是你的電話打不通,讓你今晚過去吃飯,聽三姐也從美國回來了!"

景向陽一愣.

半響,點點頭,"行!我知道了!"

待會,他非得揪著那丫頭片子好好教訓一頓不可!!

"我換件衣服就過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家吃飯.

景家的人就到了景向陽一個,景爸景媽出國旅游,一個星期了,還沒回來.

向晴也外出做實習記者去了,比誰都忙.

云璟倒是沒料到景向陽會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里.

她還以為他生氣了呢!

景向陽穿著一席深藍色的西服,里面搭著一件淺色的格子襯衫,襯衫領口別著一條銀灰色的領帶,給他成熟的氣質襯得愈發沉斂幾分,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只屬于成熟男人才擁有的魅力.

一進屋,就被云墨招呼著去書房里下棋去了.

路過云璟的時候,連招呼都沒打,甚至是連一抹笑容也都吝嗇于給她.

云璟本還想張口問問他為什麼又帶著假肢出來了,結果,話沒出口就被他的態度給堵實了.

顯然,他生氣了,而且,還在氣頭上呢!

云璟本想跟他解釋什麼的,但陳楚默在場,她也就不好多什麼.

雖然自己和陳楚默之間沒有男女感,而且就在剛剛也已經把話挑明白了,可他同自己到底是曾有過婚約的人,起碼的尊重還是要有的.

"三兒,過來,幫媽一把……"

廚房里,傳來紫杉的召喚聲.

"哦,來了!!"

云璟忙進了廚房里去.

………………………………

飯桌上,氣氛似乎有些怪異.

年輕輩里,只有陳楚默似乎心沒受什麼影響,一直有有笑的.

云璟和景向陽始終沒吭聲.

其實,這桌飯紫杉是有意而為之的.

景向陽追逐著自己女兒去美國的事兒,她已經有所耳聞.

實在的,陳楚默和向陽之間,論任何事宜,她更中意的人是向陽,可是……如今的向陽到底是缺了半條腿的人了……

她決計不是瞧不起人,也並非有什麼的偏見,相反的,她心疼,也替他惋惜,但她到底是一名……

孩子的母親!

沒有哪個做母親的,不希望自己女兒能擇到更優的另一半.

論身世,長相,能力,無疑,景向陽絕對屬于人中之龍,卻偏偏……少了半條腿,何況,身體里的病痛還沒得到完全的治愈,就光這兩點,紫杉就有了自己的考量.

有些自私,但她也絕對是從自己女兒幸福的角度出發.

"向陽,多吃點菜……"

紫杉夾了幾片肉,放進景向陽的碗里.

"謝謝杉姨."

景向陽忙笑著道謝.

"向陽啊,你看三兒和楚默的人生大事都已經有著落了,你怎麼還孤家寡人一個呢?平日里就沒有什麼中意的人選啊?醫院里漂亮賢惠的.護士也不少啊,真就沒一個能入你眼的啊?"

紫杉的一段話,讓云璟扒飯的動作微微一頓.

景向陽微微一笑,"怎麼?杉姨被我媽吹了耳邊風了?"

"你這孩子!"

紫杉笑起來,"時間再一晃,你可就三十一了!年紀可真不了,你媽能不著急嘛!上次你媽給你相親的那個不行嗎?要不行的話,杉姨給你介紹幾個吧,杉姨手上有好多優質的資源呢!"

景向陽深深的看了一眼對面的杉姨.

視線又不經意的落在對面的云璟身上.

挑眉微笑,"杉姨也要給我做娘啊?"

"那可得看你中不中了!"

景向陽笑笑,沒話.

目光只是落在云璟的臉上,直勾勾的看著她.

"怎麼樣?"

紫杉又追問了景向陽一句.

"嗯?"

景向陽挑挑眉,將落在云璟臉上的視線收回來,看向紫杉,"杉姨替我決定?"

"好啊!!"

紫杉欣喜若狂.

云璟一張臉兒瞬間沉了下來.

剛剛她一直不話,就是想看看景向陽的態度.

她以為他會出拒絕的,卻不想,他居然答應了.

云璟一顆心登時就像被酸水兒浸泡過了一般,特別不是滋味.

嘴里吃著飯菜,也味如嚼蠟.

她就知道,這混球永遠都只是逗著自己玩玩而已.

在一起的時候,就一副非她不可的樣子,一旦分開,就如同之前的恩愛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

云璟忽而丟了碗筷,沒理會一桌子的人,起身,就徑自上樓回房去了.

"砰——"的一聲,臥室門被她重重的摔上,發泄著心里壓抑著的不愉快.

紫杉一眼就瞧出了女兒的不愉快來,憂心的同自己老公對望了一眼,又掃了一眼飯桌上的陳楚默,忙賠笑道,"行了,別理會那丫頭,脾氣就是這麼爆,我們先吃吧,晚上等她餓了再吃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晚飯過後,陳楚默招呼了一聲,就從云家出來了.

景向陽是哪兒都沒去,就在書房里陪著云墨下棋,反正家里頭也沒人,自己回家也無聊,陪著人墨叔消遣時間倒也不錯.

云墨挪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車’,"心了,要將軍了!"

景向陽笑笑,"墨叔,看來我又輸了!"

云墨哈哈大笑起來,"你子又讓我!"

"默叔,您就別謙虛了,姜到底是老的辣!跟您比,我這還差遠了!"

"好!那再來一局!"

"行!"

兩個人,又開始布陣.

"向陽啊!今兒你杉姨給你介紹對象的事兒,你真應了她了?"

云墨一邊問景向陽,一邊將手里的'炮’移到了河對岸.

景向陽怔了半秒,扯了扯唇,"杉姨也是一片好心."

"哦?那你這話的意思,她給你安排,你就上了?"

云墨反詰了一句.

景向陽走棋的動作一頓,這才如實回答,"墨叔,我心里其實已經有人了."

"哦?"

云墨正了正神色,"不會就這麼巧,正好是我們家三吧?"

景向陽笑了.

沒有否認.

云墨歎了口氣,"你跟咱家三那也算有緣無份了,她現在都已經是楚默碗里的人了!"

"他們不還沒結婚嗎?"

景向陽回答得理所當然.

"你這混子!!"

云墨罵了一句,吃了自己跟前景向陽的一個炮火,"人家倆口現在已經恩恩愛愛了,你可別跟著里面瞎摻合,我可告訴你啊,今兒個你就算讓我一百盤棋子,咱這閨女也沒你的份了,你別奢望了!!"

"那墨叔你問過你女兒的意見嗎?"

景向陽倒不慌不忙.

棋子一過去,直接殺了他一個'車’.

"既然讓一百盤都沒用,那我可不客氣了."

"你這混子!!我女兒什麼想法,你不懂?你是最了解她的,她要喜歡你,還會跟楚默訂婚?早吵著鬧著要悔婚了!"

"那行!待會我勸勸她."

景向陽著,又吃了云墨一枚'相’.

"你勸她什麼?"

云墨趕緊想辦法保住自己的將士.

"勸她悔婚啊!"

"……"

"你子可別跟我亂來!!你杉姨知道,非得揍你不可!!"

云墨指著他的鼻子喊著.

"那如果三兒肚子里已經有了三了怎麼辦?"

景向陽根本就是胡口亂謅的.

云墨瞪眼,"你……你的是真的??三兒她……她……"

"墨叔,這況你打算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該死的!!那當然只能跟陳家退婚了!你這混子,你們倆居然給楚默扣了這麼大個綠帽子!!"

云墨嘴上雖是罵著的,但心里卻激動的難以語,胸口還跟著一起一伏著,"你得可是真的?啊?"

"假的."

"……"

云墨差點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景向陽卻不慌不忙的又吃了云墨一顆大將,扯了扯嘴角,"我只是覺得生米煮成熟飯這招,比讓你上百局棋來得靠譜多了!!"

"行了,墨叔."

景向陽優雅的笑著,起了身來,彎了彎身,告別,"這局勝負已分,今天我就先陪您消遣到這吧!"

景向陽著,就往外走.

"誒!!你子去哪??"

景向陽頭也沒回,"煮飯!"

"……"

混子!!比他爸當年可混多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聽到敲門聲來開門,"媽,我都了多少遍了,現在什麼都不想吃,你先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成不成?"

云璟這會兒還在氣頭上呢!

不光氣景向陽,還連帶著她老媽也一同扯進去了.

好好兒的,干什麼非要給他相親啊!

可那家伙呢?居然也沒推掉!!

呵呵!!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永遠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頭的!

云璟是越想越來氣,自然語氣也就不怎麼和善了.

卻不想一開門見到的並非自己的老媽,而是……景向陽?

云璟一愣,瞪他一眼,"你來干什麼?"

她沒肯讓他進屋來,壓著門板,站在門縫中間,沒好氣的問他.

"不餓啊?"

景向陽問她.

"不要你管!!"

氣都氣飽了,還餓呢!

云璟著,摔門就要進去,卻哪知景向陽伸手就把門板給抵住了,下一瞬,還不等云璟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他拎著往樓下去了.

"你干什麼呀,干什麼呀?你放開我!"

景向陽沒理會她.

一把將她撩在餐桌前,讓她坐好,"吃飯!"

桌子上擺著各色各樣的菜,還是熱著的,想必是她老媽才溫過的.

"吃了."

景向陽把筷子丟到了她跟前來.

云璟不動.

故意同他鬧脾氣.

"以為自己還呢,生氣就絕食,對吧?"

景向陽教訓她.

"不要你管!!"

云璟加重了語氣.

著,起身就要走,卻被景向陽稍一用力,又帶到了餐桌前來,高大的身軀擋在她跟前,"這事兒我還真給管定了!今兒要不吃飯,別想從這餐廳里走出去半步!"

"你……欺人太甚!!!"

云璟梗著脖子沖他大喊,那呲牙咧嘴的模樣,就像一只被惹怒的貓兒,"這還是我家呢!!我不吃飯又怎樣?你打我啊?我爸媽在呢,你敢打我,看他們不跟你拼命!!"

"云三,你要識趣點就乖乖給我去把那碗飯吃了!再蹬鼻子上臉,真挨揍了,你連哭的地兒都沒得找!"

"你……你……"

云璟真是活活被丫給氣死.

這還是她家呢!

他還真一副自個家似地!

"我就不吃!!就不吃!!你打我啊,你打啊!!你往這打,往這打——"

云璟指著自己的臉蛋,就朝景向陽逼了過去.

"真想挨打,是吧?"

景向陽冷冷的睨著她.

那強大的氣場,別提多滲人了.

云璟絕對是有些怕的,可都已經這時候了,她不能認慫啊!

"你敢打試試看!!"

"這可是你自己挑的!!"

景向陽完,還當真一把撈過云璟的腰身,把她的身子往下一壓,大手一揮,就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她的粉tun上.

"啊————"

云璟尖叫,"疼!!你放開我——放開我————"

"啪啪啪——"

回應她的,又是三巴掌,但力道明顯比剛剛輕了許多,像是一種挑/逗的手法而已.

"吃不吃飯??"

他問.

"不吃!打死也不吃——"

云璟整個人被他攔腰抱著,懸在他的手臂上,頭發垂下來,散亂一團,臉兒因為血液倒流而憋得通,"爸,媽……救命啊!!你女兒要被打死了!!嗚嗚嗚……"

這會兒,二樓的紫杉聽到下面的慘叫聲,連忙要下樓去,卻被自己的丈夫攔了下來.

"干什麼呀?"紫杉費解的看著自己老公.

"行了,他們年輕人打鬧的,你就別瞎去湊熱鬧了!"

"你沒聽咱們女兒叫得那麼慘啊?"紫杉就不這麼認為了.

"那定是向陽逗著她玩兒的,放心吧!那子不敢欺負了你女兒!再了,你女兒還因為你那幾句話正鬧絕食呢!咱們這堆人里,除了向陽有法子治她,誰還能管得了她?任由著他們倆去吧!"

云墨拉著自己妻子進了屋去.

"唉……"紫杉一聲歎息,"再這麼下去,陳家就得被咱們云家給負了."

"行了!要真負了,我這當爸的親自給人家登門道歉去!"

………………………………

餐廳里——

云璟翹著半邊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揉著.

臉頰上似還掛著幾滴淚痕,另一只手則乖乖的扒著碗里的飯,偶爾還會抽噎一兩聲,順便怨念的瞪一眼一旁疊著腿,正閑然的翻看晨報的男人.

這都大晚上了,還看晨報,裝什麼裝!!

"把飯吃乾淨了!不許剩!"

景向陽頭也不抬,命令她.

云璟噎了一口氣,眼眶兒一,嘴兒一癟,"你知不知道,你都把人家的屁股抽疼了!"

"誰讓你不乖?吃個飯還得讓一家里人不安生!多大個人了,你清不清楚啊?啊?"

景向陽終于舍得抬頭了.

"你憑什麼對我吼啊?你信不信我告你家暴!!"

云璟著,夾了幾顆米飯,毫不客氣的就往景向陽身上丟了去.

景向陽利索的避開,眯了眯眼,"家暴?"

他哂笑一聲,"你不跟人陳楚默才一家人的嗎?什麼時候又跟我一家人了?見到他的時候,那手可是撒不贏!"

機場那事兒,顯然他還銘記于心呢!

今兒過來吃飯的目的是什麼?就為了好好訓丫一頓!

【親愛的們,有月票的可以留到28號再給鏡子丟下來哇!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57):安心的味道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2):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