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2):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貨了?  
   
尾聲——驕陽似璟(62):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貨了?

他哂笑一聲,"你不跟人陳楚默才一家人的嗎?什麼時候又跟我一家人了?見到他的時候,那手可是撒不急了!"

機場那事兒,顯然他還銘記于心呢!

今兒過來吃飯的目的是什麼?就為了好好訓丫一頓!

云璟掀了掀唇,哂笑,"你也別光顧著我!咱倆半斤八倆的,都不是什麼好貨色!!"

不是嗎?

當年自己就是個/三兒,硬生生的要作踐自己,擠進他和尤淺之間去.

結果,被他玩得滿身是傷.

如今想來,那也是自己作的!

現在呢?

她和景向陽的角色完美互換.

他成了個/三兒,而自己也跟他一樣,厚著臉皮兒在兩個男人之間周/旋.

果然,都不是什麼好貨色!

對于云璟的評價,景向陽倒不以為然.

捏過云璟的下巴,強逼著她的+臉面向自己,諷刺的勾了勾嘴角,"我們這叫臭味相投,狼狽為殲,殲/夫yin婦!!"

他挑挑眉,"剛好湊成一對!再合適不過了!"

云璟氣得一張臉頰得通,"你罵誰yin婦呢?"

景向陽直接一勾手指,就把云璟的+臉蛋給勾到了自己跟前來.

下一瞬,一記狂狷的吻,如同海嘯般朝她席卷而去.

長臂一探,攬過她的細+腰,就往自己懷里一帶,迫使著她分開雙+腿坐在自己身上,"要沒有你這個yin婦,又怎麼會有我這個j夫呢?!云+三,你都跟我這樣了,你還好意思跟人陳楚默結婚?你真不怕把他綠成一只烏龜?"

云璟氣結.

她就故意不給他提自己和陳楚默悔婚的事兒,"這是我跟他之間的事兒,你管得著嗎你!!"

"你覺得我管不著是吧?那如果現在你肚子里已經有了我的貨呢?"

景向陽著,還真不忘低頭瞄了一眼她平坦的腹.

云璟一驚……

"你……你瞎!!!"

云璟嘴上雖是如此著的,心里卻莫名有些心虛起來.

還別,自己這個月的月事當真緩了三天了,該不會真的……

就在云璟緩神之際,景向陽濕熱的吻再次朝她粉+嫩的櫻桃口襲了過去.

就聽得他含含糊糊的道,"找個機會,同陳楚默清楚!至于陳家那邊的人,我去道歉!"

他霸道的語氣中,聽起來沒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云璟被他吻得暈頭轉向的,他那些話兒,也完全沒有聽進去.

腦子里,卻不停地在旋轉著他剛剛的那句話……

——如果現在你肚子里已經有了我的貨呢?

不會吧??

云璟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一顆心"撲騰撲騰",一個勁兒的亂跳著.

自己還是孩子呢!

這麼早當媽,她可還真沒做好心理准備.

"去,把飯專心給吃了!"

景向陽拍了拍她纖瘦的後背,放了她起身.

"都是你,吃個飯也讓人不安生!"

云璟嘟囔了一句,就乖乖坐到位置上吃飯去了.

這回,吃起飯菜來可比剛剛安生了許多,不鬧了,也不玩了,舍命兒的往自己肚子里塞.

心里其實就想著,那萬一自己這肚子里真藏著個人兒可怎麼辦?

自己雖然不算太餓,可也不能把他給餓著了呀!

云璟扒完了一碗飯後,才問他,"你今兒怎麼又帶著假肢出來了?不好腿沒好之前,不許帶這玩意兒的嗎?"

聽聞云璟一問,景向陽這才稍稍抬了抬自己的左腿,"誰告訴你,我的腿還沒全好?"

其實,他腿早幾天就已經康複了,還不是為了能理所當然的在她身邊多賴幾天.

"……"

云璟無語了,"景向陽,敢你嘴里就沒一句真話了!"

景向陽見她吃完了飯,便起了身來,"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云璟也忙跟著起身,下意識的嘟囔了一句,"就走啊?"

景向陽回頭,眯著眸子覷了她一眼,伸手一把撈過她的細+腰,擱自己跟前來,而後,俯身就在她還沾著油漬的+嘴上,分毫也不嫌棄的親了一口,皺了皺眉,"趕緊洗把臉去!滿嘴是油."

"嘁……"

云璟終于笑了,"滿嘴是油你還親!"

見她終于願意露出笑臉了,景向陽的面色也跟著緩和了些分,揉了揉她的腦袋,"行了,早點睡,飛了這麼久,也該累了."

"嗯,那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知道了,走了."

"我送你出去……"

"行了,別送了!我今晚就住家里……"

"那好吧!"

…………………………

景向陽前腳才一走,云璟就匆匆忙忙的敲響了自己老爸的書房門.

"進來!"

云璟探著腦袋,走了進去.

"干嘛?"

云墨坐在躺椅上,捧著一本醫學書,沒抬頭,就知道是自己女兒來了.

"爸!"

云璟雙手背在身後,站在他跟前,一本正經的喊了一聲.

"嗯?"

云墨抬了抬眼,斂眉,"有什麼事,吧?"

云璟抿了抿唇,沒吭聲.

云墨掃了自己女兒一眼,也沒話.

"爸……"

云璟又喊了一聲,隔了好半晌,問道,"你這有沒有驗/孕棒?"

"……"

云墨眼一瞪,書本兒一扔,起身跳腳,"你……該死的!!那混子真把你肚子給鬧大了??"

"我也不知道."

云璟無辜的眨眨眼,扯了扯自己老爸的衣擺,"爸,我這不是找你要驗/孕棒,想測一測不是!"

云墨氣得胸口上下劇烈起伏著.

雖然一早猜到那子定把他寶貝女兒給吃了,可是,親口聽自己女兒這麼一,登時還真有種女兒被人欺負了的感覺,心里憋著一口氣,有些沒處發.

"那混子什麼時候把你那什麼的?"

云墨問她.

云璟撇撇嘴,"爸,現在是這些話的時候嗎?你就告訴我,那東西你到底有沒有嘛!"

"你回來以後?"

"……"

云墨抿唇不答.

"你可別告訴我,兩年前你們倆就……"

"……"

云璟無辜的咬唇,點了點頭.

"sh/it!!!"

云墨氣結,狠狠地點了點自己女兒的腦門,"你這壞丫頭,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那時候才幾歲,啊??不行,不行!!這事兒我非得找那混子討個法!把我女兒這麼給欺負了,有問過我這當爹的意見嗎?"

云墨擄著管就要出去.

"爸!!!"

云璟一把將老爹給扯住,"你行了吧!總不至于你女兒談個戀愛,滾個*單還得跟自己老爹先下批文吧??"

"你現在還胳膊肘子往外拐,替那混子起話兒來了?"

云墨氣得吹胡子瞪眼.

"爸……"

云璟忙順毛撒嬌,"這事兒都已經發生了,你就算把他揍得他爸媽都認不出來,那也沒辦法了呀!你難道不覺得咱們的首要問題是要解決我的肚子嗎??"

一起她的肚子,云墨這才恍然大悟.

"對對對!這才是如今的關鍵問題."

云墨連連點頭,又忍不住罵了一句,"那子太混賬了!!"

"……"

又來了.

"那到底有沒有驗/孕棒啊?"

"有!你等等,爸給你去醫藥房拿去!"

"好!不過,爸,你能不能先答應咱一個要求?"

云璟忙拉住自己的老爹.

"什麼?"

"要我這肚子沒鬧出什麼事兒來的話,今兒這話你就千萬別給我媽提起!她那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定饒不了我!"

云墨想了想,忽而又想到了一件事兒,"+三兒,我雖然能夠理解你和你哥之間的感,可你有沒有替人楚默想想?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夫吧?就算你再自私,你也不能這麼把人家給虧了吧?他可真是個優秀的男孩,誰嫁他誰都虧不了!"

"爸,你的話,我都認同."

云璟點點頭,又忙解釋,"可是,你知道吧,我跟楚默哥其實……其實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今兒都到這份上了,我就跟您實話實了吧,其實當年楚默哥跟我求婚,是因為他奶奶身體不好,想拿這事兒讓他奶奶高興高興!"

"呵!得了吧,你可別懵你老爹我,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你會答應人家求婚?你云+三什麼人,你老爹不知道?有這麼好心願意賠上自己一生去逗一老人家開心?"

"……"

瞧把自己女兒得!

"是!我承認,我答應楚默哥的求婚不單單只是為了配合他,我當時其實也是特別心灰意冷,所以才答應了人家!可人家也有心儀的女孩子,但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子已經結婚了!唉……"

云璟著還不由歎了口氣.

"荒謬!!"

云墨罵了一句,用手戳了戳自己女兒的腦門,"你們這些不爭氣的年輕人,就是糊塗!!婚姻能當兒戲嗎?想結婚就結婚,到時候離婚的時候有得你們哭的!!真是胡鬧!!"

云墨覺得自己真要被自己這女兒給活活氣死了.

至少得老十歲.

"是!咱們糊塗,胡鬧!所以這不想著我生日那天,咱們一家人坐在一起把話清楚嘛!"

云璟討好的給自己老爹捏著手臂,按摩按摩,"行了,爸,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心疼我,您先別生氣了,趕緊給我拿東西去,成不?"

云墨長舒了口氣,把自己心里頭的慍怒盡可能的壓下來,睨了她一眼,"幾天沒來月事了?"

"三,遲了三天……能驗出來嗎?"

"不一定!給我等著吧!"

"嗯,好呢……"

很快,云璟在洗手間里驗過一次後,出門來,就見自己老爸候在了門口.

"怎樣啊?"

云墨皺著眉,焦灼的問自己女兒.

"沒有……"

云璟搖頭.

不知怎的,心里頭居然還覺得有些失落.

"行了,兩三天也可能就是月事推遲了而已!不過安全起見,明兒早上起*再驗一次,要過一個星期月事還沒來,就上醫院檢查檢查!"

"嗯,好!"

云璟連連點頭,末了還不忘揪住自己老爸的胳膊,叮囑道,"這事兒可不許跟我媽啊!"

"行,知道了!云+三,我警告你啊,你最近這段時間給我悠著點兒,有點女人的矜持,知不知道?"

云璟咬唇,點點頭,"我盡量……"

"盡量個屁!男人都是賤骨頭,越是懸著他,他心越癢,你靠得他太近,他就越煩你!咱當年就被你+媽這麼給勾魂兒勾住的,你給我學著點!"

"爸,你現在是要教我怎麼搞定景向陽嗎?"

云璟倒還真來了興致了.

"不!你們倆之間的事兒,我不想摻合了,我都替你們倆累得慌!去去去,洗洗趕緊睡了!明兒還得早起呢!"

"是!那我先洗澡了!爸爸,晚安……"

"嗯,晚安……"

云墨著,就沉步出了自己女兒的房間,輕輕的替她把門掩上了.

歎了口氣,搖搖頭.

果然啊,這女大真是不中留.

這會看來真得親自去陳家負荊請罪去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才剛下課,就接到了一陌生來電.

不,准確來,是私人隱蔽電話,根本不顯示號碼.

"喂……"

云璟狐疑的接起電話.

"我!"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痞邪的嗓音,特熟悉,卻又覺特久違的感覺.

"陸離野?!!"

云璟激動得一下子止住了步子.

"嘿!不錯呀,敢擱這麼久沒聯系,還沒把哥給忘了!"

電話里,陸離野還是兩年前那種玩世不恭的腔調.

從前覺得特討厭,如今聽起來居然有種特別的味道.

仿佛里面嵌著她曾經那些懵懂的青春.

"你別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這麼沒良心!!當年走的時候怎麼跟我來著?好頂多兩星期就會給我打一個電話,是不是?結果呢?兩年,就聯系了我兩回!!一回是個電話,第二回是給我送個懷表!!陸離野,你可真好樣兒的!"

云璟毫不客氣的,就沖著電話里的他嚷嚷著.

陸離野在那頭吊兒郎當的笑著,"喲,兩年不見,脾氣長了不少!"

"不關你事!!"

她還在氣頭上呢!

"那陪本少爺吃頓飯?"

"啊?"

云璟一愣神.

"啊什麼啊?在哪呢?本少爺來接你!"

"我在S市……"

"具體+位置!"

云璟這才猛然回神過來,"陸離野,你來S市了?你在哪里??你在這待多久啊?你還回部隊里去嗎?"

"云怪,你這一連串的問題,就跟炮火似的,能不能讓咱喘口氣啊,我得先回答你哪個呢?行了,先告訴本少爺你在哪,見面後你再一個一個問,成不成?"

"哦,哦……好!我把我的地址發你手機上,你要找不到導航過來."

"行了,我對S市熟得就跟自個家一樣,甭發了,直接吧!"

再了,他都是未公開的號碼,她往哪兒發呀?

云璟飛快的就報了自己地址給他,轉而又好奇的問了一句,"陸離野,你干嘛呢,電話號碼還設置了**,搞得神神秘秘的,做特務啊?"

"嘿!你一市井民,懂什麼叫國家/機密嗎?在那等著,爺馬上來接你!"

"嘁……"云璟嗤笑他,"真當自己是人物了,還國家/機密呢!我才不稀罕!你快來啊,我等著請你吃大餐!"

"成!不過云怪,兩年不見,你沒丑到本少爺認不出你了吧?"

云璟冷哼哼,"我聽人一般進了部隊,再出來,少也得肥個四五十斤,你陸少爺要現在變成了個肉+球,那也甭在我面前瞎晃悠了,省得擋路!"

"那可真得讓你失望了!呵,乖乖在那等著吧,記住啊,別喝水,順便把嘴里多余的哈喇子趕緊吞一吞,免得待會見著本少爺哈喇子流個不停,丟人!"

"噗……"

云璟還真被他自戀的話給逗笑了,"行了,甭自戀了,趕緊來吧!是驢子是馬,溜出來看一眼就知道了!"

一刻鍾之後……

一輛眩得有些刺目的保時捷敞篷跑車,"嘎——"的一聲,一個急刹,猛地就在云璟面前停了下來.

下一瞬,就見一男人推開車門,邁開長+腿,囂張的從駕駛座里跨了下來.

除了那個放+蕩不羈的陸花花,陸大少爺,又還能有誰呢!!

金色陽光的光暈里,他穿著一席水洗牛仔裝,張揚而又紈绔的朝云璟走了過來.

短碎的襯頭,烏黑烏黑的,在陽光暈染下,顯得格外精神.

濃眉下,那雙妖魅的桃花眼里還嵌著壞壞的笑,鼻梁高+挺,性/感削薄的唇+瓣微微上揚,似笑非笑著,玩世不恭的模樣兒,卻別提有多惹眼了!

加上他在部隊里訓成的麥粒色肌膚,以及那精壯的體魄……

果然,真惹火得能讓女人直接噴鼻血了!!

這家伙還當真越長越妖孽了!!

【久違的陸花花終于登場了,在鏡子糾結萬分後,最後還是打算把《晴陸漫漫》寫出來,想看的親們,就稍等一段時間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1):生米煮成熟飯吧!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3):把婚戒套在她的無名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