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3):把婚戒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尾聲——驕陽似璟(63):把婚戒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這家伙還當真越來越妖孽了!!

"嘖嘖……云怪,趕緊把你嘴邊的哈喇子給擦了!"

陸離野挺拔如松的健軀站定在云璟跟前,陰影罩下來,那抹強大的氣場,讓云璟頓覺有些恍惚.

這個男人,就如同一顆閃光的鑽石,走到哪里,都能晃到女孩子兒們的眼睛.

云璟瞪著眼看他.

烏溜溜的大眼,張得直直的,隔好久,才恍然回神,"陸離野,你這混蛋!!"

云璟毫不含糊的,一拳頭揮在了陸離野的胸口上.

陸離野倒也沒躲避,就紮紮實實的挨了她一記悶拳.

一伸手,就把纖細的她勾進了自己懷里來,"趕緊的,讓爺抱抱!掂量掂量,瘦了沒!"

云璟被他抱著倒也沒掙紮.

兩個人當真是好些年沒見著了,忽而見著,真有種百感交集的感覺.

"胖了不少,看來日子過得不錯!"

陸離野抱過她之後,心滿意足的放開了她.

云璟眯著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好一會兒,"你也不賴啊!"

哪里是不賴,根本是身材越來越好了!

挺拔,健碩,魁梧!

從前那抹稚氣在部隊里似乎磨去了不少,五官長得愈發深刻立體了,但渾身上下那股囂張勁兒,卻分毫不減,甚至還有越演越烈之勢.

很快,兩個人就近找了個家常菜館.

陸離野帶云璟去的.

"這兒的鳳爪是最給力的,保准你吃過之後,一個月後想起來還流哈喇子!"

陸離野熟絡的給云璟介紹著.

云璟咬了一只在嘴里,邊啃邊問狐疑的問他,"陸離野,你不剛從部隊里出來嗎?你怎麼對咱們S市這麼熟悉啊?"

"本少爺誰啊,就這麼點東西還摸不清,怎麼給咱祖國做貢獻啊?"

陸離野吊兒郎當的應著.

"嘁……"

云璟嗤笑,"行了,我才不聽你胡侃呢!吧!這兩年在部隊里生活怎麼樣?"

"嗨!別提了!!"

陸離野著,丟了手里的雞爪,聲淚俱下的就同云璟訴起苦來了,"這兩年在部隊里,可沒把爺給憋死!整個部隊里,上上下下,連個女人的星沫子都見不著!把本少爺可害苦了!"

"……"

云璟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咬了一口嘴里的雞爪,"陸離野,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了?張嘴閉嘴的就離不開'女人’二字!真不知道像你這樣的花花大少要什麼樣的女人才治得了你!喂!你這從部隊里出來的第一件事是不是就是泡妞啊?"

"看看!還是你最懂本少爺!"

"呸!"

云璟唾棄他.

陸離野就在那勾著嘴角壞笑.

云璟將嘴里的雞骨頭吐了出來,問他,"你不回部隊了吧?"

陸離野喝了口跟前的檸檬水,"還得回去!"

"不退伍了嗎?"

陸離野只挑眉笑笑,沒答話.

"那以後我怎麼找你啊?你這神出鬼沒的,總得把聯系方式告訴我吧?"

"本少爺有空聯系你!"

陸離野沒給電話.

云璟吸了口跟前的雪碧,眨眨眼,"干嘛呢?真有機密啊?"

陸離野端起手邊的檸檬水撞了撞云璟跟前的雪碧罐,"以後哥不在的日子里,替哥把嫂子物色好,等哥回來就能直接入洞/房了!多美……"

"呸!你想得倒挺美!!"

還直接送入洞房呢!

敢這家伙當真是精!蟲上腦了啊!

卻不知他陸離野如今每天都面對形形色!色的性/感美女,幾乎是要什麼樣的就有什麼樣的,但他……一個也不碰!!

不能碰,也碰不得,當然,也不想碰!!

兩個人一頓飯下來,吃得滿頭大汗.

酒足飯飽了後,陸離野就送了云璟回家.

他似乎很忙的樣子,兜里的另一只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可他也不聽,就那麼任由著電話響著.

車,停在了云璟家門前.

"你真不上我家坐坐啦?"

"不坐了!改天吧!哥還有點破事兒要處理."

到這話兒,陸離野兜里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云璟撇撇嘴,"你現在也是大忙人了,下次聯系我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實話?"

陸離野挑挑眉.

"嗯,你怎麼都得讓我有個盼頭吧?"

云璟點頭.

陸離野勾著嘴角壞壞的笑起來,"行,乖乖把手機開著,等哥的電話吧!"

"那到底什麼時候啊?"

"半年."

"……"

云璟無語,"陸離野,你是國/家領導人吧?這麼忙."

"哥是給國/家領導人打雜的!行了,趕緊進去吧!"

"那好吧!你一個人在外面注意安全!"

"嗯!"

陸離野點點頭,看著云璟,忽而又覺有些不舍,伸手,攬了攬他,"行了,進去吧!"

"好!拜拜……""拜……"

陸離野目送著云璟進屋,背影消失在玄關門口,陸離野的車便如同一陣疾風般駛離了出去,往那喧囂的夜場趕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那天晚上拿著驗/孕棒測過一回之後,隔天云璟又拿驗/孕棒測了一回.

結果依舊一樣.

五天後,她的月!經還是沒有來,她又拿測紙測了一次,結果依舊沒有.

直到第七天,云璟打算去醫院檢查檢查的時候,忽然就來月/經了.

蹲在馬桶上,看著底/褲上零星幾點血水,云璟的心里還有一陣落空.

沒有……

原來她沒有懷/孕!

那樣她就沒理由死皮賴臉的吵著讓他娶自己了!

稍有些失落,但還好,不影響她的心.

換好了乾淨的褲子,墊好衛生棉出門,就見自己老爸又候在了衛生間門口,一見女兒出來忙問道,"怎樣?真來了?"

"嗯,來了!"

云璟點頭.

云墨長舒了口氣,"來了就好!現在婚還沒來得及退掉,你就懷/孕,多少會讓陳家有些難堪."

"嗯……"

云璟應了一聲,"爸,我肚子有點疼,先睡了."

"成!肚子要實在太疼,就喊我!"

"嗯,好……"

云墨帶好她的臥室門,出了房間去.

才一出去,云璟枕邊的手機忽而響了起來.

是景向陽打來的電話.

"云!三……"

低沉的嗓音,饒富磁性,透過無線電波從里面穿透而來.

云璟一聽他的聲音,精神似乎一下子好了不少,"嗯,在呢!"

她忙應了一句.

"明天晚上7點,我在桑格羅夫莊園酒店的葡萄園等你."

此時此刻,景向陽就站在一望無垠的葡萄架下,給云璟打電話.

夜風襲來……

一股葡萄清香撲鼻而來,盡是不出的怡人.

時不時的有酒店員工來回走動著,匆匆布置著會場.

明天是云璟年滿二十一的生日.

他不單單想給她一個別開生面的生日宴,還想借著這場只有他們倆的盛宴,告訴她自己這麼些年來,對她的所想,以及往後所要做的事!

他要娶她!而且是,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手里這枚'唯一’婚戒套在她右手無名指上.

想要從此以後能夠與她合法發生性/關系!

"給我慶祝生日?"

她咧開嘴笑.

"對."

景向陽倚在葡萄架下,認真的對她道,"不單單只是慶祝生日,我還有更重要的話想對你!"

云璟的心,突的一跳……

"好……"

"那你早點睡."

"嗯,好!"

電話很快就結束了.

云璟倒在*!上就睡不著了.

有很重要的話跟她?

會是什麼話呢?是要跟她表白了嗎?

云璟捂著自己急速跳動的胸口,那兒還在猛烈的跳動著,讓她幾乎都有些喘!息不過來.

但後來,云璟又懊惱的錘了錘自己的腦袋.

不爭氣啊!!

什麼時候來月事不好,偏偏要趕在這個時候!

要知道,明兒可是約在了浪漫的法國莊園酒店!!

表白完了後,兩個人在美麗的葡萄架下,品味著酒的芬芳,醉意熏熏之下,再發生點什麼……

就算太露骨,如此浪漫,網警也不好意思來打攪騷擾吧?

可偏偏——來月事了!!!!

云璟抱著枕頭,悔恨的在*!上翻滾著,嗷嗷大叫著.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中午,云家的人和陳家的人約坐一桌,給云璟慶生.

看著陳家人熱待她的樣子,對于退婚的事,云璟多少有些不出口來.

心里那份歉疚,更甚了些分.

但云璟心里清楚,這事兒遲早也得有個法,拖著也決計不是個辦法.

"爸,媽……"

陳楚默倏爾站起了身來,轉而又看了一眼云墨和紫杉,"墨叔,杉姨……"

"其實有件事我和璟一直想跟你們提,這次借由著璟生日,難得兩家人都坐在了一起,我們倆也就不賣關子了."

陳楚默到這里,云璟也忙跟著起了身來,"這事兒……還是我來吧!"

云璟不願再最後,也讓陳楚默一個人扛著.

"爸,媽,伯父伯母,我和楚默商量了以後,決定……和平分手,取消我們的婚約!不過你們放心,往後我們還是好朋友."

"怎麼會這樣??"

陳家媽媽一聽這話就急了,"璟,怎麼回事,是我們家楚默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嗎?還是你們倆年輕人吵架了?你們可別意氣用事啊?有什麼問題,坐下來好好再談談不就成了嗎?為什麼非要走到這一步來呢?!"

"媽,我們倆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陳楚默忙接了一句.

陳母瞪了自己兒子一眼,"你還不哄哄璟."

陳母其實是知道自己兒子心系唐家女兒的事兒,可人家都已經結婚了,這會子好不容易看上了云家的千金,多好一美事兒,她自然不想就這麼散了.

"伯母,這事兒不關楚默什麼事兒,是我的問題!對不起!!"

云璟歉疚的沖陳爸陳媽一鞠躬.

陳楚默拉了拉云璟的手,"這事兒也跟璟沒關系!媽,當時和云璟訂婚真的只是為了博奶奶開心,現在***身體已經好轉了,我們也無須再拿自己的婚姻當兒戲了!我相信爸媽都能夠理解."

陳楚默著,就自己給自己斟了一杯酒,遞到云墨和紫杉跟前來,"墨叔,杉姨,對璟的事,我真心向你們道歉,還望你們理解,原諒.抱歉……"

"別,別這樣……"

云墨忙跟著起了身來,歎了口氣,拍了拍陳楚默的肩膀,"楚默啊,你是個好孩子,只可惜你和璟是有緣無份,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比我們璟更好的女孩……這杯酒,墨叔先干為敬了."

"墨叔,你重了!"

陳楚默也端著酒杯,一飲而盡.

陳家那邊還想什麼,但見這趨勢,心里就已經很清楚,這兩個孩子到底是無緣成為一家人了.

陳父一聲歎息,"如果這真的是你們倆孩子深思熟慮後作出的決定,咱們做父母的也實在不好再強求!那就……都聽你們得吧!聽你們的……"

陳楚默淡淡一笑,"謝謝爸!"

"謝謝伯父!"

云璟忙感恩的鞠躬.

兩年前是陳父把她從心理陰影中拉出來的,云璟對于他的感恩和愧疚,早已無以表.

……………………………………………………

中午一頓飯,算是徹底讓云璟和陳楚默之間有了一個了斷.

云璟從餐廳里出來,忍不住長舒了口氣.

心里頓時有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忽而,她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景向陽了……

想要去看看他昨兒的那片美麗的葡萄園,想要聽聽他嘴里所謂的那些重要的話!

一想起來,云璟心頓覺大好.

以至于連自己那經!痛的感覺,似乎都緩和了不少.

云璟看看手機上的時間,才下午兩點不到呢!

他和景向陽約好了是晚上七點,可是,她現在就是等不及的想要去看看那片葡萄園.

"爸,媽,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回去了!"

"你去哪啊?這個點,高溫時期,你往外面跑,不怕中暑啊!"

紫杉擔心的問著她.

"媽,你放心吧,我打車!你們開車回去吧!"

"你不是肚子疼嗎?"

"沒事!問題而已,現在不疼了!我先走了啊!"

云璟招招手,就匆匆忙忙的打著車,往莊園酒店去了.

半個時後……

車,停在了莊園酒店門口.

云璟付了打車費,下了車來後,站在酒店大堂前的玻璃門前把自己上上下下好好整理了一番之後,方才往大堂里走去.

酒店門童忙恭敬地上來替她拉開側門.

大堂內,金碧輝煌,裝修大氣而別致,超七星的服務更是在全球各地享譽盛名.

"你好,請問你們的葡萄園怎麼走?"

云璟走上前去,禮貌的詢問候在一旁的服務員.

"姐,這邊請."

服務員殷勤的給云璟領路.

"謝謝."

云璟道謝,尾隨著他往前走.

還沒踏入葡萄園,便有一股清香的葡萄芬芳撲入而來,沁人心脾,好不舒爽……

"好香啊……"

云璟忍不住一聲興歎.

享受般閉上眼,盡的深呼吸了一口氣,一時間,仿佛就聞到了酒的芬芳.

教人不飲而自醉啊!

云璟從芬芳里,緩緩地睜開了眼來.

才預備跟著服務生的腳步往前走時,卻忽而……

一怔.

腳下的步子,驀地頓住.

有那麼一刻,云璟幾乎不太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到的畫面……

……

眼前,景向陽和尤淺肩並著肩,從葡萄園里走了出來.

云璟下意識的往石柱後一躲,避開了他們的視線.

就見他們倆一同走進了酒店的一座獨立別墅屋中,門都來不及闔上,尤淺就飛撲著入了景向陽的懷里.

而後……

門闔上……

後續的畫面,云璟也見不著了.

心,登時有好幾十秒的窒息.

眼睛直直的望著那扇緊閉的門,久久的挪不開去.

腦子里,一片空白,只覺有'嗡嗡嗡’的聲音,在不停地響著……

"姐,葡萄園就在前面了,還需要我帶路嗎?"

"不……不需要了."

云璟回神過來.

面色有些蒼白.

"姐,你沒事吧?看你臉色不太好……"服務員擔心的問了一句.

云璟搖頭,"我沒事,沒事……"

她著,從兜里掏出手機.

手指在屏幕上滑動了一下,尋找著那熟悉電話號碼,手指卻不覺顫抖得厲害.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2):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貨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4):兩年前,第一次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