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4):兩年前,第一次的真相  
   
尾聲——驕陽似璟(64):兩年前,第一次的真相

別墅房內——

景向陽拉開懷里的尤淺,"淺淺,你剛剛有重要的事要告訴我,有關于三兒的,到底什麼事兒?"

尤淺望著跟前好久不見的男人,心里不覺有些傷然,"向陽,你的病……"

"我們先不聊這個."

關于云`三的事,景向陽顯得特別迫不及待,"淺淺,其他事我們暫時都先擱一邊,你先告訴我,到底什麼事兒?什麼叫我不聽你,就一定會後悔?!"

景向陽沒料到自己在酒店里會突然撞見好長時間不見面的尤淺.

尤淺見他後就約他,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兒跟他聊聊.

景向陽拒絕,卻哪知她把云璟給搬了出來,只撂下一句話,"這事兒關乎云璟的,你要不聽,一定後悔一輩子!"

聽了這話,景向陽自然不敢輕易怠慢.

"你先告訴我,到底什麼事兒!"

"你急什麼呀?咱們倆好歹好些日子沒見過了,哪怕做不成男女朋友,那也總算朋友一場吧?就不能先噓寒問個暖的再開場嗎?"

尤淺也有些急了.

卻就在這時,景向陽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云璟打來的電話.

斂了斂眉,沖尤淺擺了個手勢,"等等,我先聽個電話."

他著,邁步往落地窗前走了過去.

這才將云璟的電話接了起來.

"喂——"

"景向陽……"

云璟站在烈日下,望著那扇緊閉的玄關門,話的聲音不覺有些輕飄.

"你在哪呢?"

她問.

景向陽回頭看了一眼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尤淺,猶豫了少許時間,才道,"我現在在醫院呢,還沒來得及從手術台上下來."

他撒了個謊.

緣由很簡單,他不想讓云璟知道自己這會正和尤淺在一塊兒.

今兒是她生日,而且今晚上還有個重要的活動,他不想因為這事兒讓她不開心了,也免了她瞎想,直接影響到晚上的求婚結果.

其實,男人和女人的思維有時候就是這麼不一樣.

男人就覺得女人氣,本沒什麼事兒,卻都愛胡思亂想,想成個什麼事兒來,所以哪怕沒做什麼虧心事兒卻都喜歡藏著掩著,總覺得這樣子省心省事兒,還免了解釋的那點功夫.

可女人呢?一旦男人有事兒故意瞞著自己的時候,就能一口咬定這是他做了虧心事兒!

本來也是,沒做什麼虧心事,為什麼還偏要撒謊呢?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矛盾的!

云璟握著手機的五指,蒼白得有些厲害.

烈日曝曬下,淋漓的汗水,一顆一顆不停地從她的額頭上滲下來……

全是冷汗!!

云璟渾身,冷得直哆嗦.

櫻`唇慘白得有些滲人,起話來,顫抖得厲害,"你在醫院??"

她再次詢問他,想要確認.

聲音較于剛剛越發輕飄了些……

面頰早已被冷汗浸`濕.

云璟捂著自己的肚子,無力的蹲下了身來.

腹部,像被什麼擰著一般,疼得有些痙/攣.

"三兒,要沒什麼重要的事,我先掛了,我這邊還有點忙,待會我再給你回電話."

景向陽的話,才一完,云璟便直接按下了掛機鍵.

她重重的喘了口氣.

面色煞白得沒有了半分血色.

周旁的服務員見狀,連忙迎了上來,"姐,你沒事吧?"

云璟捂著肚子,疼得氣喘.

忽而就覺身下一熱……

一股熱流,急切的從體內湧了出來.

"疼……"

她顫聲喃喃著,豆大的汗水,不停地順著她的額頭湧下來,"肚……肚子好……好疼……"

"別急,別急,我們馬上叫救護車!!"

那服務員著,連忙沖著對講機喊了幾句,緊跟著又有幾名服務員過來,攙扶著疼在地上支不起身來的云璟,往大堂走去.

云璟清秀的雙眉擰做一團,每走一步,都如同踩在針尖兒上.

肚子疼得就像被一個攪拌機殘忍的攪動著一般.

這是她從來沒經曆過的痛楚,哪怕是痛經也從來沒有像這般痛過.

她甚至于能明顯的感覺到有血水正不停地往外湧……

太多,滲過了她的衛生棉,從腿`間湧了出來!

…………………………………………………………………………………………………………

別墅內——

"云璟的電話?"

尤淺問景向陽.

"你要跟我什麼?"

景向陽直截了當的問她.

尤淺端著雙臂,抱在胸前,深吸了口氣,"你真就這麼愛云璟?"

"對!"

景向陽毫不猶豫的點頭,"愛她!而且是愛入骨髓的那種!"

尤淺澀澀的舔`了舔唇`瓣,輕笑一聲,"行了,你也不用給我形容你對她的愛有多深了!真的,咱們能夠在S市再相遇,也算緣分一場吧!不過你別想歪了,其實我對我們過去的那段感也算是看開了,我現在也有了穩定的男朋友,當然,你畢竟算得上是我的初戀,剛剛見著,心里確實有些激動,現在倒平順了些."

她抿了抿唇,猶豫了片刻,才繼續道,"其實兩年前那事兒擱我心里,一直比較歉疚,好多回都想打電話給你清楚來著,但又拉不下臉來!現在好不容易遇見了你,就跟你實話實了吧……"

景向陽斂眉,沉目看她.

"你到底想跟我什麼?"

看尤淺這般支吾的模樣,他就知道,一定不會是什麼輕巧的事兒.

"你還記得咱倆兩年的第一次嗎?"

尤淺忽而問.

景向陽斂了斂眉,沒吭聲.

他不明白為什麼她又突然扯上了自己過去的那些事兒.

"那天晚上你喝了很多酒,很多事是不是都已經忘光了?"

景向陽皺眉,回答,"是!你知道,我一喝酒就有斷片的毛病,那天晚上喝高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尤淺抿緊了唇.

隔半響,深呼吸了口氣之後,她才道,"其實那天晚上,跟你做/愛的女人,根本不是我!"

景向陽一愣.

眸仁緊縮了幾圈,"你把話給我清楚!!什麼叫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不是你的話,又是誰?"

"云璟!!"

尤淺直接了當的回答她,"那天晚上的女人,是云璟!!"

"云璟??"

景向陽胸口的起伏,登時有些劇烈.

那天晚上,他迷迷糊糊的,幾乎什麼事兒都忘記了,唯一記得的就是有那股熟悉的味道……

他以為那只是因為自己喝高了弄錯了,因為自己身邊躺著的人明明就是她尤淺.

"是……"

尤淺咬著唇,點頭,轉而又將那天夜里的況,一一同景向陽了一遍.

景向陽聽到事實真`相之後,幾乎無法用語來形容心里的那種感覺.

除卻生氣和憤怒之外,更多的是,高興!!

原來那天晚上,不單單只是他景向陽的第一/夜,也更是她云璟的第一/夜!!

可他居然還混帳的在吃醋她的第一次到底給了哪個混蛋男人!!

他景向陽可真真兒才是最大的混蛋!!

欺負完了人家後,居然還敢忘得一干二淨!!

該死的!!

景向陽疾步往外走,一邊掏出手機給云璟打電/話.

出了別墅.

電話那頭通了,但遲遲都無人接聽.

走過大堂的時候,還聽得有酒店的住客們在議論.

"你們看到沒有,剛剛那女孩好嚇人啊!!天啊,下`半`身全是血……"

"可不是嗎?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怪滲人的!"

"……"

幾名服務員正拿著拖把在不停地拖地.

旁邊的水桶里早已被鮮的血水染了.

想必是剛剛被他們嘴里的那所謂的'女孩’給染的.

景向陽隨意的瞄了幾眼,便匆匆從酒店里走了出來.

不停地給云璟打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

————————————————最新章節見《添香》—————————————

"快讓讓,讓讓————"

"快,打電話通知病人家屬!!"

"讓血庫備血,快點!!人命關天——"

………

云墨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時,正好完成一台非常棘手的手術.

"您好,請問您是云璟云姐的家屬嗎?"

"是!我是.您是哪位?"

云墨一邊接電話,一邊將頭上的無菌帽拿了下來.

"云先生,我們這里是仁立醫院,云姐現在正在進行搶救,麻煩您盡快過來一趟!"

"搶救??"

云墨腦子里一嗡,連身上的無菌服都來不及脫下,就瘋了一般往外沖,"醫生,我女兒到底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兒??"

"云先生,您女兒是宮`外`孕大出`血,況比較嚴重,您還是趕緊過來吧!!"

宮`外`孕??

大出`血??

云墨登時一懵,腦子里有好久的,幾乎一片空白.

宮`外`孕大出`血……

他忽而就想起了自己上大學那會兒,班上有一女孩兒在五一長假的時候,一個人孤零零的死在了學校的宿舍內.

被人發現的時候,她那白色的*單早已被鮮血染成了猩.

後來才知道,她是宮`外`孕,沒及時發現,導致大出`血,而長假時寢室里又沒旁人,就那麼在*`上流血過多而死的!

【真實事件,所以女孩子們都稍微注意點,真愛生命,保護自己還有自己的女兒!】

云墨想到自己同學這件事兒,握著方向盤的手,還抖得厲害.

連轟油門的腿,都在不爭氣的顫抖著.

額上,不停地有汗水往外流.

"云`三,你一定得給我撐住了!!"

"云`三,等你爸去救你!!你爸是神醫,一定沒事兒的!!等你老爹我!!"

"云`三,你不能有事啊!!一定不能有事……"

"你要有什麼事,你爸媽可真活不下去了……云`三…………"

云墨一聲又一聲顫抖的呢喃著.

喃著喃著,忽而就了眼去.

他云墨這輩子真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慌過手腳.

當了一輩子的醫生,自以為早就看過了生離死別,可這事兒真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那種恐慌感,怎麼壓都壓不住!!

忽而,就在這時,他扔在一旁的手機響了.

看一眼來電顯示,電話是景向陽打來的.

云墨握著手機的手,加重了力道,那感覺,仿佛是要將手機直接碾碎了一般.

接起電話,沒吭聲,就聽得景向陽問他,"墨叔,你知道璟在哪里嗎?打她電話一直沒人聽."

云墨的手,顫抖得有些厲害,"她在仁立醫院."

云墨如實回答.

聲音沉啞,喉管仿佛被刀子割破了一般.

"醫院??"

景向陽眉心一斂,"墨叔,璟出什麼事兒了?怎麼去醫院了?"

他踩下油門,就飛快的往仁立醫院駛去.

"這事兒你問我??"

云墨在電話里怒吼.

聲音哽塞,"景向陽,我女兒要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拿你是問!!"

"墨叔,三兒到底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景向陽腳下的油門直接踩到了底.

"她宮`外`孕大出`血!!現在正在醫院里搶救著——"

"砰————"

云墨的話,才一完,手機那頭就傳來一道刺耳的撞擊聲.

"景向陽??"

"向陽??"

云墨擔憂的喊了兩聲.

"墨叔,我……沒事……"

景向陽的聲音,嘶啞得有些厲害.

電話里,能聽得到他明顯的喘`息聲,一聲比一聲來的壓抑,艱難.

"我……趕著去醫院,再見."

景向陽電話里的聲音,有些打抖,他完,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車頭撞在了旁邊的護欄上,由于車速太快,他的額頭因慣性直接砸在了方向盤上,直接磕出`血來了.

但他顯然顧不及這些.

重新發車,轉了個反向盤,退出來,下一瞬,風一般的就沒入了車流中去.

鮮血,一滴一滴……

不停地從額頭上滴下來,但他卻分毫也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他滿腦子里都在盤旋著云墨在電話里的那句話……

——她宮`外`孕大出`血,現在正在醫院里搶救著.

宮`外`孕大出`血……

作為一名醫生,自然知道這個病的風險性.

越想,他握著方向盤的手,就顫抖得愈發厲害.

景向陽重重的喘著氣兒,這時候,真的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幾耳光.

為什麼就不做措施呢??為什麼就TM的讓她懷`孕了呢?

如果自己把措施給做全了,也不至于讓她受`孕!!不受`孕,也就不會出現什麼宮`外`孕了!!

景向陽`根本不敢去細想,現在躺在病*`上的那個人兒該有多痛苦,心里該有多害怕……

她才二十一歲啊!!

花一般的年紀,怎麼能讓她就遭受這樣的痛苦呢?!!

他真是混蛋!!

天底下最混蛋的混蛋!!!

自己到底都對她做了些什麼!!

…………………………………………………………………………………………

景向陽趕到醫院急診室門口的時候,云墨已經到了.

他垂著頭坐在那里,模樣是景向陽從來沒有見過的落魄.

手焦躁的不停擄著自己的頭發,顯得煩悶不安.

"墨叔."

景向陽走過去,喊他一聲.

云墨拾起眼看他.

兩個人,四目相對,兩雙眼睛,皆一片通.

云墨喘了口氣,站起了身來,下一瞬,一擼拳,就朝景向陽揮了過去.

"混蛋!!我養女兒就是被你這麼糟蹋的嗎?啊??"

云墨一記悶拳狠狠地砸在景向陽的胸口上,他悶悶的咳嗽兩聲,卻沒有任何躲避的行為.

眼眶里浮起層層血絲,"墨叔,能不能先告訴我璟怎麼樣了?"

云墨一個箭步沖上去,揪住景向陽的衣領,著眼沖他怒吼,"景向陽,我告訴你,我女兒要是有什麼閃失,我一定饒不了你!!!"

"墨叔……"

景向陽的眼眶得有些厲害.

聲音哽咽,嘶啞.

他重喘了口氣,卻最後,到底壓抑不住心里的緒,無聲的抽噎了幾下,"求你……先告訴我,璟……的況……"

看著景向陽這副痛苦的模樣,云墨一下子沒憋住自己的緒,放開了他,走到一旁,無聲的痛哭起來.

他云墨這輩子就沒這麼哭過.

今兒還真正是頭一遭……

【推薦米粒白童鞋優質新文:《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文/米粒白】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3):把婚戒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5):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向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