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5):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向陽  
   
尾聲——驕陽似璟(65):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向陽

急救室的門忽而被推了開來.

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護*士從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誰是病人的家屬?!"

"我!!我是!!"

云墨和景向陽見狀,兩人連忙迎了上去.

護*士將手里的單子遞給了云墨,"這是病危通知書,家屬簽個字吧!"

"病……病危通知書??"

云墨剛預備去接的手,驀地在空中停了下來.

景向陽聽聞,深眸一陣緊縮,眸底瞬間染上一層猩.

"護*士,我女朋友怎麼樣了??"

他握住護*士的雙臂,大聲質問著她.

緒激動得難以控制,"她到底怎麼樣了?!!"

"先生,你別激動……"

護*士的雙臂被景向陽捏疼了,"云姐大出*血,況非常不樂觀,現在我們的醫生正在進行搶救,但你們得做好心理准備……"

"嗚嗚嗚……"

護*士的話,才一落下,云墨就再也控制不住的,蹲在地上,崩潰的抱頭痛哭起來.

他雖然是個男人,可他畢竟是一名孩子的父親!!

可憐天下父母心,當看到自己女兒被送上手術台的時候,他多希望躺在上面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的寶貝女兒.

他多希望自己能夠把女兒所有的痛苦都擔當起來!!

哪怕是要他去代她死,他也義無反顧啊!!

聽著云墨的哭聲,景向陽心里更是一抽一抽的.

眼眶通,屬于男人的淚光,不停地在眼底打轉,但他強忍著,沒讓自己掉下眼淚來.

心髒的位置,就像被人拿著重錘狠狠地,錘了幾下.

最終,云墨還是在那張病危通知單上簽了字.

筆才一放下,云墨就發了狂似的,揪著景向陽的衣領,狠狠地朝著他那張俊臉揍了幾拳.

"我打死你!!"

"打死你——"

云墨面耳赤,整個人就像得了失心瘋似得,赤著眼瞪著他,一拳一拳掄在景向陽的面龐上,每一拳都毫不含糊,幾乎是把他往死里揍,"景向陽,我好好的養個女兒,不是讓你這麼來糟踐的!!"

有血,不停地從景向陽的鼻子里湧*出來.

溫熱里還透著腥味,滲入進他削薄的唇*間……

很疼!

但他連哼哼一聲都沒有.

腦子由于用力撞擊還有些昏沉,暈暈乎乎的,看著眼前發狂的云墨有些模糊.

但景向陽卻一丁點的掙紮和躲避都沒有,就任由著云墨抓著自己,承受著他的每一個痛擊,"墨叔,是……是我對不起三兒……"

他嘶啞的聲音,顫抖得有些厲害.

眼眶里,閃爍著薄薄的淚光,"如果您覺得這樣會讓您心里好受些,你盡管打!我受得住——"

挨了打,他心里或許也會好受一些……

"你別以為我不敢打!!不是你,我的寶貝三兒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著,云墨又狠狠的給了他一拳.

這一拳,比剛剛那些碎拳來得更重,砸在景向陽的臉上,登時讓他有些暈頭轉向,眼前有好幾秒的一片空白.

只有腦子里還在"嗡嗡嗡"的響著.

疼到了極點!

卻偏偏,也無法壓抑住心里的那份疼痛……

胸口,猛烈的抽痛著,讓他難受得想要抱頭痛哭.

"云墨————"

"你在干什麼!!"

好像是紫杉阿姨的聲音.

景向陽有些暈暈乎乎的,偏頭去看,就見杉姨和自己的爸媽正心急火燎的往這頭跑了過來.

紫杉費力的扯開發了狂的丈夫,"云墨!你在干什麼!!你別這樣,你難受,但人家向陽心里也不會比你好過幾分,別這樣……"

紫杉著著,最後還是控制不住的,抱著自己丈夫痛哭起來.

向南也在不停地抹眼淚.

見到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兒子,她什麼都沒,只埋在自己老公懷里,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景向陽褪了身上的西服,隨意的搭在自己的臂膀上,用手擦了擦鼻子里湧*出來的血水.

鼻頭還酸痛得有些厲害.

額上,因為剛剛那場輕微的車禍,還在不停地滲血.

俊逸的面龐上,泛著青紫.

這樣的他,有些狼狽,卻依然掩飾不掉他的那份優雅沉穩的氣質.

他走到向南跟前來,"媽,我去抽支煙……"

他的喉嚨,嘶啞得幾乎快要發不出聲音來.

眉心緊斂著,藏匿著太多的傷與痛,還有……歉疚.

向南捂著嘴,點頭.

而後,伸手,緊緊地抱了抱自己的兒子,"三兒一定會好起來的,吉人自有天相!這個難關我們會陪她一起度過的……"

"謝謝媽!"

景向陽的聲音,哽咽得厲害.

伸手,重重的回摟了摟自己的母親.

放開母親,景向陽沉步往吸煙區走去.

背影,落寞得讓向南一顆心,直揪著疼.

景孟弦的大手緊緊地握住自己妻子的手,能感覺到她的手,一片冰涼,還在自己的手心里,顫抖得厲害……

………………………………………………………………………………………………

景向陽不知在吸煙區里呆了有多久.

向南來找他的時候,就見他一個人孤漠的坐在那里.

不停地抽煙,不停地掉眼淚,不停地抹眼淚,然後又抑制不住的痛哭失聲……

向南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兒子這麼脆弱的樣子.

哪怕是時候,被送進化療艙的時候,他都是堅強的帶著笑.

頭一回看他哭成這般,向南忍不住捂著嘴哭了起來,卻不敢推門進去打擾他.

他知道自己兒子心里一定是最難受的那個.

自己深愛的女人,卻因為自己而命懸一線.

哪怕不是故意的,但不得不,罪魁禍首的那個人,也是他!

他比誰都更需要發泄心里那份壓抑著的緒……

——————————————最新章節見《添香》———————————————

急救室里——

煞白的燈光,篩落下來,打在云璟那張蒼白的臉蛋上,襯得她稚氣的面容上,沒了半分生氣.

血,不停地從身體內往外湧……

醫生們忙前忙後的,給她不停地輸送著血液.

儀器表滴滴答答的聲音,響徹整個緊張的急救室.

手術台上,云璟能明顯的感覺到有一股熱流正從自己的身體里消失……

而自己的身體,也越來越冰涼,麻木,僵硬……

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那種無力而輕飄的感覺,讓她恐慌……

過往的曾經,如放映一般的,不停地從她的腦海中流竄而過.

十五歲那年……

他第一次帶女朋友回家.

那個夜晚,她和他差點擦槍走火,他抱著她,不停地喊著那個女孩的名字,最後,發狂的把她趕出門外,讓她淋了半夜的雨……

兩年前……

他反反複複的周*旋于她和那個女人之間.

最後,她勝,她離開……

他,他愛的人,一直是她,那個叫尤淺的女人!

而剛剛……

仿佛一瞬間,又回到了從前.

回到了那個周*旋的三人關系里.

尤淺……

對于云璟而,敏感得就像一根刺.

一根紮在了心里的刺,只一碰,就渾身痙/攣.

刺,紮得太深,想要拔掉,除非……剔骨削肉!

云璟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是冷的.

而她的身體,越來越冰寒……

漸漸的,仿佛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身體,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腦子里的思緒也漸漸的越來越紊亂不堪.

……………………

此時此刻,急診室外,守滿了人.

景向陽,云墨,紫杉,景孟弦,還有向南.

向晴沒在.

外出到現在還沒回來,而且已經有兩天沒聯系上人了.

至于云璟的奶奶和外婆,自然都沒敢通知,唯恐驚到了老人家們.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

對于外面的這些人而,就像度日如年.

每一秒,都如同一根針,走動一下,就在心尖口上,狠狠地紮一下……

讓所有的人,都喘不過氣來.

一個時過去……

兩個時過去……

終于……

急救室的燈,倏爾暗了下來.

"嘩——"的一聲,門從里面被推開來.

就見幾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從里面走了出來.

"醫生,況怎麼樣了?"

所有的人,一擁而上.

醫生摘下口罩來,"大家稍安勿躁,好消息,病人總算是度過了這個難關,但是你們要清楚……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沒了."

所有的人,如釋重負,心里卻又有種不出的澀然.

尤其是景向陽.

孩子……

這是他們之間的第一個愛結晶,最後,卻終究與他們無緣.

很快,云璟被醫生們推著從手術室里出來了.

她還在昏睡的狀態,沒有醒來.

面色慘白著,找不到半分的血色,平日里那雙漂亮的櫻桃口此刻卻泛著讓人心疼的烏色.

那模樣兒看起來,羸弱得似沒有半分生氣.

紫杉和向南見狀,都忍不住哭出了聲來.

云墨在得知云璟的況後,緒倒平穩了不少.

只要還活著,比什麼都好!

景向陽站在人群最後,看著躺在病**上的云璟,胸口處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正用力的攪著他的心髒……

又悶又疼,讓他根本喘不過氣來.

……………………………………

VVIP病房內——

由于現在是特殊時期,云璟需要絕對的安靜,所以她的房間里每次只允許最多待兩個人.

景向陽拾了把椅子,坐在*頭邊上.

從被子里將她的手托起來,置于自己的手心里.

明明是大熱的天,她的手卻依舊冷得像塊冰.

那種冰寒,就像刺骨的尖刀,剜在了他的心口上,讓他有好長時間的窒息.

他重喘了口氣,臉頰貼上她的手,眼眶已然通,"對不起……讓你跟著我受苦了.對不起,三兒……"

他嘶啞的聲音,有些哽咽.

薄唇,一下又一下,心疼的吻上她的手背,"我真混蛋!連兩年前那麼重要的事,都被我忘得一干二淨……""你醒來以後,打我一頓,好不好?太混蛋了,是不是?那麼重要的一個晚上,居然都可以被我忘得那麼徹底!確實該打."

景向陽握著她的手,在自己鼻青臉腫的面頰上厮*磨著.

"如果你現在能睜開眼看見我,心里一定會爽到的,要知道我三十多年來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狼狽過……"

"可是,心里也沒像今天這麼痛過,害怕過!!"

眸底的淚光,再次將他的黑眸染濕,"今天真的嚇到我了!"

他顫抖著聲線呢喃著,薄唇不停地親吻著云璟的手背,"我好怕你會離我而去……好害怕……"

他傾身過去,湊近她,捧住她蒼白的臉頰,下一瞬,低頭,心疼的在她的唇*瓣上,輕輕的,淺淺的,心翼翼的烙了一個吻……

"謝謝你,還活著……"

這真的比什麼都重要!!

……………………

從病房里出來,廳里所有的人都圍了上來.

"怎麼樣了?璟醒來了嗎?"

紫杉問景向陽.

"還沒."

景向陽搖頭,"杉姨,墨叔,你們進去看看她吧!"

"嗯嗯……"

紫杉和云墨推門進了病房去.

向南看著自己渾身是傷的兒子,心里同樣好受不到哪里去.

景孟弦的臉色沉到了極點,抬頭,瞥了自己兒子一眼,嚴肅的斥道,"你自己也是醫生,難道璟懷*孕沒懷*孕,你不清楚??為什麼非到了大出*血的時候才知曉?!"

"行了,行了……事都已經發生了,少兩句吧!他心里也不比咱們好受,總算三兒是拉回來了."

向南忙充當和事佬.

剛剛在吸煙區里見到的那一幕,到現在還揪著她的心呢!

看著自己兒子那樣壓抑的痛哭,她當媽的能不難受嗎?

"來!媽剛給你去拿了些外敷的藥,坐過來,幫你敷一下."

"媽,我沒事."

景向陽搖搖頭,摸了摸自己嘴邊的傷痕,"一點皮外傷而已,不礙事兒,你別擔心."

"不礙事?你自己去照照鏡子,看看你那張臉都成什麼樣子了!"

向南都急了眼.

一張好好的臉兒,現在到處是一塊青一塊,嘴角腫,額頭上還滲著血.

景向陽掀唇笑笑,"這是我該得的,比起三兒受的苦,我這點算什麼?"

向南歎了口氣,"行了,過來吧!你這樣子要被三兒醒來看見,又得多替你擔份心了."

向南著,就起身拉著自己兒子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搗騰著手里的藥,替他外敷著.

她雖不是醫生,但這麼些年來,跟著自己的老公,倒也學到了不少東西.

"疼就喊一聲……""嗯."

景向陽閉著眼,任由著自己的老媽替他上藥.

不吭聲,連面上一點多余的表都沒有.

"兒子,你也別怪你墨叔,這事兒換哪個當爹的都會這麼做……"

向南寬慰著自己兒子.

"媽,我不怪墨叔,這事兒本來就是我起的禍端,是我差點害死了三兒,他打我本就是應該的."

"你也別這麼你自己."

向南幽幽的一聲歎息,"你是我兒子,我知道你心里是怎麼想的.雖然璟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但這不上怪誰,畢竟這不是人為可以控制的,所以你也別一個勁的埋怨自己,好在三兒現在已經脫離了危險,也算是咱們祖上保佑了……"

"至于你們的孩子……你也別太遺憾了,好在你們都還年輕,以後都有的是機會!再了,以你現在的身體況來,這孩子要真生下來可也保不准會是件好事,知道嗎?你聽媽一句勸,這三五年咱們先別想著生孩子的事,等你把身體養好了再,懂嗎?"

"媽!我要娶三兒."景向陽忽而道.

向南聽聞,面色一喜.

景孟弦抬起頭看了自己兒子一眼,"這種況下,你覺得你墨叔還會輕易同意?"

"我會請求他成全的!"

其實,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三兒的態度.

"三兒答應你了?"

向南期待的問了兒子一句.

景向陽如實搖頭,"我還沒來得及同她求婚."

"唉,你們這婚事倒是早搞定早完婚的好!別拖拖拉拉的,怪不省心的!可是你的身體……"

"媽,在決定同三兒求婚之前,我在醫院里又進行了一次複檢."

"結果怎麼樣?"

向南有些急迫.

景向陽點了點頭,"結果很理想,身體狀況還不錯."

"那就好,那就好!等三兒好點了,你就給她求婚,你岳父那邊搞不定的話,我來負責!"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4):兩年前,第一次的真相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6):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