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6):求婚  
   
尾聲——驕陽似璟(66):求婚

VVIP病房內——

*※上,云璟蝶翼般的羽睫輕輕扇動著,她極力的想要睜開眼來,卻又怎麼都掙不開來.

"三兒?"

恍惚間,似聽到了自己爸媽那親切而焦灼的輕喚聲.

"三兒,醒了嗎?三兒……"

"寶貝,睜開眼瞧瞧!"

云璟迷迷糊糊的睜了睜眼……

眼前的一切,都顯得模糊不清.

"醒了,醒了!!三兒醒了!!"

紫杉激動得泣不成聲.

"你可算是醒來了,嗚嗚嗚……"

母親的淚顏,緩緩地印入云璟的眸底中來,漸漸的,越來越清晰.

而後是父親那張憔悴的英朗面孔.

才不過短短的一天時間而已,仿佛一瞬間他們老了不少.

"爸……"

"媽……"

云璟的聲音,從喉嚨里艱難的吐出來,低如蚊蚋,幾乎輕不可聞.

"誒!!在呢,在呢!!"

紫杉激動得忙握住自己女兒的手,哭得像個淚人兒,"總算是醒來了,謝天謝地!!沒事了沒事了……"

"我……很好……"

云璟的臉色,慘白得沒有半分生氣.

腹部處,還陣陣凜痛著,如刀絞著般,難受到了極點.

但,身體上的難受,卻始終敵不過她心里的那份難受和悲涼.

孩子……

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就這樣從她的身體里流走了.

或許,這真的就是造化弄人.

也或許,就是注定了,她和那個叫景向陽的男人,從來都……有緣無份.

紫杉仿佛是看出了云璟心里的那份難受,"三兒,你也別太往心里去!媽知道你心里難受,但來日方長,以後你還有的是機會當媽媽,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養好身體!知道嗎?"

"嗯,嗯……"

云璟雖是點著頭,那眼眶里卻早已有淚水在不停地打著轉.

"我去叫向陽進來!他們都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紫杉抹了把淚,起身就預備往外走,哪知卻被云璟一把給扣住了手腕.

"媽……"

她的聲音,很輕.

似乎起話來,極為吃力.

握著母親手腕的手,也根本使不上什麼力來.

"媽!"

"怎麼了?"

紫杉見這副模樣,趕忙又坐了回來,"三兒,怎麼啦?"

"我……現在不想見他,我只想好好休息……"

"三兒,你這是……"

紫杉歎了口氣,偏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丈夫,一下子沒了主意.

"行,三兒,爸媽都聽你的!你不見,咱們就不讓他見!你好好養著身體,不許傷心難過了,也不能再掉眼淚了,知道嗎?"

云墨啞聲哄著自己女兒,又忙伸手替她將眼淚拭干.

"那楚默呢?楚默你要見見嗎?人家在外面也等了好長時間了."

紫杉又問自己的女兒.

"楚默哥也來了?"

"嗯……知道你出事後,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紫杉著歎了口氣,"三兒啊,雖然媽知道你不喜歡楚默,不過,楚默確實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孩子,我看他對你其實也挺上心的……"

"媽……"

云璟無力的打斷母親的話,"現在咱們先不這些,好嗎?"

"對對對,看我,才醒來就跟你叨叨個沒完……"

紫杉抹了一把眼角的余淚,"那我去叫楚默進來?"

"嗯,好……"

云璟輕輕應了一句,就疲倦地閉上了眼去.

紫杉起身,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大廳里,向南和景孟弦都不在了,只剩下景向陽和陳楚默候在那里.

向南回家給云璟頓補血湯了.

醫院里管事的人全候在了云璟*邊,最後,只能由景孟弦回去照顧一下醫院里的事宜.

"杉姨!"

一見紫杉出來,景向陽和陳楚默同時迎了上去.

兩個大男人也都是整宿整宿的沒睡覺,此刻看起來都顯得有些疲倦.

尤其是景向陽,昨兒沒少挨云墨一頓毒打,這會兒鼻青臉腫的,眼底還泛著濃濃的血絲,看著倒叫紫杉有些于心不忍.

"三兒醒來了嗎?"

景向陽迫不及待的問紫杉.

"嗯!醒來了,醒來了……"

"太好了!!我去看看她!"

景向陽著,就要推門進去,卻被紫杉一手給攔了下來,"向陽,別急,三兒累了,現在已經睡下了,你看看你,都傷成這樣了,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這個樣子被三兒瞧見了,又得讓她替你擔心了,是不是?"

"沒事,杉姨,一點皮外傷而已,真不礙事!"

景向陽著,就想往里走.

卻哪知,紫杉握在門鎖上的手,沒肯松.

景向陽愣了半秒,下一瞬,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深深的看一眼紫杉,"杉姨……"

紫杉有些難以啟齒,"向陽,你聽杉姨的話,好嗎?先好好回去休息休息."

"三兒不肯見過?"

景向陽直接問.

被他猜著了,紫杉倒也沒意外,她到底還是點了點頭,"嗯,三兒緒不是太穩,可能心里還有些難受,鑽進了牛角尖里,你也別往心里去."

景向陽眸色暗了些分.

她在怪他嗎?

也是,如不是自己,她也不會在這生死邊緣線上走過這一遭了.

"她醒來後,況理想嗎?"

景向陽沒有強行要進去見她.

他知道,她現在最需要的是靜養,她不想見到自己,如果自己執意闖進去,又惹她傷心難過了,只會加重她的病.

"況還不錯,你也別太擔心,她爸跟我都是醫生,我們會好好照顧她的."

紫杉寬慰著向陽.

"嗯……"

景向陽笑笑,眼底卻掩不住有些失落.

"楚默……"

紫杉喚了一聲陳楚默,又看了一眼跟前的景向陽,歎了口氣,沖陳楚默道,"你進來吧."

陳楚默偏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景向陽.

景向陽沒什麼.

清俊的面龐,此刻顯得疲憊不堪.

他退出來,坐回了沙發上.

大手抹了一把臉,試圖想要掩去心里的那份難受和憋悶.

見陳楚默站在那一直看著自己,他才擺擺手,"進去吧,好好照顧她."

陳楚默這才隨著紫杉進了病房里去.

景向陽抑郁的抹了一把臉,重喘了口氣,試圖發泄一下心底的那份郁結,卻偏偏,每一次的深呼吸,都讓他壓著胸口,極其難受.

陳楚默進了病房去,紫杉和云墨便識趣的從病房里退了出來.

景向陽自然明白兩位長輩的意思.

明顯是為了留著獨立的空間給里面的兩個人相處.

他艱澀的抿了抿薄唇,"杉姨,墨叔,我出去抽支煙."

招呼了一聲,便出了套房去.

背影,有種不上來的落寞.

紫杉歎了口氣,"老公,你咱們這樣對向陽,是不是太殘忍了些?"

"女兒不想見他,咱們也沒辦法不是!"

"唉……"

紫杉歎了口氣,"其實我還是覺得楚默跟三兒更合適,楚默這孩子我看他其實對咱們三兒還是挺上心的,你看人家一聽三兒出事了,連夜就從外地趕了回來!不行,待會我還是得好好勸勸三兒……"

"這些事,等三兒身體好些了再吧."

云墨就覺現在確實不是這些事的時候.

"……"

房間里的對話,景向陽一字不落的全數聽進了耳底.

要心里沒什麼想法,那定是假的.

站在吸煙區里,一支接著一支,不停地抽著煙.

煙霧繚繞,從他的鼻腔里漫出來,每一口都嗆得喉管發疼.

明明是想來靠著這煙草的味道來麻痹心里那份遭心感的,結果卻發現越抽越難受,最後還是干脆作罷了.

抽完煙後,景向陽又飛快的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衫折了回來.

一個多時過去了,陳楚默從云璟的病房里還是沒有出來.

紫杉和云墨夫婦倆也進了病房里去陪云璟.

病房里,時不時的會傳出來一串串輕快的笑聲,可想而知,里面的人兒,相處得有多麼輕松愉悅.

他獨自一人坐在這廳里,倒顯得有些多余了.

………………………………………………………………………………………………………

之後的那些天里,景向陽一直沒有見著云璟.

她不願見,誰也沒辦法.

這日,向南給云璟又煲了烏雞湯過來.

向南坐在云璟的*頭,一口一口的親自喂她.

"看你這些日子氣色倒是好了不少啊!"

"嗯,謝謝向南媽咪."

云璟笑著道謝.

"最近楚默天天過來呢?"

向南又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云璟點頭,"嗯,每天都過來了."

"那你呢?"

"嗯?"

云璟裝傻.

"我是問你,你對人家什麼感覺呢?"

向南直問她.

云璟笑笑,搖搖頭,"不知道,不上來,就覺得挺好的吧……"

她將頭輕輕的靠在背後的枕頭上,輕緩道,"向南媽咪,前些日子我躺在手術台上的時候,忽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很多事……"

"什麼事?給向南媽咪聽聽."

向南將湯碗擱了下來,認真的聽著.

"我想啊,這人在世間上走一遭真的太不容易了,從前是我對有些感,有些人太過執著,那樣的執念反而是一種累贅.可我從閻王殿前走過了這麼一遭後,突然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不少,不想再去追求那些渾渾噩噩,患得患失,又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了,我有些累了,累了就想過過安分點的生活,平淡點其實可能會更幸福,對嗎?"

向南怔鄂的看著跟前的女孩.

忽然一下子就覺得她長大了不少.

想到自己兒子,心里卻又百般不是滋味.

"對!你的這些都沒錯,人啊這輩子講究的幸福,那就是平淡和細水長流.可那得看你的那個他,是不是真的是你想要一輩子細水長流的人啊!三兒,我知道,出了這種事兒,誰心里也不好受,你要生你哥的氣,那也是正常的,可是……"

"向南媽咪!"

云璟直接打斷了向南的話,她掀了掀蒼白的唇※瓣,"這事兒我從來沒有怨過他,我知道,宮※外※孕流※產是我自己的身體問題,與他一丁點干系都沒有."

"那你……"

云璟搖頭,眸底有淡淡的淒然劃過,"就當我跟他之間有緣無份了吧!"

向南一聽這話就急了,"三兒,我覺得你該再給你哥一個機會!你剛從手術室里出來那會,他就跟我,一定要娶你!他這話你還沒給他機會出口呢,怎麼就……"

"向南媽咪……"

云璟聽了向南的這番話,心里頓覺難受得慌.

眼眶一下子又濕※了些分,她搖搖頭,"我不要他娶我!這事兒不僅已經發生了,而且,都已經過了!孩子沒了,而我的身體也在慢慢康複中了,我不再需要他對我負責了,還有……"

云璟頓了頓,才又繼續道,"你幫我告訴他一聲,他真的不是我想要托付一生的人……"

她想要托付一生的人,是像她爸那樣的,一旦認定的,就是一輩子,就是唯一!

她是他的唯一!

而並非那種,永遠都在兩個女人之間游離不定,搖搖擺擺……

不知他會不會累,但她真的累了.

累了,又遭遇了生死離別後,忽而一下子就徹底想開了.

人生如此短暫,她又何苦一次又一次的為難自己呢?

向南還想什麼的,但陳楚默來了,她也就沒再什麼了,識趣的從病房里退了出來.

陳楚默又送了一束百合過來,擱在云璟的*頭.

"楚默哥,你再把花往我這送,我這病房可真要成花房了."

陳楚默在云璟的*邊坐了下來,"不喜歡嗎?"

"沒有."

云璟笑笑,看一眼房間里各色各樣的花卉,"就覺得太破費了."

陳楚默伸手,替她理了理額前的劉海,目光凝著她,眸色深沉了些,"你知不知道,當我知道你進醫院的時候,真的嚇壞了."

"我知道,聽我媽,你當時還在外地出差,一聽我進醫院就連夜飛了回來!楚默哥,謝謝你,讓你這麼費心."

陳楚默的目光,深深的看定云璟.

"如果我,我在那一刻,發現了自己的真心呢?"

陳楚默倏爾問她.

云璟一怔,"什……什麼意思……"

陳楚默倏爾湊近她,二話沒,就在云璟的唇上印了一記淺淺的吻.

云璟眨眼,直愣愣的看著他.

伸手,抵在他的胸口,"楚……楚默哥,我……我不太明白……"

陳楚默笑著一聲歎息,挑挑眉,"不明白那我就直白點,我好像……對你動了心."

"……"

這……算是表白吧?

云璟的腦袋里,有好幾秒的嗡嗡響著.

"璟,你生日那天我們吃完那頓飯後,不知為什麼,明明該釋然的,可我心里卻好像一直揣著什麼事兒,不開心,不舒服,直到那天聽你出事了,我才一下子恍然明白了過來!"

"我……可是我……"

云璟顯然沒料到故事到最後會如此發展,頓時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那頓飯我真希望我們從來都沒有吃過……"

"楚默哥."

云璟深吸了口氣,稍稍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緒,這才道,"你也看到了,我……我現在這樣,我是因為懷※孕了,流※產了才這樣子的.你懷過別的男人的孩子,你知道嗎?你現在突然跟我這些……"

"我不介意!"

陳楚默根本沒等她把話完,"如果我真的介意的話,我今天也就不會急著跟你表白了!正因為你現在住在了醫院里,也正因為你流※產讓我差點失去你,所以我才想明白了這所有的事……"

"璟,給我一次機會,就當我們的婚約還在!讓我娶你!讓我照顧你一輩子!我是真心誠意的……"

"我……我現在腦子里一團亂麻……"

"好,我給你時間好好考慮,不著急."

陳楚默倒也沒逼著云璟.

"好,謝謝."

……………………………………………………………………………………………………

門外,景向陽站在那里.

手,握在玄關上.

門是半掩著的.

他從陳楚默低頭吻她的那一刻起,就站在了門口.

里面的每一句對白,他都聽得真真切切.

最後,他推門,走了進去.

他是有些生氣的.

生氣他們之間的那個吻.

生氣她云璟沒有第一時間拒絕他陳楚默的表白和求婚.

生氣她對自己的感如此搖擺不定.

他走進去,二話沒,一俯身,低頭,就狠狠地吻住了云璟的唇.

重點推薦好文《千億繼承人·總裁,愛入骨髓!》——神經姐姐麼麼噠著,大家多多支持!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5):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向陽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7):信里的真實內容到底是什麼?【重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