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7):信里的真實內容到底是什麼?【重薦】  
   
尾聲——驕陽似璟(67):信里的真實內容到底是什麼?【重薦】

他是有些生氣的.

生氣他們之間的那個吻.

生氣她云璟沒有第一時間拒絕他陳楚默的表白和求婚.

生氣她對自己的感如此搖擺不定.

景向陽邁步走了進去.

走近云璟的*邊,二話沒,下一瞬,一俯身,低頭……

涼薄的唇+瓣,狠狠地吻住了她微張的櫻+唇.

他忽來的行動,讓云璟和陳楚默同時鄂在了那里.

過了好幾秒,云璟才後知後覺的回了神過來.

櫻+唇上,他濕熱的唇+瓣,肆意的纏+綿著,強勢而粗+魯的攻占著她的檀口,讓她幾乎有些喘不過氣來.

云璟氣急敗壞的去推他,"你……你干什麼!!放開我——"

"唔唔唔——"

云璟懊惱的掙紮著.

換來的,卻是景向陽更霸道的侵占.

手指干脆攫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壓住她的雙手,置于自己手掌下,霸道的將這一記強吻,加深,加重!

云璟掙得滿頭大汗,卻始終擺脫不出他的禁錮.

陳楚默終于有些看不下去了,拉了景向陽一把,"景先生,請你自重一點!你這樣把她給弄疼了!!!"

"滾開——"

景向陽狂躁的一把甩開陳楚默.

唇+瓣也順勢放開了云璟的唇.

他俯身,深深的凝著*+上的云璟,"云+三,給他答案."

低沉的嗓音,有些嘶啞.

話語里,仿佛是透著某種……祈求.

讓人聽著,不覺有些心傷.

云璟的水眸里蒙上一層淺薄的霧氣,明知故問道,"什麼答案?"

她的語氣,疏離得像陌生人.

"告訴他,你不想跟他結婚!!"

云璟睇了一眼景向陽,眉眼間似帶著些淡淡的涼笑,又看一眼站在一旁的陳楚默.

"離我遠點,行嗎?"

她問景向陽.

景向陽一怔……

眸仁緊縮了幾圈.

就聽得云璟疏離道,"景向陽,我怎麼回答楚默哥,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出去吧,我現在不想見到你……"

"云+三——"

景向陽咬牙喊她.

"夠了!!"

云璟淡淡的睨著他,"我聽向南媽咪了,你想娶我對嗎?可我已經讓向南媽咪把答案轉告給你了,現在看來,她根本沒有告訴你,對不對?"

景向陽死死地盯著她看,那感覺,仿佛是要生生將她看穿看透一般.

大手,扣住她的手,像鐵鉗,疼得云璟直皺眉.

她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既然她沒,我就自己吧!景向陽,你不是那個我想要托付一生的人!從來都不是!!這樣的答案,你滿意了嗎?可以放開我了嗎??"

話一出口,云璟就感覺勒著自己的那兩只手越發收緊了力道.

漆黑的雙目,愈發深沉而猩.

"我不是,那他陳楚默呢?他就是??"

景向陽咬牙質問她.

"對!!比起你,至少他會讓我安心很多!!"

云璟的聲音也隨著他的語調而拔高了些分.

完,似乎扯到了腹部的傷口,讓她吃疼的斂了斂眉.

"怎麼了?"

景向陽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痛苦.

忙松開了手來,擔憂的問她.

胸口卻還在因為心里的憤怒而劇烈起伏著.

"璟,你沒事吧??"

陳楚默看著云璟痛苦的面色,感覺不對,"我去叫護+士!!"

"我沒事……"

云璟忙拉住了他,"沒事,只是扯到了傷口而已,不礙事兒."

"我看看!"

這話的,自然是景向陽.

"不用!!"

云璟連忙按住了他的手.

"不需要!!"

她格外的執著.

景向陽緊緊的鎖住她,"云+三,非得跟我這麼見外,是嗎?"

"是!!我們倆本就是不相干的兩個人!!"

"不相干的兩個人??"

景向陽冷笑,挑眉,"不相干的兩個人會突然就有了孩子?"

提到'孩子’,云璟的眼眶一熱,差點就哭了出來,"你別跟我拿孩子事兒!!他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們倆從此也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如果你不想我的傷口再扯開的話,你放開我!!當然,我也請你……放過你!!不管我嫁給誰,但我可以肯定,我不會嫁給你!!"

云璟算是把話徹底絕了.

經過這麼一遭之後,她算是把所有的事都看開了.

如今的景向陽,在她眼里,就是個搖擺不定的花花公子!

她累了,倦了,不再需要這樣沒有定數的愛了!

哪怕結婚了又怎樣?結婚了就能保准他往後不會再同尤淺有牽扯了嗎?

又或者,走了一個尤淺,就再也不會出現其他女孩子了嗎?

那種並非忠貞的婚姻,她根本要不起!

與其往後一輩子的痛苦,不如現在徹徹底底的清楚!

"你再一遍."

景向陽顯然還有些不願相信自己聽到的這些話.

"我……我不會嫁給你!!"

云璟再次重複一遍.

景向陽冷涼的掀了掀嘴角,那笑容里盡是諷刺.

很久,他才點點頭,"其實我一早就該知道,這就是你所能給的愛!呵……兩年前我就該明白的,結果……我TM兩年後又做了回傻叉!"

景向陽完,頭亦不回的摔門離開.

出去的時候,撞見向南洗了碗恰好回來.

"兒子,你這怎麼了?"

見自己兒子怒氣沖沖的模樣,向南忙追問.

"沒什麼."

景向陽將心里窩著那團火盡可能的壓下來幾分,"媽,醫院里有點急事,我先走了……"

"你剛剛跟三兒聊過了?"

向南擔憂的問他.

景向陽沒什麼,面上也沒有任何多余的表,拍了拍自己老媽的肩膀,"媽,幫我好好照顧她,辛苦你了!我先走了!"

完,轉身離去.

看著自己兒子離開的背影,向南哀怨的歎了口氣.

想來是云璟把她剛剛對自己的那番話也對他了一遍吧!

……………………………………………………………………………………………………

景向陽走後,病房里只剩下云璟和陳楚默.

氣氛一時間顯得有些尷尬.

"傷口還疼嗎?"

陳楚默關切的詢問云璟.

云璟搖搖頭,笑笑,"不疼了."

"那就好."

陳楚默長舒了口氣,在她*邊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沖云璟抱歉的笑笑,"好像是我造成了你們之間的矛盾."

"沒有."

云璟搖頭,歎了口氣,"其實這事兒與你無關."

"真的嗎?"

"嗯."

陳楚默笑開,"那就好!這樣我心里不至于太歉疚."

云璟賠笑,沒話.

"璟,剛剛我跟你的那番話,我是認真的,希望你也認真的考慮一下……還有,我很欣慰聽到那句話:至少,我比他讓你更安心……"

陳楚默太過真誠的話,倒讓云璟有些窘迫.

她為什麼在陳楚默身邊會更安心呢?

因為她可以不用害怕身邊的人是不是會被其他女孩子搶走?

也不用費盡心思的去琢磨,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著自己?

其實,云璟不明白.

這些,根本不叫安心,而是……沒有心動.

因為沒有動心,所以不在意,所以不會在乎是否他會被旁的女孩搶走,也更加不會去費盡心思的細想,這個男人到底對自己是不是真愛……

"我答應你,會認真考慮考慮的."

"好……"

陳楚默笑開.

………………………………

之後,陳楚默每日都會殷勤的出現在云璟的*邊.

每日,都會帶著一束新鮮的玫瑰過來.

的,白的,黃的,藍的,甚至于七彩的,應有盡有.

對于陳楚默的殷勤,最歡喜的人,大概要屬云璟的母親紫杉了.

當然,從那日之後,景向陽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因為,他去外地了.

不是出差,而是尋人.

找她出走就再也沒有回來的妹妹!

向晴那次去實地考察之後,卻不想,一去不回,直到近日里連手機都開始打不通.

向南急壞了,連忙往當地報了警,以失蹤案立了案,景向陽也即刻就前往了妹妹丟失的B市尋人.

然卻遲遲未果.

向晴失蹤的事,都默契的沒有人同云璟提起過.

畢竟她現在是病人,雖然身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但這種事能瞞著還是瞞著比較好.

陳楚默剛從病房離開,紫杉就同云璟叨叨開了.

"三兒,我看楚默這孩子真的挺不錯!你怎麼就不跟人家試試呢?"

她一邊剝橘子,一邊勸著自己的女兒.

"媽,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

"怎麼?還放不下你哥?"

紫杉擔憂的看一眼自己的女兒.

"不是."

云璟一口否決,稍稍坐直了身子,"我只是有種心力憔悴的感覺,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不太適合談戀愛!再了,我現在為什麼會住在醫院里?是因為跟別的男人懷了孩子,流+產了,才住進的醫院里!你讓我現在和他在一起,你覺得合適嗎?"

"那照你這話的意思就是,你云璟這輩子不能再找別的男人了?那你不嫁你哥,是不是這輩子還就不嫁人了?"

"媽,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不是那意思,那到底什麼意思啊?現在答應跟以後答應,有什麼分別?"

云璟搖頭,"我現在累了,什麼都不想想,媽你就別叨叨我了."

"行行行,我不了,你自己能想清楚就行了,多了還嫌我啰嗦."

"媽,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啊?"

"明天,明天就能出院了!不過出院之後還得在家里好好修養一個星期才行."

"那也好過住在醫院里!天天聞著這消毒水的味道,沒病也要聞出病來了!"

"烏鴉嘴!"

……………………………………………………………………………………………………

翌日——

出院前,陳楚默心急火燎的趕到了醫院.

紫杉和云墨借口辦出院手續,騰了空間給兩個年輕孩子相處.

而陳楚默今兒也確實有重要的事想跟云璟談.

"璟,有件重要事,我想請你幫個忙."

陳楚默倒挺直接的.

"嗯,你吧."

云璟停下整理行李的手,"有什麼是我能幫到的,我一定幫你."

真的,陳楚默這些日子以來,對她費盡心思的照顧著,她的心里是極為感動的.

"璟,嫁給我吧!"

忽而,陳楚默單膝就在云璟跟前跪了下來.

也不知他從哪兒就變出了一個精致的錦盒,打開來,里面嵌著一枚璀璨的婚戒.

云璟嚇了一跳.

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楚默哥,你……你這是干什麼呀?"

"璟,你別誤會."

陳楚默起了身來,走近云璟,拉起她的手,"其實是我奶奶,她老人家知道我們倆退了婚約的事之後,心一直郁郁寡歡,昨兒晚上突然心肌梗塞,被送進了醫院,昏迷不醒,迷迷糊糊的,就聽得她老人家一直在喊你!你也知道,我奶奶特別喜歡你,早就認定了你是她的孫媳婦……今兒早上,醫院里下了通牒,是***身體頂多還能熬一個月.所以……"

"所以……你希望我們倆能結婚,讓奶奶開開心心的走完這最後的一個月,對嗎?"

云璟替陳楚默把最後的話給了出來.

"璟,我知道你不願意跟我結婚,也沒有想過要逼你嫁給我,其實我是希望你能陪我演完這出戲,直到奶奶離開……"

陳楚默緊緊地握著云璟的手.

云璟抿著唇,沒肯話.

睫毛低垂著,視線也沒去看他.

內心里,不斷的做著掙紮.

"我知道我這個要求挺過分,也挺自私的!你不答應也沒關系,我會再想其他的辦法."

見云璟這副模樣,陳楚默也不好再強求.

他笑笑,預備將手上的戒指收回去,卻倏爾,被云璟的手一把給按住.

"不,我願意嫁給你!"

當然,她的是,演戲!

"真的?"

陳楚默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真的!"

云璟點頭,把右手伸到他面前來,笑笑,"你幫我把戒指帶上吧!至于婚禮哪天舉行,由你定,聽你的."

云璟完這話,突然間,就感覺到有一束銳利的目光,如刀一般,剜在了她的身上.

她下意識的回頭去看.

下一瞬,愣住.

就見景向陽一身白衣,站在門口.

風塵仆仆的樣子,似剛出遠門,急忙趕回來的.

漆黑的深眸里誶著冰,冷冷的凝著陳楚默手里的那枚婚戒.

半晌,冰寒的目光才緩緩地從戒指上移至云璟的臉上來,注視了她許久許久.

久到,幾乎是要用眼神將云璟凍結.

最後,他卻什麼話都沒,轉身,頭亦不回的離開.

挺拔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

揪著云璟的心,忽而就讓她有些呼吸困難.

陳楚默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璟,這件事,你要不要先跟他商量一下?"

"當然不用!"云璟收回心神,連忙搖頭,故作鎮定和不在意,"我跟他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你幫我把戒指帶上吧!事辦完以後再還你."

陳楚默笑了,忙替云璟將婚戒帶上,"都送出去了,哪里還有再要回來的道理."

"那可不行,這可是婚戒,我當然不能收."

"害怕我真的就把你這麼給套牢了啊?"

陳楚默故意逗她.

云璟也跟著笑了,看了看自己無名指上的婚戒,忽而覺得有些恍惚.

曾幾何時,自己那麼熱切的期盼著那個叫景向陽的男人,能拿著婚戒單膝跪在自己跟前真誠的替她帶上那枚戒指……

可如今,一切似乎都成了虛幻的泡沫.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向陽從B市趕回來,沒有回家便直奔醫院去看云璟.

但怎麼也沒料想,撞見的卻是這樣一副'溫馨’的畫面.

他走進家門,煩悶的扯了扯領口下方的領帶,把手上的外套隨意的扔至一旁.

"向陽!!具體況怎麼樣了?那邊的警方怎麼的?"

向南一見自己兒子回來,就急急忙忙的迎了上去.

"媽,那邊向晴早一個星期前就回咱們S市來了!具體況,只能聽這邊警方的消息了."

景向陽如實彙報況,見母親急了眼,他忙安撫她道,"你先別擔心,向晴那種古靈精怪的人,不會有事的."

"怎麼不擔心!"

向南著,就濕+了眼眶,"都這麼多天了,沒一丁點消息!一女孩子家的在外面,萬一遇上什麼壞人……這年頭拐賣的人販子還少嗎?向陽,你你妹妹該不會被搞傳銷的團伙給盯上了吧?"

"媽,你先別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了!先等兩天消息吧,我已經找了人埋了線,如果黑線上真有她的消息,一定會知道的."

"唉!"

向南歎了口氣,"如今除了等,咱們也沒其他法子了!只要沒見尸,這比什麼都好……"

向南著著,又不由了眼眶.

景向陽連忙抽了紙巾給自己的母親,極力的安撫著她的緒.

"兒子,你最近都瘦了!來來回回的跑了好些天,累了吧?今晚媽給你燉你最愛的鴨血湯."

"媽,我不累……"

景向陽替自己母親擦了擦眼淚,"倒是你,瘦了不少,向晴不在,你也得愛惜自己身體是不是?她要回來看見你這樣,還不難過自責死?"

"你們倆兄妹可真是個個不讓人省心."

向南難過的擦了擦眼淚,忽而想到了什麼,"對了,今天三兒出院呢!趕緊的,收拾收拾,接她去!"

向南著,就伸手要幫兒子系領帶.

景向陽抓+住了母親的手,"媽,我去過了."

漆黑的雙眸,晦暗如夜.

喉嚨沙啞,顯得極為疲倦,"她和陳楚默打算結婚了."

"什麼?"

向南一怔,不敢置信的瞪著兒子,"怎……怎麼會這樣?"

"我有點累了,先上樓去休息會,吃飯的時候再叫我吧."

景向陽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心力憔悴過.

胸口那種悶痛的感覺,幾乎能讓他窒息.

現在,他只想拋開所有的煩心事兒,不去想他和云璟流失的那個孩子,不去想她云璟和陳楚默的婚事,不去想妹妹向晴突然失蹤的事……

就想悶著被子,倒頭,一閉眼就能睡過去.

哪怕只是短暫的腦子泛空,那對他而也是一種奢求了……

………………………………………………………………………………………………………………

云璟從醫院出來後,似乎一切都回歸到了正途.

每天照常去學習,婚禮的事,她極少過問,都是陳楚默一個人在張羅.

婚禮的日期,定在了兩周之後.

考慮到***身體,所以打算盡早完成.

可這事兒,云璟又多了幾分顧慮.

一心希望著奶奶身體好轉,可是,這身體好轉了是不是也就意味著這場戲就需要他們一直不停地演下去呢?

云璟越想心里就越亂,可如今事已至此,想再多似乎也只是在徒增煩惱.

最後,干脆作罷,什麼都不想了,就走一步算一步得了!

………………………………………………

向晴失蹤的事,終于有了些眉目.

但自那之後,景向陽幾乎鮮少著家,每天都在醫院里度過,成了一個典型的工作狂.

這夜——

景向陽還在辦公室里與幾位值夜班的主刀醫生們討論著後天那台手術的最佳方案,忽而,就覺口腔里有些咸腥,他伸手一摸,是血.

"院長,你牙齦出~血了!"

一名醫生提醒他.

景向陽面色微微變了變,"可能最近忙壞了,你們先坐會,我去漱個口,稍等."

景向陽著,就進了辦公室內間的洗漱室去.

捧了把清水,漱了口,吐出來.

盥洗盆里,全是血水,看著有些滲人.

抬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白色的鏡前燈照射下來,景向陽忽而覺得有些視線模糊.

雙臂撐在盥洗台上,重喘了口氣,胸腔隨著他的呼吸而劇烈起伏著.

出~血,視線模糊……

這于他而都不是什麼好征兆!

前些日子明明才做過複檢的,如今看來……

景向陽倚在盥洗池邊抽了支煙後,整理了一下緒,方才從洗漱室里走了出去.

而後,又繼續若無其事的投入到了工作當中去.

隔日,景向陽又去血液科做了次細致的檢查.

拿到檢查結果後,景向陽誰也沒知會,扔在了自己辦公室的抽屜里,就再也沒有過問過了.

"叮呤叮呤——"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座機電話響了起來.

電話是自己母親打來的.

"媽,有事?"

"嗯."

電話里,向南應了一聲.

猶豫了好半會,才開口道,"三兒的婚禮馬上就到了,你看看你是不是得替她好好准備一份新婚賀禮啊?還有向晴的那一份,她不在,就由你負責吧,你看怎樣?"

提到云璟的婚禮,景向陽心里多少還覺得有些悶.

纖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擊著,一邊回著醫生發過來的郵件,一邊似心不在焉的同向南道,"直接准備兩個包不就成了嗎?"

"那怎麼成?一點誠意都沒有!"

向南一口否決.

景向陽敲著鍵盤的手指,頓了幾秒.

"咱們好歹跟你墨叔家里算是一場世交,你跟璟的關系……哪怕做不了夫妻,那也算是兄妹一場不是,送幾個包像什麼話?"

兄妹?

景向陽微微斂了斂眉.

"行,我知道了.什麼時候要送過去?"

"娘家這邊的東西,作為陪嫁,明天就得送過來了,你趕緊備著吧."

"好,我知道了."

景向陽掛了電話.

而後,又在電腦面前忙開了.

半個時後,停了手里的工作,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專用律師顧問.

"張律師,麻煩你幫我把城區那套別墅的房產權過戶到云璟的名義上."

"對,是的."

"好的,我要求盡快處理,明天晚上之前,我要見到結果."

"行,嗯,再見!"

城區的那棟獨立別墅.

這是他景向陽作為自己妹妹的陪嫁禮物!

景向陽又給李嫂打了通電話.

"李嫂,幫我找搬家公司,把兩年前云璟的那些衣物都搬到城區那棟別墅里去吧."

那些東西,從來都屬于她.

如今,他不過只是,物歸原主罷了!

………………………………

翌日——

景向陽驅車回家.

路上,流了一次鼻血,他匆匆用紙巾擦了,就沒再當回事兒.

回家的時候,家里已經在准備晚餐了.

對面的云家,很是熱鬧,喜慶.

離云璟的婚禮已經不剩幾天了.

而景向陽從她出院的那日起,就再也沒有見過她了.

不見倒也好,省得心煩.

"趕緊的,洗洗手,准備吃飯了."

向南一見自己兒子進門,忙招呼了一聲.

"嗯……"

景向陽換鞋,進屋.

隨手將外套扔在沙發上,就往廚房走去.

洗了手出來,才一坐上桌,就聽得向南問他,"禮物准備好了嗎?"

"嗯……"

景向陽應了一句,低頭,專注的吃飯.

向南操心太重,不放心的問兒子,"准備的什麼禮物?"

景向陽抬頭看了自己老媽一眼.

"不會當真就兩個包吧?"

"房產證."

景向陽如實道.

向南一愣.

"怎麼?"

見自己母親發愣的模樣,景向陽故意問了一句.

"你送房產給云璟?"

向南還有些摸不著頭腦.

"舍不得?"

景向陽故意打趣自己的老媽.

"的什麼話!"向南推了自己兒子一把,"什麼舍得不舍得,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你~媽眼里,她早就是我親生閨女了."

景向陽挑挑眉,沒做解釋,低頭吃飯.

其實,當年買這別墅的時候,就做婚房買的.

當時腦子里想到的女主人就是如今這個快要成為新娘的云~三.

所以,這套房子,本該就屬于她才是.

"待會你親自去把這禮物給三兒送去!"

向南吩咐自己的兒子.

景向陽吃飯的動作一頓,半晌,才道,"不了,待會我還有事,你幫我跑一趟就成了."

"不行!"

向南把手里的筷子一擱,一臉嚴肅的訓道,"忙什麼事呢!再忙也不在乎這幾分鍾了!就算云璟這婚事你再怎麼不樂意,表面功夫你也得給我做足了!基本禮儀不懂嗎?"

"媽,我覺得你誤會了,云~三這婚禮我沒有半點不樂意."

景向陽認真的陳述事實.

他承認,起初是非常不樂意,可拿到身體檢查結果之後,他甚至有些慶幸這場婚禮了.

"行,禮物我自己去送,親自送到她手上."

這樣也好.

就讓這段感,徹底在今晚做個了斷吧!

………………………………………………………………………………………………………

晚上十點,云家的客人全散了,景向陽才去了他們家找云璟.

才一進門,就見到了廳里的紫杉.

景向陽表明了來意,"杉姨,三兒在嗎?"

"在樓上呢!"

紫杉笑著沖景向陽招了招手,"向陽,來,過來陪你杉姨坐回,聊聊天."

"好……"

景向陽似乎已經猜到了杉姨想要同他聊的話題.

景向陽坐下,紫杉端了一杯茶給他,"這是上好的袍,嘗一嘗."

景向陽沒喝,擱在一旁,"杉姨,你想跟我談什麼?"

紫杉聽聞景向陽這樣一問,倒覺有些尷尬,將手里自己那本茶擱了下來,猶豫了半晌,才道,"向陽,有些話如果杉姨太直接了,你也別怨我!咱們家~三,大家都是看著她長大的,這麼些年來,她在你這受得苦也不算少的.這回眼見著她和楚默要成家了,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擾她了,我這麼,你能理解嗎?"

其實,紫杉知道過幾天的這堂婚禮不過只是一場戲而已.

可是,假戲真做的況,那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戲是假的,但也保不准戲里的人就真的假戲真做了呀!

"杉姨,你這話的意思,我能明白!"

景向陽倒似乎真沒把她的話往心里去,"您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他著,起了身來,"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上樓了."

"嗯……"

聽著景向陽的話,紫杉心里湧上一陣歉疚,"向陽……"

她伸手拉住了景向陽的胳膊,"對不起!"

她真誠的道歉,滿眼都寫著愧疚和自責,"杉姨不期望你能原諒,但希望你能理解一顆為人父母的心,杉姨也不是對你有意見,更不是因為……"

"杉姨……"

景向陽笑笑,反手摟過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她,"杉姨,你不用再了,我能理解,我們之間也談不上什麼原諒不原諒,這只是緣分問題,緣分不到,誰也強求不得……"

他完,放開了紫杉,"我先上樓去看看她."

"好的,好的……"

………………

臥室門打開,云璟見到門外站著的景向陽時,鄂住.

他穿著一件淺色的格紋襯衫,沒有系領帶,襯衫領口隨意的松開幾顆紐扣,露出一片麥粒色的肌膚.

下~身,一條考究的深色西褲包裹著他修長的雙~腿,精致的裁剪,將他完美的倒三角身形襯得愈發性/感.

哪怕他只是安靜的站在那里,不不語,沒有任何舉止,然那優雅而尊貴的氣質,卻在他身上依舊展現得淋漓盡致.

云璟站在門口,怔怔然的看著他,半晌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他們倆,仿佛間有好久好久不見了……

久到,如同隔了一個世紀之長一般.

四目相對,有異樣的電流,在兩人之間劃過,竄起……

心,驀地一悸,云璟緩然回神.

"不打算請我進去?"

景向陽問她.

語調平靜,掀不起半絲漣漪.

云璟忙將門打開,"你怎麼過來了?"

她刻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沒什麼波瀾起伏.

景向陽邁步走了進來.

他把那本房產證遞到云璟跟前.

云璟錯愕,"這是什麼?""禮物."

他,轉而又補充了一句,"陪嫁禮物."

云璟潔白的貝齒咬了咬下唇.

她沒有告訴他,其實過幾天的婚禮不過只是一場戲.

"恭喜你!"

他.

云璟沒有接他手里所謂的禮物,抬頭,怔忡的看著他.

眸底,蒙著一層薄薄的,淺淡的水霧.

景向陽挑挑眉,淡然一笑,"我真心誠意的."

云璟沒接,他順手將房產證擱在旁邊的桌子上,"人家都新娘這邊陪嫁品越豐厚,新娘在婆家的地位才越穩!"

他訕訕一笑,"就當給你打地基的!在陳家跟自己婆婆好好處著,嫁過去別讓自己受了委屈,哪天就算真跟自己丈夫鬧矛盾了,也有個房子能收留你,有備無患!"

他似得那般輕巧.

卻一字一句的,都重重的,敲擊著云璟的心口.

垂落在雙肩的手,不停地篡緊……

十指間,蒼白得有些厲害.

他得越真誠,她的心里,就越是不爭氣的,凜著疼.

明明好,該忘掉的.

明明好,該看開的.

可當他像沒事人兒一般出現在自己跟前的時候,云璟的心,還是疼了……

他永遠都是這樣!

對待他們之間的愛,永遠都可以如此瀟灑.

云璟吸了口氣,牽強一笑,"謝謝."

她道謝,轉而抓過桌上的房產證遞給他,"但是房子我不要,也不需要!你放心,我不會跟我丈夫吵架的."

她承認,後面的話,她就是用來故意堵他的心的.

景向陽深深的盯了她一眼,視線又轉而落在她手里的房產證上,也沒有去接,"房子已經過戶到你的頭上,就已經是你的了!我給你,你就拿著!"

不知怎的,云璟心里忽而就憋足著一口氣,想要發泄,"給我這東西,什麼意思?"

景向陽皺眉,"我以為剛剛我已經得很清楚了!"

"補償費嗎?還是分手費?遣散費??"

云璟反詰他,冷諷一笑,"我不需要!!景向陽,我不需要你在傷害過後再給我這些什麼所謂的物質補償!!你別把我想得那麼輕賤!!"

云璟著,就將那本房產證狠狠地砸在了景向陽的胸口上.

景向陽一伸手,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清冷而銳利的視線,如刀般剜著她,"你幫我懷過孩子,我給你一棟別墅,有錯嗎?!"

景向陽的一句話,似乎徹底刺激到了云璟.

她掙紮的要逃出他的禁錮,哭著尖叫一聲,"別跟我再提孩子!!那只是一場意外,她到我肚子里來就是一場意外!!哪怕不是宮~外~孕,她也不可能會出現在這個世界里!!景向陽,像你這樣三心二意的男人,根本沒資格跟我提孩子!!!"

"三心二意??"

景向陽扣住云璟手腕的大手,愈發用力了些分.

他一把將云璟扯進自己懷里來,"云~三,你跟我把話清楚!!什麼樣的男人就叫三心二意的男人??!"

他的緒,也很是激動.

景向陽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在這個女人心里,一直是用這樣一個詞語來形容的!

三心二意??

如果他真的是個三心二意的男人,他至于到現如今也還單身一個人嗎?

他至于到現在,眼見著她都要成為別的男人的新娘了,他還在癡心奢想著嗎?

如果自己真的是個三心二意的混蛋,自己至于活了將近三十一年,卻從來只品嘗過她的味道嗎?

"你這樣的男人就叫三心二意!!"

云璟直接指控他,"景向陽,我問你,我出事的那天,打電話給你,你你在手術台上!到了今天,你再捫心自問一下,那天你到底在哪里,和誰在一起?"

再回頭來追究這個問題的時候,云璟的眼眶,不自覺的濕~了一圈.

景向陽一怔.

他握著云璟手臂的大手稍稍松了些分力道,"你那天在酒店?"

"是!"

云璟的眼眶更了些分,"我就在酒店……"

眼淚,如絕提的洪閘一般,從眼眶中湧了出來,"尤淺!我就看著你跟尤淺一起進了別墅房,我就看著你們倆抱在一起,景向陽,你是不是還想告訴我,這只是個誤會?"

景向陽怎麼都沒料到,原來那天她給自己打電話的時候就在酒店里,而他居然還給她撒了個謊.

忽而,景向陽響起那天自己走出大堂的時候,見到水桶里那被鮮血染的水.

心,突然一疼……

如刀割了一般.

那血,全是她的,還有,他們那未成型的孩子!

景向陽深吸了口氣,胸口憋悶著,有些難受.

"云~三,那天我和尤淺,就是個誤會!也只是個誤會."

景向陽解釋.

忽而,就覺鼻腔一熱.

一股熱流從鼻子里湧了出來.

"sh/it!!"

他煩躁的罵了一句.

云璟見狀,忙扯了紙巾遞給他,秀眉斂緊,"你怎麼這麼喜歡流鼻血?"

從兩年前,到現在,這毛病怎麼還不見好轉些分.

"上火."

景向陽隨口應了一句,擦乾淨鼻血,才繼續上一個話題,"那天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尤淺來找我,也確實是因為有重要的事要跟我……"

云璟沒話,就任由著景向陽著.

"云~三,兩年前,咱們在金云酒店的第一次,你還記不記得?"

云璟沒料到他會突然提起這個,臉頰上掠起些許的窘迫.

那天夜里,兩個人反反複複的糾纏,折騰了一整夜,她想要忘記都難.

"干嘛突然提過去的事?都那麼久了,我不記得了."

她撒謊.

景向陽看了她一眼.

臉上那許緋色,不留余地的被他捕捉進眼底.

他知道,她沒忘,她只是在犟嘴而已.

"云~三,你知不知道我在喝完酒以後有斷片的毛病!喝酒後做過的事,我會忘得一干二淨!"

云璟聽到景向陽的話,略感震驚,錯愕的看著他,"你想,其實那天晚上的事,你根本都不記得了?"

"對!不記得了!所有的畫面幾乎都模模糊糊的,就像在做夢似地."

景向陽如實回答,又道,"你半夜丟下我一個人走了,可你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嗎?"

"後來,我早上醒來,看見躺在我*邊的人不是你,而是尤淺!!"

"*單上,一灘血,她那是她第一次的印證!她,一整夜躺在我身下的女人,就是她!"

云璟聽著景向陽的話,又震驚,又氣憤,胸口更是因緒激動而劇烈起伏著,"她撒謊!!那天晚上的人明明就是我!!*單上那片血是我的!!是我第一次的證明……"

云璟到那些,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眶,瞬間又濕~了些分.

景向陽一伸手,就摟緊了她.

將柔弱纖細的她,心疼的抱進自己懷里來.

感覺到懷里的她,哭得一抽一抽的.

他,"對!那天晚上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也很慶幸,還好是你!這就是那天她在酒店里告訴我的事實真~相……"

"如果真的只是這樣,那你為什麼要騙我?!!"

云璟哭著質問他.

"如果我真的只是怕你想太多呢?"

景向陽摟緊她的細~腰.

猿臂的力道很重,那模樣,幾乎是要生生將她嵌入自己體內一般.

這或許是他給她的最後一個擁抱了……

云璟在景向陽的懷里掙紮了一下,眼眶濕熱,鼻頭發酸,"景向陽,到如今了,你的話,我還能相信嗎?"

她從他的懷里退開來,水霧的眸子凝住對面的男人,無力的搖搖頭,"哪怕就是現在,我也看不清你的心,我累了,真的……很累很累……"

"兩年前的事,就像一根刺一般,紮在我的心里,怎麼都散不開去."

云璟捂著自己的心髒,那兒,還在一下一下的刺痛著.

她著眼,沖他道,"但凡你兩年前愛過我,你也不會丟開我,去同尤淺結婚!!但凡你兩年前真的愛過我,就不會舍得放我走!!你明知道我是因為你……因為你才走的!!"

"景向陽,你從來……就沒有給我看過你那顆真正確定的心!!"

景向陽赤著雙目,慍怒的瞪著她.

大手扣住她的手腕,很用力,如同兩把鐵鉗,"云~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什麼??"

他問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用吼著的.

"兩年前,你到底有沒有收到我寄給你的那封信??"

"收到了!!"

云璟見他拔高了音量,也不覺的提高了分貝.

心里的怒焰更甚,她著眼沖他吼到,"收到了!!正因為收到了,所以才更加確定你對我的感,不是愛!!那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

景向陽凜眉,不解的瞪著她,"云~三,你知不知道你在什麼?!!"

"難道那封簡短的信里,飽含~著你對我的愛嗎?"

云璟諷刺的反詰他.

"是!"

景向陽一口咬定.

云璟輕笑出聲來,那笑容里盡是冰涼,"愛?那個字,還是哪個詞語?景向陽,是我的理解能力有問題嗎?是你的'一路順風’飽含了對我的愛意和關切?還是你的那句'勿念’,透露著對我的深愜意??如果是,我只能,你給我的愛太深沉了,我讀不懂!!景向陽,我一字一句都領會不透……"

"一路順風??勿念???"

景向陽驚愕于她嘴里的信件內容.

終于,景向陽察覺到似乎有某一個至關重要的節點出了問題,"云~三,你收到的信件里,內容到底是什麼??"【呼……咱們終于要破開謎底了,行了,今兒就加更到這里了,明天月底,大家把票子統統給我捂緊了,明天再丟下來哈!】

【重點推薦米粒白:《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神經姐姐麼麼噠《千億繼承人·總裁,愛入骨髓!》,另外,大家不要再拿字數事兒了,對于你們而是番外,對于我而是故事,我的目的就是把故事寫好寫完,不會去考慮長短或者番外不番外,喜歡的接著看,不喜歡的也希望理解,大家好聚好散,分手快樂.】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6):求婚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8):這封信讓我們錯過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