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8):這封信讓我們錯過了多少?  
   
尾聲——驕陽似璟(68):這封信讓我們錯過了多少?

"一路順風??勿念???"

景向陽驚愕于她嘴里的信件內容.

終于,景向陽察覺到似乎有某一個至關重要的節點出了問題,"云三,你收到的信件里,內容到底是什麼??"

"你連你自己寫過的信,你都忘了嗎?"

云璟從他的禁錮中掙紮出來,走到桌前,打開抽屜,從里面取了一張白色的信紙出來.

這就是那張被自己封存已久的信件.

之前,云璟落在了美國,沒拿.

前些日子重回美國去學習,又見到了這封信,也不知怎麼的,心血來潮就把信又給收進了自己包里,帶了回來.

云璟把信遞給他,"既然忘了,你再好好看看吧!"

景向陽狐疑的接過云璟手里的信件.

單看自己手中這張白紙,景向陽就已經非常確定了,這根本就不是自己寫給云璟的那封長信.

他當時用的是專用信紙,而不是這樣一張打印紙張.

景向陽費解的攤開白紙,在見面上面的字跡時,鄂住.

這封信,粗一看,確實像是自己的筆記.

可再過細一看,才發現,這根本就是模仿的他的筆跡!

而信件的內容,從他起初的那一大段的深愜意,更改成了,簡簡單單的兩句話……

——一路順風,勿念!!

冰冷,且不帶半分感.

落筆:景向陽!!

信件,在景向陽的大手中揉成了皺巴巴的紙團.

他峻峭的面龐,此刻如同布上了一層寒霜,冰冷到了極點.

凌厲的輪廓線條,深刻如刀.

漆黑的眸仁里,閃爍著複雜的緒,諱莫如深,盯著云璟看.

神,卻是云璟完全看不透,猜不明的.

景向陽喘了口氣,胸口劇烈的起伏了幾下,捏著信紙的手,收緊了力道.

問云璟,"當年信是從哪里收到的?"

他的聲音,低沉,沙啞.

少了剛剛那些戾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讓云璟心軟的滄涼.

"信是信箱里拿的,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屬于自己信箱,鑰匙都是自己保管的."

云璟斂眉,狐疑的看著他,"信有問題嗎?"

景向陽深意的看她一眼,又看一眼自己手里的那封信.

心里,五味雜陳,什麼味道都有……

酸楚,和苦澀,更濃!

嗆在他的喉管里,讓他連開口話,都顯得有些艱難.

"景向陽?"

云璟看著他腥的雙眼,擔心的輕喚了他一聲.

景向陽深呼吸了口氣,胸口悶悶的,疼得打緊.

忽而,一探手臂,一把將跟前的她,抱進了自己懷里來.

猿臂圈緊她,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真切的感受著她的存在.

"云三……"

他的聲音,很是沙啞.

喉管就像被人用刀子割破了一般,讓人聽著都不由一陣心揪.

大手,一下又一下輕緩的撫著她柔順的發絲.

"你這兩年,我們到底都錯過了些什麼……"

他不是問她,而是一種……由心的感歎.

那種晦澀,莫名讓云璟聽著,就不由濕了眼眶.

她在他懷里輕輕掙紮了一下,"是不是我收到的信有問題?"

景向陽深沉的視線落定在她精巧的面龐上.

兩年過去,她還是那麼年輕,漂亮,單純.

那雙靈動的水眸,一如時候一般,讓人單單只是看著,就一陣心動.

而他呢?

過了而立之年,殘了,也病了.

美好的她,就不該隨著他墮入這痛苦的深淵中的.

兩年前,一場陰差陽錯的誤會,讓她避開了這潭痛苦深淵,而兩年後,眼見著她就要踏進那張幸福大門了,他又何苦再來拉她一同下到這苦水中來呢?

"是不是我收到的信件有問題??"

云璟又急急忙忙的重複問了一句.

抬頭看他,眼底寫滿著一種期盼……

景向陽胸口一痛,像是被人用鐵錘狠狠地敲擊了一下.

那個'是’字,他幾乎都快要脫口而出了.

最終……

他搖頭,"不是."

聲線粗嘎,有些難聽,"信件沒有問題."

云璟的心,一疼.

眼淚差點就從眼眶中滑落了出來.

景向陽,你知不知道,其實只要你有問題,我就願意相信!!

哪怕,我能認出你的字跡……

景向陽再次圈緊她.

揉在自己懷里,感受著屬于她的味道,和那片讓他心悸的溫暖……

眼眶有些發燙,喉嚨干澀,就聽得他,"云三,你我之間……緣太深,但份太薄……"

沒有人知道,他景向陽是揣著一顆怎樣凜痛的心,才出了這樣一句話來的.

他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腦勺,以作安撫,"我先走了,早些休息,晚安."

完,放開了她.

深重的看她一眼,轉身,往外走.

云璟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淚早已不自覺的沾濕了眼眶.

"景向陽……"

"如若深,何怪緣淺……"

云璟低聲,哽咽的呢喃著,音落,眼淚滑落……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是第一次走進這棟別墅里來.

這是景向陽送給她的陪嫁禮物.

她本沒想過要來這的,只是今兒突然路過,想起來了,就鬼使神差的進來了.

旋開玄關門,走進去,再見到里面熟悉的場景時,微微鄂住.

云璟意外,里面的布置,竟跟兩年前他們住過的那套獨立公寓的裝設,如出一轍.

那一刻,云璟幾乎有一種錯覺,仿佛一瞬間,她又回到了從前.

回到了那個固執而單純的年代……

那時候的她,像個尾巴一般,天天黏在他的身邊,怎麼甩都甩不掉.

恍惚間,她又見到了自己纏在他的身上,鬧著要他給自己煮面,還吵著要做他的妻子……

其實,那時候的她,還不太懂男女之間的事.

唯一懂得的,或許就是,她喜歡他,喜歡粘著他,喜歡窩在他身邊……

唯一想要的,就是,一粘,就是一輩子!一窩,就是一生!

過往的從前,如電影般,清晰的在腦海中放映而過……

眼淚,模糊了她的眼球.

云璟順著樓梯往樓上走.

路過他的房間,旋了旋門把手,想要進去,卻莫名的居然有些緊張……

握著門把的手,微微緊了緊.

推開門,再見到里面空落落的一切時,心,還是不期然的一陣落空.

其實,她一早就知道里面不會有任何他生活過的痕跡,可是,她還在期盼,還在奢望……

從正臥里走出來,她又到了屬于自己的房間.

本以為會像剛剛那間空蕩蕩的房間一樣,然而,推開門,見到的卻是……曾經生活過得,每一道痕跡.

云璟震驚的站在門口,不敢輕易踏足進去.

淚水,徹底模糊了眼球,幾乎讓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琉璃梳妝台上,陳設著她從前的生活用品.

水*上,依舊是她兩年前用過的那套碎花*單,整潔的鋪設在那里,竟沒有丁點泛黃的痕跡.

云璟緩步走了進來,一時間,就像走在了時間穿梭機中……

書桌里,那些久遠的照片都還在.

衣櫃里,整整齊齊的疊放著她兩年前的舊衣裳.

即使放了兩年,衣衫卻以及沒有任何泛黃的痕跡,亦沒有潮濕發黴,有的,只是那種淡淡的草香味……

一如他身上那淺淡而教人迷失心神的味道,那般好聞!

云璟拿起一件,放在手里,心翼翼的輕撫了撫,又拿到鼻尖嗅了嗅……

那里,仿佛都是他的味道!

一瞬間,將她空落落的心,填充得滿滿的.

云璟飛快的脫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隨意挑了一套櫃子里的衣衫給自己穿上.

將疲憊的自己,癱在大*上,閉上眼,聞著身上那獨屬于他的香草味,緩緩地進入了睡眠中去.

有他的味道陪伴,就像被他擁在了那安心的懷里……

讓她睡得格外深沉.

似乎,從發生上次流產意外之後,云璟就再也沒有睡過一天好覺了,今兒難得的能睡得如此踏實.

這感覺,真好.

"叮呤叮呤——"

"叮呤叮呤叮呤——"

云璟是被一陣急切的手機鈴聲給鬧醒來的.

她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隨手胡亂的去摸旁邊的手機.

隔了好半晌,才將電話接起.

"喂——"

慵懶的聲線,透著明顯的惺忪.

"璟."

電話是陳楚默打來的,"你在睡覺?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云璟揉了揉眼睛,這才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居然已經是晚上十點時分了,自己一睡就睡了四個多時.

云璟忙坐起身來,"你找我有事嗎?"

"後天就是我們的婚禮了,你沒忘吧?"

陳楚默似故意打趣她.

云璟笑笑,抓了抓自己腦袋上那頭亂蓬蓬的長發,"怎麼會忘呢!"

"璟,下午我在你家翻了一下你的同學錄,邀了你班上幾個與你要好的同學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等等……"

陳楚默的話,還沒完,就被云璟給截斷.

"楚默,為什麼要邀我的同學呢?"

而且,還是擅自做主.

似乎察覺到了云璟的不開心,陳楚默忙解釋,"我看你出席的朋友鮮少,所以才擅作主張的.我以為你會很想見到她們才是,畢竟結婚這種大事就需要同學朋友一起見證才比較熱鬧,不是嗎?"

"等等,等等……"

云璟頓覺有些頭疼,"楚默,你是不是忘了,咱們倆好,這場婚禮只是一場戲的,你忘了嗎?"

陳楚默笑了起來,"我沒忘,我知道這只是一場戲,我只是想著,借由著這個機會讓你好好跟你朋友們聚一聚,就這麼簡單而已,你別想太多了."

其實,陳楚默自是有他自己的私心的.

他是巴不得云璟所有的親戚朋友統統出面來見證他們這場'婚禮’.

見證的人越多,婚禮就越真實……

他自私的想要用流蜚語和所謂的名聲,將她捆在自己身邊.

雖然手段顯得有些卑劣,但他也只是因為,想要爭取,不想失去!

而顯然,他陳楚默是不了解她云璟的個性的.

她云璟是什麼樣的人?

是一個從不顧任何人的看法和意見,只管自己好好活好好過的女孩.

流蜚語算什麼?名聲又是什麼?

她,統統不在意!!

而且是,從來就沒有在意過!!

"我讀書的時候,就一個朋友!但是他肯定沒時間來參加."

云璟的自然是那位進了部隊的花花大少陸離野.

"其他人都不是我朋友."

這時候,云璟還是想到了她的同桌,秦瀝瀝.

從去美國之後,就再也沒同她見過面了!

那個女人,對于自己和她的友,云璟不出什麼感覺來,總之,怪怪的!

就像她那個人,陰陽怪氣的,讓她特別不自在.

"可是這邀請函已經發出去了,再收回來,好像有些失了禮節."

陳楚默有些難為.

云璟一想,似乎也是.

"算了……"

云璟無謂的扯了扯自己的衣擺,"反正給她們發了邀請函,她們也不定會來!這麼多年了,我跟她們就沒聯系過."

"嗯,那好的!下次有問題我一定先同你商量."

"好……"

"你現在在哪呢?剛剛我打電話給杉姨,杉姨你不在家來著?"

陳楚默似隨口問了一句.

云璟又攤回了*上,睡好,"我在我的新家里窩著."

她環顧一眼四周……

薄薄的月光透過玻璃窗隱射過來,照在她熟悉的家具上,她的心,稍稍有些恍然,"楚默哥,先不聊了,我再睡會……"

"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見."

"明天見."

云璟掛了電話,直接將手機關機,隨手抱過一旁的抱枕,便再次沉沉的睡了過去.

她做了一個夢……

夢到了景向陽.

他坐在自己的身邊,讓她的頭,倚在他的懷里靠著.

而他那雙因常年握手術刀而起繭的大手,一下又一下,輕輕的,緩緩地,拂過她的長發……

云璟甚至理不清,他的動作里,是愛,還是親……

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的面頰,游離過她白嫩的肩頭,最後,輕輕落在她漂亮的蝴蝶骨上……

一下,又一下,輕輕的,似貪念的撫摸著.

今天,景向陽去血液科做了複檢.

回來時,卻鬼使神差的將車開到了這棟別墅來.

而更是意外的……

一推門,就見到了睡在*上的云璟.

看著她嬌憨的睡顏,有那麼一刻,景向陽幾乎要誤以為她是沉睡千年的睡美人……

不自禁的,一低頭,就攫住了她紛嫩的櫻唇.

仿佛間,她的唇瓣,還帶著一種淡淡的奶香味,縈繞在他的鼻息間,誘/人至極.

他不是她的王子,所以,沒有吻醒*上的睡美人.

喘了口氣,不舍得從她的唇間挪開來……

近距離看著她美麗動人的睡顏,心里卻是一陣悵然若失.

明明就在眼前,卻觸手不及.

血液科醫生的話,還猶在耳畔間響著.

"現在你這種況已經屬于高危了,白細胞超高,且還是混合型的,如果可以,最好盡快安排骨髓移植手術……"

這種況,景向陽其實一早就預見了,只是,再聽醫生這麼出來,心里難免還有些無從接受.

"醫生,如果是藥物化療的話,對以後生孩子是不是還有一定的影響?"

"那是肯定."

醫生點點頭,"不過你還年輕,病好之後,再等個六七年,對孩子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六七年……"

且不他的病能不能好,就光六七年,他真的還能等得起嗎?

如今他已過而立之年,再過六七年,就三十七八歲了,到那時還能不能生出孩子或許都成了問題.

事已至此,他更加沒有權利再鎖住懷里的女孩了!

她還年輕,她該有明朗的生活,而不是陪著自己活在這無邊無際的病痛里,每天患得患失……

景向陽從房間里退出來的時候,云璟還在沉睡著.

他的出現和離開,睡夢中的云璟,分毫未覺.

她只覺得,自己這個夢……

太真實!

以至于,清晨醒來,一睜眼,看著空蕩蕩的*邊,心里一下子仿佛被掏空了一般,悵然若失.【明兒最大的轉機啊!速速把月票交上來!!!搶票子拉!!!】

【番外臨近大結局,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求月票拉!!28號了,月票翻倍了!!另外,關于信件,不出意外,明兒就要正式被解開了!!!so,趕緊兒把票子甩下來吧!明兒給大家加更拉!!】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7):信里的真實內容到底是什麼?【重薦】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69):遲到兩年的信我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