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69):遲到兩年的信我收到了  
   
尾聲——驕陽似璟(69):遲到兩年的信我收到了

婚禮,到底還是如期而至.

明明只是一場形式,卻給云璟一種格外逼真的感覺.

婚禮現場布置得極致奢華,陳家所有的親戚朋友都在.

而她這邊好在就到了四位長輩,景向陽沒來,而向晴據還在外地考察,根本回不來.

云璟自然沒有在意,因為這在她看來,只是一場虛假的婚禮.

新娘更衣室里——

化妝師正專注的給她上妝.

云璟怔怔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身披潔白的婚紗,漂亮的臉蛋上化著精致的妝容,烏黑的發絲間,嵌著白色的頭簾.

一切的一切,不像是一場作秀,反而更像是一場精心准備的婚禮.

不知為什麼,云璟忽而變得有些心慌起來.

這場戲,太真了,真到讓她有些害怕,有些想逃.

她以為,所謂的假結婚可能就只是做一場形式給奶奶看.

沒有親人的出席,沒有朋友的道賀,更不會有這身潔白的婚紗!

云璟不適的深呼吸了口氣,有一種強烈的意識,想逃!!

這跟她起初所設想的局面,大相徑庭!

這根本不是一場作秀,而是……一場真正的婚禮!!

她不想要!!

"云姐,你沒事吧?"

化妝師看出了云璟的臉色有些微的不對勁,連忙關切的問了一句.

云璟抬頭看一眼化妝師,緒陷入了低潮之中,"你先出去吧!我不太舒服,休息一會,待會我再叫你."

"這……"

化妝師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時間,離婚禮開始還有兩個半時,"那好吧,半個時後,我再過來."

"嗯,好的."

化妝師出了更衣室.

忽而,就聽得門口有人問道,"這里是新娘更衣室嗎?"

這聲音,似乎有些耳熟.

云璟皺了皺眉.

怎麼聽著那麼像秦瀝瀝的聲音?

云璟從化妝鏡前探頭去看,果然,就見秦瀝瀝站在門口,正詢問著剛出門的化妝師.

"是的,就是這."

化妝師如實回答.

"謝謝."

秦瀝瀝道謝,一偏回頭,就見到了里面正張著腦袋看自己的云璟.

"璟!!"

秦瀝瀝一見云璟,是又驚又喜,連忙就迎進了化妝間去.

"哇!好美啊……"

看著穿著潔白婚紗的云璟,秦瀝瀝忍不住一聲驚歎,轉而又道,"我收到你老公的請柬時,還有些不敢相信呢!你居然會這麼早結婚……"

秦瀝瀝就像個麻雀似得,活躍的在云璟身旁,嘰嘰喳喳的個不停.

"你怎麼過來了?"

云璟不像秦瀝瀝那般和顏悅色,精致的臉蛋上依舊沒什麼多余的表.

她以為秦瀝瀝不會出現在她的婚禮上才是.

"你的婚禮我怎麼可能不來!"

秦瀝瀝在云璟的身邊坐了下來,"你什麼時候從美國回來的啊?都不見你跟我聯系!我還以為你把我給忘了呢!"

云璟沒回答她的話.

伸手去扯自己頭上的白紗,秦瀝瀝見狀,連忙按住她的動作,"喂喂喂,你干什麼呢!新娘這還沒出嫁了,就扯頭紗,這可不是個什麼好兆頭啊!"

"沒事!"

云璟拿開她的手,固執的將頭紗扯了下來.

頓時就覺頭上輕了很多,整個人也舒服了不少.

"那個……璟啊……"

"嗯?"

見秦瀝瀝這副有話要不的樣子,云璟不由多看了她兩眼.

"你這兩年也沒跟陸少聯系嗎?怎麼都不見他來參加你的婚禮啊?"

秦瀝瀝問這話的時候,臉都不由了些分.

云璟好笑的覷著她,哂笑道,"我你怎麼這麼大老遠的跑來參加我的婚禮呢!原來就是為了看他來著……不過要讓你失望了,他還真沒來!"

"為什麼呀?"

秦瀝瀝表示好奇,轉而又故意玩笑道,"他怕自己太傷心啊?"

"傷心?"

云璟睨了秦瀝瀝一眼,"秦瀝瀝,你以為我跟他什麼關系?"

"他不是一直都喜歡你嗎?"

秦瀝瀝眨眼看著她,如實回答.

"他喜歡我?"

云璟忽而就笑了,"明明你比我更早認識他,可我發現你這人一點都不了解他!咱們先不他陸花花大少爺難得能用真心對待一個女人,我就他那種霸道的個性,你覺得像他那樣的男人,如果真對哪個女人動了心,還不得像土匪似地把她綁在自己身邊?可是他對我呢?除了一開始鬧我的時候過要我做他女朋友,再之後,就從來沒再過那樣的話!我和他認識到現在,他也從來沒有跟我過一句喜歡我!而且不僅沒過,從前還幫著我追過我哥……"

提起從前的那些事兒,云璟恍惚間又回到了他們的大學時代.

想到陸離野,想到那時候的自己,想到兩年前的景向陽,云璟忍不住微微彎了彎嘴角,最後總結,"我和陸離野從來都只是朋友關系!就這麼簡單而已."

云璟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到了現在,居然有耐心跟她解釋這麼長一段話了.

"那你呢?你也不喜歡他?"

"我不喜歡他!"

云璟如實回答.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眸色愈發暗淡了些分,低聲喃喃了一句,"我有喜歡的人……"

"你哥?"

秦瀝瀝明知故問.

云璟偏頭看了她一眼,沒話,又把自己盤在頭上的發髻給散了開來.

秦瀝瀝忙壓低聲音,湊近她道,"你還喜歡你哥?你不都要結婚了嗎?"

"不提他了."

云璟不想他,起來,只會讓自己心里堵堵的.

秦瀝瀝心虛的瞄了云璟一眼,又問了一句,"我能不能問問,你跟你哥……為什麼要分手呀?"

云璟吸了口氣,感覺胸口有些悶堵,"兩年前去美國之前就分了."

"為什麼呀?"

秦瀝瀝又急切的追問了一句.

云璟狐疑的覷著她,"你干嘛突然這麼八卦我和我哥之間的事?"

"你先回答我,為什麼分手了啊?"

"他不愛我唄!"

秦瀝瀝咬了咬下唇,猶豫了一下,問云璟,"那你哥的病,好了嗎?""病??"

云璟費解的看著她,"什麼病啊?我哥什麼時候得病了?"

"啊?"

秦瀝瀝一窘,臉頰上閃過幾許不自在.

手,抓著自己的手提包,緊張得不由的收緊了力道.

"秦瀝瀝,你在什麼啊?"

云璟不明所以的問著她.

秦瀝瀝低著頭,心虛的就沒敢去看云璟.

她沒想到,都兩年過去了,云璟還不知道她哥生病的事兒.

秦瀝瀝越是這樣,云璟就越是認定她有事在瞞著自己.

"秦瀝瀝!!"

云璟警告的喊她,不由提高了些分貝.

"行了!你別喊了……"

秦瀝瀝吸了口氣,試圖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一些.

她抬頭,看向對面急了眼的云璟,猶豫了數十秒,才鼓起勇氣道,"其實……其實兩年前……"

"到底是什麼啊?"

云璟見她吞吞吐吐的模樣,就更急了.

秦瀝瀝緊張得不停的吸氣吐氣,最後,干脆閉上眼,一副豁出去的模樣,一口氣把後面的話給了出來,"其實,兩年前你收到你哥的那封信,是被我掉包了的……"

"你……你在什麼啊??"

秦瀝瀝揪著手提包的手,愈發收緊了力道.

十指間泛出寒涼的蒼白.

她也不知道自己撞了什麼邪,在接到她未婚夫發來的請柬時,在見到新郎一欄不是她云璟的哥哥時,忽而就想到了兩年前那封被她掉包後的信……

也不知道自己當年是怎麼回事兒,還當真就替她把那封信,一收……就收了兩年!

最後,她居然還鬼使神差的把那封信帶了過來.

其實,後來秦瀝瀝想來,不管是云璟,還是他哥,對她算是有恩的.

當年自己在最難受的時期,如不是得到他們倆一路幫忙和支撐,自己可能不會過那麼輕松.

而她云璟,表面上雖然什麼都不在乎,像個冷血人,可是,在她最需要幫忙的時候,她還是為她站了出來.

替她打聽醫院里最好的醫生,陪著她去那冰冷的科室……

許是因為過去的這些施恩,才讓她鬼使神差的替他們將這封信存到了如今.

她也不是刻意要替她存下來的,只是,隨意的往抽屜里一放,沒想到,這樣一放,就是兩年!

"其實……"

"兩年前,你哥給你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被我給……換了……"

秦瀝瀝話的聲音,還有些打抖.

云璟一怔……

水眸緊縮,震驚的瞪著對面的秦瀝瀝,好幾秒的沒能從怔鄂中緩過神來.

再回神,她的眼眶,不由了一圈.

因為,她想到了那天晚上,景向陽看到她給他的那封簡短的信件時的表……

想到了他告訴她,那封信里,飽含了他這麼多年對她的確定的愛.

"信呢??"

云璟的聲音,顫抖得厲害.

"信呢!!我的信呢??!!"

云璟激動得忽而拔高了音量.

雙手掐住秦瀝瀝的肩膀,不停地搖晃著她的身子,"你把我的信還給我!!我的信呢?秦瀝瀝!!"

云璟還沒來得及見到那封信,就已經激動得濕~了眼眶,酸了鼻頭.

秦瀝瀝被她晃得有些頭暈,慌亂的從自己包里把那封信給摸了出來,"我帶來了……"

才一拿出來,就被云璟一把給奪了過去.

她慌慌張張的將信紙攤開,手指抖得特別厲害.

信紙,在經過兩年時間的洗禮,已經開始泛黃.

紙上的字跡,卻依舊清晰可見.

是他的筆跡,那樣蒼勁有力.

而云璟,才看清開頭的第一句話,淚水就已沾濕~了她的面頰……

"親愛的三兒,見信好!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你一定倍感驚訝,為什麼這個年頭了,卻還有人用如此老掉牙的方式寄托思.

……………………

…………

我希望你在看完信件後,認真的再考慮考慮,不要匆忙給自己和我下決定.

我生病了.

患的是白血病.

先別急著掉眼淚,也別哭,告訴你這個事實並非想看你的眼淚,聽話,乖一點……

你大概知道我時候患過白血病,在我爸媽的努力下,我當時幸運的得到了治愈,但到今時今日,我的病還是複發了.

我怕你難過,怕你為我擔心,不願看見你為了我掉眼淚,更不希望你因為我而茶飯不思.

不願你知道,也怕自己終究不能陪你白頭到老,所以我想方設法的推開你,讓你遠離我……

其實,我嘴里所謂和尤淺的婚禮,都是騙你的,我只是想以此讓你遠離我而已!

我很幼稚是不是?但這招似乎很見效.

你吃醋了,你也為我傷心得掉了眼淚……

我真該死,有生之年,沒有想方設法的讓你開心,卻是盡一切可能的弄哭你!

我簡直跟白~癡沒有任何區別了!

寶貝,還記得三年前那個晚上嗎?

我對著你,憤怒的吼罵,把你嚇得哇哇大哭.

再後來,我殘忍的把你轟出了門外.

在我的印象里,那是我第一次沖你發火.

而且,還是發那麼大的火!

我知道我那天一定把你嚇壞了.

其實,那天晚上,我懊惱的根本不是不經世事的你,而是我自己!

作為一名年長你十歲的兄長,卻流~氓的對躺在自己懷里的你,動手動腳……

那時候的你,才年僅十五歲!

你還只是個孩子!

而我,卻已經有了想要霸占你的*!

我想,我一定把你嚇壞了!

我惱這樣惡心的自己,所以當你還懵懂的往我懷里鑽的時候,我憤怒的吼罵了你,轟你離開.

其實,那件事一直像根細細的綿針一般,紮在我的心底里,拔不出來.

我總在想,是不是那時候的景向陽就已經對的云~三動了心,所以,他才想要占有她,將她占為己有……

是不是也因為這件越軌的事發生,才導致二十五歲的景向陽開始抵觸云~三單純而主動的愛,害怕自己再發生三年前那樣無恥的事,害怕自己愛上了他心目中無邪且不容侵犯的孩子……

是的!在景向陽的心里,云~三一直都是個孩子,天真,純粹,任性.

與戀愛,根本不著邊際.

可,即使如此,哪怕再多的抵觸,再多的心理抗拒,景向陽到底還是愛上了云~三.

而且,愛得那麼真真切切!!

三兒……

我想你留下來,留在我身邊,哪兒都不要去.

不去美國,不去遙遠的城市……

就像從前那樣,像個跟屁蟲似地,追在我身後,不離半步.

調皮的把自己房間的暖氣弄壞,吵鬧著太冷,要賴著跟我一起睡.

突然就好懷念你掛在我脖子上,歪在我懷里撒嬌的模樣.

我不知道往後我的身體還能不能有力的抱起你,讓你掛在我的懷里,但我知道,只要我還活著,還有一口氣,我就有力氣把你擁進我的懷里來.

三兒,或許你會覺得我以一個病人的身份來挽留你,是自私的.明明保證不了白頭偕老,卻偏偏還想奢望未來的幸福……

是!我承認,我無法向你保證白頭偕老,可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盡我畢生最大的努力,努力讓自己能與你一起白頭偕老.

寶貝,對于這些天,因我的一意孤行而帶給你的傷害,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我願意回去之後,負荊請罪,任憑你處置.

怎麼處置我也已經替你想好了,例如你可以生氣,三天不理我!

不過,不能再比三天時間還長了,不然你一定會把我折磨瘋的.

又例如,你可以罰我每天替你做飯,然後你板起~臉告訴我這飯菜比李嫂做的差多了,下次需得改進.

三兒,其實在提筆寫這封信的時候,我想了許久許久,最後,我想,不管結果如何,你有選擇的權利,我們都沒權利自作主張的去替你決定你未來的路.

所以,我選擇了把所有的真~相告訴你.

但答應我,別難過,別傷心,也不要掉眼淚.

因為,在寫著這封信的我,心是美好的,是愉悅的!

我想你留下來.

死亡並不可怕,可我怕……我活著的時候,有呼吸的時候……卻感覺不到你的存在!!

推開你的這段日子,是我景向陽活了二十八年以來,最難熬的一段時日.

我想你……

很想很想,好像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思念著你的味道.

而那種念想,有些苦,有些澀,還有些……隱隱作疼.

還有,我愛你!!

至于,多愛……

我會用我所剩的有生之年,向你證明,我有多,愛你!!

……………………

寫了這麼多,也到了該收筆的時候了.

最後……

三兒,我希望你看完這封信後,將信放下,坐下來,靜心的想想,再認真的,反反複複的為自己的將來考慮考慮……

我是一位病人……

白血病患者!

如果,你能承受你的愛人在你眼前身體每況愈下,如果,你有足夠強的心髒面對愛人的離開;而當愛人離開以後,你是否還有勇氣繼續追尋新的戀,新的幸福……

如果,這些你都有能力足以承受,那麼,請你……留下來!!

我會,拼盡全力的,讓以上的種種如果,不複存在!!

等我回來……

愛你的向陽,致筆."

云璟是哭得嘶聲力竭的把這封信看完的.

"云璟……"

秦瀝瀝歉疚的喊她一聲,有些擔憂.

卻忽而……

"啪——"

云璟一揮手,毫不猶豫的就賞了秦瀝瀝一巴掌.

晶瑩的淚水,從眼眶中急落而下.

她瘦弱的雙肩抖得如一把篩子.

一巴掌落下,還不等秦瀝瀝反應過來,緊跟著又是"啪——"的一聲,云璟再次反手又給了她一巴掌.

毫不含糊.

"秦瀝瀝!!我云璟這一輩子……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云璟嘶聲力竭的喊著.

雙目通,喉嚨嘶啞.

彎身,急亂的取下自己腳上那雙銀色的鑽石婚鞋,泄憤般的甩在秦瀝瀝的懷里,"你知不知道你讓我失去了什麼————"

她哭著,沖她歇斯底里的嘶吼,"你讓我失去了兩年最重要的光陰,你還差點讓我失去了我的最愛——"

云璟胡亂的摘下手上的鑽戒,扔了頭上的皇冠,光著腳,拎著婚紗,倉皇失措的往外跑.

"云姐,你去哪??妝還沒上完呢!待會馬上就要進禮堂了!!"

化妝師剛回來,就撞見了跑出來的云璟,焦急追了上去,然長廊上卻早已見不到云璟那道白色的嬌影.

………………

曾經,她質問他.

你真的愛我嗎?

如果一個男人,真的足夠愛你,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把你留在自己身邊!哪怕,他的處境再艱難!因為,他愛你!如果,他把你從他的身邊推開了,嘴里還有各種華麗的借口,其實,那些借口,不過只是因為……他不夠愛你!!

直到此時此刻,云璟才明白……

原來,他愛她!

只是,她錯過了……

他們之間,原來是,緣淺,卻奈何……深!!

………………………………………………………………………………………………………

云璟從宴廳里出來,就直奔景向陽送她的那棟別墅而去.

翻開衣櫃,隨意的揀出一件簡單的T恤,和一條牛仔褲,把身上繁複而笨重的婚紗給換了下來.

穿上兩年前自己那雙簡樸的帆布鞋,背上那只大得有些誇張的舊書包,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跑.

一刻鍾之後,云璟坐進了一家理發店里.

"幫我把頭發剪成齊劉海的."

"燙卷!染成金色的."

"好的."

"……"

云璟的手機,幾乎快要被打爆了.

起初是陳楚默打,緊跟著是自己的老媽打,老媽打完又是自己的老爸打,到最後,連景向陽的電話都跟著打了進來.

云璟看著那熟悉的名字不停地在屏幕上蹦著,她的眼眶一瞬間又濕~了不少.

"白~癡!!笨蛋!!"

她看著景向陽的名字,不停地呢喃著,低聲罵著.

罵著罵著,眼淚就流得更急了.

但她也沒有去聽他的電話,直接按了掛機鍵,到最後,干脆把機給關了.

終于,一切都安靜了……

理發師開始替云璟剪頭發,燙染.

折騰了將近五個來時,云璟的造型才終于完工.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云璟有好半刻的恍惚.

仿佛一瞬間又回到了兩年前……

回到了那個戀愛的季節里.

她笑笑,撥~弄了一下自己蓬松的發尾,相當滿意.

付了錢之後,便急忙從洗發店里走了出來.

隨手攔了的士,就往景向陽的家里趕去.

打開手機,無數條提示短信蹦了進來,震得她手心一陣發麻.

云璟從上百條短信里一眼就捕捉到了景向陽的來信.

"你在哪?看到信息,第一時間聯系我!"

"云~三,你到底在哪里?給我開機!"

"云~三,你搞什麼鬼?聽我電話!!"

"……"

霸道,凶悍!!

云璟看著看著,卻不自禁的露出了淺淺的笑意.

眸子里,還噙著淺淺的一層霧花.

這樣的男人,老天爺怎麼就舍得讓他生病呢?還是那麼殘忍的病痛!!

云璟的手飛快的在屏幕上彈舞著,回了他簡單的幾個字,"你在家里等我!"

而後,退出程序,關機.

免得再有人叨擾.

"師傅,麻煩你快點……"

云璟有些迫不及待了,催促著開車的司機.

"姐,已經夠快啦!這城里車多,再快咱們也沒辦法從別人車上飛過去不是!"

"好吧!"

云璟撇撇嘴.

而這會,正在外面尋人的景向陽,接到云璟的短信後,一甩車頭,就直往家里奔.

他一邊調轉車頭,一邊回云璟的電話,然而回應他的,又是關機.

景向陽也沒急著給家里人報信.

琢磨著她忽而從婚禮上逃開,定是有她的緣由的.

待自己問清楚了,再聯系長輩們那也不遲.

………………………………………………………………………………………………

二十來分鍾之後——

門鈴響起.

景向陽飛快的拉開門.

在見到站在門口的云璟時,他一愣.

漆黑的深眸恍惚了一下,有好幾秒的,回不過神來.

她站在那里,還像兩年前那樣,留著齊劉海,可愛的長卷發蓬松的搭在肩上.

璀璨的陽光照射下,那頭金色的長發,顯得別具風味.

身上一件簡單的白T,襯著一條淺色水洗牛仔褲,腳上一雙樸素的帆布鞋,背上還背著那個大得有些誇張的舊書包.

門打開的那一刹那,云璟見到他,倏爾就了眼.

她不自在的掂了掂腳,就聽得她"親愛的,遲到了兩年的信,我收到了,就在剛剛……"

景向陽的眼眶,驀地一熱……

金色的陽光下,折射~出她青春的嬌~態,投射~進他的眼底,那一瞬間,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從前……

回到了兩年前的那個午後……

她歪著腦袋,天真的問他,"景向陽,我們做夫妻吧!"

還來不及等景向陽回神過來,倏爾,門口的身影利落的竄了進來,往他身上一跳,兩條手臂熱的掛在了他的脖子上,雙~腿盤上他精壯的腰身,她低頭,抵住他的額頭,低聲笑道,"景向陽,我們結婚吧!"

云璟完,眼淚早已抑制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湧……

下一瞬,還不等他回答,紛嫩的櫻唇,不由分的覆上他薄薄的唇瓣,主動地吻住了他!

【求月票月票拉!!!此時不給月票,還共待何時啊???大家要的甜蜜神馬的,眼見著就要來了,那些要留到下個月給月票的童鞋,實在是太不厚道了有木有!!月票再不給就要過期拉!!!】

重點推薦《總裁的秘密愛人》——流云諾.簡介:某男:"你可以讓你提前享受做我老婆的權利,比如,你買東西我付錢.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8):這封信讓我們錯過了多少?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70):從'我愛你’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