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70):從'我愛你’開始!  
   
尾聲——驕陽似璟(70):從'我愛你’開始!

"景向陽,我們結婚吧!"

云璟完,眼淚早已抑制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湧……

下一瞬,還不等他回答,粉+嫩的櫻+唇,不由分的覆上他薄薄的唇+瓣,主動地吻住了他!

景向陽被云璟吻得昏頭轉向的.

"三兒……"

他試圖拉開她,喘口氣兒.

但云璟不許.

手拖著他的下巴,捧高來,迫不及待的親吻著他.

那模樣兒,仿佛是急著要把這麼些日子里耽誤的溫存給補回來了一般.

櫻+唇吮過他的薄唇,笨拙的往自己+嘴里吸著,一副恨不得將他直接吞入腹中的感覺.

景向陽有些好笑,但更多的是……感動.

胸口如同有一腔熱流,正不斷的往腦門上翻湧著,眼眶不期然一熱,鼻腔不自禁的泛起了酸意.

薄唇被她急切的吸/吮著,有些疼,但他沒在意,也沒阻止,就任由著她在自己唇上肆意著.

閉上眼,慢慢的享受著這一記久違的深吻.

倏爾,滾燙的眼淚,滲入了四唇之間,那抹苦澀,教人心跟著凜疼.

景向陽掙開腥的雙眼,就見跟前的云璟正嚶嚶泣泣的哭著,豆大的眼淚不停地從她的眼眶中湧+出來,那模樣兒叫人看著就揪心不已.

景向陽捧過她的臉蛋,挪開半寸的距離,而後伸手,心疼的替她拭干眼淚,"別哭了……"

他的嗓音,沙啞得有些厲害,"再哭,我的心都要跟著碎了!"

云璟聽著他的話,不由破涕為笑.

熱切的目光與他深沉的眸光膠彙在一起,兩個人含脈脈的對望著……

就那麼安安靜靜的看著對方,誰也沒有急著開口話.

不知過了有多久……

景向陽率先開了口,"為什麼從婚禮上跑了出來?"

他仰頭,看她.

云璟的雙臂依舊纏在他的脖子上,著眼,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嘴兒一癟,"你不高興嗎?"

景向陽似乎沒料到她會這麼問,薄唇輕輕揚了揚,到底還是了實話,"高興!"

初聽她從婚禮上逃跑的時候,胸口就像有一團熱血正在翻湧著,如今見到她實實在在的被自己摟在懷里,要不激動,那一定是假的!

景向陽抱著她,走去玄關處把門闔上,落鎖.

轉而又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白+嫩嫩的老三,擺著它圓+滾滾的屁+股,不停地在他的腳邊蹭來蹭去.

景向陽沒功夫理會它.

灼熱的大手,捧住云璟巴掌大的+臉蛋,扣下來,目光熱切的凝住她.

幽邃的深潭里,嵌著淺淺的笑意,只是看著她,不話.

不是不想話,而是,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什麼好,又或者,該從何起.

他舒了口氣,"我是不是該給墨叔先發條短信,告訴他們我找到你了?"

云璟撇撇嘴,沒發表意見.

景向陽自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開心來,笑著拍了拍她的後腦勺,"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突然從婚禮上跑出來,急壞了多少人?"

他著,拿出手機,就要給云墨發短信,卻被云璟一手給攔了下來,"晚一點再跟他們聯系吧……"

她低聲央求.

看著景向陽,神有些局促.

景向陽不由笑了起來,直接破了她的擔憂,"門我已經上鎖了,誰也沒辦法打擾到我們!李嫂是去參加你的婚禮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估計也正忙著找你……"

景向陽著,湊近她.

高+挺的鼻梁,頂+住她巧的鼻頭,"這樣可以允許我發條短信給你爸媽報備一下你的況了嗎?"

云璟的+臉蛋上染上了幾許羞澀的暈,適才點頭應允了.

景向陽飛快的編了條短信過去.

內容簡明扼要:"墨叔,我找到璟了,一切安好,晚點再聯系."

短信才一顯示發送完畢,景向陽便直接關了手機,將它丟到一邊兒去了.

兩個人,算是徹底與外界失了聯系.

對上景向陽那雙朝她看過來的殷切深眸,云璟一顆心就不自覺的"咚咚咚"突跳起來.

這氛圍,盡是不上來的*……

繞著她的心,也纏著他的心,讓兩個人教纏的目光變得越來越熱切,滾燙.

"你有想要跟我的話嗎?"

云璟問他.

聲音輕輕的.

手捏著他的襯衫領口,眼眸垂下,沒好意思去看他.

"有,好多……"

景向陽抓過她的手,扣在自己手掌心里.

十指緊扣,低著頭,看著她的手,一下又一下貪戀的把+玩著.

他深吸了口氣,胸口有些悶悶的,許多話堵在胸腔里,卻不知該如何開口.

"該從哪里起呢?"

他拾起眼來,笑笑,"從'我愛你’開始?"

"……"

這算話嗎?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就了.

哪怕不是正式的,可是,就這樣聽起來,都顯得那麼感人至深.

景向陽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拉了拉她的手,輕聲問她,"信都看了?"

"嗯……"

云璟點頭,聲音已然哽咽起來.

"那有沒有什麼想問我的?"

景向陽其實的是自己的病.

"有……"

云璟肯定的點頭,水霧迷蒙了她的雙眼,"還是我剛剛進門時問你的那句話,景向陽,你要跟我結婚嗎?"

景向陽心頭一熱……

"萬一你爸媽不允許,怎麼辦?"

他問.

"不允許,你就不娶我嗎?"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又濕+了一圈.

景向陽忙摟緊了她在懷里,"娶!哪怕全天下所有的人都不同意,只要你願意,我就娶!"

"真的?"

云璟抹了一把眼淚,一瞬間破涕為笑.

"真的."

景向陽點頭,態度很堅定.

然,幽邃的眸仁飛快的暗了幾許,大手握著云璟的手,不由稍稍收緊了力道,"可是,你知道我生病了……"

"生病了又怎樣?"

云璟的眼眶,一片通,"聖經的婚姻誓詞里是,無論對方疾病或是健康,都該不離不棄的陪伴!"

云璟著,再一次吻上他滾燙的薄唇……

珍珠般的眼淚,從眼眶中滾落而下,她輕緩的閉上了眼去,就聽得云璟低聲訴喃道,"景向陽,無論是人間,還是天堂,又或者是地府,有你的地方,就有我!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找你……"

云璟顫抖的聲音方一落下,景向陽那雙猩的眸仁一瞬間就濕+了.

他捧住她的臉蛋,薄唇沒有離開她的櫻+唇,緒有些激動,眼眶里燙燙的,濕濕的,凝著哭壞的她,嘶啞著聲線質問道,"你知不知道你在什麼?"

"知道."

云璟點頭,哭出了聲來,重複著剛剛過的那句話,"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哪怕是天曹地府,我都陪你走!!"

"云+三——"

景向陽到底沒忍住緒,一滴屬于男兒的熱淚,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他啞著聲音訓斥她,"不許這種話……如果你爸媽要知道你是這種態度,他們該有多難過?"

"可是如果哪天你不在了,活著的云+三也等于死了……"

云璟的話,讓景向陽忍不住失聲哭了出來.

他抱住云璟的臉蛋,炙熱而痛心的吻,急切的落在她的櫻+唇之上,就聽得他顫著聲音低低訴求著她,"不許這種話,也不許這麼做!!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的,盡最大的努力讓自己活下來,陪著你……走更長更長的路……"

"嗯!"

云璟點頭.

而後,便是景向陽鋪天蓋地的熱吻.

腳邊兒上的老三,仿佛也是感應到了這雙人兒的深愜意一般,歡快的在他的腳邊不停地哄著他.

吻……

一路綿延而下.

兩個人的淚水交織在四唇相交之間,燙燙的,澀澀的……

卻能殷切的感受到來自對方的愛!!

磕磕碰碰了這麼多年,經曆了太多的分分合合,生死離別,卻到最後……

終于堅定的十指相扣,恪守一生!!

飛快的,景向陽替云璟脫了她後背那個大得有些離譜的舊書包,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大手扣住她的手,十指教纏,貪戀的厮+磨著.

每一個動作里,都飽含+著他這麼些天以來,對她無窮盡的思念……

"什麼時候又把頭發給弄卷了?"

他伸手,撥了撥她卷卷的,如絨毛一般柔柔的長發.

笑問她.

"就剛剛……"

云璟歪了歪腦袋,"好看嗎?"

"好看!怎麼樣都好看……"

景向陽的是事實.

云璟彎著月牙兒的眼,笑了起來.

視線與他熱切的目光相交,就聽得他啞著聲線問她,"最近身體感覺怎麼樣?"

他頓了頓,才又厚著臉皮問,"能不能那個?"

"……"

從云璟上次流+產到現在算來也已經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了,時間上算起來,應當是沒有太大的問題的.

云璟的臉,微微一……

她嬌羞的點了點頭,貝齒咬了咬下唇,"應該沒有問題了吧?你不是醫生嗎?你應該最清楚才是!"

景向陽低頭,一口含+住了云璟敏感的耳+垂,"那我就不客氣了……"

飛快的,沙發上的兩個人,坦誠相見.

然,還來不及有更深入的動作時,卻忽而,門鈴聲響了起來.【景向陽直接暴走:後媽,你真的夠了!!次次來這招,你丫還有完沒完了?】

景向陽煩躁的抓了抓頭,但沒肯從云璟的身上爬起來.

云璟驚慌的看著他,"有人按門鈴……"

"我聽到了……"

景向陽一臉的無奈與慍怒,"再這麼下去,我真的非要被他們玩出點什麼毛病來!"

"你快去看看,萬一是李嫂……"

"我把鎖芯鎖了,哪怕有鑰匙也打不開."

他一早就料定會是這樣了!

景向陽不肯動,但外面的門鈴卻一直響個不停,饒有一種與他直+接+干上了的趨勢.

"不像是李嫂."

李嫂那種識趣的人,發現鎖芯上鎖之後,就不會再按門鈴了.

"難道是我爸媽?"

云璟郁悶的撇撇嘴,"了吧!讓你別跟他們聯系!!"

景向陽干脆一把抱起云璟,從沙發上起了身來,往門口走去.

看一眼可視電話……

外頭站著的人,可真是……一大批一大批啊!!

他爸媽,她爸媽,再加上,他爺爺奶奶,再添上她爺爺奶奶……

這陣仗……

"……"

兩個人頭皮有些發麻,對望一眼,還有些面面相覷,"他們想干嘛?"

云璟問他.

景向陽沒理會,直接……掛了可視電話,然後……

干脆把門鈴的電源也一同給卸了!

一下子,全世界都安靜了!!

云璟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有些好笑.

景向陽一口含+住了她粉+嫩的櫻+唇,"我抱你上樓去!"

曾經,景向陽一次又一次被人撞破好事兒的時候,他滿心就幻想著,有一天,自己能和她在自己那張*+上,在沒有任何人打擾的況下,淋漓盡致的歡/愛一場……

如今看起來,他這個簡單而又可悲的心願,終于有機會完成了!

門外——

"搞什麼鬼?兩個人手機關機,這會連門鈴的電源都給我拔了!!"

抱怨的人,自然是向南.

她站在門外,不停地拍打著玄關門,"這混子!!居然敢把璟給擄走!!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景向陽,你趕緊給我開門!!景向陽——我知道你在里面!!"

"……"

任由著外面叫嚷的聲音有多大,里面忘乎所以的人兒,當真一句都聽不到!

而且,以防他們破門而入,所以,連帶著臥室的門,他們都已經落了鎖,關得嚴嚴實實的,窗簾拉下,簡直連只蒼蠅都別想鑽進來!

"行了行了,向南,別喊了!看這樣子,他們倆是故意把咱們關在外面的."

紫杉忙上前來拉向南,"只要知道璟跟他在一起,咱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可這婚禮……"

向南試探性的了一句.

"這人都跑了,還什麼婚禮不婚禮啊!其實今兒這場婚禮本來也是造假的!三兒本也無心要嫁,這回是誰都看出來了,在她心里啊,誰都比不上咱們向陽!非拉著她嫁給別人,她也幸福不了……"

雖然不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但經過這麼一遭之後,她也算是想通了.

"那這……"

向南指了指那張緊閉的門,故意道,"也不知道這兩個人躲在里面搞什麼鬼!"

這話一出,誰都知道里面可能會發生的事兒.

孤男寡女的,還能做什麼?

"咳咳咳……"

云璟的奶奶柳云裳發了話,"行了,別管他們年輕人的事兒了!就讓他們在里面待著吧,咱們也別打擾了,這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我們做長輩的,哪管得了那麼多……"

"對對對……"

向南忙應合,笑道,"紫杉啊,等向陽舍得從這張門里走出來了,我立馬拎著他給你們登門道歉,三兒這事,非得讓他給你們一個法不成!"

"道歉就不用了!這事兒也不是向陽的錯,是璟太任性了."

話的人是云墨,"負責倒是一定要的!等他出來之後,讓他來給咱這個當爹的下個保證書就成了!"

"哈哈……行行行!"

向南笑得合不攏嘴,"走走走,散了散了,別打擾他們年輕人辦正事了."

其實今兒這些人都是向南故意領來的.

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得讓這些做長輩的親眼來見證見證他們孫兒的愛了!

這都生米煮成熟米飯了,都一起滾到*+上去了,還好意思阻止他們的戀愛嗎?

兒子啊,當媽的可真只能幫到這份上了,後面的,可得全靠你自己去爭取了!!

向南從景向陽的別墅里出來後,就飛快的給李嫂打了通電話,是給她放了一周假,讓她痛痛快快的回家陪家里人玩上幾天再回來.

…………………………………………………………………………………………

房間里——

水*+上,熱血沸騰,旖旎萬千.

粗重的喘+息聲,伴隨著亢奮的嬌/吟聲,此起彼伏的響徹于臥室內.

熱汗,淋漓,交織在兩個人的身軀之上,氣息變得更加不平順起來.

景向陽緊緊地摟住她,一遍又一遍的索要著,卻仿佛怎麼要都要不夠一般……

天色,從白天,進入暗夜.

兩個人,從*+上又撚轉到了浴+室里……

從浴+室里,又回到了柔軟的大*+上.

被子早就踢落到了*邊的波斯地毯上,連沙發上的抱枕也被掃落到了地上,整個臥室里,一片狼藉,空氣里氤氳著歡/愛過後的旖旎之味,房間里的溫度也越攀越高……

即使冷氣打到最低,也無濟于事.【求月票啊!!!明天繼續加更!!群麼麼噠!月票再不丟下來,真心要過期拉!!!】

重點推薦米粒白的新文《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感謝大家的支持!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69):遲到兩年的信我收到了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71):不被打擾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