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71):不被打擾的二人世界  
   
尾聲——驕陽似璟(71):不被打擾的二人世界

一整夜,兩個人不知道用了多少只安-全-套.

總之,垃圾桶里隨便瞄一眼就能瞅見,好幾個呢!

顯然,景向陽的身體不適合要孩子,而云璟的身體還在恢複階段也不適合受-孕.

另外,經過上次宮-外-孕的那一遭之後,景向陽當真是有些怕了.

哪里還敢輕易讓這丫頭懷-孕呢?!

…………………………………………………………

金色的陽光透過薄薄的米色窗簾,投射-進旖旎的臥室中來,暖暖的光線,讓*-上的云璟稍稍動了動身.

渾身感覺快要散了架似地……

又酸又疼.

她緩緩地睜開了眼來.

一眼,就見到了景向陽那張璀璨的笑顏.

嵌在薄薄的光暈里,耀眼奪目,晃得云璟微微迷了眼去.

"醒了?"

他的嗓音里還透著些剛睡醒的惺忪.

性/感動聽,像那低低拉出的提琴音.

云璟枕在他臂彎里的腦袋,撒嬌般的蹭了蹭,懶懶的問他,"現在幾點了?"

景向陽抬頭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快十一點了……"

修長纖白的手指,順著她長發的卷度輕輕的纏繞著,湊近她的耳畔間,輕聲問她,"餓了嗎?要不要先起*吃個飯?"

云璟把身子往他懷里一窩,悶在他結實的胸膛里,撒嬌,"我不想起*,就想這麼賴在被窩里……"

這哪里是被窩?

這明明就是他的懷里!

"那也得先吃點東西,不然非得餓出什麼毛病來!"

景向陽*溺的拍了拍她的後背,"那你睡著,我去幫你准備早餐,想吃什麼?"

"隨便!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吃!"

云璟絕對是景向陽的捧場王.

景向陽攫住她的下巴,在她的-嘴上烙了個早安吻,這才不舍得從她的溫柔鄉里爬了起來.

景向陽下樓做飯去了.

留下云璟在他的大*-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了.

干脆翻身起來,屁顛屁顛的進了浴-室,洗了個暖暖的熱水澡.

被溫水一沖,身上那些不適的酸痛感瞬間消退了不少.

云璟光著腳丫子出來,打開他的衣櫥,隨意的揀了件襯衫裹在自己身上,就'噔噔蹬’的下樓去了.

她沒穿襯褲,不是不想穿,而是沒有.

早知道就應該帶幾件衣服過來的,好在他的襯衫足夠長.

"景向陽——"

她幾步就跑到了廚房里,像只快樂的麻雀似地,繞在他身邊,張來望去的,好奇的問他,"你在做什麼?"

景向陽沒有裹圍裙.

他穿著件淺白色的襯衫,襯衫領口處稍稍敞開著幾顆紐扣,露出一大-片古銅色的胸肌.

胸口還印著一片紫色的吻痕,若隱若現間,教云璟瞧著也不由了臉去.

想當然,那些都是自己昨兒晚上的傑作.

"雞蛋面."

景向陽應著她,就將手里的面條丟入了滾燙的開水中去.

"你離遠點,心燙到!"

景向陽拂開她,試圖讓她與灶台保持安全距離.

云璟被她一掃,身子跟著連連往後退了幾步,景向陽這才發現她全身上下……就穿著自己的一件白色襯衫.

漆黑的深眸緊迫的眯了眯,下一瞬,一把將她撈進自己懷里來,攔腰抱緊.

云璟軟-綿綿的身子,黏在他的健軀之上,"不是不想起*的嗎?"

"睡疲了……"

云璟踮著腳去看還在沸騰的水鍋,"這面要煮多久啊?"

她的雙腳踮起來,衣擺跟著往上蹭,露出一片粉色的肌膚來……

雙-腿-間,還隱隱顯現出一片紫色的吻痕……

可想而知,昨夜的畫面,該有多麼激烈!

景向陽眸仁一緊,抱過她,直接將她壓在對面的櫥台上,"還要好一會……"

他沙啞的聲線,透著明顯的/欲,笑道,"我們可以抽空再干點別的."

話一落……

薄唇,便熱切的含-住了云璟粉-嫩的櫻-唇.

"故意穿成這樣子,在我眼前晃蕩的,對不對?"

"不……不是!"

云璟被他吻得喘不過氣來了.

手兒抵在他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昨兒都折騰一晚上了,還不夠啊?"

"真不夠!"

景向陽雙臂撐在櫥台上,笑睨著她,"不過再不夠,也不該現在要!還是等你填飽了肚子再!吃飽喝足之後,才有干勁!"

"……"

面,很快就熟了.

才一上桌,云璟就像個餓死鬼投胎似的,埋著腦袋,"嗦嗦"吃了起來.

而對面的景向陽呢?

哪怕是挑幾根面,都挑得那麼優雅,從容.

與她恰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即使如此,但云璟依舊吃得不亦樂乎,吃完最後一根,她才心滿意足的抹抹嘴,"景向陽,你煮的面,真好吃……"

云璟饜足的坐在那里,拍著脹鼓鼓的肚皮,"好撐……"

景向陽看著她俏皮的模樣,忍不住微微彎了嘴角,"你怎麼還跟長不大的孩子似的?"

"我不想長大!"

云璟直,嘟了嘟-嘴,"我就要現在這樣子,能夠每天賴著你,多好."

景向陽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他喜歡她像個孩子似地,天天賴在自己身邊.

可矛盾的是,他又害怕她像個孩子似地,依賴著他.

萬一哪天自己真的不在了,那對于她而,可當真就是天崩地裂了!

見景向陽沒話,云璟又歪著腦袋問他,"景向陽,你都不用去上班嗎?"

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

"打算好好在家待幾天."

他停下挑面的動作,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你這幾天哪兒也都不許去,就乖乖陪在我身邊!"

"收到!!"

她一定哪兒都不去,就只呆在他身邊!!

吃完早餐後,已經將近十二點了.

顯然是已經把早午飯做一頓給吃了.

下午,景向陽搬了手提電腦來廳里辦公.

坐在沙發里,電腦擱在長幾上,他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動著,安排著這幾日的工作.

云璟把一顆腦袋枕在景向陽的大-腿上,眼兒一眨不眨的盯著前面的電視機,專心致志的煲著韓劇,-嘴里還在不停地啃著薯片,偶爾還會丟幾片給老三啃.

一大一的,"嘰嘰喳喳"的啃著,好不熱鬧.

這個家中,莫名其妙的,仿佛就多了幾分不一樣的感覺……

即使誰也沒有話,即使都只是各自忙著各自的事,可偏偏,氛圍就是顯得那麼溫和諧……

云璟又捏了幾塊薯片,送到了景向陽的嘴邊.

景向陽拒絕,"垃圾食品!"

云璟不滿的擼擼嘴,"就是討厭你們這些醫生,這也不吃,那也不吃!也不知道你們人生有什麼樂趣!"

她著就抓了一大把塞進了自己的-嘴里.

景向陽這才從屏幕上挪了視線過來,掃了她一眼,"你這麼個吃法,心哪天就長成了老三那樣了……"

"你詛咒我!!"

詛咒她長成一只豬!!

"我是好心提醒你."

景向陽解釋.

云璟哼哼一聲,又塞了幾片薯片丟進自己的-嘴里,口齒不清的道,"要真長成了只豬,那也沒關系!反正我已經有人要了!"

景向陽忍不住嗤笑出聲來,"就這麼自信啊?"

云璟翻了個身,趴在沙發上,仰起頭來看他,"那你,如果我真的肥成了豬,你還要不要我?"

"要!當然要!"

景向陽笑著,毫不猶豫的點頭,"哪怕你肥成了一個肉-球,我也要你……"

他的眸光里,嵌滿著真心誠意.

忽而,就讓云璟有些感動.

"這還差不多……"

她笑起來,又塞了一塊薯片在嘴里.

忽而,又從嘴里把薯片給抓了出來,扔給了地上的老三,"還是你吃吧!反正你本來就是豬,再長也是豬……"

她還是不吃了吧!

雖然她長成什麼樣兒,他都了願意要她,不過,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嘛!她可不能真讓自己長成個肉-球!

"景向陽,你手機開機了嗎?"

云璟又張著腦袋問他.

"沒有."

景向陽又飛快的在電腦面前忙了起來,轉而又偏頭看了她一眼,"干嘛?你要打電話嗎?"

"不要,不要!!"

云璟一顆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不開機才好呢!

"不過你醫院里要有事急著聯系你怎麼辦?"

云璟還擔心著他的工作.

"e-mil!"

"那就好……"

云璟又貪戀的枕回到了他的大-腿上,繼續煲她的韓劇粥.

每每云璟看到傷心難過之後,抹眼淚的時候,景向陽都會一邊替她擦眼淚,一邊安撫她,"云-三,這只是做戲而已,假的!有什麼好哭的?"

"嗚嗚嗚……"

"不許再哭了啊,再哭就關電視了."

結果……

丫頭片子哭得更厲害了!

景向陽沒法子了,干脆抱起她,分開腿坐到自己懷里來,拿過紙巾心疼的替她抹眼淚,"有什麼好哭的呢!電視劇而已."

"唉……你們女孩子的眼淚,怎麼就這麼好騙呢?"

景向陽無奈又好笑.

云璟坐到他懷里來,當真就止住了哭聲,一下子就不哭了,反而還'咯咯’笑了起來.

"看看你,一哭一笑的,跟個三歲毛孩似的."

"景向陽,我十五歲的時候,你真的就對我動心啦?"

"……"

景向陽顯然沒料到這丫頭會突然無厘頭的就冒出了這個問題來.

剛剛都看的什麼韓劇呢?!

十五歲那年……

景向陽沉斂的俊顏上漫起一層不自在的緋.

直接打馬虎眼,打算蒙混過關,"你剛剛看的什麼韓劇啊?"

"就是男主角愛上了才十六歲的女主角……"

云璟歪著腦袋,眨眼看著對面神有些不自在的景向陽,故意追問他,"你還沒回答我呢?我十五歲的時候,你真的就喜歡我啦?我那時候可還什麼都不懂呢!"

"……"

景向陽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問得實在太蠢了!!

他低頭,啃了啃她的手指,沉聲歎道,"早知道你遲早會是我的人,十五歲那年,我就該直接把你娶進門當童養媳的!咱倆也不用浪費這麼多時間了,對不對?"

云璟癟癟嘴,忽而覺得,此時此刻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鍾,都是那麼的彌足珍貴.

景向陽烙在她腰-肢的大手,有些發燙.

喉頭滾動了一下,啞聲問她,"餓了嗎?"

"不餓!"

云璟搖頭,天真的回答他,"我都吃了那麼一大包薯片,怎麼可能還餓!"

景向陽臉上露出幾許委屈來,"可是我好像餓了……"

完,一口就叼-住了她的粉-嫩如櫻桃的-嘴.

就像品著一道美味的甜品一般,肆意的舔/舐,吸/吮……

繼而,將她壓在沙發上,肆意的索取.

大手故意掀了掀她身上那件唯一的白色襯衫,漆黑的深眸迷離了些分,"穿成這樣,就是故意來迷/惑我的吧?"

云璟一臉無辜,"我不是故意的……"

但,不管故意不故意,最後的結局,都是被身上的男人,吃干抹淨,丁點兒渣滓都不剩!

兩個人,從沙發上,撚轉到了地毯上.

按照景向陽的話來,沙發實在有礙于他的發揮.

廳里,激/四溢.

熱汗揮灑,荷爾蒙的味道融入空氣中,整個大廳里,滿滿都是溫的旖旎……

近一個時後,景向陽才饜足的癱軟在云璟身邊,舒服的喘著氣兒.

云璟渾身像是散了架似得,軟在景向陽的懷里,一動不動.

-臉兒一片通,身體里的熱血還在沸騰燃燒著……

腦子里的思緒依舊很亢/奮,但偏偏,身體太累,根本動彈不得!

"我就像死過一回了……"

云璟呢喃著,嗔怪他.

景向陽笑起來,糾正她,"這叫欲仙/欲死……"

"……"

景向陽將云璟抱進自己懷里來,下顎貪婪的在她的頭頂厮-磨了幾下,"待會可能要出門去一趟超市."

"嗯?"

"那玩意兒沒了."

"什麼?"

"安/全套!"

"……"

云璟明明記得昨兒晚上才開封的,怎麼今兒就沒了呢?!

"景向陽,你這樣子會傷身的……"

云璟好心的提醒他.

景向陽一翻身,直接將云璟壓在了自己身下,抓過她的手,塞在自己嘴里啃了啃,一臉的委屈,"干嘛!都餓這麼些年了,就不允許餓漢飽幾天啊?難道你就不覺得餓?"

"……"

云璟好笑又好氣,伸手去推他,"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這樣精-蟲上腦啊!我才不餓呢!"

……………………………………………………

傍晚時分——

兩個人去了一趟超市.

景向陽站在貨櫃前,正認真的挑選著安-全-套.

云璟怪不好意思的,推著推車,假裝看著別的商品,卻一個勁兒的用余光瞄著景向陽.

怎麼就還沒好呢?不是隨便拿一盒就成了嗎?他干嘛還站在那精挑細選啊!又不是買菜!

云璟在心里甚是不解的嘀咕著.

"三兒!"

拿著安-全-套的景向陽忽而抬起了頭來,喊她.

"……"

云璟假裝不認識他,低下頭來,著臉,心虛的不停地翻著旁邊貨架上的洗發水.

"云-三!"

景向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她的跟前來,把云璟手里的洗發水搶了過去,擱回了貨架上,把兩盒不同牌子的安-全-套攤在她眼前,"看看,你喜歡用哪種?"

"這……這不是隨便嘛!有什麼喜歡不喜歡啊!"

云璟一張臉都羞得通了.

總覺得周遭有無數雙眼睛正詭異的朝她瞅了過來.

當然,這絕對是她的心理作用.

景向陽還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樣,不以為意的挑挑眉,"這東西不能隨便……"

他著,伸手一把攬過她,埋進自己懷里來,而後壓低聲音在她的耳畔間低語了一句,"那你就告訴我,你是喜歡昨兒晚上那種超薄的呢,還是喜歡今天下午那種帶突點的……"

"……"

云璟臉頰上的暈因他一句問話,一瞬間就漫到了耳後根去.

要不是他告訴自己這些,她還當真什麼都不知道呢!

"隨……隨便……"

云璟羞窘的推嚷了一下,"什麼不都還一樣!都行……"

"OK!那就每種類型的都來一盒."

"……"

然後,云璟的推車里,被各種大品牌的安-全-套給占得滿滿的.

什麼超薄啊,潤-滑啊,帶螺旋突點的啊……

那可真謂應有盡有!

云璟都不好意思再推了,直接撒手就讓景向陽一個推著.

景向陽領著云璟就在生活用品區里逛了一圈.

他向來是那種很少逛商場和超市的人,而像今兒這麼細致的逛上一圈,還是真真兒可謂頭一回.

景向陽站在牙具一區,從上至下的幾乎把所有的牙具都看了一遍,最後選了一對刷頭比較柔軟的牙刷扔進了推車里.

云璟拿起來瞧了兩眼.

一個黑色,一個白色,黑白配,還蠻個性的.

云璟笑呵呵的又把牙刷擱回了推車里去.

轉而是毛巾區,云璟給自己選了兩條漂亮的毛巾,才一丟進推車里,就被景向陽給攔截了.

他揚了揚手里的手機,"百度上,用毛巾還是用純棉的比較合適."

他著,環顧一眼整個毛巾區,取了兩條純白色的毛巾遞給云璟,"就這種吧."

"一點也不漂亮!"

云璟不滿意的癟癟嘴.

"實用."

"那好吧!"

云璟還真不知道,原來自己找的這個男人,居然屬于家庭適用型的.

感覺似乎還不賴哦!

給云璟選好了毛巾之後,又領著她到了內/衣區.

"自己去挑吧!"

這些女人的東西,他也不懂.

"那你幫幫看看款式?"

"……"

景向陽頓了頓,而後,點頭,"OK!"

云璟方才一走進去,門店里的導購員熱的迎了出來,"姐,需要點什麼呢?"

"我要買兩套文/胸,你幫我推薦一下吧."

云璟忽而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景向陽,-臉兒染上一層薄薄的緋之色,轉而又覆到導購姐的耳畔間,輕聲交代一句,"我要稍微性/感一點的,還有睡衣,也要性/感的……"

導購員姐聽聞*一笑.

掃了一眼云璟身後的景向陽,忍不住贊道,"姐,你男朋友可真帥!"

云璟那點虛榮心一下子就得到了滿足.

"來,這邊看看!您看看這款,怎麼樣?"

導購姐著,拿了一件白色的文/胸遞到云璟的跟前來.

白色薄紗打底,上面還嵌著色細碎的櫻桃花紋,純純的似天真少女的感覺,卻又透著一種竇初開的誘/惑……

不狂/野,不放/蕩,卻足以,勾動每一個男人身體里最原始的欲/望!

"男人啊,都喜歡這種純純的感覺,要不要試試看?"

導購姐攛掇著云璟.

"好啊!"

云璟蠱惑般的點了點頭.

導購姐連忙給云璟選了適合她的尺寸,送了云璟進更衣室,"需要調型就叫我!"

"好的,謝謝."

云璟站在更衣室里飛快的換了衣服.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忽而就有種沖動,想讓景向陽來幫自己看一看.

本來也是,買這種衣服……還不是為了讓對方看著愉悅嗎?

"景向陽?"

云璟站在更衣室里,貼著門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聲音不大,但卻第一時間聽到外面的男人回答她.

"怎麼?"

低沉醇厚的嗓音,隔著門從外面傳了進來.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在更衣室外守著了.

云璟把更衣室的門鎖打開來,"你……那個……能不能進來幫我看看啊……"

"……"

繼而,更衣室的門,被敲響.

再然後,景向陽沉啞的聲音傳了過來,"開門……"

云璟躲在門後,將門緩緩地拉開了一條縫,探著腦袋,羞窘的看著他.

景向陽拉過門,飛快的就將門給帶上了.

忽而沒了門做遮掩,云璟一下子怪不好意思的,忙下意識的拿手臂往胸前擋了一下.

景向陽漆黑的幽眸眯了眯,伸手,拿開她的手……

凝著眼前的美景,緊迫的幽眸,越陷越深.

"真美……"

景向陽忍不住驚贊出聲來.

那是一種含苞待放的美,一種欲拒還迎的美!

他的目光,落在云璟的美景之上,炙熱得幾乎是要將她焚燒掉.

太火熱,教云璟有些局促起來.

"真……真好看嗎?"

"好看!"

景向陽將視線落回到云璟緋的臉蛋上來.

"那我就買這套了?"

"好……"

景向陽掀了掀嘴角.

倏爾,一把將她壓在了身後的試衣鏡前……

下一瞬,一低頭,就吻住了她粉-嫩的櫻桃口.

就聽得景向陽在她的唇-間啞聲低語,"你穿什麼都好看,不過……不穿最好看!"

"……"

景向陽,你這麼流/氓,你-媽知道嗎?!

明明只是試件衣服而已,結果,兩個人愣是在試衣間里玩鬧了起來.

云璟被他折騰得暈乎乎的,被他挑-逗著,腦子有種缺氧的感覺,"好了好了,不玩了……先買東西,好不好?"

云璟同他討饒,賣萌裝可憐.

"叫我一聲'好哥哥’我就放了你!"

"……"

景向陽,你真是……

"肉麻!!"

云璟簡直哭笑不得.

"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叫不叫?"

景向陽單臂撐在鏡前,故意逗弄她,"不叫我就不放你出去了!"

"……"

"嗯?"

"哥……"

云璟乖乖的喚了一聲.

"好哥哥!"

景向陽糾正她.

"……"

云璟撓著他的手臂,撒嬌,"哥!!"

"快點……"

她越是這樣,景向陽就越是期待!

那一聲聲的'哥’聽入耳中,就像一只無形的手,正在他的心口上撓著,撓得他心里越發-癢癢的.

云璟自覺拗不過這個無恥的家伙了.

"好哥哥……"

"……"

果然很受用!!

景向陽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被她喚軟了.

眸仁一深,下一瞬,毫無預兆的攫住她的口,又是一記貪婪肆意的深吻.

"以後在*/上就這麼叫我……"

"景向陽,你這個變/態!!"

…………

結果,兩個人從超市里滿載而歸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時分了.

回了家,兩個人開始整理買回來的各種生活用品,該洗的扔進洗衣機里,需要手洗的就擱在洗衣盆里.

牙刷,漱口杯等等,消過毒後,各就各位.

"以後就搬到我這來住,好不好?"

站在鏡前,景向陽從身後抱過云璟,咬著她的耳朵,啞聲問她.

云璟笑彎了眼,"同/居啊?"

"嗯……"

景向陽磁軟著聲線應她,"願意嗎?"

云璟羞窘的笑著,故作無謂的回他道,"有什麼不願意的啊?又不是沒住過……"

"可是現在跟以前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嗎?"

云璟明知故問.

"當然不一樣了!以前是分房睡,現在是同*共枕……"

景向陽笑著,壞壞的咬了咬云璟的耳-垂,惹得她癢兮兮的,忍不住'咯咯’的笑出聲來.

"景向陽,別咬了,好-癢哦!!"

"那就叫聲'好哥哥’來聽聽……"

"……"

靠!!

景向陽,你丫真沒救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兩個年輕人,在房子里這一關,就關了整整三天.

過了沒有任何人打擾的兩人世界.

什麼時候想吃了就吃,什麼時候想睡了就睡,什麼時候想做了就做……

而且,沒有時間限制,沒有地點要求,想在哪里就在哪里.

這種淋漓盡致的暢快-感,讓兩個人其實都有些舍不得從房子里出來了.

可是,不出來怎麼行呢?

該做的工作還得做,該學的課程還得學……

最主要的是,該同家長交代的事,還得趕緊去交代.

這會,云璟才忽而想起了陳楚默***事,一打開手機,看到陳楚默發過來的短信,云璟就覺有些焦頭爛額.

他奶奶還躺在醫院里,沒醒過來.

聽陳楚默的語氣,似乎還有些責怪自己沒有交代就逃了他的婚禮.

不過也是,換其他人都該生氣的吧!

云璟雖然心里有些歉疚,但對于這事兒她一點也不後悔,甚至于她慶幸自己逃了.

沒有回陳楚默的短信,直接將短信刪除,而後又干脆將他的聯系方式也給刪了.

她想,從此以後,他們其實無需再做過多的聯系了!

景向陽站在玄關口等云璟,"走吧!"

他拉著云璟的手出門.

"我們現在要去哪?"

"回家."

"……"

起回家,云璟就有些怯縮了.

"你我媽待會會不會把我吊起來打啊?"

云璟弱弱的問景向陽.

景向陽嗤笑出聲,"沒事,我會放你下來的."

"那你不替我挨打啊?"

"替!"

景向陽一把拉過云璟,攬在自己胸前來,"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挨打."

云璟心滿意足的笑了.

雖然知道她媽不會打她,也更加不需要他來替自己擋著,不過,有他這句話,就夠了!

………………………………

云家——

云墨和紫杉一臉嚴肅的端坐在對面的沙發上,瞪著這邊也同樣端坐著的兩名年輕人.

一時間,廳里的氣氛,有些詭異的緊張.

云璟被自己老爸老媽盯得有些慌了,一顆腦袋怯弱的往景向陽身旁靠了靠.

景向陽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墨叔,杉姨……"

景向陽率先開了口.

一臉真誠的看著對面的家長,緊了緊云璟的手,"我希望你們能把璟交給我!我保證,在我的有生之年里,一定把她照顧得好好的."【再給大家下,讀者群暫時已經關閉了哇,再開會另外通知,麼麼噠】

【新的一月又開始了!!大家五一快樂,給大伙兒加更了哇!!另外,重點推薦米粒白的新文:《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文/米粒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70):從'我愛你’開始!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72):真假結婚證,我親愛的老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