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72):真假結婚證,我親愛的老公啊……  
   
尾聲——驕陽似璟(72):真假結婚證,我親愛的老公啊……

"墨叔,杉姨……"

景向陽率先開了口.

一臉真誠的看著對面的家長,緊了緊云璟的手,"我希望你們能把璟交給我!我保證,在我的有生之年里,一定把她照顧得好好的."

云墨和紫杉對望了一眼.

云璟挽住景向陽的胳膊,忙順著他的話,同自己爸媽保證道,"爸,媽!我們倆會好好過的!!"

云墨沉吟片刻,這才問景向陽,"打算結婚?"

"嗯!!"

云璟連連笑點,笑得比屋外的海棠花還豔+麗.

景向陽也跟著笑了,*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眼神里滿滿都是對她的愛意.

人都,看一個人的愛,無需去聽他什麼,也無需看他做什麼,因為那些都可以偽裝,而唯一偽裝不了的,是眼神!

眼神里的真愜意,是無法掩飾,也無法喬裝的.

而此時此刻,云墨和紫杉都清楚的見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看著自己女兒時那種疼惜,*溺……

那是一種發自肺腑的愛憐!

所以,他們做人父母的,還有什麼理由去反對眼前這對真心相愛的年輕人呢?

哪怕他們的前方面對的是生離死別,又或者是布滿荊棘的人生之路,可有誰敢否認,這不是他們人生里最幸福,最纏+綿的一段日子呢?

作為父母,他們也都是過來人,曾經轟轟烈烈愛一場的時候,又有誰會去細想未來的路會怎樣?

誰也沒辦法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走的路就是正確的,也沒有誰敢一口咬定那就一定是錯誤的!

所以……

任由著他們去吧!

孩子長大了,總該是要自己試著張開翅膀去飛翔的!

"如果你們倆真想好了,那我跟你爸當然是支持你們的!你們自己選個適當的時間,先去把結婚證領了,至于婚禮的話,時間就由你們自己定吧!"

云璟和景向陽對于紫杉的態度,有些喜出望外.

怎麼都沒料到她居然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

"謝謝媽,謝謝爸!!"

先開口的,是景向陽.

才短短幾十秒的功夫,就成'叔叔阿姨’轉換成了'爸媽’,且還一點也不覺得拗口和不適.

"爸,媽,就知道你們最疼我了!!"

云璟開心得一下子鑽到了自己爸媽中間去,同他們倆撒起嬌來.

看著女兒這副幸福的模樣,紫杉也忍不住跟著笑了,交代她道,"以後跟向陽在一起,不許再任性了,知道嗎?"

"是,知道了!"云璟乖乖點頭.

只要應允讓他們倆結婚,她什麼都答應,什麼都好!

………………………………

自那之後,云璟總喜歡追著景向陽問,"景向陽,我們什麼時候去民政局領證啊?"

然後,她會拿出那本絳色的戶口本攤在他眼前,可憐巴巴的瞅著他,"你看我,什麼都准備好了!你就不能陪我走一趟嗎?大不了我請你唄,領本本的那九塊錢我出還不成嗎?"

景向陽每次都被她逗笑,但答案幾乎都是大同異的跟她打著馬虎眼,"再等幾天,好不好?"

"不好,我已經等不及了!"

云璟癟嘴,像個可憐蟲.

景向陽好笑的看著她,"可是我最近手頭上的事很多,真的忙不開……"

"哼!"

云璟生氣了.

什麼事兒能比跟她結婚還重要?!

云璟轉而又忙安撫自己,人家干的可是救死扶傷的大事,動則就是一條人命,當然比結婚這種隨時都能完成的事兒重要多了.

如是一想吧,云璟心里也確實安撫了不少.

卻不知道,此時此刻,他的男人正在為她謀劃著一場求婚盛典.

傍晚時分,璀璨的夕陽從天邊泄下來,將整個世界映射成暖暖的金黃色.

云璟接到景向陽的電話,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桑格羅夫莊園酒店的葡萄園.

葡萄園里的葡萄早已熟透了,成串的紫色晶瑩,剔透的掛在枝頭,在金色余暉的照耀下,美得像一顆顆紫色的寶石,耀眼奪目,好不誘/人.

沒有酒店服務員的帶領,云璟在葡萄架下,順著地上那用色玫瑰花瓣鋪成的路,緩步往前走著.

每走一步,心里的期待就更甚一步.

夏末的風,拂過……

帶來陣陣葡萄馨香,美得沁人心脾.

清脆悅耳的鈴鐺聲在風中'叮當叮當’的響著,譜成一曲美妙動人的音樂.

云璟適才發現,每一顆水晶鈴鐺下,都懸掛著一個細的玻璃瓶,每一個玻璃瓶中都有一顆信紙疊成的'心’.

再細看,會發現'心’里還寫著字.

云璟沒有做多想,隨手拆了一個玻璃瓶下來,取出里面的'心’,剝開來,上面赫然寫著:"親愛的,請把我的心,從外到里,剝開來."

云璟"撲哧"一聲笑了.

他的'心’就是所謂的這些玻璃瓶里的紙質心嗎?

原來,那麼成熟內斂的景向陽,也是個會玩浪漫的男人!

簡直不可思議!

云璟順從他的話,乖乖的把每一顆心都剝了開來.

"親愛的,第一次見你,從你母親的肚子里出來,第一次感覺到生命的奇跡……"

"感謝老天把你帶到我身邊來,雖然,那時候的你,很吵很鬧,也很丑!"

"十二歲那年,你從孩童變成女孩,到如今我還能清楚的記得你嚇壞的樣子."

"十五歲那年,作為哥哥的我卻對妹妹你動了別樣的心……"

"十八歲那年,我清楚的認知到了對你的愛,可老天卻偏愛和我們開玩笑."

"二十一歲這年,我們的愛通過了老天爺的艱巨考驗……"

"親愛的,我愛你!從今天開始,直到我生命的結束,我景向陽一輩子,不管心與身,都將屬于你,也只屬于你!"

"寶貝,最後一顆心,是張心願卡,告訴我,你想要的一切,我將會用余生竭盡全力為你完成!"

一路看下來,仿佛是踩著他們之間的每一個人生回憶點,云璟長舒了口氣,眼眶已悄然了幾圈,嘴角卻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真好……

走到如今,所有的坎坷,所有的艱難,都成了浮云.

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把他們阻隔了,哪怕是死,也不能!!

云璟收好他贈給自己的每一顆'心’,提起裙子,迫不及待的往葡萄園更深處奔去.

葡萄園的盡頭,是一座別有風味的木屋.

木屋外的青草綠地上,是玫瑰花瓣鋪設成的地毯,地毯的盡頭,就見到今日的男主人翁景向陽挺拔如松的站在那里,嘴角噙著淺淺的笑,靜候著她的現身.

今日的他,一席白色的燕尾服加身,精致的裁剪,加上獨特的設計,襯得他挺拔的身形愈發高大健碩.

他俊美的面容暈在金色的夕陽里,那抹淺淡的笑意,隨著光暈一明一暗,魅眩得幾乎有些失真……

讓云璟看得幾乎有些恍然.

就見他,迎著夕陽,踏著玫瑰花瓣散成的地毯,手捧一束嬌豔欲滴的鮮玫瑰,正一步一步往云璟闊步而來……

停在云璟的跟前,而後,虔誠的單膝下跪,將右手中央托著的那枚精致的婚戒舉到云璟的身前,"親愛的,帶上這枚鑽戒之後,從此以後,景向陽的一輩子陪你走……"

他不知道自己的一輩子有多長,他只知道,這一輩子不論長與短,都將陪著她,一同走過!!走到,人生的盡頭!!

云璟看著跟前這枚婚戒,眼眶不由一……

伸出手,遞送到他面前,"你幫我帶上,好不好?"

"好……"

景向陽釋然的笑了.

夕陽里,印著兩張幸福的面孔……

笑得那麼璀璨而奪目!

這*,云璟喝醉了……

醉在美妙的酒中,醉在這夏末的夜里,醉在景向陽這溫實的懷里……

她從來沒有像今夜喝得這般盡興過.

端著酒杯,歪在景向陽的懷里,抬頭看著浩瀚的星空,+嘴里不停地呢喃著,"景向陽,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我真的好愛好愛你,你知不知道……我的愛,比這天上的星星還多!還多!!"

云璟是真的醉了.

早知道她醉了後這麼喜歡心里的實話,就早該讓她好好醉一場的.

"寶貝,我也愛你……"

景向陽輕輕的在她的耳畔間,笑著呢喃了數句,轉而問她,"我們現在去民政局領證好不好?"

醉在他懷里的云璟一愣,揚起腦袋來,眨眼看著他,半晌,嘟囔一句,"你騙我……"

"騙你什麼?"

"現在都大晚上了,民政局早關門了."

她雖然喝醉了,可是意識還是很清楚的.

景向陽笑笑,"沒關系,我媽的朋友李阿姨在民政局里上班,我讓她給咱們加個班就成了."

"真的嗎?"

云璟恍惚是一下子就清醒了,從景向陽的懷里直起身來,"那現在就去!!我已經等不及了!"

她嬌憨而又單純的模樣,讓景向陽有些忍俊不禁.

看著她期待的眼神,景向陽的眸仁暗下了幾許.

心里,有幾絲歉責彌漫而過.

低頭,在她的+嘴上輕輕吻了一口,"乖乖在這呆著,我進去拿戶口本."

"你把本子都帶來了?"

"嗯,連帶著你的一起,都拿來了!"

"呵呵,太好了!!"

云璟一個人坐在草地中央,品著美妙的酒,欣賞著天上浩瀚的星空,聞著這夏末的葡萄芬芳……

可真謂美妙的一天啊!

木屋里——

景向陽抽開*頭櫃的抽屜,里面躺著兩本色的結婚證.

翻開來,里面沒有照片,有的只是姓名.

丈夫景向陽,妻子云璟……

蓋了印章,民政局的.

但,都是假的!

這是他前幾日托人造的假證.

只需把兩個人的結婚照往上面一貼,常人是根本辨不出真假來的.

景向陽倚在*頭前,抽了支煙,用以來緩解心里頭壓抑的緒.

結婚證為什麼要造假?

他有他的考量.

自己身上這病痛,再樂觀他也清楚的知道,閻王老爺初一要收他,他就躲不過十五.

如果他真的與三兒結婚了,身體真要有個什麼不測,兩手一撒走了,留下她活在這世上,明明一年輕貌美的姑娘,卻偏偏冠上了已婚,再要找好的男人,可就真的不簡單了.

即使往後的丈夫不嫌棄她是二婚,那她的公公與婆婆呢?

他不得不替她把所有的後路都考慮周全了.

既然不能結婚,為何還要做個假證呢?

當然是為了博美人一笑,也為了讓她安心,也更是想要向她證明,他景向陽這輩子就是她云璟的人了!!

哪怕這張結婚證是假的,但他對她的那顆心,絕對是真的!

真到不需要用任何一張紙和法律來證明什麼了!

"景向陽……"

"你怎麼還沒好啊??"

外頭,傳來云璟等不及的呼喚聲.

"好了!"

景向陽趕忙滅了煙頭,收了兩本結婚證放入了衣服的內口袋中,又拿了旁邊的兩本戶口本出了去.

"民政局真的還有人嗎?"

云璟喝醉了,但意識好像還蠻清醒的.

"有!剛剛已經打電話報備過了."

景向陽扶著云璟往停車場走去,"醉了嗎?"

"沒……沒醉,我還能喝……"

景向陽捏了捏她的鼻子,"還喝可就真倒了,待會簽不了字可不能再怨我了!"

"那也得怨你!是你把我灌醉的!"

"……"

確實,今兒晚上,景向陽是故意把云璟給灌醉的.

有些程序畢竟是做做樣子的,太清醒,容易穿幫.

很快,兩個人就到了民政局.

許是因為酒的後勁比較足,云璟在車上就已經暈暈乎乎,找不著北了,最後還是景向陽把她從車上抱下來的.

民政局里,果然,李阿姨在.

景向陽趁著云璟不注意的時候,把兩個色本本塞給了她,"李阿姨,麻煩你了."

"這事兒你+媽知道吧?"

李阿姨似乎還有些不放心.

"我媽知道."

景向陽的是實話.

這事兒他是與自己的父母商議過後,才做出的決定.

愛雖美,但現實往往也很殘酷,他不得不多為自己愛的女孩多考慮些.

"那就好……"

"阿姨,拜托你了!"

"行了,別跟我見外了,趕緊帶著你的妻子去那邊拍照吧,攝影大哥還等著呢!"

李阿姨催促他.

"謝謝……"

景向陽道謝,忙去抱+坐在沙發上昏昏欲睡的妻子.

"三兒?"

"嗯?"

云璟輕輕應了一句.

+臉兒被酒暈染著,彤彤的,像熟透的水蜜+桃,真叫人想一口就咬上去.

"還醒著嗎?我們該去拍照了."

云璟一聽拍照就馬上掙開了眼來,身子坐直,像打了雞血似的,"是要去拍結婚照嗎?"

"對!"

"那趕緊……"

云璟迫不及待的起身就要走.

結果,酒勁上了頭,再一起身,就歪在了景向陽的懷里來.

景向陽趕忙扶住,看來這丫頭真的喝太多了.

兩個人在攝相機跟前坐了下來,云璟莫名其妙的就清醒了些分.

+嘴兒微微笑著,一雙漂亮的眼兒瞪大著,盯著攝像頭,一瞬不瞬.

景向陽抱過她的腦袋,讓她靠近自己來些分,而後目視前方,微笑,等待著攝相機的'咔嚓’聲響起.

景向陽是有些緊張的.

雖然明知是假的,但在他的心里,這跟真的已經沒有異別了!

攝像完畢,景向陽到底還是沒耐住心里的激動,當著攝影師的面兒,就忍不住深深的吻住了云璟滿是酒香醇的+嘴.

"老婆,新婚快樂……"

云璟抱著景向陽的臉頰,'咯咯’笑著,"老公,你也快樂……"

"我快樂!這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

景向陽的眸色有些泛.

能夠叫她一聲'老婆’,便已經是對他最大最大的賞賜了!!

從攝像室里出來,李阿姨就遞了兩張空單給云璟和景向陽,"來,兩個人簽個字,就算是法定夫妻了!"

"好啊!"

云璟醉意熏熏的,沒仔細去看空白的單子,飛快的簽了個字就算完事兒了.

景向陽配合著演戲,也簽了字,遞給了李阿姨.

"好了,你們去那邊等幾分鍾吧!很快的."

"好,謝謝阿姨……"

云璟乖乖的鞠躬道謝,笑嘻嘻的,像個可愛的天使.

五分鍾後,李阿姨就樂呵呵的捧著兩本本本出來了,"哎呀!!恭喜恭喜!從此以後你們倆可就是夫妻了,往後的日子還是要相互扶持,多多包容對方啊!"

"會的,謝謝李阿姨!"

景向陽忙禮貌的道謝.

云璟道完謝後,捧過色的本本,樂不可滋,一個勁兒的沖著景向陽喊,"老公……"

"老公!我結婚了!!我真的結婚了!!"

"老公……"

"親愛的老公……"

"……"

當著李阿姨的面兒,景向陽就這麼被云璟喊到了臉去.

【重點推薦:米粒白優質新文:《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期待大家的支持哇!簡介上有鏈接的!麼麼噠!!有月票的童鞋們,可以留到月底28號翻倍的就幫鏡子留到月底吧!】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71):不被打擾的二人世界     下篇:尾聲——驕陽似璟(73):我真不算個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