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驕陽似璟(73):我真不算個好丈夫!  
   
尾聲——驕陽似璟(73):我真不算個好丈夫!

翌日——

云璟暈暈乎乎的從夢里醒來.

因為宿醉的緣故,腦袋還有些發疼.

她坐起身來,揉了揉太陽穴,甩了甩腦袋,好暈哦……

"醒了?"

景向陽那熟悉的聲音,印入耳中來.

云璟下意識的偏頭看他,就見他正端著一碗湯水看著她,"來,喝碗安神湯吧,能緩解頭疼."

云璟沒動,只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看什麼?"

景向陽有些好笑,把湯碗擱在*頭櫃上,問她.

"景向陽,我昨兒晚上做了個夢……"

云璟同他呢訴著.

景向陽在*邊上坐了下來,雙臂撐開在云璟的兩側,笑睨著她,"什麼夢?來聽聽."

"我居然夢到咱們倆連夜去領結婚證了!"

"……"

"你還因為民政局的阿姨是向南媽咪的朋友,所以他們連夜幫我們辦手續,我記得我們好像還拍了結婚證上的合影,可是……我們好像沒有付錢誒!你這個夢是不是好好玩?"

景向陽只是笑了笑,抽開*頭櫃的抽屜,從里面拿了兩本色的本本出來,問她道,"你夢里的本跟我手里的這兩本相似嗎?"

云璟一怔,水眸瞪得如銅鈴一般大.

下一瞬,高興的尖叫出聲,伸手一把扯過他手里的本本,大聲喊道,"昨兒晚上我不是做夢??這是真的??"

她迫不及待的翻開手里的兩本色結婚證,上面赫然印著兩個人的結婚照,上面還蓋著鋼印呢!

錯不了,錯不了!!

云璟激動得從*`上一躍而起,踩在*墊上,手臂興奮的圈住景向陽的脖子,高興的大叫,"景向陽!!我居然不是做夢!!我真的結婚了,我真的跟你結婚了……太棒了!!"

她興奮的吻了吻手里的本本,轉而又在景向陽性/感的薄唇上啄了幾口.

`臉蛋上笑意洋洋,目光熱切的凝著景向陽看.

"老公……"

她嬌羞的喚了一聲.

軟軟的聲線里帶著女人的羞澀,讓景向陽一整顆心都跟著化了.

"老婆!"

"老公……"

云璟軟在景向陽的懷里,像個孩子似得,不厭其煩的喊著.

景向陽忍不住笑出聲來,配合著她,"老婆……"

"呵呵呵……"

云璟實在太開心,以至于完全掩飾不掉心底那抹歡喜的緒,圈著他的脖子趴在他身上,'咯咯’的笑著.

今天的天氣可真好!以至于她的心也美得簡直無法用簡單的詞語來形容了!

"好了,該起*了!都快十一點了……"

景向陽拍了拍她的`腰段,好在今兒是周末,不然她的上課准得耽誤了.

"明天我要把結婚證帶給老師和班上的同學們去看看!"

云璟光想想他們那豔羨的目光,就開心不已.

"那可不成."

景向陽不同意.

"為什麼呀?"

云璟`嘴兒一癟,不開心了.

"你看誰把結婚證拿外面去的?"

景向陽自然是不希望被別人看見他們之間的結婚證.

假的畢竟是假的,跟真的肯定是有區別的,"結婚證萬一給弄丟了怎麼辦?這東西可不能隨便拿著往外跑!來了,起*了,趕緊洗漱准備吃飯了!"

"好吧……"

云璟乖乖的答應了下來,笑嘻嘻的任由著景向陽抱著自己往洗漱間去了.

"向晴為什麼還沒回來啊?我給她打電話,也打不通,想跟她分享一下好消息都分享不了!她到底去哪兒了呀?"

云璟歪在景向陽的懷里,狐疑的問他.

景向陽想了想,這才道,"她有要事在身,一時半會的可能聯系不上!"

他將云璟抱在洗漱台上坐好,雙臂分開,撐在云璟的身體兩側,"正好,我有件事想問問你."

"嗯?"

"你覺得陸離野這人怎麼樣?"

"啊?"

云璟眨眨眼,有些費解,"怎麼突然又問起他了?"

"憑你對他的了解,你覺得他人如何?"

景向陽一本正經的問著她.

"品性嗎?"

云璟轉了轉眼球,"怎麼呢?人很不錯,非常講義氣!別看他平時吊兒郎當的,其實挺正派的,對朋友自然更是沒得話了!不過,做男朋友的話……"

"嗯?"

"做男朋友那可不太好!那子太花心了!當然,那也可能只是他年輕氣盛的時候不太懂事,現在進部隊里磨練幾年,可以又轉性了,那也保不定,對吧?不過你干嘛突然問起這個啊?"

景向陽斂了斂眉,搖頭,"沒什麼,就好奇問問而已."

如果真是個講義氣的男人,那他陸離野看在云璟的面兒上也不會虧了向晴的.

可是……

如果兩個人真的因為這事兒摩擦出什麼男女火花來,那可真就……

這事兒,還真有夠棘手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給景向陽洗襯衫的時候,在衣衫的背後忽而發現了血跡.

是那種斑斑點點的血痕.

很少很少,不仔細去瞧,是很難發現的.

云璟唯恐自己看錯了,又細致的拿到陽台上,上上下下,前前後後,里里外外的翻查了一遍……

真的是血!!

云璟的心,猛然一沉……

幾乎有好幾秒的,停止了跳動.

手,拿著襯衫,還有些打抖.

她又急急忙忙的回了洗衣房,去檢查他其他的褲子.

由于顏色都是深色的,她沒瞧出什麼端倪來.

云璟的心里,徹底亂成了麻花.

慌得有些六神無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的皮膚,流血了……

這是病複發的征兆.

就跟他的鼻腔流血一樣!

云璟連浸`濕的手也顧不上擦干,焦慌得給景向陽撥了通電話.

"喂——"

電話那頭,很快就被接通了.

景向陽低沉的嗓音,透過無線電波傳進了云璟耳底來.

讓她一整顆揪著的心,瞬間落了下來.

她舒了口氣,眼眶卻還是不爭氣的濕`了些分.

她發現自己真的好害怕他會突然有一天就悄然離開自己……

從此,就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得一干二淨!!

"三兒?"

見云璟沒吭聲,景向陽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老婆??"

"啊,在……"

云璟應了一聲.

她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腔調聽起來輕松許多,卻偏偏,那微微嘶啞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的緒.

景向陽一下子就聽出了云璟的不對勁來,擱下手里的筆,忙緊張的問她,"怎麼了?為什麼聽聲音好像哭過了?"

他著,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經夜里七點了.

想了想,他干脆收起手里沒有完成的工作,擱進自己的公文包里,一邊收拾,一邊同電話中的云璟道,"我馬上就回來!你乖乖在家里等著我."

"我……我沒事,我沒哭."

云璟否認,忽而道,"我去接你,好不好?"

景向陽在電話里笑了,"不用了!我馬上回來了,這大晚上的,你就別開車出來了."

"讓我去接你吧……"

云璟祈求.

她其實根本就是放心不下他.

害怕他開車的時候忽而頭暈怎麼辦?忽而鼻腔流血怎麼辦?

云璟光是想想,就一陣後怕.

景向陽見她這般堅持,也就不好再什麼,最後點頭,應了下來,"好,那你來接我吧,我在辦公室里等你."

"好!我馬上就到!"

云璟著,拿起車鑰匙,拔腿就跑.

"不需要馬上!你慢點開,正好,我就有時間把手上的工作完成……"

"好,那我慢點開……"

"嗯!注意安全."

……………………

半個時後,云璟出現在了景向陽的辦公室里.

在見到景向陽的時候,眼眶還有些微微發.

景向陽一見云璟過來,連忙擱了手里的工作,忙上去迎她.

一見她通的雙眼,心里不由一緊,捧過她的臉,居高臨下的審視著她,"怎麼了?上課的時候受了什麼委屈?來,跟我."

"沒有……"

云璟一把摟住他,將自己深深的埋在景向陽的懷里,"景向陽,我不想去上課了!"

她著,忽而就哭了起來.

這一哭,當真有些嚇到了景向陽.

他一把抱過她,坐在沙發上,安撫她,一邊替她擦眼淚,"你先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同學欺負了你?還是挨了老師的訓?"

"都不是……"

云璟連連搖頭,歪在他的懷里,不肯動.

"既然都不是,那為什麼不想再去上課了呢?你不是你喜歡分子料理學嗎?難道打算就這麼放棄了?"

"我不去了!再也不去了!!"

云璟堅持,嚶嚶的哭了起來.

"好好好,那咱們不去……"

景向陽像哄孩子似的哄著她,"那你不去的話,你想干什麼?"

"我想陪著你!你讓我來當你的助手,好不好?"

云璟抬起頭來,一本正經的看著他,重複道,"我想陪在你身邊!每時每刻……"

她不想再浪費時間去做別的事了!

哪怕,那是她的夢想,她的喜好……

可是,與眼前這個男人相比,那些都不足一提!!

她就想把大好的時間都花在他的身上,每時每刻的陪在他的身邊……

她害怕他會突然消失不見,害怕那些沒有他的日子……

所以,她想要把那些日子,統統用現在的時間,補回來!!

景向陽似乎沒料到云璟會突然提出這麼個想法來,他足足愣了數秒,半晌,才替她理了理稍微有些凌`亂的發絲,"告訴我,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會有這樣的念頭呢?"

"景向陽……"

云璟的手,揪住他的襯衫領口.

手指還有些顫抖……

"你……你的病,到底怎麼樣了?"

云璟著眼,仰頭問他.

景向陽深眸緊縮了幾圈,漆黑的眸仁陷了下去.

這是云璟第一次同他提起他的病.

平日里,她從來不,就仿佛是他根本沒有任何的病痛一般……

景向陽知道,她不不代表不知道,只是,不願意提及,不願意相信在這個殘忍的事實而已!

他抓過她的手,置于自己唇邊,輕輕吻了吻,"放心,我很好……"

"撒謊!!"

云璟戳穿他,眼眶通,"我雖然不是醫生,可是最基本的,我還是懂的!如果你真的很好,你的皮膚怎麼會開始滲血了了,還有像現在這樣……如果你真的很好,你怎麼會不停地流鼻血呢?"

云璟著,忍不住嗚咽出聲來,"老公,你流鼻血了……"

她的話才一落下,一顆滾燙的鮮血落到了她蒼白的手上.

她一抖,連忙起身去抽紙,手足無措的替他擦鼻血,眼眶里全都是擔心的眼淚.

景向陽結實的臂彎抱緊她.

力道,很緊很緊,仿佛是唯恐她會突然消失一般.

云璟替她擦著鼻血,一雙手抖得特別厲害,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掉,`嘴里卻一直在不停地安慰著他,"沒事,沒事……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景向陽捉住了她的手,從她的手里,拿過紙巾,"來,讓我自己來……"

她蒼白的面色,讓他心疼不已.

景向陽一邊擦著鼻血,深邃的目光緊迫的凝視著對面的云璟,從她的臉上,捕捉著每一分緒.

"對不起……"

他忽而道歉,摸了摸她印著淚痕的臉頰,歎了口氣,"我真不算個好丈夫."

他滿心的自責,"別人都是變著法子的讓自己老婆開心,可我呢?每天都只能讓自己老婆活在擔驚受怕中,每天都看著她掉眼淚……"

他將額頭抵在云璟的額面上,手指攫住她的下巴,低啞著聲音呢喃道,"寶貝,你我一開始是不是就錯了……兩年後,我就不應該再招惹你的……"

"我不許你這麼自己!!"

云璟捧住他的面頰,心疼的在他削薄的唇上落下密密麻麻的吻,"我不許你這麼……"

她的聲音,已然嘶啞,但聽到他的話之後,云璟不敢再讓自己隨隨便便掉眼淚.

她不能讓他再有任何的歉疚之心,"景向陽,這輩子你給我的快樂,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

景向陽拍了拍她的臉頰,笑笑,有些淒然,"可是這輩子,我給你的痛苦,也是旁人所給不了的……"

"不……不會……"

云璟搖頭,抱住他的脖子,埋入他的懷里,"不會的!!不會……我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只要他們想在一起,哪怕是老天,也決不能將他們分開!!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發現,從那之後,景向陽的襯衫,都是洗完澡之後自己便匆匆搓洗過了一遍.

她尋不到任何鮮血的痕跡.

但……

半個月之後,景向陽還是住院了!!

由于是高危況,所以醫生建議能夠盡快移植合適的骨髓.

向晴的骨髓是早在兩年前就配對過的,不合適.

如今只有等到合適的骨髓源之後,方才能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再沒有找到骨髓源之後,只能靠藥物和化療來維持生命力……

在景向陽住院之後,云璟的反應,幾乎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大家都以為那個依附于景向陽成長的云璟在知道他的病後,一定會是那個最緒化的人,然而,讓所有的意外的是,她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難受來.

她沒有哭,她甚至于是每天開開心心的,陪在景向陽的*邊,陪著他有有笑.

會積極的鼓勵他,會每天盡一切可能的讓他心舒暢,會每天下廚給他做各種各樣的好吃的.

景向陽患病之後,口味明顯變叼了,因為他幾乎吃什麼都已經沒什麼味道了.

雖然他每次都掩飾得極好,云璟給他吃什麼,他都很努力的吃完,每次都贊不絕口,但還是被云璟發現了他的厭食來.

為了讓他吃得更好,更愉快,云璟發現自己所學的特長終于發揮到了實處.

分子料理!

云璟早上五點起*……

每天清晨,廚房里會不停地聽到煙槍的聲音響起,各種煙霧繚繞.

明明只是一道料理,工序卻震驚得每次都讓門口的李嫂目瞪口呆.

云璟提著自己精心准備的早餐出現在了景向陽病*前.

仿佛是感覺到了她的存在一般,本還沉睡著的景向陽,忽而就睜開了眼來.

云璟把早餐背在身後,笑著神神秘秘的問他,"今兒想吃什麼早點呢?"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他的氣色似乎比昨兒要好了些.

真好……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72):真假結婚證,我親愛的老公啊……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4):哪怕是生死,也絕不能把我們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