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驕陽似璟(74):哪怕是生死,也絕不能把我們分開!  
   
結局篇——驕陽似璟(74):哪怕是生死,也絕不能把我們分開!

景向陽伸手抱過她的蠻腰,眯了眯那雙魅眼,"你給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我很好養的."

即使是生病了,可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依舊是顛倒眾生的魅.

云璟笑起來,不再賣關子,把手里的早餐拆開來,擱在*`上的移動餐桌上,"那我們就吃這個怎樣?"

"……"

景向陽看著云璟身前那盤所謂的'早餐’,幾乎是目瞪口呆.

餐盤是一個正方形的大木碗,又或者,一個諾大的木盒.

碗里,不斷的有一股'仙氣’流瀉而下……

餐盤中央,是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紫色葡萄,在仙氣的暈染下,美不勝收.

那一刻,景向陽仿佛是聞到了葡萄的芬芳……

云璟恰時又拿出了一個玻璃瓶,瓶子里裝著美味芬芳的葡萄酒.

她拿出精心准備的高腳杯,替他斟了半杯酒後,這才笑著將餐桌推到了景向陽的跟前來,"親愛的,看看這道早餐,合不合你的胃口!"

"葡萄加酒??"

景向陽望著云璟,還有些不明所以,"還有,這股湧動的仙氣是什麼?"

隱在這晶瑩的葡萄中,好美……

讓他根本舍不得下口.

"嘗嘗就知道了!"

云璟手兒背在身後,得意的賣著關子.

這會,恰好護`士從外面走了進來,預備給景向陽換藥,一見到桌上的酒,嚇了一跳,"天!這是干什麼?病人哪能喝酒?這不是要害死他嗎?快撤掉!"

景向陽笑了笑,卻仿佛是沒有聽到護`士的叮囑一般,直接端起跟前的酒,認真的品味了一口……

"天啊!!不能喝!!"

護`士急了.

云璟只站在那笑,也不解釋.

景向陽沖護`士擺了擺手,"哪怕現在這是杯砒霜,只要是她給的,我都會喝."

"哇……我有你想的那麼歹毒嗎?"

云璟笑著在景向陽的病*前坐了下來,又沖護`士道,"你放心吧,你這不是酒."

"可這明明就是酒啊?"

護`士表示不解.

"行了,你把藥放下,出去吧!"

"哦……"

護`士把藥擱下,又叮囑了幾句後,方才出了病房去.

景向陽噙著笑看著得意的云璟,"老實交代,這是什麼?"

"你喝不出來嗎?"

景向陽又品了一口.

喝到嘴里時,明明是酒的口感,可偏偏又不是酒的味道.

"這到底是什麼?"

"行了,不要管它是什麼,總之你一口喝完它."

其實,這杯所謂的'酒’就是他每天都在喝的黃豆豬腳湯,為了防止他高燒的營養湯.

云璟不,自然是不想他在品嘗中少了那份樂趣.

"你就幻想著它是你最愛的酒……"

景向陽細細的品味著杯中的'酒’,又用筷子夾了一顆晶瑩的'葡萄’送入嘴里,是葡萄的口感,卻是一種很神奇的味道……

甚至于連葡萄四周湧`出來的仙氣都是能吃到嘴里的食物.

景向陽眯眼覷著她,眼里有著對她的欽佩,"原來分子料理這麼神奇……"

"那是!分子料理可以讓食物中的營養價值達到最極致的態度!所以啊,以後我天天給你做,你想吃什麼就告訴我,我統統做給你吃,好不好?"

云景第一次覺得自己學的這門絕活沒有白學.

景向陽拉過她,讓她靠在自己懷里來,"我知道做這東西耗費的時間很長,現在才八點而已,你得幾天起來就替我忙活?四點?五點??"

"哪有!"

云璟否認,"就這點東西不費功夫的,我6點半才起來的."

"別騙我……"

景向陽的薄唇在她的耳後跟處厮`磨了幾下,心疼道,"以後別這麼趕早了,一天一頓我就很滿足了,好不好?"

"好."

云璟才不想讓他擔心自己呢!

"來,乖乖的靠在我懷里補個眠……"

"好……"

云璟合著衣就在他的身邊躺了下來.

看著他充滿著興趣,把她做的早餐掃得干乾淨淨,云璟這才心滿意足的進入了睡眠當中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讓所有人驚喜的是,這回合適的骨髓源並沒有讓他們等太久.

一個月之後,能與景向陽配對的骨髓源尋到了.

移植手術進行前得進行一系列的各項身體檢查,最後是剪頭和洗藥浴.

景向陽的頭發,沒肯讓別人剪,他要求要云璟親自操刀替他修理.

廳里,只剩下兩位年輕人.

明天過後,就要暫別幾十天.

景向陽要進艙里准備化療,和骨髓移植.

云璟心翼翼的給他剃頭,看著黑色的短發,從頭上泄下來,云璟的心,還有些疼.

"心疼嗎?"

看著鏡子中,云璟的表,景向陽問她.

伸手,摸了摸她有些發涼的手,"怎麼了?這麼不開心……"

"我舍不得你……"

云璟從身後抱住他的脖子,臉貼在他的臉頰上,貪戀的蹭了蹭,"你在艙里乖乖的認真吃飯,睡覺,雖然我不能陪在你身邊,但你放心,我肯定會一直在艙外陪著你的!"

景向陽從身後拉過她,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來,"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他的聲音,有些嘶啞.

忽而,一眼就在云璟金色的發絲間,捕捉到了一根突兀的白發,他心一疼,像是被根細針紮到了一般,"來,別亂動……"

"怎麼了?"

云璟沒動,就任由著他在自己的頭發間撥`弄著.

頭皮一痛,那根白色的頭發已經被景向陽捏在了手指間,他眸色黯然了下來,"你才二十出頭,就有了白頭發……"

景向陽低沉的嗓音,有些哽咽的沙啞.

眼眶里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其實我知道,這些日子你比誰都難受,你每次都表現的開開心心的,一副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每天想盡一切的逗我開心,從不在我面前掉一滴眼淚,不讓自己流露出一分負面的緒,我知道你是為了讓我有一個美好的心,所以才如此壓抑著自己,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只要一睡著,就會掉眼淚,而且是不停地掉眼淚……"

景向陽著,眼眶已然不由了一圈,他柔軟的指腹,心疼的覆上云璟沾濕的臉頰,"每一次看你掉眼淚,我的心就疼得像把鋸子凜著一般,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就算為了你,我也得讓自己好好活著,開開心心的活著……"

"所以,我不在的這幾十天里,答應我,務必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等我出來之後,我想見到一個白白胖胖的云`三!好不好?"

"好,好……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

云璟點頭連連,眼淚如雨般劃落而下,滴落在他的手心里,"你在里面也要好好的,知道嗎?"

"一定."

藥浴是云璟幫他洗的.

云璟洗得特別仔細,每天的每一處都替他擦洗得干乾淨淨.

景向陽坐在浴缸里,倒覺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他的身體,明顯起了反應.

但現如今是不能允許這種激烈運動的,所以,景向陽抑制住了.

云璟只罵他流`氓,都這事兒了,居然還想著那種事兒.

隔天——

景向陽進了艙中去.

艙里的生活,決計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輕松.

所有的人,都知道,包括景向陽和云璟.

艙外,云璟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個時都守在艙門口.

尤其是景向陽做化療的那些天,向南是怎麼勸都勸不動.

"三兒,你都已經一天*沒在*`上好好睡過了,今兒你必須聽媽的,好好回去休息.別到時候等向陽從艙里好好的出來了,結果你卻病倒了."

向南苦口婆心的勸著云璟.

"媽,我沒事……"

云璟不肯走,貼在艙門口,看著里面,專心的在手里的本上記錄著景向陽的身體每一分變化.

"今天的第六天沒喝水了."

"二十分鍾,連吐三次……"

向南看著本子上那些字跡,眼眶一,就忍不住掉了眼淚下來.

"三兒,媽知道你心疼向陽,可你也得心疼心疼你自己啊?你看看你,向陽這才進去多少天,你就瘦了整整一大圈……"

"媽,我真沒事!我答應你,等向陽做完這次化療我去睡……"

……………………

景向陽躺在*`上,不停地吐著,吐到胃里空無一物的時候,還在干嘔.

不停地干嘔著,難受到了極點.

那種感覺,真的比死還難受……

但,即使如此,他卻從未想過要放棄,這種念頭,哪怕是一秒都沒在自己的腦子里存在過.

因為,他知道外面有太多愛他的人,和他愛的人,在等著他.

化療過後,便是無止境的高燒.

連續十天,都在高燒中,怎麼都退不下來.

景向陽躺在*`上暈暈乎乎的,滿腦子里都在放映著從他第一眼見到新生的云璟開始,直到如今她長到二十一歲……

太多太多的場景,不停地在他的腦海中如電影般放映著,那麼的清晰,清晰得幾乎有些可怕.

就像一種……死前的記憶.

他不想死,他還沒活夠呢!

又或者是,他和她之間的創造的美好記憶還太少太少……

怎麼會夠呢?!

"第十二天,高燒褪`下."

這是云璟為他記錄下的艙內身體況.

"第十三天後,開始進食."

云璟終于松了口氣.

欣慰于醫學界還有一種叫'營養液’的東西,可以支撐著他.

化療過後,便是最重要的骨髓移植了.

終于走到這一步了……

云璟欣慰的同時,心卻也無比的沉重.

心,壓在胸腔里,幾乎連片輕飄的紙片都已經承受不住了.

移植骨髓,喜憂參半.

如果成功,能夠延續生命,好的甚至可以從此痊愈.

如果不成功呢?

出現排異現象怎麼辦呢?

多少白血病患者死于異體移植後的排異呢?

云璟緊張得每一根神經線都崩得緊緊地,每一天都處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以至于景向陽出艙的那天,云璟累得完完全全的體力不支,昏昏沉沉的就在病房里睡了整整一天*……

迷迷糊糊睜開眼來的時候,一眼印入眼底的是景向陽那張久違的面孔.

他瘦了……

漆黑的深眸里還染著一層血絲,眸色里嵌著心疼,一見云璟醒來,目光瞬間柔和了不少.

"向陽!!"

云璟才一睜開眼來,就哭得稀里嘩啦.

下一瞬,飛撲進景向陽的懷里,"你好了,是不是?終于好了……嗚嗚嗚……"

"傻丫頭!好了還哭?"

景向陽心疼的安撫著她,大手不停地拍撫著她的後背,"別哭了,聽話."

"我只是喜極而泣而已!"

云璟從他的懷里退出來,"你的手術怎樣了?醫生怎麼的?"

她著急的問著他,又從上至下的將他打量了一遍,發現他雖然是瘦了些,但氣色比進艙之前好了許多.

還有他的頭發,已經長了新的黑發出來.

修得像個球頭,帥氣里居然還透著幾許可愛.

"醫生還得看往後的況,看看排異是不是嚴重,如果不嚴重的話,應當不會再有什麼問題的."

"那你這幾天還得好好養著身體!待會我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不要了!"

景向陽忙制止她,"你看看你,我進去的時候,你是怎麼答應我的?這才二十多天,你出來就瘦了這麼一大圈……"

景向陽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額頭,"你真是讓人不省心."

"今兒乖乖的在*`上休息著,什麼都不許做,哪兒也不許去,知道嗎?"

"可是……"

"沒有可是!"

景向陽很霸道.

"可是我已經睡疲了,渾身都軟軟的,再睡可能會睡病的."

云璟同他撒嬌.

"那允許你下來走走."

……………………………………………………………………………………………………………………

仿佛是老天爺故意要捉弄這個幸福的家庭一般……

三天後,景向陽的身上出現了強烈的排異反應.

這一反應,嚇壞了所有人.

景向陽的病急速惡化,況惡劣到幾乎將所有的人擊垮.

他的肚子里灌滿了積水,漲得像個皮球,五髒六腑也浸泡在積水里,每天必須靠服用安眠藥才能睡上短短的一個時.

被推進重症室的時候,云璟整個人徹底陷入了崩潰的狀態.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沒有生氣的景向陽!

哪怕在艙里,他都充滿著活力.

可如今,躺在這張病*`上,一動不動,面色慘白得尋不出半分的血色.

送入ICU的時候,云璟拉著他的手,哭著在他耳畔間呢喃,"景向陽,我還有一張心願卡!!你過,不管我提出什麼要求,只要是你能做到的,你都一定盡力替我完成!!我現在的心願就是要你好好的活下來……"

"所以,你一定要答應我,好好活著!!不可以丟下我一個人……"

"沒有景向陽的云璟,也會活不下去的!"

仿佛間,云璟感覺到了他的手,在一點點的篡緊她的手.

他聽到了,他聽到了她的喚聲.

云璟肯定.

景向陽被送入了ICU去,再次同他們隔離了開來.

"醫生,我兒子的手術不是非常成功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況??"

景孟弦憂心的詢問著自己兒子的況.

向南在一旁哭得不省人事.

云璟只呆呆的趴在ICU的玻璃窗上,怔怔的看著里面那張蒼白的面孔……

眼淚,模糊了她的眼球,她飛快的抹開,繼續看……

仿佛是怎麼看,都看不夠一般!

"景醫生,實在很抱歉,因為他做過太多的化療,身體里的抗體實在太多,這才導致了如此大的排異現象,實在的,我從1980年開始做移植,還從沒見過這麼嚴重的排異……"

老醫生歎了口氣,握著景孟弦的手,叮囑了一句,"不管怎樣,你們都該做好……心理准備……"

醫生的話音一落,向南歇斯底里的一聲哀嚎過後,徹底哭暈了過去.

而門口的云璟,卻仿佛是聽不到醫生的話一般,依舊踮著腳,呆呆的看著里面的景向陽……

老公,沒關系……

哪怕是生死,也絕不能把我們分開!!

就算是死,我也陪著你……

一直陪著你!!

重點推薦:《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novel./a/827437/文寫到如今,也到了快收尾的時候了,所以,還請各位稍安勿躁了哈!!麼麼噠!!!……

上篇:尾聲——驕陽似璟(73):我真不算個好丈夫!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5):重要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