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驕陽似璟(77):我站在至高點,讓你看到我!  
   
結局篇——驕陽似璟(77):我站在至高點,讓你看到我!

"三兒……"

紫杉心疼的替自己女兒擦干眼淚,"三兒,媽不哭了,你也不哭了."

轉而,又回頭看向向南,寬慰她,"向南,你也快別哭了……"

"嗯嗯,不哭了……"

向南抹干眼淚,"三兒,聽話,再睡會."

"媽,你們讓我去看看向陽,好不好?求你們了……"

云璟著,執意要起*.

紫杉不肯,向南也沒讓.

紫杉回頭看一眼向南,轉而又看一眼身後所有的人,重重的歎了口氣.

向南的眼眶,也已經跟著濕+了一圈.

"三兒……"

向南輕聲喚了喚她,在她的*頭坐了下來,"向陽……他走了……"

"走……走了??"

云璟聽到這兩個字,登時如遭雷擊,渾身抽+搐了一下,眼淚就如泉水般狂湧而出,"什……什麼意思??媽,什麼叫他走了??他去哪里了??"

'走了’的意思是……

死了嗎?!

怎麼會??

她剛還見到他了,那麼清晰的出現在她的夢里!!

"三兒,你別激動!!不是那意思,是他突然就從醫院里走了!!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你公公已經去找他了!"

向南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才一合眼,再醒來,自己兒子就突然不見了!

*頭,留著一封信.

是給向南的.

信的內容大致如此:

"我知道您向來就是一位偉大的母親,從我出生開始就擁有著旁人所不輕易具備的堅韌.

當我的身體走到今時今日,我知道,我要活下去的幾率已成'0’.

當看著您再次為我一日一日的纖瘦下去,媽,我知道,我該走了……

與其讓你們面對著每況愈下的我,不如給你們每一個人的心底留下一份期許,或許,哪天我就帶著健康的軀體回來了!

我知道我這麼做很自私,我想每一個做母親的,都希望自己的兒子,哪怕是合眼的前一分前一秒都能守在自己身邊……

可是,對不起,媽!我還是走了.

因為我沒辦法確信我的身體還能讓我維持多久……

您是個堅強的母親,可是,三兒不算一個堅強的妻子.

她需要一種信念,一種支撐她活下去的信念!!

只有我帶著我的未知將來離開,或許才能給她活下去的信心……"

景向陽走了.

帶著他羸弱的身軀,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甚至,沒人知道他是否還安好,是否還與他們在同一個空間里生活著……

當所有的人都以為云璟會陷入無邊際的痛楚中去時,卻沒想到,她在哭了整整三天之後,就恢複了常態,開始潛心專研她的分子料理學.

她學得很認真,她把自己的時間幾乎都花在了書本和實踐中.

紫杉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專注的女兒,欣慰的同時,也感歎向陽對于自己女兒的了解和付出……

如不是為了讓自己女兒好好在這個世界上活著,他又怎麼可能會悄無聲息的離開呢?

大概沒人知道,一位重病的患者需要擁有多大的勇氣,才舍得從自己最愛的人身邊離開,獨自一人去孤苦的對面病痛的折磨……

如果他真的還活得好好的,或許,唯一支撐著他活下來的信念就是……

能夠再次回到這群他愛的人身邊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兩年以後——

"云姐,能否留步做個專訪呢?"

云璟才一從國際分子料理展示中心走出來,就被記者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無疑,她今兒的優質表現,讓她成功的擠進了國際分子料理界的排行榜前十.

這決計是一件轟動全球的大事件!

一位年僅才二十三歲的少女,卻在今時今日,憑借著自己超凡的能力,成功的成為全球第十位最具盛名的分子料理大師.

云璟優雅的站在人群中央,無數的鎂光燈閃爍著,捕捉著她端莊的美麗,以及這種年紀所不能輕易具備的干練.

這個女人,仿佛與神俱來的就有一種獨特的魅力……

不過微微一笑,卻已讓所有的人恍不開眼去.

"抱歉,這個時間點我已經有約了,如需專訪,請與我的助理洽談時間,謝謝大家,麻煩請讓讓."

云璟微笑著拒絕.

優雅的踏著尖細的高跟鞋,順著人/流就往停車場走去.

記者們對于她委婉的拒絕不予理睬,不依不饒的追著她的腳步往前走,"云姐,對于今天的成功,您最想感謝的人是誰呢?"

云璟腳下的步子一頓……

偏頭,看一眼身旁的記者.

無數的鎂光燈在她的眼前閃動著.

她站定,沖著鏡頭,微微一笑,"我最想感謝的人,除了我的老師Pitt之外,就是——我的丈夫!"

"丈夫??"

兩個字,登時掀起軒然大+波.

"云姐,您這麼年輕就結婚了嗎?怎麼看著有些不像呢?"

如此年輕的女孩就已經步入了婚姻殿堂,得讓多少宅男們心里扼腕呢!

云璟淡淡的笑了,忽而,低頭就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了兩本色的本出來,她自信的撥了撥散在肩頭的長發,"這是我和我丈夫的結婚證,兩年前領回來的!"

完,她已快速的將結婚證收進了包里.

"哇!云姐兩年前就已經結婚了!!這麼早……"

"云姐,您的丈夫是怎樣一名成功人士呢?"

"云姐,難道你平日里都喜歡把結婚證揣在包里嗎?為什麼呢?"

云璟的心,微微一窒……

半晌,她認真的回答記者的提問,"這明,我在乎我的婚姻,以及我的丈夫!!好了,今天的專訪先到這里,謝謝大家,我還有事,先走了……"

云璟著,匆匆的進了自己的房車中.

助理相繼跟上.

車門,闔上.

"去電視台."

助理同司機交代了一句.

云璟將頭靠在皮椅上,疲憊的閉著雙眼,坐著短暫的休憩.

"璟,我沒太明白你的意思?"

助理倏爾問云璟.

"什麼?"

云璟沒有睜眼,問她.

"你……你怎麼突然就跟媒體提起了你已婚的事呢?前幾日跟經紀公司那邊不得好好的,這個身份咱們必須得剔除嗎?你現在對外公布你已婚的事,那邊實在不好包裝啊……"

云璟倏爾睜開了眼來,瞪了一眼助理,冷聲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欺瞞大眾?"

"可這也不算欺瞞啊……"

助理抿了抿唇,猶豫了一下,還是聲提醒了一句,"這結婚證……不是假的嗎?"

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云璟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呢?

還是第一次她拿給向晴看的時候發現的.

向晴是做什麼的?是做記者的!

那火眼晶晶的,一眼就瞧出了真假來.

云璟自然是不相信,最後親自去民政局跑了一趟,把自己的婚姻狀況查實了一下,得知結果的她,幾乎差點崩潰.

她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場可笑的昏姻!!

起初云璟是悲憤的.

感覺自己,再次被他給玩弄了.

忽而就覺得她云璟像個傻+瓜,還是一號大傻+瓜的那種!

但很快的,云璟就釋然了.

漸漸的,她越來越能明白他的心意……

離開的越久,她越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對自己的用心.

不肯結婚,害怕她背負上'已婚’的名頭.

離開,是為了讓她有希望的好好活……

可如今……

景向陽,你看到了嗎?我活得好好的,你呢?

你又在哪里?是不是也在某個世界的角落里活得好好的?

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嗎?

在你盡可能看得到我的地方,等你!!

云璟緩緩的睜開了眼來.

目光銳利的剜了一眼自己的助理,警告道,"如果下次再讓我聽到這樣的話,你自己收拾了鋪蓋,滾!!"

助理似乎被云璟突來的呵斥給嚇住了,當真不敢再噤聲.

車,很快停在了電視台門口.

"云姐,你可終于來了!趕緊的,里面請."

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連忙迎了出來.

領著她,經過指紋門,快速的往化妝室走去.

化妝的時候,助理拿了台本過來遞給云璟.

"今天的電台專訪大概都是些分子料理問題,還有一些……私人的感問題……"

云璟疲憊的靠在化妝椅上,聽著助理給她念著台本.

始終,她都沒吭聲.

面上,更是沒有多余的表,就任由著化妝師在她精致的臉蛋上揮灑著.

助理看出了云璟對于電台訪問的厭倦,收了台本,歎了口氣,"璟,既然你不喜歡這種拋頭露面的生活,你又何必一次又一次的接下他們的邀約呢?"

云璟抬眼看了看她,"我沒有不喜歡這種生活,相反的,我很喜歡!你繼續台本吧."

"嗯,那好……"

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那個一貫生活比較自我的云璟,怎麼可能突然一下子就願意把自己暴露在眾人面前了.

這一點,連向晴都實在不能理解.

然而,沒有人知道,在這兩年里,云璟那麼努力的讓自己躋身進全球前十的分子料理大師,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為了博得眾人的喝彩,以及這個虛有的名聲嗎?

當然不是!

這些,她云璟統統不在意!!

她要的,不過只是能夠讓自己站在這至高點上,讓那個男人看見自己!

看到她,活得堅韌,活得出色!!

她看不到他,但至少……

要讓他能在想她的時候,就能見到自己!!

景向陽,你在哪里呢?

你有沒有見過電視中那個笑靨如花的云+三?

她真的已經長大了……

云璟從電視台里錄完節目出來,都已經是夜里十點時分了.

她記得電視台的主持人問了她一些敏感的問題.

"云姐還是單身吧?"

"不,我是已婚!"

電台的女主持人跟那群記者一樣,表示相當驚訝,"那云姐的丈夫是怎樣的一個男人呢?應該對你格外的體貼吧?"

她當時是怎麼回答主持人的呢?

她就好像一個怨婦,沖著鏡頭道,"不,他是我遇見過的,這世上最混帳的男人!!"

不混賬嗎?

結婚證用假的.

就連最後,都還選擇悄無聲息的離開……

"可是,混賬又怎麼樣呢?誰讓我愛他……"

而且,愛得那麼深……

深到,滲入骨髓,哪怕剔骨削肉,怕也已經無法從她的身體內剝離出去了!!

………………

云璟才一坐上車,助理就將手機遞了過來,"璟,你+媽給你打了好多通電話了,她讓你出來之後給她回通電話."

云璟忙撥了通電話給自己的母親.

"媽,找我有事嗎?"

"三兒,你秦伯伯過來了,你趕緊回來一趟吧!"

云璟緩緩地將椅背往後靠了靠,淡淡的問自己的老媽,"秦伯伯的海歸兒子也來了?"

紫杉在電話里沒話.

不答話,就當是默認了.

"不去!"

云璟直接拒絕.

連一點回旋的余地都不留給自己的母親.

"三兒!!"

紫杉苦口婆心的開始游自己的女兒,"你先回來見上一眼,萬一覺得還不錯呢?媽又沒非讓你跟人家在一起,是不是?"

"媽!!!我已經結婚了!!!我是有丈夫的人,你知不知道??"

云璟在電話里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分.

紫杉歎了口氣,"三兒,都這麼多年了,你怎麼就還是這麼死心眼呢!那張結婚證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根本就是假的!!向陽當年這麼做,難道真的是不想跟你結婚嗎?還不是擔心自己要有個什麼萬一的話,也不至于影響你找男朋友!你現在就這麼把自己吊著,你對得起他對你的用心嗎?"

"媽!如果我趁他不在的時候,就勾三搭四的,急著找新下家把自己嫁出去的話,那樣我更對不起他!!"

云璟煩躁的沖電話里的母親低吼了一句.

"云璟!!"

紫杉的聲音,也不由拔高了幾分.

半晌,才狠心的了一句這麼些年來誰都不敢在云璟面前提起的話……

"只有你覺得,向陽還活著!!!"

"媽——"

"其實你自己心里比誰都清楚,你到底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去?!!"

"我沒有自欺欺人!!我相信他還活著!只是活在我們不知道的某個角落!我要等他,他不回來我就這麼一直等下去——哪怕一輩子一個人,我也要等!所以,媽,如果你真的為了你女兒好,就別再給你女兒安排什麼相親了,我不需要!!"

云璟完,也不等那頭的母親答話,便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電話才一掛斷,那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就像斷線的珍珠一般,湧了出來.

一瞬間,她心里所有堅強的防線,都被母親一句殘忍的話而擊敗……

其實,她怎會不明白母親的苦心,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殘忍事實的可能性有多高……

活著……

他活著的幾率到底有多低,她又怎麼會不清楚呢!!

如果存活的幾率高的話,他景向陽當年又怎麼會舍得離開呢?

可是,他是多麼的了解她啊……

只要沒見到他的墓碑,他的尸體,她會永遠執拗的認為,他還活著!!

還活在與她相同的空間里……

呼吸著與她相同的空氣……

所以,她才堅持著,讓自己如此努力的過好,讓自己如此努力的活下去,一直等著他……

"把我送到'魅色’!"

'魅色’是A市的一家知名酒吧.

司機將云璟送到了酒吧後,在云璟的吩咐下,載著助理回去了,留下她一個人在酒吧里買醉.

云璟從前是那種鮮少混跡酒吧的女孩,猶記得從前上大學的那會,和大學朋友在酒吧里玩兒了一次,就被景向陽抓了個當場,回去也沒少修理她.

自從景向陽走後,云璟就沒少混跡這酒吧里.

但她什麼都不做,就是喝酒,沒完沒了的喝酒.

而她那張冰魅的面孔上就印著'生人勿進’,一般的男人也不敢輕易靠近.

云璟踩著細跟高跟鞋,拎著個黑鑽手提包,跌跌撞撞的從酒吧里出來,已經過了凌晨十二點.

她沒讓司機過來接,就站在路邊招的士.

十二點過後,的士沒多少,但酒吧門口的人倒是不少.

來了一輛又走了一輛,云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干脆從手提包里抽了煙出來,點上.

剛預備叼進嘴里,煙頭都還沒來得及沾上她嫣的雙+唇,卻毫無預兆的,就被一只大手給霸道的奪了過去.

上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6):夢里的約定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8):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