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驕陽似璟(78):我回來了!  
   
結局篇——驕陽似璟(78):我回來了!

出租車來了一輛又走了一輛,云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干脆從手提包里抽了煙出來,點上.

剛預備叼進嘴里,煙頭都還沒來得及沾上她嫣的雙-唇,卻毫無預兆的,就被一只大手給霸道的奪了過去.

"吸煙有害健康,云姐不懂嗎?"

忽而被奪了煙,云璟才想罵人的,然,那低沉的熟悉嗓音,讓云璟渾身陡然一僵.

心,停滯了數秒……

她僵硬的拾起眼簾去看對面的男人……

下一瞬,鼻頭一酸,眼睫輕扇,眼淚順勢從眼眶中滑落而出.

夜風,拂過……

有些微涼.

就見他,一席長款及膝的黑色風衣裹著他頎長如松的健軀,風衣的衣擺隨著夜風,輕輕擺動著.

他單手隨意的抄在風衣口袋里,另一只手里,還捏著被他剛剛奪走的那支煙.

扔到地上,用腳將燃起的煙頭踩滅,而後彎身拾起,隨手扔進了周旁的垃圾桶里.

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

氣質優雅,沉斂,讓周遭所有路過的女孩,頻頻忍不住偏頭打量.

景向陽卻視而不見,深沉的目光,落在云璟那張因微醉而泛的-臉蛋上.

漆黑的眸仁里,暗潮湧動,眸光越漸炙熱.

兩個人,久久的對峙著,誰也沒有話……

仿佛,這一眼,望穿秋水,就是,萬年!!

夜風,吹起……

掀起云璟的裙擺,有些冷意,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渾身哆嗦了幾下.

景向陽見狀,連忙將自己的風衣脫了下來,幾個闊步朝云璟走過去,二話沒,就將風衣裹在了她的肩膀上.

那熟悉的溫度,以及那份獨屬于他的味道,讓云璟雙眼一……

下一瞬,她一揚手……

"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景向陽那張俊美的面龐上.

被她忽而扇了一巴掌,景向陽似乎沒有任何的意外,亦沒有因此而動怒.

俊逸的面龐上,飛快的顯現出于五個鮮的手指印.

一滴熱淚,快速的從云璟的眼角滑落,卻被她以更快的速度抹了去.

"不是走了嗎?還回來干什麼?!!"

云璟沖他失聲力竭的嘶吼.

緒太激動,以至于到底沒能忍住,眼淚決堤般的往外湧.

又似乎剛剛那一巴掌還不足以泄憤似的,云璟狠狠地一把將自己手里的提包甩在他的胸口上,"滾開!!不要再讓我見到你——"

她幾步連連往後退,又干脆抓了腳上的高跟鞋甩在景向陽的身上,"滾!!滾得遠遠的去!!你這個自私鬼!!騙子!!!我討厭你!景向陽,我再也不愛你了————"

云璟賭氣的喊完,光著腳丫子就跑.

她知道,現在絕對不是賭氣的時候.

她稍微理智一些就該問問他這兩年他都去了哪里,他的身體狀況到底怎麼樣了?

可是,偏偏她就是不夠理智!

才一見到他,心里那份壓抑了兩年的痛與恨,就像決堤的洪水般湧了出來,怎麼壓都壓不住!!

身後,景向陽提著云璟的手提包,另一只手上還拎著她兩只精致的高跟鞋,一步並作兩步的追了上去.

云璟還沒走出去幾步,倏爾,就覺手腕一緊,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下一瞬,整個人就被兩只結實的猿臂打橫抱了起來.

除了景向陽,又還能有誰呢?!

景向陽低頭,看著懷里眼眶通的她.

他漆黑的深眸里,染著一層淡淡的血絲……

就聽得他啞聲,"就算要打要罵,也得先保證不讓自己凍著!"

他完,拎著云璟的包和鞋子,抱著她就往他的車前走去.

云璟被他抱著,沒有半分的掙紮.

只是下一瞬……

手臂摟過他的脖子,一張口,隔著他薄薄的白色襯衫……

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膀!!

貝齒真的很用力,很用力,仿佛是在極力的發泄著這兩年的悲與痛……

景向陽濃密的劍眉因痛而凜了凜,而他,卻始終沒有吭聲,也沒有阻止,就任由著她在自己肩膀上肆意的啃咬著.

只有他知道,哪怕是咬他,這對他而,都是一種……無以語的幸福!!

云-三,我終于回來了!!

云璟憤憤的咬著他,咬著咬著,卻趴在他的肩頭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激動得緒,痛哭出了聲來.

她哭得一抽一抽的……

瘦弱的肩膀跟著一顫一顫,讓抱著她的景向陽心疼不已.

拉開車門,他干脆抱著云璟坐進了副駕駛座去,再將門闔上.

真切的抱著她才知道,她比電視上看到的要纖瘦太多太多……

云璟趴在他身上,哭得完全不能自已.

手臂圈著他的脖子,很用力,那感覺是唯恐他隨時會再消失了一般.

景向陽有力的猿臂也緊緊地摟住她的細-腰.

臂力重到幾乎快要將云璟捏碎了.

俊臉埋進她柔軟的發絲間,深重的感受著屬于她的味道,她的溫度.

這感覺,他思念了整整兩年……

如今,真實的擁有了,卻顯得那般不真實……

景向陽稍稍將她從自己懷里拉出了些來,大手捧住她嬌的臉蛋,凝著她的目光,越漸柔和,旖旎……

下一瞬,低頭,想要吻她.

卻不料,云璟-臉兒一別,避開了他的吻去.

她就是故意的.

心口里還憋著一口氣沒發出來呢!

感覺到她的抗拒,景向陽眉峰微微挑了挑,下一秒,直接扼住她的下巴,不給她分毫動彈的機會,一低頭,深深的含-住了她柔軟的唇……

云璟沒再反抗,就任由著他貪婪肆意的在自己的檀口間里采頡.

而她,早已不自禁的,迎合上他的吻……

兩個人,一同沉溺在這久違的深吻中,久久的,都不舍得放開對方來.

直到兩個人的呼吸,都不順暢起來,景向陽這才不舍得將云璟放了開來.

大手捏著她的下巴,深眸緊迫的凝視著她,"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

他忽而這樣問,云璟有些心虛起來.

揮開他的手,抿著唇-瓣,不肯.

景向陽一巴掌拍在云璟的屁-股上,"以後讓我再見到這種事兒,見一次打一次!!"

"你憑什麼教訓我!!"

云璟掙紮著就要從他的身上下來,卻被景向陽一手給拉住.

下一秒,整個人又跌回了他的懷里去.

"你放開我!!你又不是我的誰……"

云璟折騰的想要出去,愣是被景向陽抱得死死地.

"我是你丈夫!我要沒資格教訓你,誰還有?"

景向陽可謂答得臉不心不跳.

云璟都替他羞恥了,嗤他道,"見鬼的丈夫了!!景向陽,你這話,你就不臉嗎?那兩本假證你在哪里買的?火車站還是地鐵站?"

景向陽深目灼灼的凝著她.

云璟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推了他一把,"你為什麼不話?沒話可了嗎?"

"火車站……"

"……"

靠!!

云璟怒了,伸手去開車門,卻被景向陽鎖得死死地.

"老婆,兩年不見,咱們能不能先別關顧著賭氣,讓我先好好看看你,成嗎?"

景向陽抱著她,沒肯讓她動.

另一只手捧住她的臉頰,迫使著她抬高臉蛋,他居高臨下的,認真的打量著她.

眸色暗沉了些,心疼的呢喃了一句,"瘦了不少……"

"誰是你老婆,你別亂喊!"

云璟像渾身長滿著刺的刺猬.

"你見過領結婚證,結果領到火車站去的嗎?!!你見過新婚丈夫無緣無故失蹤兩年的嗎?就算咱們倆那本結婚證是真從民政局里領回來的,咱倆到現在分居兩年,也已經算不上夫妻關系了!!所以,別再老婆老婆的叫我了,我不是你老婆!!"

景向陽知道,云璟這回是真生氣了.

"對不起,老婆!要不現在我們立馬去民政局把結婚證給領回來!"

景向陽拉了拉云璟的手,哄她.

"景向陽,你還當我是孩子嗎?"

云璟早就不吃這一套了,"你看看時間,都幾點了??一點了,你以為我還會像上次那樣相信你,凌晨一點民政局還開著門嗎?鬼知道,你是不是又備了兩本結婚證在懷里揣著!!"

跟他聊了這麼久,云璟幾乎已經確定自己跟前的這個男人,身上的那些病痛應當去得也差不多了!

如果他還病著,他是不會回來的!

如果他還病著,現在他也更加不會要求自己與他去重新領結婚證.

所以……

越是這樣,云璟就更加不能輕而易舉的原諒他了!!

要他還病著,自己可能還會心軟,可現在好了,還不好好教訓教訓他,一解這兩年的相思苦?

云璟在他的懷里掙紮了一下,"你去開車,送我回去,我要睡了,明天還得早起去相親呢!"

"相親??"

景向陽魅眼一眯,眸子里迸射-出幾許危險的寒光來,"云-三,你敢給我出去相親試試看!!"

"我為什麼不敢?需要我再次重申一遍嗎?景先生,我現在是單身!!而且是貴族單身!!你應該還不知道吧?就在今天,我在國際分子料理大賽上,躋身進了前十!!你一定也不知道,身價近千萬的云-三現在已經是眾多年輕男人心目中公認的女神了吧?!"

景向陽喜歡云璟這副故作驕傲自大的模樣,特別逗趣,讓他忍不住輕笑出聲來.

云璟瞪他,"你笑什麼笑?你以為我的是假的嗎?"

"真的!我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你在電視節目上詔告天下所有的宅男,告訴他們,他們心目中的超級女神已經是一名有夫之婦了!我的有錯嗎?"

"……你……你都看到了??"

"對,電視直播,恰好在飛機上看到了……"

"做做戲而已,你也相信嗎?"

云璟還死鴨子嘴硬.

景向陽挑眉微笑,"做戲我也很樂意!"

云璟討厭他這沒心沒肺的笑,哼唧一聲,"你到底開不開車啊?不開車我自己打車回去了!"

景向陽這才放開了云璟.

從車上退出來,繞過車身,又回到了駕駛座上.

景向陽偏頭,深的看了她一眼,而後,啟動車身.

對于景向陽炙熱的目光,云璟假裝視而不見,將座椅拉下,輕輕的閉上眼,睡了去.

臉蛋兒,故意面向窗戶那邊……

唇角不自覺的浮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第一次覺得……

自己繃緊的日子,終于松懈了下來.

心,也跟著懸落了……

平靜了……

而她,終于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一個好覺了……

………………………………………………

半個時後——

車,停在了一座別墅前.

是景向陽當年送給云璟的那棟新房,後來又成了他們倆的新房,再後來,成了云璟一個人獨居的房子.

云璟躺在車椅上沉沉的睡著.

鼻息間發出輕微的呼吸聲,傲挺的雪-峰隨著她均勻的呼吸緩緩起伏著,嬌憨的模樣透著幾分可人的誘/惑.

漂亮的羽睫輕輕的耷-拉下來,投射-出淺淺薄薄的一層陰影……

清秀的臉頰上,氤氳著緋色澤,車燈映射下,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一般,一口咬下去,仿佛就能溢出甜美的汁水來.

景向陽心一動……

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下一瞬,抑制不住的,一低頭,就輕輕的一口吻在了她的臉頰上.

吹-彈可破的肌膚,溫柔的陷了下來,那種軟軟的觸感,讓景向陽有些口干舌燥.

太久沒有嘗過她的味道,忽而觸到,讓他根本無法克制.

薄唇貪婪的摩-挲著她的肌膚,肆意的品嘗著她獨特而勾/魂的味道……

從她的臉頰,一直往下慢慢游離……

輕輕-咬過她敏感的耳-垂,吮過她的下巴,最終……落到她性/感的喉管之處……

景向陽就像在品味著饕餮美食般,每一口都彌足珍貴.

從她白-皙的勃項間,又回到她嬌挺的鼻頭上,蜻蜓點水般的含/吮著,又輕落到她微張的唇之上.

一瞬間,如若久旱遇了甘霖一般,迫不及待的攻占著云璟的檀口.

滾燙的大手,更是沒閑著……

掀起云璟身上的包身裙,健碩的身軀壓覆上去,還不等云璟從睡夢中醒來,景向陽腰間一沉……

便深深的,饜足的,將云璟占有.

"唔——"

云璟在睡夢中不適的悶-哼了一聲.

感覺到有巨大的異物入侵,她猛地睜開眼來.

再見到身上不著寸縷的景向陽時,云璟瞪大眼,眼眸里盡是驚悚,意識到了況之後,臉頰上隱現出一縷暈,伸手去推他,"你……你在干什麼?"

"你感覺不到嗎?"

景向陽的聲線明顯帶著/欲的沙啞,眼尾上揚,"都這樣了,還在問我在做什麼,這是在質疑你老公我的能力嗎?嗯?"

景向陽撅起云璟的下顎,故意拉長性/感的尾音,問她.

下一瞬,仿佛是在懲罰著她的輕視一般,腰身猛烈一沉……

惹得云璟不適的嬌-哼出聲來,手捶著他的胸口,愈發使力,"景……景向陽,你輕點,混蛋!!"

暈,漫染云璟的臉頰……

連帶著她的脖子,也了.

回答云璟的,卻是景向陽愈發凶猛的進攻……

每一次,都是,快,狠,准!

九淺一深的,惹得云璟忍不住尖叫出聲來.

手扣在他的肩膀上,指甲幾乎都快要嵌進了他的肌肉中去.

亢奮的叫聲,響徹于整個車身內……

還伴隨著*的喘-息聲,與車內的輕音樂縈繞著,相輔相成……

車窗的玻璃上,氤氳著薄薄的霧氣,旖旎了里面的火熱糾纏的一雙人兒……

兩個人,從車上,又不知何時撚轉到了別墅里.

才一進門,兩個人又再次不自禁的纏-綿到了一起,連玄關門都是隨意的用腳給勾上的.

凌-亂的衣衫和配飾,散落了一地.

從一樓的大廳,到二樓的臥室……

………………………………………………………………

翌日——

云璟是被自己身體的生物鍾給鬧醒來的.

秋天的薄光從窗外透進來,篩落在*-上的她身上.

云璟不適的皺了皺眉,翻了個身,下一瞬,鄂住.

眼前,印著一張熟悉而久違的俊逸面孔……

光暈里,斑駁的樹影投射在他的臉頰上,風一吹,忽明忽暗的光線撩動人心.

濃密的睫毛耷-拉下來,映出淺薄的暗影,高-挺的鼻梁,如人工雕刻,削薄的唇形,依舊性/感如初,凌厲的輪廓線此刻在光暈的暈染下,顯得柔和不少.

有好長一段時間的,云璟幾乎還以為自己活在夢里……

那個消失了整整兩年時間的男人,怎會*之間忽而就出現在了自己眼前呢?

重點推薦《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不好看不要錢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麼麼噠!!

上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7):我站在至高點,讓你看到我!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9):你的身體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