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驕陽似璟(79):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結局篇——驕陽似璟(79):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那個消失了整整兩年時間的男人,怎會*之間忽而就出現在了自己眼前呢?

手下意識的探到他的臉頰上,心翼翼的摩~挲著……

唯恐,太用力,他便會忽而消失不見了一般.

他的面頰上,還隱隱顯現著昨兒夜里她因怒而扇他的那一巴掌的指痕印.

云璟的眼眸里,波光湧動,忽而就有些後悔自己昨夜那粗~魯的行為了.

那一巴掌幾乎是費了她所有的力氣,一定不輕.

所以,怪疼得吧?!

她忍不住心疼起來.

卻忽而,就見跟前的男人,忽而睜開了眼來.

惺忪的眸底,在見到她之後,浮現出一抹星辰般的笑意,無從掩飾.

云璟想抽回手去的,卻被他一把按住.

下一瞬,一勾手,就把身前的她攬入了懷里來.

頭貪念的埋進她軟軟的發絲間,汲取著屬于她身上那獨特的味道,泛空的心,在這一瞬間被填充得滿滿的……

真好……

他回來了,又回到了這個美好的女孩兒身邊!

"昨晚睡得好嗎?"

他問她.

云璟不吭聲,就那麼任由著他抱著.

心里,波濤洶湧著,聽到他熟悉的嗓音,又有了想哭的沖動.

但她忍住了.

一切,如在夢里,太不真實……

"你真的回來了嗎?"

云璟問他,聲音低如蚊蚋,更像是一種呢喃.

"對,我回來了,我好好的回來的……"

景向陽抱緊她.

"病呢?好了嗎?"

這個問題,其實是云璟最不敢問的,卻也是最想問的.

景向陽稍稍放開了懷里的云璟,伸手,替她撥~弄了一下額前的碎發,"差不多了!醫生只要不複發的話,我的身體就算好得差不多了!"

云璟抓~住他的大手,貝齒緊緊地咬著下唇,著眼看他,"這兩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的病又是怎麼好的?你當時……不是病得很厲害嗎?"

景向陽一聲歎息.

"如果不是你,或許我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好多回,我被送入搶救室快不行的時候,醫生們都會在我耳邊播放一段關于你的視頻,一想到熒幕那頭的你,我哪里還有勇氣去死?又哪里舍得拋棄你獨自一個人離開……"

"其實,像我們這樣的病痛,幾乎已經到了無藥可醫的地步,所以,對我們而最重要的不要藥物,也不是治療,而是心態,加上自己的意志力……"

"起來,我的治愈簡直就是一場醫學界的奇跡……"

景向陽忽而笑了起來,"就在半年前,我躺在醫院里,已經完全不省人事了,醫院里的醫生幾乎都已經判定我死亡了,當時急著要聯系我的家人,正預備著隔日就送火葬場,可是,人生處處都存在了奇跡,我想真的是我太不甘心了,又或者是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到了隔天,我整個人突然就像重生了一般,生龍活虎的,無病無痛,當初醫生都不敢相信,立馬就給我做了全身檢查,可是檢查結果,連我自己都震驚了!我的身體居然就那樣無緣無故的好了!"

云璟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真的嗎?真的就這樣全好了?你確定你的身體沒問題了嗎?"

云璟緊張的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

"暫時是沒問題了!檢查結果顯示白細胞已經正常了,身體也沒再出現任何的排異現象!不過往後什麼況,誰也沒辦法預期,這一到兩年里,還得定期檢查才知道,不過至少現在,我很好."

"太神奇了!!"

云璟由心一聲感歎,而後,伸手抱緊他.

她的緒有些激動,卻沒肯讓自己表現出來,臉深深的埋在景向陽的懷里,唇~間上揚,感恩著醫學界這個不太可能的奇跡……

也謝謝老天,到底還是讓他回到了自己身邊來!

這種失而複得的感覺……

實在太好,太不真實!!

【寫到這里,親們暫時先別給予任何質疑,可能大家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這個故事就是真實存在,我一位姑姑就是身患白血病,接到病危通知的最後一晚,奄奄一息,隔天無緣無故的白血病就這麼好了,所以,只要心態好,意志力堅定,病魔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正當云璟還在感觸之際,忽而,擱在*頭的手機響了起來.

云璟猶豫了一下,方才從景向陽的懷里退出來,伸手去摸手機.

電話是助理文打過來的.

云璟猶豫了半會,最後還是把電話給接通了.

"璟,趕緊的,今天約好了跟經紀公司簽合同呢!你不會忘了吧?"

云璟懶懶的哼唧了一聲,"忘了……"

看一眼身邊的男人,而後下意識般的將腦袋往他懷里靠了靠.

手兒也不閑著,就無聊的在景向陽的胸口畫起圈圈來.

景向陽被她撓得癢兮兮的,伸手去抓她不安分的手.

云璟抗議,繼續調皮,景向陽干脆一翻身就把她壓在了自己身下,不讓她再有分毫的動彈.

云璟拍他的胸口,以示抗議,電話里卻響起助理文咋咋呼呼的聲音,"這麼重要的事,怎麼能忘記呢?璟,咱們可就靠這個合同抬高身價了!好了,好了,你趕緊起來吧,我現在馬上過來接你!"

"不用了!!"

云璟忙一口拒絕.

"你別過來了!"

她可不希望別人來打擾她現在美好的生活.

而她身上的景向陽此刻也分毫不閑著,削薄的唇~瓣,肆意的撫過云璟柔軟的~臉蛋,故意在她的唇角邊上游弋,輕拂……

惹得云璟不適的哼/吟出聲,卻還得耐著頭皮回答文的話,"這合同我不簽了……"

"為什麼啊?"

文錯愕,有些急了,"璟,你又怎麼了?咱們之間不是得好好的嗎?這合同對咱們是百利無一害啊,而且他們那邊出價你不是也挺滿意的嗎?"

"你幫我把這份合同推掉吧!還有,以後不管是電視台訪問,還是記者們的專訪,又或者是什麼經紀公司的邀約,你都告訴他們,我沒空!往後像這樣的活動,我都一律拒絕參加!"

云璟本就不是喜歡拋頭露面的人,做公眾人物向來不是她的志願.

她站在人群頂峰,只是為了讓他能在最耀眼的地方看見自己.

而如今,他看到了,也已經回到了她的身邊來,她又何必再去拋頭露面呢?

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而那些虛無的名利,都與她再無半分關系!!

"啊?"

文驚詫不已,"你……"

"我還有事,先掛了!"

云璟不想解釋什麼,著就要掛上電話去.

"別,還有事呢!!"

文連忙喊住,"下午兩點的展示會可別忘了啊……"

"行了,這個我知道,我先掛了."

云璟完便兀自將電話給掛了.

才一闔上電話,卻不知什麼時候,自己已經與身上的男人坦誠相見了.

還不待她反應過來,腰身被他抱起……

他一個迅猛的侵占,便已將她深深占有!

"唔——"云璟不適的一聲悶~哼,罵了一句"流/氓!"

回應她的,卻是愈發肆意的進攻……

惹得云璟喘氣連連,到最後,取而代之的則是嬌羞的哼/吟聲,求饒聲……

兩個人,折騰到中午十一點的時候,才算完事兒.

云璟趴在*~上,有種體力透支的感覺,完全直不起身來了.

景向陽卻依舊一副精力充沛的模樣兒,側身,單手拖著腦袋,貪戀的欣賞著眼前的云璟,大手*溺的拂過她金色的發絲,"累了?"

他沙啞著聲線,問她.

"能不累嗎?"

云璟覺得自己話都已經提不上力氣了.

這家伙,從昨兒晚上1點開始折騰她,到現在……

本沒睡飽,結果,上午又來個體力透支,云璟真覺得自個現在可以吞下十頭牛了.

"爸媽好像都已經在樓下張羅著給我們做午餐了!"

"爸,媽??"

一聽這話,剛還鬧著沒力氣的云璟倏地一下就從*~上坐了起來,"爸媽什麼來的??我怎麼不知道??"

"早上!我給他們打了個電話之後,他們就鬧著要過來了."

景向陽也坐起了身來.

"你回來是不是還沒見過他們的?"

"匆匆見了一面,聽你去了酒吧,就忙著找你去了."

景向陽眯了眯眼,"什麼時候學著混酒吧的?還有抽煙!"

他一把攫住云璟的下巴,劍眉深蹙,"什麼時候開始學著抽煙的?壞毛病怎麼就一個都沒落下??嗯??"

"心不好,當然要抽煙了!"

云璟甩開他的手,掀開被子就要下*去.

景向陽忙一勾手就將她撈進了懷里來,從背後問她,"為什麼要學著抽煙,因為我的離開?"

云璟聽他問這話,心里多少是有些難受的.

眨眨眼,癟了癟嘴,"心很不好的時候,只能拿那玩意兒順順心,沒上癮,也不喜歡抽,就煩躁的時候麻痹麻痹自己."

景向陽聽得心里一痛……

脖子探到前方,掰過她的~臉蛋,而後,薄唇一落,點在了她的唇之上,"以後不許再抽煙了,往後不管有多難過,心有多不好,我都在!"

"你會在嗎?"

云璟著眼看他,"往後的日子還會一直守在我的身邊?"

她搖搖頭,顯然沒了多少信心,"你離開的這兩年,我已經學會了獨自一個人生活,你在不在,對我而,也已經不重要了!"

這些話,云璟不是故意刺激他.

而是在告誡自己,不要再輕易的依賴他,靠近他……

太依賴,太靠近,等到他離開的那一天,她的世界又會再次陷入一片徹底的黑暗……

那種每個夜里哭著醒來,身邊卻是一片冰冷的空氣,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很難受!!

好不容易讓自己建起來的防備之心,云璟不想再隨意的消融了.

她完,掀了被子起*.

景向陽漆黑的眸仁斂了些分去,卻也沒再多什麼,也隨著云璟起了*.

云璟心里有氣,他自然能理解.

他也不急,往後他們之間有的是時間來解這些事兒.

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兩個人才一從樓上下來,就聽得廚房里忙得叮當響.

大廳里,景孟弦和云墨正在聊著些什麼.

"爸!"

景向陽從樓上走下來,忙喊了兩位父親一聲.

云璟也乖巧的跟著喚了一句.

廚房里聽到動靜的向南和紫杉也忙迎了出來,"哎呀,你們倆口可終于起*了,累了吧?趕緊的,收拾收拾,准備吃飯了!!"

向南愉悅的張羅著.

昨兒晚上看到完好無損的兒子回來,向南激動得抱著兒子哭了半時,結果晚上又抱著自己的老公哭了整整一宿,愣是興奮的沒闔上眼去.

紫杉一見景向陽,也欣喜的迎過來,抱了抱他,喜極而泣道,"你這孩子,這些年杳無音訊的,也不知道你到底去哪兒了,都不跟家里人聯系,可把大家都急死了……"

"對不起,媽……讓你們替我擔心了!"

景向陽忙道歉,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妻子.

"哥——"

忽而,玄關口傳來一聲驚喜的嬌喚.

除了向晴又還有誰呢?

"哥,真的是你??哥————"

向晴連鞋子都沒來得及換,一把沖上前來,就跳到了自己哥哥懷里,雙~腿~兒盤踞在景向陽身上,臉埋在他的脖子里哭得稀里嘩啦,"哥,你終于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兩年大家有多想你……尤其是~三兒……"

景向陽單手輕拍自己妹妹的後背,另一只手,下意識的拉過身旁云璟的手,十指緊扣著,安撫著向晴,"我回來了,真回來了!別哭了,大家都看著呢……"

云璟被景向陽暖暖的大手牽著,那溫度仿佛透過她的肌膚,一直滲透到了血液里……

將她的心,也填得暖暖的,很舒服,很踏實……

向晴這才不舍得從自己哥哥的身上下來,"真的都好了?"

"嗯,差不多了!"

向晴抹了一把眼眶中的淚水,笑笑,搭上自己哥哥的肩膀,低語道,"既然都已經好了,那就等著我們家嫂子往後好好修理你吧."

"……"

"陸離野呢?"

忽而,云璟問了一句.

向晴忙沖她使了個眼色,"好端端的,干嘛扯到他啊!"

景向陽忽而的覷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警惕的問了一句,"你現在跟陸離野什麼關系?"

"朋友關系."

向晴笑笑,拉了拉云璟的手,故意轉了個話題,"嫂子,我哥這兩年沒在外面鬼混吧?昨兒你身體力行的檢查過沒?"

"……"

云璟的~臉蛋兒陡的一.

"你這壞丫頭!"

向南笑著敲了敲自己女兒的腦袋,"趕緊的,過來給你~媽幫廚."

"哦,來了!"

向晴的裝扮是絕對不太適合進廚房的.

一套黑色的知性連體褲,手里提著一款精致的香奈爾手包,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恨天高.

如不是擔心把話題引到自己感問題上來,向晴是絕對不會輕易踏進廚房里去的.

不過,老媽這話,實屬是救了她一場.

她慌忙閃身進了廚房里去,云璟也要去,卻被景向陽給拉住了.

牽著她,到了露天陽台上,闔上玻璃推拉門,把兩個人同外面的人兒阻隔了起來.

景向陽將云璟圈在了護欄前,貓著挺拔的身軀,將俊美的面龐欺壓下來,離云璟的五官幾乎只有半寸的距離之遠.

云璟不覺有些緊張起來,一顆心'咚咚咚’的,胡蹦亂跳著,"干嘛呢?"

~臉蛋兒害羞的偏了偏,不敢與他直面而對.

她越是躲避,景向陽就故意湊得更近些分,濕熱的舌尖壞壞的勾了勾她敏/感的耳~垂,"這兩年我都躺在醫院的病*~上了,絕對沒有出去鬼混!也絕對不會出去鬼混!!"

"……"

所以,他把自己拉到這里來,就是為了跟她解釋這件事兒嗎?

聽他這些話,云璟的心里,其實疼得厲害.

有些不敢去想象,這兩年他躺在病*~上,是怎樣一個人獨自熬過去的.

云璟將兩條胳膊搭上他的脖子,~嘴兒嘟起來,故意道,"那誰知道你有沒有跟醫院里的護~士鬼混……"

"沒有!都沒有!"

他單手圈過她的細~腰,抱緊她,"滿腦子里想的都是你,哪有別的心思跟其他的女孩子鬼混?"

他歎了口氣,"做夢都在想著見到你,根本連看一眼其他女人的心思都沒有……"

云璟的心,微微一痛……

她有些動容,其實想問問他這兩年過得好不好的,可是一想,怎麼會好呢?這麼白~癡的問題,她又何須多問呢?

"兩年前,那麼絕的離開,是害怕我會隨著你一起走嗎?"

景向陽沉默了許久.

沉斂的目光,深深的看定著她……

很久,才道,"那時候真的特別害怕你想不開,所以才不敢在你身邊逗留!你還那麼年輕,你的生命還有千萬種幸福的可能,怎麼可以就那樣隨著我一起去了呢?如果真的走了,你的爸媽怎麼辦呢?我怎麼能給這麼多人加注這些痛苦呢?你就該好好活著,像現在這樣,獨自而自信的活著!"

上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8):我回來了!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80):思念是一種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