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驕陽似璟(80):思念是一種病  
   
結局篇——驕陽似璟(80):思念是一種病

沉斂的目光,深深的看定著她……

很久,才道,"那時候真的特別害怕你想不開,所以才不敢在你身邊逗留!你還那麼年輕,你的生命還有千萬種幸福的可能,怎麼可以就那樣隨著我一起去了呢?如果真的走了,你的爸媽怎麼辦呢?我怎麼能給這麼多人加注這些痛苦呢?你就該好好活著,像現在這樣,獨自而自信的活著!"

這番話,讓云璟忽而有些悲愴.

一時間,她不知再些什麼好.

眼眶,稍稍泛……

隔許久,她才輕聲問他,"那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

景向陽漆黑的眸底,閃過幾許前所未有的慌色,"為什麼不能?"

他捧住她的`臉蛋,重複的追問了一句,"為什麼不能還像從前那樣?"

"我……我不知道……"

云璟無助的搖頭,"我……只是沒什麼信心而已,兩年時間,畢竟可以改變許多許多……誰也沒辦法保證對方還是自己想要的那個人……"

不得不承認,云璟的這一番話,真的有傷到了景向陽.

要不難過,那一定是假的.

心,有些微的凜痛.

他放開了云璟,將身子倚在護欄上,緒較于剛剛明顯低落了許多.

摸了摸口袋,下意識的想抽煙,才想起自己兩年前早就戒煙了.

半晌,抬眼看她,眸色有些渾濁,"你有新的愛人了?"

他問這話時,聲音沙啞得厲害.

云璟一聽這話,就知道他顯然是誤會了.

"我沒有!"

她忙否認,"我也不是那意思……"

云璟也有些急了,"你明知道那不可能!"

"那為什麼要這些喪氣的話?"

景向陽一轉身,又將云璟圈在了自己的胸膛里,目光凌厲的看著她,修長的手指霸道的挑起她的下巴,"為什麼沒了從前的自信?因為愛不夠了?如果只是因為愛不夠……"

景向陽到這里微微頓了頓,而後,魅惑的面龐陡然欺近她,身形故意往云璟身上壓了壓,"云`三,兩年前能夠讓你愛上我,兩年後,照樣也行!!"

他的語里,滿滿都是屬于他的自信.

而云璟呢?

別兩年前或是兩年後了……

就現在……

她已經明顯能聽到自己那顆心髒,正在"咚咚咚"的猛烈的敲擊著她的心房,那速度之快,仿佛隨時都可能從心房里蹦出來一般.

云璟想什麼的,卻忽而,玻璃門被人從外面敲響,是向晴.

"哥,嫂子,開飯了!!"

"嗯,來了!你先去!"

景向陽頭也沒回,應了向晴一句.

向晴沖云璟壞壞一笑,"以後還有的是時間給你們倆談愛呢!快點啊,等你們!"

完,向晴轉身就走了,不打擾倆口繼續恩愛了.

"好了,有什麼話,吃完飯再吧."

云璟的臉頰上,撲撲的,有些發燙.

"最後一個問題."

景向陽沒動,問云璟.

"嗯?"

"陸離野跟我妹……現在什麼關系?"

"這個……"

云璟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一臉嚴肅的景向陽,沒肯.

景向陽挑眉,"作為她的嫂子,對于她的感問題,你也是需要負責的."

"可我覺得陸離野還不錯!"

"你這話的意思是,他們倆當真好上了?"

景向陽眉眼一眯,危險的睇著她.

"我可沒."

云璟不肯承認,拉了拉他的手臂,"你干嘛呢!一回來就想棒打鴛鴦啊?"

"我也沒這話."

景向陽著,牽著云璟的手從陽台上走了出來,"但是,如果真的想成為我的妹`夫,就必須得先過得了我這關!"

而他陸離野,顯然難!

"行了,他們倆現在到底什麼關系,我也沒辦法清楚,你還是先問問當事人吧!"

"嗯,先吃飯!"

餐桌上,喜氣洋洋,話題不斷,但總是圍繞著景向陽和云璟是錯不了的.

起先聊到的是景向陽身體的病痛問題,景孟弦顯得頗為擔心,所以最後商定明天再去醫院複檢一次,讓大伙兒都安心.

完他的身體問題,自然就開始關心兩個年輕人的婚事問題了.

"向陽啊,你這既然已經回來了,跟`三的婚事也該有個著落了,媽知道你和三兒領假證,包括這次離家兩年都是為了她……可現在眼見著一切都好了,也該走個正式的程序了!是吧?"

這話是紫杉提出來的.

她作為云璟的母親,自然最關心的是孩子的人生大事.

云璟雖然年紀還不大,但兩個人到底牽牽扯扯了這麼些年,總該是要有個交代的.

晚交代早交代都一個意思.

"對對對!這事兒必須得提上日程了,拿完證之後,馬上舉辦婚禮,就看三兒你想要什麼樣的婚禮,咱們給你好好操辦."

向南一聽,忙開心的應合.

"媽,結婚這事兒,我想還是先緩緩……"

云璟忽而插了一句嘴.

景向陽拾起眼,深意的看著她.

"你們也知道,我的事業才剛有了些起色,手頭上的事也挺忙的,可能一時之間會有些支不開身,所以我想……"

"女人家庭為主,事業為輔!你連這點事兒都不懂了?你見過幾個男人喜歡事業型女強人的?"

顯然,紫杉不太認同自己女兒的話.

可是,云璟又哪里是想做什麼事業女強人呢!

這麼多,不過只是搪塞之詞而已.

她不過只是想多要點時間,兩個人再好好處處.

畢竟,長達兩年的時間,誰也吃不准這其中有多少變數.

向南尷尬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兒子,見他不動聲色,轉而又用腳在桌下踢了踢兒子的腿,示意他開口話.

"媽,我也贊同三兒的話."

他一句話出來,桌上,幾乎所有的人都變了臉色.

這種話,女孩子矜持些,出來倒還能理解.

可是,一從男人嘴里出來,怎麼就覺得那麼的不是滋味呢?

景向陽自然猜出了所有人的心思來,這才解釋道,"我剛剛跟三兒商量了一會,她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多給她些時間再好好考慮考慮,另外,她如今的工作也確實比較繁忙,我希望給她充足的時間忙自己的事.再者……"

景向陽伸手,握住了云璟擱在桌上的手,微微一笑,"我會讓她心甘願的嫁給我!"

聽得景向陽如此一,所有的人這才稍稍緩和了些顏色.

"三兒,你當真現在不想結婚嗎?"

云墨問自己的女兒.

云璟掃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又看一眼自己的男人.

景向陽正用一雙熱切的眼神盯著她看,眼眸里噙滿著鼓勵,仿佛是在告訴她,不管她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他都第一個支持她.

結也好,不結也罷,這對他而都只是時間問題.

對云璟而,或許就是心安與不安的問題吧!

所以,他自然能理解.

云璟猶豫了半會,才點了點頭,看著景向陽,認真的回答父親的問話,"爸,我不是不想結婚,也不是不願意結婚,就是覺得……兩個人畢竟有兩年沒見過了,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來培養一下感……"

這話,景向陽就不愛聽了.

握著云璟的手,收緊了力道,以示懲罰和警告.

他們之間的感還需要培養嗎?如果真需要,那他今晚可真要好好跟她在*`上培養培養了!!

"行行,你們年輕人有你們年輕人的見地,既然你們倆都已經商議好了,那咱們也不逼著,但我可把話前頭了,你們想避了避不了多長時間,頂多我們答應你們今年不結婚,明年可必須得提上日程,誰也不准反駁!"

這話自然是向南的.

嚴肅,且不容反駁.

"好……"云璟乖乖點頭.

"OK!"

景向陽正好巴不得!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下午,云璟有一堂國際料理展示會.

本好是文和司機過來接的,卻被云璟給拒絕了.

云璟接完電話,就在沙發上景向陽的身邊坐了下來,"待會你送我去國際會展中心,好不好?"

"展示會?"

他問了一句,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表,"兩點開始,現在已經一點了,要不要現在就走?你至少得有半個時的准備時間吧?"

云璟眯了眯媚眼,"你怎麼知道我兩點開始的?"

"每天都在關注著你,你還質疑?"

景向陽笑著,拉起云璟就要走,"爸,媽,我先送三兒去會展中心,她待會有個展示會."

"嗯,好的!去吧,去吧……"

做長輩的樂意極了,就希望兩個年輕人有更多的獨立相處時間才好.

景向陽牽著云璟從家里閑步走出來,隨口問她,"聽你的展示會門票可貴了,一張都上千了?"

云璟好奇,"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關于你云`三的事兒,就沒有我所不知道的."

景向陽著,替云璟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先上車."

云璟坐上車去,狐疑的目光一直落在景向陽的身上,直到他坐進了車中來,目光都沒從他身上挪開半分.

"看什麼?"

景向陽挑挑眉,笑問她.

云璟歪著腦袋,喃喃道,"我總覺得這麼些年來,你就活在我身邊,只是我們一直沒有遇見而已……"

提起這兩年的事兒,景向陽輕歎了口氣.

大手*溺的揉了揉云璟的腦袋,"不管我身在哪里,但我的心,一直就在你的身邊!哪兒都沒遠去過!"

這話出來,不管真假,云璟聽得心里暖窩窩的.

"真的,在電視里見到獨立自強的云`三,又害怕又擔心又心疼,害怕你自強了以後,就再也不需要我景向陽的庇護了,擔心你太好強,為難了自己,又心疼你在工作上的那股拼勁……總之……"

景向陽柔軟的指腹在云璟的手背上輕撫著,"我現在回來了!所以,往後不該好強的時候,不許好強!工作上不該拼命的時候,也不許再拼命!你的理想,我願意陪著你一起完成!可是,哪怕就現在你每天窩在家里睡覺,看韓劇,我也一樣養著你!我養得起!!"

云璟聽完他的肺腑之,心窩里有些發燙,那股溫燙,直接漫入了眼眶里.

"你以後還會走嗎?"

云璟真的有些怕了.

景向陽一伸手,就習慣性的將云璟抱了過來,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只要病魔不帶我走,我像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再離開你,半寸都不行!!"

景向陽胸口有些悶悶的,擄了擄她的發絲,手指撫上她的臉頰,歎息一聲,沉啞道,"你以為我離開你的這兩年好過嗎?我每天都恨不得快點飛到你身邊去,每次看著電視機中的你,就恨不得上去把你抱出來……你知不知道你所上的每一個節目,我都看過多少遍了?你過的每一句話,你的每一個表,我都能夠背出來了……"

景向陽將云璟圈得緊緊地,"好不容易回到你身邊了,你我……還怎麼舍得再離開你……"

他真愜意的表,到底讓云璟有些緒失控.

眼眶不自禁的了一圈,"那你知不知道,我所上的每一個節目,都是為了讓你能在電視里看到我……"

"我怕你……見不到我,就會把我忘了……"

云璟到最後,到底沒能忍住,哭出了聲來.

"傻`瓜!!"

景向陽捧住她哭花的`臉蛋,高`挺的鼻梁抵住她巧的鼻頭,深眸里不覺有些酸澀.

削薄的唇`瓣,如密雨般,心疼的親吻著她的唇,"我怎麼會舍得把你忘記……怎麼可能忘得了!!"

云璟也學著他的模樣,捧住他俊朗的面龐,熱淚盈眶的呢喃,"以後你再也不許走了!不許再離開我半步!!我跟你保證……"

"假如……"

云璟到這里,微微頓了頓,而後搖頭,把自己撲入了景向陽的懷里去,連連搖頭,"沒有假如!!不能有假如!!"

她本來想,假如病魔真的非要把他奪走……

可是,這話到嘴邊的時候,云璟發現,她根本心痛得不出口,也不想出口來!

更何況,就算病魔真的把他從自己身邊奪走了,即使到了如今,云璟也不能保證自己是不是就不會隨著他離開了,自己是不是還能獨自兒的好好活著了……

景向陽自然也懂云璟那句'假如’的深刻含義.

見她哭得更厲害了,他忙哄她,圈住她的腰`肢,不停地輕拍她的後背,"好好好,沒有假如,絕對不會有假如,所以,別哭了,聽話……"

看著云璟這麼激動,景向陽雖然心疼,但內心里其實多少是有些欣慰的.

至少,證明她真的還是在乎自己的.

本擔心她太獨立,以至于她不再像從前那樣需要他了,可如今看起來,他似乎過于擔心了.

景向陽安撫了好一會兒,云璟才稍稍緩了緒,從景向陽的懷里退出來,"好像再磨蹭下去,我真的要遲到了!"

"坐好."

景向陽將她安置在副駕駛座上,又傾身過去替她系好安全帶,方才啟動車身,往國際會展中心駛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璟才一走進會展中心,助理文便心急火燎的迎了上來.

"我的姑奶奶,你怎麼這個點才來!你看看這都幾點了?"

文一邊著,一邊張著頭往外瞧.

看著倚在車身旁,帥得一塌糊塗的景向陽,忍不住誇張的乍舌道,"終于肯找男朋友了?"

"他不是我男朋友!"

云璟否認.

"不是?"文臉上泛起光澤來,"那你肯定也對他沒意思,對不對?既然這樣的話,你不介意我追他吧?"

"介意!"

云璟毫不猶豫的回答她.

銳利的視線剜在文那張春`心蕩漾的臉蛋兒上,"他是我老公!!"

"……"

"敢打他主意,試試看!!"

云璟冷警告.

"……"

文嚇得縮了縮脖子.

感覺背脊一陣發涼.

凡是云璟身邊的人都知道,她有個負心漢混蛋老公,當年結個婚連個結婚證都居然用得是火車站買回來的假證.

可偏偏,這麼混蛋的男人,這個各方面都極為出色的女人,就是死了心的愛著他,想著他……

這一想,可還就好些年.

起初,文怎麼都想不明白,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才能讓一貫目中無人的云璟如此死心塌地.

如今,當真正見過這個男人之後,文忽而就明白了……

世界上真的還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嗎?

挺拔如松,貌若潘安,一笑,如沐春風……

而那雙沉斂而深邃的黑眸里,仿佛永遠都只裝得進她身邊的這個女人……

目光停留在云璟的身上,眸光里嵌著淡淡的笑意,從她進門,直到到拐角處消失,卻都始終沒能將視線從她的身上抽離……

文終于忍不住一聲驚歎,"你老公可真不像大家傳中的那麼渣啊!他真的……做的假結婚證啊?"

云璟睇了她一眼,"你們傳什麼?"

"我們也沒傳什麼,大家就你老公是個拋棄妻子的渣男……"

文盯著云璟漸變的臉色,聲音越越細.

云璟瞪了她一眼,轉身,踏著高跟鞋往里走.

一邊走,一邊糾正文的話,"第一,我老公不是你們口中的渣男!你見過渣男,因為自己生病,害怕拖累到自己的老婆,影響她以後的二婚,而給她制造一張假結婚證嗎?第二,他也沒有拋棄自己的妻子!當年的離開,是因為他的妻子抱著病入膏肓的他,哪怕是天曹地府,她也陪著一起去!!所以,他為了讓自己的妻子好好在這個世界上活著,就拖著自己病入膏肓的身體,獨自離開了這個家,就為了給自己的妻子一點點生存下去的希望……這樣的男人如果都算作渣男的話,那這個世界上,真的還有好男人嗎??"

云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文解釋這麼多.

其實,她並不是想要跟她解釋什麼,而只是,不希望任何人曲解自己的丈夫!!

包括自己的助理,如此不相干的人,也不行!

"回去之後,把我剛剛所的這些話,統統給你周邊傳話的人複述一遍!"

云璟一本正經的吩咐一句.

"……是……"

文被云璟的這番話給震驚了.

原來他們嘴里一直傳的'渣男’,居然是這樣一名癡的完美男人!!

這可當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的節奏啊!

難怪剛剛看云璟的那眼神那麼專注……

……………………………………

下午,趁云璟忙著自己的會展一事時,景向陽去了一趟醫院,又給自己的身體做了個全項檢查,尤其是血液,所有能檢的全部檢測一遍才罷休.

臨近五點的時候,還剩下最後一項檢查,而云璟的展示會在五點半結束,景向陽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而云璟這邊呢,預計時間本該五點半結束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真的太歸心似箭了,本該三個時結束的料理,她居然提前半個時就完成了,而且還完成得史無前例的優質.

才一從會展中心走出後台,云璟瞬間就被媒體記者圍了個水泄不通.

"云姐,您剛剛那道盛宴,沒有解之詞嗎?"

"聽您馬上就要與天語娛樂經紀公司簽約了,您有想過往後`進入娛樂圈之後,如何發展自己的事業嗎?娛樂和專業又該如何持平發展呢?"

"……"

"抱歉!!可能讓大家失望了,我們已經拒絕了天語公司的簽約!不,准確的來,是拒絕了所有經紀公司的簽約!而且,我們並沒有再進軍娛樂界的打算了!謝謝大家,麻煩請讓讓,以後我們不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

云璟一邊著,一邊從包里掏出手機,給景向陽打電話.

記者紛湧而至,都被助理和保安們擋在了身後.

"景向陽,你現在在哪里呢?"

不知怎麼的,云璟剛同記者話的時候,語氣還特別冷硬,一道景向陽這邊,就忍不住放柔了聲線.

"我在醫院里,做全身檢查!快完了.你呢?不是還沒忙完嗎?"

"我已經忙完了!那我現在去醫院找你!"

"你在那等我,我馬上來接你!"

景向陽已經連最後一項檢查都沒心思再做下去了.

"不要!你在醫院等我,我馬上就過來了!"

云璟著,就從司機那拿到了車鑰匙,坐進了車里去.

"你等我,我先掛了!拜拜……"

云璟不由分的就將電話給掛了.

發動車身,飛快的沒入了車流中去.

景向陽只好乖乖的進行最後一項身體檢查了.

駛到一半,結果,才一出隧道口就堵車了.

堵車堵了將近一刻鍾的時間,車流卻還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云璟有些煩了.

其實她也不趕時間,就是心里一直惦記著某個人……

越是想著,就越是煩心,就越感覺這車流實在動得太緩.

她干脆給景向陽又撥了通電話.

懶懶的靠在椅背上,郁悶的看著前面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隊伍,"景向陽……"

她忍不住同他撒嬌.

"嗯……"

景向陽應了一句.

就喜歡聽她撒嬌的嗓音,柔柔的,磁磁的,聽在心里像糯米一般.

舒服不已.

"怎麼了?"

他也忍不住放柔了語調.

"堵車……"

云璟撅起`嘴,非常不滿,"也不知道要堵到什麼時候去!"

"那怎麼辦呢?"

"涼拌!我也沒辦法飛過去."

"注意安全."

"你呢?檢查做得怎麼樣了?"

云璟百無聊賴的問著他,而後,松了一腳刹車,隨著車流往前稍稍挪動了半分.

"做完了,明天出結果."

"那你得等我!!不許先走——"

景向陽勾著嘴角笑起來,"絕不先走……"

"這還差不多."

云璟也跟著笑起來.

她曾經多少次幻想著他回來以後的場景……

這種感覺,真好!

"景向陽,我餓了……"

云璟同他撒嬌.

"等你過來,我帶你去吃大餐."

"那我要吃鮑魚魚翅!!"

"嗯,之前是誰告誡我,鯊魚已經瀕臨滅絕,強烈提倡不許吃魚翅的?"

景向陽取笑她.

"啊!我只是順了口而已!那好,魚翅就免了,鮑魚免不了!"

"OK!"

"不過,景向陽,你都兩年沒工作了,你還有錢請我吃飯嗎?"

這一點,云璟真的表示懷疑.

景向陽在電話笑了起來,"放心,請你吃頓飯一定沒問題."

"那往後養我呢?"

"再掙,也沒問題!"

云璟滿意的笑了.

"哇!車流終于動了,景向陽,先掛電話了,我馬上來找你!!"

一想到馬上就能見到景向陽了,云璟的心都跟著飛揚了起來.

才想要掛斷電話,卻倏爾,只覺一股熱流從車外正朝她狂湧而來……

短短的兩秒鍾過後——

"砰——"

一道爆破聲在耳畔間響起,震耳欲聾.

"啊——"

刺耳的尖叫,從手機那頭傳進了景向陽耳底來.

"三兒???"

"出什麼事了?三兒???"

"……"

那頭,傳來噪雜的聲音,還伴隨著"砰砰砰——"的爆破聲持續的響起.

繼而,回應景向陽的便是"嘟嘟嘟"的忙音.

電話掛斷了.

"三兒——云`三!!!喂喂喂————"

景向陽抓起電話,亡命的往外奔.

面色慘白,沉斂的黑眸里,閃現出前所未有的慌亂.

該死的!!!

剛剛那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云`三,一定一定不能有事!!

云`三!!我可才剛剛回來,好不容易才回到你的身邊,你一定不許出事!!!一定不許!!!

可TM剛剛那幾道爆破聲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景向陽瘋了似地沖進停車場,開著車,就往云璟的方向奔了過去.

一邊走,一邊不停地撥打著云璟的電話.

然而回應他的卻都是關機!!

該死的!!!

就在這時,車里的收音調頻,正在直播著一起事故.

"五分鍾前,營盆梁隧道路口,忽而發生一起重大的爆破事故,短短的五分鍾,事故已經造成五人身亡,二十人重傷,輕傷人數還在清數當中,而爆破緣由,警方還在排查中……"

景向陽聽完,手心里已全然都是冷汗.

他將腳下的油門,直接踩到最低,車如風般疾馳而去.

窗外,秋風襲襲,灌入到車里來,讓景向陽愈發覺得煩心不已.

然,卻偏又要靠著這風,來讓自己混沌的大腦清醒.

云`三,等我!!

一定要等我————

車,行駛到一半的路程——

忽而,"嘎——"的一聲,戛然而止,猛地就在馬路中央停了下來.

陡然間,車身後響起無數的鳴笛聲,景向陽卻全然聽不到,當然也顧及不到.

打開車門,像瘋了一般,就往街邊那道可憐的嬌影狂奔而去.

街邊上,云璟拖著鮮血直流的左腿,正緩慢的往前移動著身子.

她身上的裙子已經全破了,腳上的高跟鞋早就不知去了哪里.

眼前的她,正光著腳,頗著腿,散亂著長發,流著血,不停地,艱難的,卻極為努力的往前挪動著步子……

再見到景向陽的時候,眼眶中壓抑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的狂湧了出來.

下一瞬,顧不得腿上的傷口,一蹶一拐的就朝景向陽狂奔而去.

景向陽被這樣的云璟嚇壞了,一邊大步朝云璟跑了過去,一邊緊張的大喊,"站住!!!云`三,不許再動了!!就站在那,聽話——"

他的聲音,全然已經嘶啞.

有那麼一刻的,他幾乎以為自己要失去她了!

當見到鮮活的她,又出現在自己跟前時,景向陽長松了口氣……

還好,老天爺沒有再折騰他們!

【大家全部`長松口氣:靠!以為又要虐呢!!】

云璟聽得景向陽一喊,眼底的熱淚登時如泉水般湧了出來,而後,就乖乖的站在了原地,等他,不再動彈.

景向陽飛奔而來,二話沒,彎身,一把將云璟打橫抱了起來.

他的呼吸,很急.

抱起云璟,就往車前狂奔而去,"是不是嚇壞了?再忍忍,很快就給你上藥!"

云璟被他抱在懷里,能明顯的感覺到他抱著自己的雙手在打抖.【下午或者晚上還有一章,看編輯什麼時候給審核哇】

【重點推薦《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感謝大家的支持!!麼麼噠!!文文走進完結篇,《晴陸漫漫》于本月給大家呈現,希望大家繼續多多支持!!鏡子會好好寫的哇!另外,月票能夠留到28號的還請大家給鏡子留著,不能留的現在丟下來也不建議哇!感謝】

上篇:結局篇——驕陽似璟(79):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下篇:結局篇——驕陽似璟(81):嫁給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