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驕陽似璟》完結篇(2)【完】  
   
《驕陽似璟》完結篇(2)【完】

兩個月後——

景向陽陪著云璟去婦產科做B超孕檢.

"哎呀!!景院長,恭喜恭喜啊!!"

醫生看著孕檢結果,興奮的恭賀著,"這可是一胎兩個啊!!"

"真的?"

云璟和景向陽一聽結果,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是兩個??"

"真的,真的!假不了!!看看,是雙胎囊,一定是雙胞胎!!"

醫生也欣喜得不得了!!

"哇……太好了!!"

云璟抱住景向陽,差點喜極而泣,"這一定是老天爺把我們曾經遺失的孩子又還回來了!!"

景向陽的緒也格外激動,抱住云璟,輕拍著她的後背,心底滿滿的寬慰,"對!我們的孩子又回來了!"

"孩子是兩個錯不了,不過到底是雙胞胎呢,還是龍鳳胎還得等兩個月才能看出來."

醫生著,從B超室里走了出來,一邊在檢查單上簽字,一邊囑咐道,"雙胞胎需要的營養可比單胎的要多很多,所以往後一定得好好進食,多吃點營養豐富的,補補身子,不能偏食,知道嗎?稍有不注意的話,雙胞胎很容易造成營養*的."

"好的,一定注意."

兩個准爸准媽,連連點頭.

……………………

誰也沒想到,這家里一添丁,居然就連添兩個.

無疑,可把這些爺爺奶奶,外婆外公們高興壞了.

什麼好吃,就把什麼往准媽媽嘴邊塞,什麼好玩的,就把什麼往准媽媽懷里塞,是給以後的孩子玩.

家里塞滿了各色各樣的衣服,男款女款的,應有盡有.

直到第四個月,云璟肚子里的雙胞胎終于確定了下來,是一對龍鳳胎!!

當天晚上,全家人樂得就差點集體失眠了.

一男一女,湊成一個'好’字,還有什麼能比這個來得更圓滿的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七年後————

景家.

女孩梳著兩個俏皮的馬尾辮,耷.拉著腦袋,櫻桃口輕輕抿著,不話,可愛的臉蛋上,盡是讓人憐惜的委屈.

女孩名叫景向憶,名:景五,乳名:五.

擁有著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烏溜溜的,一閃一閃,靈動的模樣兒,讓人愛不忍釋.

她的身旁,站著一名比她高出大半個頭來的男孩來.

男孩留著短碎乾淨的球頭,看起來格外的精神.

漆黑如曜石般的大眼里,染著些許的稚氣,卻分毫不影響他的俊美.

眼神里,還透著幾分男孩子的氣概.

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服氣?!

皓齒不悅的咬著唇.瓣,神里倒有些的邪氣和倔強.

乾淨稚.嫩的臉頰上,還掛著好幾道彩.

身上的T恤也被撕破了好幾個洞,這模樣兒看起來尤顯得落魄不堪.

男孩名叫景向沛,名:景四,乳名:四.

但,作為一名真真正正的男子漢,他最煩別人叫他四了,以他的話來,這名字,有些娘們!

還不如人家的五來得男子漢呢!

"簡直反逆天了!!"

這訓話的聲音,當然是來自于他們倆共同的母親,云璟.

"才多大的人,居然就學著跟我在學校里打架!!還兩個人一起上!!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云璟想,兒子打架,她還能理解.

可是,她家的女兒也加入了群毆的陣營里,到底算怎麼一回事兒?

聽下手可不比任何一個男孩子弱.

她見著那被打的男孩時,嚇了一跳.

那粉.嫩嫩的一張臉上,不知被她女兒用指甲抓出了多少血印,嚇得云璟趕忙就帶著人家去了醫院,也不知給人家家長賠了多少不是,還沒得到人家家長的原諒.

最後還是他老公出來了些有用的話,這才把整件事給和解了.

雖是和解了,但把云璟氣得不輕.

"還有你!!景五,你給我站出來!!別以為你裝白兔,我就不敢打你!!出來——"

景五抽噎一聲,一雙白兔的大眼睛瞬間就了.

她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乖乖的站了出來.

"把手伸出來!!"

云璟拿著皮尺,沖她道.

景五可憐的哆嗦了一下,手兒怯怯的往外伸著,一雙彤彤的大眼兒直往沙發上坐在那看戲的老爹瞄過去.

那雙可憐的眼兒里仿佛在喊著:爸爸,救我,救救你可憐的女兒……

見自己老爸坐在那紋絲不動,五眼波兒一轉,頓時,眼眶里濕.了好一圈,泫然欲泣的模樣兒,簡直是我見猶憐.

景向陽心疼得當真有些看不下去了.

"老婆……"

景向陽起身,往這邊走過來.

五一張稚氣的臉蛋兒差點就要綻放成花朵兒了,被自己老媽一瞪,她又像個可憐的兔子似得縮回了腦袋去,繼續裝回那泫然欲泣的可憐模樣兒.

"向陽,你別勸我了!你想想人家家里的孩子,被這兩混子揍成了什麼樣子!!才幾歲就學著跟我打架,長大了我看還得了!!"

云璟沒打算聽勸的.

"媽媽,你別打妹妹,這事兒不是她的錯!"

景四一把當先的攔在了自己妹妹跟前來,像個男子漢似得,把弱的妹妹護在了身後,手兒伸出來,"你要打就打我吧!"

"兩個人都得打,誰也逃不掉!"

好樣兒的,倆孩子還結起盟了.

云璟著,抓過自己兒子的手就要打下去,哪知自己女兒的手伸了過來,一下子就擋在了哥哥的手掌上,一皮尺落下來,就聽得五一聲吃痛的抽泣,但她還是強忍著沒肯讓自己落下眼淚來.

這一幕,讓所有人看著,都心里一抽.

當然,也包括云璟.

"笨五!!你干什麼呢!!"

四生氣的去推開自己的妹妹,又抓過她的手,心疼的檢查了一番.

看著她的手板,眼神兒都暗了幾分,瞄了一眼自己罪魁禍首的媽媽,又心疼的替五吹了幾口氣.

被兒子一看,云璟立馬就覺得自己像個罪大惡極的人了.

心里有些難過,又有些生氣,更多的是心疼,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景向陽自然理解自己妻子的難為.

孩子調皮,不教不行,可是真的打了他們,心疼的卻還是他們倆這當父母的.

"行了,把他們倆交給我,你別管了……"

景向陽抱了抱自己的老婆,又低聲湊到她耳邊道,"別心疼了,就你剛剛那一下子,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你沒舍得用力,不會有多痛的,倆家伙跟你玩苦肉計而已."

"……"

她確實是沒用多少力氣,可孩子畢竟還,皮膚也嫩,尤其是五,從就被家里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那點痛,云璟還真擔心妮子經不住的.

"媽媽……"

忽而,云璟的裙擺被一只手給揪了揪.

云璟低頭去看,是自己的兒子.

"我跟你道歉,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動同學,也不該帶妹妹去打架!你罰我吧……"

家伙乖乖的把手攤到了自己母親面前來.

"……"

都這樣了,云璟還能下得了手嗎?

"媽媽,這件事其實不能怪哥哥."

五著眼兒走了過來,可憐巴巴的揪了揪云璟的裙子,"你別打哥哥了!他是為了我才跟人胖打架的!"

"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景向陽蹲下.身來,問自己的一雙兒女.

"還不是那討厭的胖子!!"

五癟癟嘴,有些委屈又有些郁悶,"上體育的時候,他無緣無故的抱住我就親!然後哥哥正好也在上體育課,被他看到了,哥哥就狠狠地揍了他,可是他太胖了,哥哥打不過他,然後……"

"我沒有打不過他!!"

四一聽自己要丟面兒了,趕緊搶白,"我只是懶得跟他計較."

"……你明明就是打不過人家……"

五單純的又嘟囔了一句,"然後我就幫哥哥,用手抓了他."

"那最後怎麼就只有你哥掛彩了呢?"

云璟問.

"胖子沒打我."

五這話的時候,還有些得意,"他才不敢打我呢!"

其實人家哪里是不敢打啊,根本就是舍不得打,最後就任由著這丫頭把自己抓到鼻青臉腫了.

"不許叫人家胖子,人家是有名字的."

云璟訓斥道.

"哦!"

景五乖乖受教.

一想到有人居然欺負了他女兒,景向陽就怒不可遏,他忙問五,"那胖子除了親了你的.嘴之外,還有沒有對你做什麼別的?"

"好像背過我,算不算?"

家伙眨著一雙天真的大眼兒,問自己的爸爸.

"以後不許再讓任何男人背了,除了自己的親人,知道嗎?"

"哦!"

"也不許跟任何男孩子玩親.親,知道嗎?"

"好!"

"抱抱也不行!!"

"那和哥哥呢?"

"……不行!"

"那好吧……"

"……"

"……"

四在一旁氣鼓鼓的,臉蛋兒已經快被吹成氣球了.

"那和爸爸可以親.親抱抱嗎?"

五又天真的追問.

"那當然可以!!現在就成……來,快親.親爸爸……"

"……"

四鼓鼓的氣球終于爆炸了!!

于是,一句父與子的搶奪之戰,又在景家熱鬧的展開了.

兩個大男人開始進入了認真的談判階段.

"爸爸,你這麼教妹妹是不厚道的,我和媽媽絕對不同意!!"

"嗯嗯!不同意."

云璟站在自己寶貝兒子這一邊.

"爸爸這是在教五怎麼防色.狼,懂嗎?"

景向陽義正辭的解釋.

"可我又不是色.狼!我是五的哥哥,我會保護她的!"

家伙叉著腰,不服氣,"你得告訴五,和哥哥摟摟抱抱是可以增進兄妹感的."

"……"

他才不要呢!

自己的女兒,最好是自己獨占才好!他可舍不得跟任何人分享,哪怕是自己的兒子也不成!

見自己老爸不話,家伙只好使出殺手锏,"那好吧!以後你就跟五吧!我也只要媽媽了,以後晚上我就跟媽媽睡,你也不許跟我搶!!"

"不行————"

這個,一定不可以!!

"還有,爸爸,以後我不要你再去參加我的家長會了!我要媽媽去!"

"為什麼?"

景向陽斂眉,一臉不悅.

因為,自己的第一地位,已經在明顯動搖了.

"因為你太老了!"

"……"

云璟忍不住"嗤——"的一聲,爆笑出聲來.

"你這壞子!!看我不揍你——"

其實,景四哪里是因為自己的老爹太老呢?

恰恰相反,他老爹明明已是不惑之年的人,卻偏偏看起來還像個三十歲的大男人,隨便往那一站,就帥得簡直是一塌糊塗.

從前沒開家長會的那會,女同學們一見到他就會,"景向沛,你長得可真好看……"

自從他老爸參加過他的家長會後,女同學們一見到他就會,"景向沛,你的帥爸爸什麼時候會來學校看你啊?"

"景向沛,你爸爸長得可真好看,比你還好看呢!"

然後,景向沛就會一臉不服氣的喊回去,"你們眼光可真差!!"

他班草的地位已經遭到明顯的動搖,當然不許再讓自己老爹露面了.

他有些擔心,他老爹再露面幾次,他班上那群沒有眼光的花癡.女,以後見到他,可能就會:"景向沛,你長得可真難看,比你的帥爸爸差遠了!"

"……"

景四想,如果真是那樣,他一定會當場氣得吐血身亡的!

………………………………………………………………………………………………

《番外篇:五與胖子的故事》

胖子是景五的同桌.

被打的第二天,胖子鼻青臉腫的來上學.

他沒理會五,從書包里拿出一盒白色的粉筆,就在兩個人的桌上狠心的劃了一條'三八線’.

"胖子,你干什麼呀?"

五不明所以的眨眨那雙漂亮單純的葡萄眼.

一眨一眨的,像天上美麗的繁星,看得胖子臉一,心一跳,他害羞的忙別開了眼去.

哼哼一聲,不話.

這可是胖子第一次不理會她,五有些急了,"胖子,你生氣拉?"

她揪了揪他肥大的口.

胖子冷冷的盯了她一眼,"景向憶,你的手過界了!"

"過界怎麼啦?我就要過界!!"

五氣鼓鼓的,手兒揪著他的口就是不肯撒手.

胖子也氣鼓鼓的瞪著她.

"你要再過界,我就……"

"就怎樣?你敢打我?你敢打我試試看!!"

對于昨兒晚上老媽的訓斥,囂張跋扈的五妞,早就拋諸腦後去了.

哼哼!你敢打我,看我不把你抓成花貓.

"我才不打女人呢……"

胖子著臉嘟囔了一句.

"那你想怎樣?"

五著就去擦桌上那根三八線.

胖子看著她可愛的臉蛋兒,一張臉刷得通.

半晌,就聽得他警告道,"景向憶,你再過來,我就……親你!"

"……"

五眨巴著漂亮的大眼兒,生氣的瞪他,"你再敢親我,我就……"

結果……

.嘴兒里的話,還沒完,胖子那肉嘟嘟的.嘴就朝她粉粉的嫩嘴兒湊了過來.

精准的,吻住了她.

"哇——"的一聲,五哭了.

那可真謂哭得驚天動地泣鬼神,哭到胖子都慌了.

"你別哭了,你別哭了……"

"哇————"

結果,五哭得更厲害了.

胖子徹底慌神了,肉肉的胖手不停地給她擦眼淚,"你別哭了!不就親一下嘛,大不了以後我娶你……"

"我不要你娶!!你長得這麼丑……"

"……"

結果,胖子受傷了.

再然後,胖子轉學了……

再然後,胖子長大了.

再然後,胖子瘦了!

再然後,胖子再也不丑了,不僅不丑了,而且,好像還……帥得一塌糊塗.

再然後……

胖子和五又見面了.

再然後……

胖子再也不理五了!

再然後……

五把胖子給吃了,是報初吻之仇.

再然後……

胖子把五給擄了……

再然後,沒有然後了!

————————————————————————————————【驕陽似璟《完》】

【《驕陽似璟》寫到這里,也算完美落幕了.很多不舍和感慨,謝謝每一個一路支持著鏡子的親們,沒有你們就沒有鏡子,因為大家的傾心守候,所以才讓鏡子如此有動力的把故事進行下來!真心感謝!!群麼麼噠!!接下來就開始向晴和陸花花的溫偏了,定名為《晴陸漫漫》,希望大家喜歡,感謝久等的親們!】

————————————————《晴陸漫漫》進行中——————————————————

【晴陸漫漫】開始連載:

太子帝王桑拿酒店——

"野哥!"

"野哥好!"

包廂門口前,手下紛紛恭敬地同陸離野打招呼.

"野哥,厲哥在里面等您好一會兒了."

"嗯."

陸離野沉聲應了一句,便推門進了包廂去.

"厲哥!"

包廂里的正沙發上,正坐著一名冷肅的黑衣男子.

一見陸離野進門,他嚴肅的面孔才稍微緩和了些分.

"來了?"

厲威起身,招呼陸離野,"來,過來坐.昨兒店里來了些新貨,讓你先品鑒品鑒."

包廂里,依次站著數十名女孩.

燈光太晦暗,以至于,看不太清女孩兒們的長相.

厲威遞了支雪茄過來,"看看,如何?"

陸離野接過,不以為意的挑挑眉,"厲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這些女人,向來提不上什麼性/趣!"

"又不是讓你上,只讓你看看而已!"厲威笑.

陸離野慵懶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燃了支煙,隨意的抽了兩口.

煙圈從性※感的薄唇※間吐出來,迷離了他邪魅的雙眸……

透過朦朧的煙霧,他眸色赫然一凜,卻又飛快的斂了去.

"厲哥,那個妞怎麼回事?"

陸離野抬了抬性/感的下顎,指了指其中一名意識渙散的女孩.

她迷迷糊糊撐著牆角站在那里,嬌身軟※綿無力的模樣,宛若隨時會倒下來一般.

跟其他女孩還有不同的是,她的雙手還被繩子綁著,背在了身後,動彈不得.

如果,陸離野沒有看錯的話,這個妞兒不是別人,正是她云璟的好朋友,景向晴!!

可是,她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方來?

"她呀?"

厲威一聲冷笑,"性子野,一般人管不住,只能讓她磕點藥了,乖點."

"磕了藥?"

陸離野起身,朝向晴走近.

嘴角,一抹邪氣的笑,修長的手指挑/逗般的勾起向晴的下巴,對上她那雙充滿恨意的眸子.

"迷※魂※藥?"

他挑眉問.

"水!待會還得伺候客人呢!不上點藥不行!"

厲威身邊的手下忙回答.

"呸!!!"

向晴憑借著全身所剩無幾的氣力,掙開陸離野的大手.

不知是光線太過昏暗的緣故,還是因為向晴與陸離野僅兩年前有過一面之緣的緣故,又或是她此時此刻意識太過混沌的緣故,總之,她此時此刻根本沒有認出陸離野來.

向晴倔強的沖著他們厲聲大喊,"你們這些逼良為昌的髒人,遲早有一天都會被抓起來槍斃的!!"

"啪——"

話音才一落,一巴掌,毫不含糊的就掃在了她的右臉上.

疼……

火辣辣的疼痛,讓向晴瞬間就了眼.

而打她的,不是別人,正是他陸離野.

"黎少,這丫頭性子夠野吧?"

厲威壞笑著同陸離野道.

陸離野此刻不姓陸,而姓黎,叫黎野!人稱黎少,手下喜歡叫他野哥!

"呵!"

陸離野冷笑,捏過向晴倔強的下巴,"本少爺還沒見過訓不服的野馬!!"

向晴冷眼瞪著他,吝嗇的賞了他一個字,"滾!!"

額上,細密的香汗,正不停地往外湧……

顯然,是那藥,漸漸要起作用了!

"哈!瞧瞧,還有咱們黎少搞不定的女人!!"厲威哈哈大笑起來.

陸離野也跟著笑了,"威哥,這麼野的妞,哪兒弄來的?"

"這可是她自己尋上※門來的!聽這妞是一記者,潛進來想探探咱們的底,這不,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要不是看她姿色不錯,早就一槍斃了她!"

陸離野迷離一笑,壞壞的沖向晴吐了口煙圈,"厲哥,把這野妞給兄弟吧!"

"?"

厲威費解的看著陸離野,"你不是一向對女人不感性※趣的嗎?"

厲威從前可沒少給陸離野找女人,可最後都被他給轟了出來,以至于手下們都開始懷疑這家伙根本就是性取向不正常!

陸離野呵了口氣,笑道,"本少爺只是對你找的那些不干不淨的女人提不上性※趣而已!"

"哈哈!難怪妖一直追不上你,可沒少到我這哭鼻子!"

陸離野在心里冷笑.

妖,好聽點,是這酒店的主管,難聽點,其實就是媽媽桑,二十歲剛出頭的年紀.

至于找他厲威哭鼻子,大概哭著哭著就哭到*※上去了吧!

"行,既然好不容易有了個能讓你挑起性/趣的妞兒來,做哥的自然不好多什麼,不過,爽過後,明天可必須還回來!咱們這可是開門做生意的商品!"

"謝了!"

陸離野笑笑,吩咐手下,"阿祖,把她送我房間去!"

"是!"

阿祖領命,拽了向晴就往外走.

陸離野倒沒急著走,問厲威,"這些妞,都從哪兒弄來的?"

"四川,廣東,湖南,重慶,都有!怎麼樣?成色還不錯吧?"

陸離野隨意的掃了她們一眼,訕訕一笑,沒做回答.

"這些日子,上頭盯得緊,一個月才來次新貨,質量也大不如從前了!就唯獨一個優質的,還被你子給挑了去!妖非跟你鬧不可!"

陸離野意興闌珊的抽了幾口煙,重重的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起了身來,"行了,厲哥,我先走了,再不走,那妞兒就該受不住了!"

陸離野完,就出了包廂去.

他才一走,包廂門就被一個裝扮妖※媚的風/塵女推了開來,"厲哥,怎麼回事?聽野哥帶走了我的一個妞?到底是不是真的嘛?"

來人正是剛剛他們談到的媽媽桑妖.

"嗯,新來的那個記者."

厲威抽了口手里的煙.

"厲哥,你故意的吧?明知道妖我惦念野哥好長時間了,還讓他帶了個妞走!故意氣我的,對吧?總不至于是怨我昨兒晚上沒伺候好您吧?"

妖撒嬌的在厲威身上蹭著.

厲威挑※逗般的捏了捏她的下巴,"黎少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他瞧不上你們這些風/塵之女,所以啊,別惦記了,還是乖乖伺候著厲哥我吧,至少哥不嫌棄,是不是?!"

妖生氣的拍落他的手,"哼!要不是你們這些壞男人需要,咱們至于淪落成風/塵之女嗎?我倒要瞧瞧他扛回去的妞有多乾淨!"

妖著,就扭著如水蛇般的腰段兒,離開了包房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陸離野才一走進酒店的獨立別墅,阿祖就恭敬的迎了上來.

"野哥!"

"妖姐知道這事兒了."

陸離野蹙眉.

"還有,里面那妞兒……發qing了!"

陸離野墨染的黑眸里掠過一抹複雜的暗芒,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卻什麼也沒,只徑自往里走.

"野哥,妖姐恐怕……"

阿祖似乎還想什麼的,卻被陸離野一個肅殺的眼神給生生折斷.

他識趣的閉了嘴.

………………

果然,那妞兒藥性發作了.

而且,藥性非常強勁.

陸離野一進門,就見向晴不著寸縷的躺在白色的波斯地毯上,身上的裙衫早被她脫了下來,扔得滿地都是.

她難受得不停地在地毯上翻滾著,一雙手兒無助的摩※挲著自己身上每一寸泛的肌膚,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消磨此刻她體內那份煎熬的難受.

"好熱……"

向晴覺得此時此刻,正有一把烈火在猛烈的燃燒著她一般.

"sh,it!!"

陸離野低咒了一句.

眉目深斂,墨染的桃花眼愈發暗沉幾許.

防備的合上※門,邁開長※腿,朝向晴疾步而去,下一瞬,就像拎雞仔似得,拎起地上的向晴,闊步往衛浴間走去.

"好難受……"

向晴的意識,早已恍惚不清.

明動的水眸此刻被曖/昧的水霧氤氳著,更添些分讓人窒息的性/感.

身子如一只可憐的獸獸一般,直往陸離野那健碩的胸膛口蹭了過去.

"我要死了……"

"要難受死了……嗚嗚嗚……"

她嚶嚶泣泣的哭了起來.

渾身,滾燙滾燙的.

雪白的肌膚,染上一層層迷離的暈,讓陸離野重墨的眼潭倏爾一陣緊縮.

該死!!

真夠遭罪的!!

這女人……

如蜜的膚色,染著潮※,沒有半分遮掩的展露在他眼前……

無不是在挑戰著他超人的控制力!!

卻偏偏,有些人,不能動,也動不得!!

尤其是,他眼前這個妞!!

真TM有夠磨人的!!

"景向晴,你給我安分點!!"

陸離野壓低聲音吼了一句,將向晴從自己的懷里扒了出來.

墨染的深眸里,染上一層流光溢彩.

哪知才一拎開她,她居然轉瞬間,不怕死的又粘了上來,難受的在他懷里一個勁的厮※磨著……

陸離野眉心突跳.

卻忽而,聽得門口傳來一道急切的腳步聲,"妖姐!!"

阿祖在外面大喊了一聲.

陸離野劍眉深蹙,將掛在自己身上的向晴往浴缸里一扔,順手將涼水打開,而後飛快的闔上浴※室門,走了出去.

【重點推薦《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

上篇:《驕陽似璟》完結篇(1)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