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1):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陸離野劍眉深蹙,將掛在自己身上的向晴往浴缸里一扔,順手將涼水打開,而後飛快的闔上浴+室門,走了出來.

房間門順勢被妖從外面推開來.

"黎少!"

豔的麗影,扭著水蛇腰,軟弱無骨般的朝他扭了過來.

陸離野慵懶的埋在沙發里坐著,蔥白的指間還叼著一支長煙,煙頭處零星的火光在暗光里忽明忽暗的閃爍著,一如陸離野那雙晦暗不明的深眸.

妖扭著曼妙的身姿朝陸離野貼了過來,軟聲道,"黎少,今兒個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跑到我那要人去了?"

妖嬌嗔的在他身上蹭了蹭,雙手挑+逗般的就往他健碩的胸膛探了過去.

然,玉手,還未觸及到陸離野那片性/感的胸肌,就被他,冷冷的扣住.

他微笑,淡漠而疏離……

"妖,我有潔癖!!"

一句話,溫柔至極,卻,狠厲……如刀!

而後,放開了她的手.

妖臉色驟變.

她自然明白陸離野話里的意思.

嗔怪的蹭了蹭他的肩膀,諷笑道,"怎麼?黎少你嫌人家髒,就不嫌里面那丫頭髒了?大家都是做這行的,你以為人家跟我有多大的區別?"

陸離野漫不經心的彈了彈煙灰,淡淡一笑,輕挑眉,故作不經意般的反問道,"她還有張膜,你呢?"

妖被陸離野如此一反詰,面色登時尷尬不已,好半晌,才故作嬌+媚的嗔罵道,"你們這些男人就是混蛋!!"

"乖,出去吧."

陸離野顯然沒了多少耐心.

"如果我現在想要把那丫頭也一起帶回去呢?"

妖軟弱無骨的趴在陸離野的肩膀上,妖柔的笑道,"黎少,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場子里的規矩,自己家的寶貝自己人不能碰,尤其現在貨源緊張,何況,這丫頭今兒已經有老板定了……"

陸離野不以為然,嘴角依舊是那抹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壞壞的點了點她的下巴,"你幫忙在人家老板懷里多撒幾個嬌不就行了?"

"壞蛋!你不知道人家心里只有黎少你啊?"

"唔唔唔——熱……熱……"

忽而,浴+室里,傳來一道道痛苦的哼吟聲,將他們的對話瞬時打斷開來.

"好了,出去吧!乖,順手把門帶上……"

陸離野拍了拍妖的細+腰.

妖登時醋意四起,罵了一句,"看她那副急不可耐的sao樣子,你就釣釣她唄!"

陸離野起了身來,笑得妖魅,直不諱道,"急不可耐的人好像不是她,而是……本少爺!!你自便吧!"

他完,疾步入了浴+室去.

冷冷的落鎖.

轉身,就見向晴那抹粉色的嬌影此刻正在涼水中無助的撲騰著,水霧彌漫在她的四周,將她整個人緊緊地包裹著,遠遠看著,儼如被薄薄的蠶絲包裹著,那若隱若現的嬌+嫩模樣,讓男人單單只是看著,就有種……下+腹一緊的沖/動!!

該死!!

"幫幫我……"

她撐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祈求般的看著進門來的陸離野.

"幫我,求你……"

陸離野站在門口,冷眼瞪著她,與她對峙.

漆黑的魅眸里,染著些許的怒意.

這丫頭顯然已經被藥沖昏了頭腦!

連他是誰,大概她都弄不明白吧!!

"難受,嗚嗚嗚嗚……"

浴缸里,向晴因為身體內的那份難耐酥+癢,而不停地用手抓著自己的皮膚.

雪白的肌膚上,鮮的手指印頻頻隱現……

陸離野漆黑的瞳仁緊縮了幾圈.

走過去,抓過花灑,毫不憐惜的就朝著向晴的臉蛋沖了過去.

"啊啊——"

水力太猛,讓向晴痛苦的尖叫出聲來.

"你干什麼呀!!"

她躲,他追.

她用雙手將臉頰擋住,而他飛快的,粗+魯的將她的手拂開,不讓她有半分的逃脫.

"你放開——"

"唔唔唔————"

水勢迅猛的砸在向晴的臉蛋上,滲入她的眼睛里,鼻腔中,還有檀口間,讓她痛苦的連連驚叫.

清秀的五官難受的擠作一團,"不要!!疼啊————"

"疼?"

陸離野手上的動作,分毫沒有放柔下來,反而還加重了力道,低怒道,"好好的千金姐不當,非要跑這種不干不淨的地方來!!"

磨人精!!

本來他的臥底任務就已經夠麻煩了,如今,還得帶著這麼個麻煩精,可想而知,往後他的任務該有多棘手!!

"你……你有病吧?咳咳咳……"

向晴被水嗆著,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看著她一臉狼狽落魄的模樣,陸離野適才收了手.

關了水閥,聽了聽浴+室門外的動靜,發現外面那個討厭的女人還沒走.

眉目深斂,看一眼浴+室里還在掙紮著的向晴.

眸色微暗,下一瞬,一把攫過她浸+濕的臉頰……

濕熱的舌尖一探,火熱的吮住了她細嫩的下巴,沿著她光潔的輪廓線,含/吮著她雪嫩的肌膚,一路往她敏感的耳+垂游離而去……

"唔唔……"

向晴不適的一聲低吟.

氣息,越漸粗喘.

她明明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的,可偏偏……

面對他的肆虐,她怎麼會覺得……越來越舒服呢?!

"叫出來……"

陸離野喑啞著聲線,誘/哄著她.

迷離的嗓音,如沉醉的酒一般,帶著濃烈的蠱惑,響徹于向晴的耳畔間,讓她本能的就叫出了聲來……

"啊……"

嬌+嫩的聲音,透著酥/麻的顫栗,透過浴+室的玻璃門,傳到了妖的耳底來.

妖聽得那亢/奮的嬌喊聲,氣得面色青一陣,白一陣.

自知再待下去,不過只是自找罪受而已,一蹬腳,扭著水蛇腰,陰冷的出了房間去.

明兒等她回場子里,自有得這死丫頭好受的!!

聽聞離開的腳步聲,陸離野適才放開了懷里的向晴.

剛剛她那綿綿的口今叫聲,幾乎快要把他叫酥了……

再這麼折騰下去,最後這丫頭沒事,倒把自己折騰出毛病來了!

…………

太子酒店的包房里——

"如何?"

厲威問折回來的妖.

"還能如何?做了唄!"

妖疊著細腿,坐在沙發上不悅的抽煙,轉而又狐疑的瞄了一眼厲威,"厲哥,怎麼回事啊?信不過人黎少?"

"呵,他黎少向來不近女色的,這回倒無故就給他瞅對眼了!何況那妞還是個記者,不能不防著點!"

做他們這行的,防備心向來比常人重.

"得了吧!不就一破記者,至于嘛?"

妖不屑的冷哼,吐了口煙圈,嗤道,"我看她叫得挺sao的,怎麼都不像個處."

厲威訕笑,"那不是更好?免得你教了!"

妖又抽了口煙,陰冷的媚+笑道,"教,那還是必須的!"

而且還得,狠狠地教!!

——————————最新章節見《添香—————————

陸離野生生讓向晴泡了一刻鍾的冷水澡,方才將她從浴缸里抱了出來,毫不憐惜的把她往大*+上一甩.

向晴混沌的滾了兩圈,好不容易清醒了些分的腦袋,又變得暈暈乎乎起來.

好不容易坐起了身來,她也有生氣了,仰著脖子就沖陸離野吼道,"你干什麼呀?要把人摔死啊?"

"摔死倒一了百了!"

還省得他操心了!

"……"

向晴被他一句話堵得差點吐血.

腦袋還有些暈,臉頰上也火辣辣的痛著.

那是因為剛剛被眼前這混蛋生生扇了一巴掌的緣故.

所以,向晴再暈,再疼,也還清楚的知道,眼前這長得過分帥氣的家伙……其實也就一惡心的恩客!!

她連忙從*+上起了身來,光著腳丫子,就要往外跑.

然,步子才踏出去一步,就被陸離野給捉了回來,"砰——"的一聲,又給粗+魯的摔回了*+上去.

腦袋,砸在*頭上,疼得向晴直呲牙.

"你到底想干什麼呀??"

向晴徹底怒了.

起身,跪在*+上,不肯示弱的與*邊的陸離野對峙著,"我告訴你,我不是你們這的風塵女!!你要敢碰我一下,我出去第一件事,就告你強j!!"

陸離野沉目看她.

眸光,有些冷涼.

卻忽而,高大的身影危險的罩下來,逼近向晴.

強大的氣場,讓向晴下意識的往後傾身,身板狼狽的摔在了柔軟的大*+上.

"你……你要干什麼?"

她防備的瞪著他,眼底掠過幾許慌亂來.

陸離野雙臂撐在她的雙側,沖她吹了口邪氣,一挑劍眉,"告我之前,是不是至少要考慮把自己的胸器擋一擋,才會更具服力??"

而後……

陸離野的目光往下移,肆意的落在向晴那兩把的胸器上,吹了個口哨之後,就定格在那,不肯動了!

"……"

向晴這才意識到自己此時此刻居然……

一絲/不掛!!

該死的!!

她面耳赤,胡亂的抓了一把被子,飛快的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看什麼看?臭流/氓!!"

沒得看了,陸離野適才收回了目光,直起了身來.

向晴把自己裹得像顆肉粽.

身體里的那團火氣漸漸褪了不少,腦子也越漸清醒了起來.

越清醒,她越憂心.

當下,唯一的念頭,就是逃.

可是,要怎麼逃呢?

這里可是A市最具盛名的黃色地帶,層層把關,想要從這逃出去,簡直比登天還難.

"如果不想死在這的話,就別給我想著往外逃!"

仿佛是看透了向晴的心思一般,陸離野冷警告她.

他疊著修長的雙+腿,如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冷肅的坐在向晴對面的沙發上,睇著她.

"往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這張門,半步!!"

"你以為你是誰啊??"

向晴倨傲的瞪著他,"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在她眼里,此時此刻的陸離野儼然就是一名恩/客,跟外面那些花錢找樂子的惡心男一種貨色!!

"不聽也沒關系."

陸離野不以為然的擺擺手,給自己點了支雪茄,抽了幾口後,方才不疾不徐的道,"出了這張門後,是被五花大綁的送上別的男人的*,還是被下水,又或者是直接槍斃,都統統與本少爺再無半點干系!!還有啊,門沒鎖,你現在要想出去還來得及,本少爺絕不攔你!你自便!!"

陸離野完,攤攤手,繼續一派閑然的抽煙.

嫋嫋的煙圈,徐徐上升,迷離了他那雙妖魅的桃花眼……

向晴透過迷蒙的煙霧,打量起他來.

自己不是傻+子,他這番話明顯有暗喻要保護自己.

可是,他為什麼要保護自己呢?自己跟他可是素不相識!

難不成……

他真的瞧上了自己的身體?

如是一想,向晴下意識的裹緊了自己身邊的棉被.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幾分面熟,可是,一時之間她又怎麼都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見過.

一時間,向晴還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走也不是,留也不對……

但有一點,這個男人得沒錯.

出去,不是被五花大綁,就是被人下+藥,要麼就是挨打挨揍,當真還不如就在這間房里足不出戶呢,至少免了皮肉之苦,還不夠伺候那些惡心的大老爺們……

再退一萬萬步來……

眼前這男人的皮相,怎麼都比那些惡心的挺肚男好上千千萬萬倍吧?

再,被一個人那啥,也比被成千上萬個男人那啥,來得好太多吧?

如是一想,向晴當真還有了留下來的念頭.

陸離野知道*+上的女人正在做著強烈的思想斗爭,他也不急著打擾她,就坐在沙發上安靜的抽煙.

凡是有點腦子的女人,都知道這選擇題該怎麼做.

選錯了,那也只能怪她太白+癡,那他也不用再出手相救了.

太笨,只會連累他而已!

不過,陸離野斷定她的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

因為,連他這樣傾倒一眾女性的超級大帥哥居然都認不出來了.

當然,拋開兩年前他們倆僅有過一面之緣不,現在的陸離野也著實比兩年前更帥更具魅力了!

如果是這樣,認不出來,倒也可以理解.(花花童鞋,咱能不能別這麼自戀啊?)

當然,認不出他來,才更好!

他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好!我聽你的……"

終于,向晴極其沒有骨氣的點了點頭.

可如今,除了暫時的妥協,她也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至少,保證了她現在的安全,至于往後……

她當然還是會想盡一切辦法離開,或是找警+察求救.

"既然聽我的,那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我黎少的女人,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這張門半步!不許想著逃出去,更不許報警!!如果你違反了,出了事,後果自負!!"

陸離野將手里的煙蒂,重重的摁滅在煙灰缸里.

"你這根本就是在軟/禁我!!"

向晴自然不服.

心里,陡然升起些寒意來.

腦子飛快的運轉著,蹦出前些日子訪到的一條新聞,也是一名男子把幾名女人軟/禁在地下室中,進行各種心身折磨,威逼利誘的讓女人們服侍他,還勒令拍各種限/制級視頻,發到網上進行營銷等等.

向晴背脊一片寒涼,手心里已全是冷汗.

卻見陸離野幽幽的瞥了她一眼,不屑道,"本少爺要真想上你,你還能完完好好的到現在?!"

"……"

向晴面頰漲得通,想到自己剛剛在浴+室里,生撲他的一幕……

以及他*的吸吮著自己下巴的那一幕……

這還是她第一次與一個男人如此親密.

不過,雖是如此,但陸離野的話倒也沒錯,如果他真想對自己做什麼,剛剛在浴+室里早就……

兩個人又怎麼可能還能如此心平氣和的坐在這里話?

越是如此,向晴就越看不明白眼前這男人的用意了.

"我們倆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向晴問他.

陸離野沒理會她的問話,只繼續叮嚀,"以後,除了我,其他人問你話,一概閉口不答!還有,在這種是非之地,任何人的話,都絕不能輕信,也不要隨意相信任何一個人!因為,這里沒有好人!!"

"那你呢?"向晴問.

陸離野掃了一眼向晴,幽暗的眼眸里,閃過幾許諱莫如深的光芒,半晌,才沉聲回答,"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這里,你除了信任我,已別無選擇!"

向晴覺得,這個男人那句'我也不是什麼好人’的時候,緒異常複雜而糾結.

她聽不明白,也看不明白.

但,心下是有些感激的.

至少,他還願意叮嚀她一些是非.【親愛的們,有月票的可以給鏡子留到月底翻倍哇!麼麼噠!!】

上篇:《驕陽似璟》完結篇(2)【完】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這個女人,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