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這個女人,我要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2):這個女人,我要了!

陸離野纖長的手指,按下內線電話,"阿祖,去買幾套女人的衣服回來,從內到外的,最號,送到布草房消毒後再拿過來!"

"是!"

那頭,應了一句.

陸離野掛斷電話.

向晴一瞬不瞬的盯著陸離野手邊的那台電話機.

見陸離野回頭看她,她心虛的匆忙別開了頭去.

陸離野指骨分明的手指,重重的敲了敲電話機的話筒,"別夢想著這個電話能與外界聯系,它只能撥內線而已!"

一句話,幾乎是把向晴心里燃起的所有希望都給掐滅了.

她挫敗的捶下肩來,身子往後一倒,干脆什麼都不想,睡了.

這些天被抓進來之後,她根本就沒好好睡過一覺,也沒好好吃過一頓飯,如今好不容易挨到*了,暫時就先什麼都不想了,睡一覺補個眠再吧!

看著*=上睡得很香的向晴,陸離野只覺煩躁不已.

解了領口下方的幾顆紐扣,適才覺得呼吸順暢了些.

無疑,這個丫頭留在自己身邊,只會是一枚定時炸彈,保不准什麼時候就爆了.

所以,他現在首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把這枚定時炸彈趕在爆炸前穩穩的丟出去!

可是,要丟出去,談何容易!

要這丫頭真有個什麼閃失,云怪定不會輕易饒了他的!

…………………………………………

待向晴醒來的時候,窗外的天,已經全黑了.

她惺忪的揉了揉睡眼,從被子里坐起了身來.

"醒了?"

低沉的問話聲,在房間里冷涼的響起.

陸離野隨意的埋在沙發里坐著.

窗外,銀玉色的月光透過玻璃映射=進來,投射在他孑然的身影之上,給冷魅的他,平添了幾許疏離的神秘感.

指間處,煙頭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印入他漆黑的眸底,那里,深不可測如千年古井,讓人無從探究,卻又忍不住的想要探尋更多……

向晴有少許的看癡,卻飛快的,回神過來.

一時間,尷尬得不知該與他些什麼好.

"穿上."

陸離野著,一套裙衫就落到了向晴跟前來.

裙子是純白色的,很性/感的那種露背包身裙,上面開得很低,下面……拉得很高.

總而之,就是非常的節省布料!

該死!!

顯然,那叫阿祖的手下,已經完完全全把她當成了個ji女!

向晴緊=咬唇=瓣,很是為難,但最後,還是一咬牙,躲進了被子里乖乖把裙子給穿上了.

有得穿,總比什麼都不穿來得好!!

她掀了被子下*來,光著腳站在陸離野跟前,頓了好一會兒,才問他,"有東西吃嗎?"

陸離野微仰頭,眯著魅眼,打量著月光下這個女人……

媚眼如絲,眼尾微揚,每一個眼神的輕睨似都噙著一抹勾魂的嫵媚……

鼻頭玲瓏,鼻梁柔挺,下方一雙潤澤如蜜的唇,唇=瓣不薄不厚,是那種恰到好處豐盈.

每一次的掀動,就像一把牽魂的鉤子,撩勾著男人壓在體內的那份蠢=蠢=欲=動的旺火……

而裹在她身上的那套裙衫……

阿祖不愧是閱女無數型的,買衣服一拿一個准.

嫵媚的線條,在包臀裙的修飾下,展現得淋漓盡致.

光著修長的玉=腿,站在他跟前,儼如一名初出塵世的妖精!

這樣的景向晴,著實有些要命!!

陸離野想到往後的漫漫長夜,就覺頭疼不已.

探手,按下內線電話,"送一份套餐到我房間里來!"

很快,外面響起敲門聲.

陸離野忽然一勾手,順勢攬住了向晴的腰身,將她擄進了自己懷里坐好.

向晴嚇了一跳,"你干什麼??"

她掙紮著,想要起身,卻被陸離野霸道的一手給摁住.

他沉聲警告,"要還想在這里活得像個人,就乖乖聽我的話!"

向晴背脊陡然一涼,鬼使神差的,不敢再動彈半分,就任由著他抱著自己……

"進來吧!"

陸離野吩咐一聲.

門,被推開來,一名女服務生從外面走了進來,恭敬地喊了一聲,"黎少!"

陸離野點頭,沉吟一聲,指了指旁邊的長幾,"放在這里,出去吧."

"是!"服務生唯唯諾諾的應了一句.

坐在陸離野腿上的向晴,只覺那只烙在她腰=際間的大手,熱得發燙,讓她百般不適應.

她才想掙開他的禁錮,卻倏爾被他搶先松開了手,毫不客氣的把她從自己身上推了開來,"吃飯!"

而女服務生早已不知何時出了房間去.

"……"

向晴狼狽的往前踉蹌了一下,有種想爆粗口的沖動,但她到底還是忍了下來.

現在的她,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哪里還有功夫同他計較這麼些東西.

許是向晴實在太餓的緣故,她居然覺得跟前這套餐相當美味,簡直堪比她媽媽做的美食了.

想到自己的媽媽,向晴居然不自禁的了一圈眼眶.

她是那種決不輕易掉眼淚的女孩,如今當真是因為太委屈,太孤獨,太害怕了,才會一時動濕=了眼.

卻忽而聽得陸離野幽幽道,"以後你睡沙發,我睡*."

"……"

向晴抬起眼看他.

陸離野挑高劍眉,"怎麼?你要實在想跟我睡一張*,本少爺也可以考慮將就!"

"別!!"

向晴把嘴里的米飯生生咽了下來,擺手道,"您千萬別將就!!我睡沙發就好!真的……"

見鬼的才想要跟他同睡一張*呢!

……………………

深夜,酒足飯飽之後,向晴腆著肚子躺在沙發上,看著窗外的月光,感慨萬千.

腦子里也混亂得像是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夠用似地.

目光不經意的掃了一眼*=上那個長相近乎妖孽的男人……

他是背對著自己睡的,所以,此刻向晴看不到他的正臉.

可是,向晴卻對他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總覺得他們倆像是在哪里見過似地.

而向晴對他的感覺,也從起初那一巴掌的恨惱到現在的琢磨不透.

她實在看不明白這個男人的用意.

既然對她沒那種想法,為什麼又要把她留在自己身邊呢?

保護她?理由呢?

要知道他本身也並非什麼善類!

他也同樣是這個場子里拉/皮/條的其中之一啊!

"你這麼盯著本少爺看,是在期待著被本少爺吃掉嗎?"

忽而,陸離野問了一句,頭亦沒回.

"……"

向晴被抓包,連忙別回了頭來,不滿的嘟囔道,"你眼睛長後背的嗎?"

"有些人的眼神太火熱,想要感覺不到都難!"

他幽幽的回擊.

語里,滿滿都是自信.

"……"

———————————————最新章節見《添香》——————————————

清晨——

薄薄的晨曦透過銀色窗簾,篩落進臥室中來,暖暖的映射在向晴的身上,讓她忍不住舒服的翻了個身……

迷糊間,卻忽而只覺身子一輕,整個人便被人打橫從沙發上抱了起來.

她驚嚇的睜眼,印入眼簾的是陸離野那張疏冷的魅顏,"你……你干什麼?放我……"

'下來’兩個字,還未來的及完,就被陸離野當球一般的,毫不憐惜的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柔軟的大*=上,翻滾了兩下之後,方才落定.

向晴晃得有些腦袋發暈,才一坐起身來就忍不住懊惱的沖他吼了一句,"你干什麼呀!!每次把人扔來扔去的!"

陸離野不理會她.

也不知他手里什麼時候多了一枚針出來,稍一用力,針頭就穿破了他的指尖,鮮血登時就從皮膚里湧了出來.

他傾身,將鮮血滴落在雪白的*單上……

一滴,一滴……

暈染著,開出一朵朵鮮的血花來.

"你……你到底在干什麼呀?"

向晴心里其實有些明白了他的用意.

他是想用這血來做他們之間的假象的,可她實在不懂他為何要這麼做.

血滴夠了,陸離野方才收了手,冷肅的警告向晴,"待會要有人問起昨兒晚上的事,你該知道怎麼回答吧?"

"……"

向晴眨眨眼,試探性的問道,"我該怎麼回答?很激烈?很刺激?還是需要什麼實質上的描述……"

"……"

陸離野抬頭,深意的瞄了一眼向晴.

似認真的思忖了一會,半晌後,才一本正經的沉聲回答,"*五次郎,這麼描述."

"……"

向晴干笑兩聲.

這家伙,也實在太會吹牛了吧?

陸離野沒再理會她,轉身就要出門去.

向晴見他要走,登時就有些慌了,"你要去哪里呀?"

他忽而要走,留下她一個人,她居然會覺得有些不安起來.

向晴忙下了*,追了過去.

陸離野頓住腳下的步子,"找人談點事."

末了,還不忘警告她,"記住,沒有我的吩咐,你不許踏出這張門半步!!"

"哦……"

向晴嘴上乖乖應著,心里卻早已開始盤算著自己要怎麼樣才能逃出這鬼地方去.

不出這張門才怪,她不僅要出這張門,還要從這個變=態的酒店里逃出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陸離野在酒店三樓的賭場間VIP休息室里,找到了厲威.

"厲哥,昨兒那妞,我要了!"

陸離野單刀直入,同厲威道.

語聽似隨意,卻霸道不容反駁,顯然是志在必得了.

厲威蹙眉,"怎麼?才一個晚上,還真對那妞上心了?"

陸離野坐在沙發上,自顧自的抽煙,"談不上上心."

"哦?"

陸離野深深的抽了兩口煙,頓了好一會兒,似有些猶豫,半晌才沉聲道,"厲哥,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瞞你……"

他著,將煙頭重重的摁滅在煙灰缸里,渾沌的煙霧繚繞著,迷離了陸離野那張清冷的俊顏,"其實我有隱疾好些年了."

"嗯?"

厲威眯著眼睇著他.

"之前你不總安排女人鑽我被子嗎?你以為我真是柳下惠啊?"

陸離野著,又燃了支煙,幽幽的吸了一口,才笑道,"其實也是怕兄弟們笑話,所以才裝高尚罷了!穿了,就是那玩意兒不聽使喚!有跟沒有一個意思,沒差!"

"可過了昨晚就不一樣了……"

陸離野魅惑的面龐上,閃爍著饜足的光芒,昨兒晚上激/的畫面,儼然要從他的臉上躍然而出似得,"昨兒晚上兄弟我是真嘗到了那滋味!而且,來也奇怪,身上這玩意兒他還認人!除了那妞,這麼多年了,還真就沒對哪個女人有過這感覺!"

陸大少爺起謊來是不用打草稿的,當然這樣一段話的時候,他也沒少在心里把向晴從上到下的罵個千佰回!

為了護住那丫頭,他可真真兒把他當男人的面兒都給丟盡了!!

厲威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你子怎麼……"

他一臉壞笑,*的問道,"不過話回來,那妞兒辣得夠嗆吧?"

"撓人的野貓一只,一整晚把人折騰得夠嗆!"

陸離野難得的舒展了笑顏.

"行了,哥懂了!你想跟哥要了那丫頭也不是不行,但這人向來給妖管著,我擔心她那邊不肯松口……"

陸離野自是知道厲威語里的意思.

厲威管黃這一塊,他黎野管的是賣粉的,哪邊利潤高,可想而知,所以,他厲威早就盯死了他黎野手里的貨源.

"厲哥,拿東區的貨源來換的話,妖這口也該松了吧?"

陸離野冷問了一句.

厲威一怔,倒有些詫異,他黎野居然會為了一個女人就把東區的貨源給讓了出來.

陸離野像是一眼就窺透了厲威的心思,抽了口手中的雪茄,不以為然道,"就當是治隱疾的醫藥費,這點錢,本少爺覺得值!"

厲威笑起來,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行,這事兒你交給哥,妖那邊哥幫你搞定."

"謝了!"

陸離野道了聲謝後,是有要事纏身,找了個借口就走了.

……………………………………

別墅這邊——

向晴打開/房門,要走,卻被守在門口的阿祖給攔了下來.

"姐,不好意思,野哥了,沒有他的允許,你不許踏出這扇門半步!"

"我下樓吃個飯也不行啊?"

向晴郁悶了.

"待會我會讓服務生給你送上來,姐,請回吧!"

"你才姐呢!!"

向晴懊惱的瞪了他一眼,"別張口閉口的叫我姐,我叫景向晴,叫我名字!!"

如今生在這種地方,真真兒對'姐’這兩字敏感得很.

向晴完,才郁悶的要摔上=門進房去,卻忽而聽得樓下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難道是那男人回來了?

向晴伸了脖子去看,阿祖也低頭去看來人,卻聽得他恭敬地喊了一聲,"妖姐!"

飛快的,就見一名濃妝豔抹的女人,端著細=腰,領著一群黑衣手下,招搖過市般的,走到了向晴跟前來.

這女人向晴是見過的.

當初給她下=藥的人,就是她,那會她不服,愣是硬生生被她抽了兩耳光.

如今,敵人再相見,分外眼.

"sao貨!!"

妖沖著向晴怒罵了一句.

向晴冷笑,不肯服輸,昂首挺胸的回擊,"你以為你是什麼好貨色?!"

"嘴巴還利索著,看來是那兩耳光還沒抽爽!!"

妖陰徹徹的掀了掀唇,下一瞬,眉目一凜.

"啪——"的一聲,都來不及讓向晴反應過來,妖一個利落的巴掌,就毫不含糊的朝她扇了過去.

一巴掌打下來,向晴登時有些頭暈眼花,昨兒挨的那巴掌還沒消,今兒又補上這麼一下,頓時,一張水嫩的臉蛋兒腫成了個大包子.

"媽/的!!"

向晴忍無可忍的爆了句粗口.

妖憤怒的舉起手來,又想扇她一巴掌,哪知向晴眼疾手快,一把扣住了她揮過來的手,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向晴反手就賞了她一大耳巴子.

"啪——"的一聲,打得她身形微晃,連退好幾步,被手下扶住方才穩住了身子.

妖顯然沒料到向晴竟然敢還她,"你竟然敢打我??"

她怒不可遏,妖=媚的眼底露出凶狠的眸光,那模樣,似要將向晴直接拆吃入腹.

"敢打我,今兒我就要讓你嘗嘗這生不如死的滋味!!阿林,把她給我綁起來!!衣服扒掉,拉出去,j了!就當妖姐送你的戰利品!!"

話音落下,一群黑衣手下,就朝向晴圍攏了過來.

二話沒,就把向晴的裙子給撕了,拿著繩子,將她牢牢的捆了起來.

"你們干什麼!!!放開我——該死的!!你們這群禽/獸!!"

"妖姐!"阿祖見況不妙,連忙迎了上來,"您這樣恐怕不太合適吧?她到底是黎少的人!要被黎少知道了,恐怕面子上也過不去吧?"

阿祖實在沒辦法,只得搬出陸離野來壓她.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他們倆的關系,絕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