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他們倆的關系,絕非一般  
   
尾聲(二)晴陸漫漫(3):他們倆的關系,絕非一般

"你們干什麼!!!放開我——該死的!!你們這群禽/獸!!"

"妖姐!"阿祖見況不妙,連忙迎了上來,"您這樣恐怕不太合適吧?她到底是黎少的人!要被黎少知道了,恐怕面子上也過不去吧?"

阿祖實在沒辦法,只得搬出陸離野來壓她.

提到黎少,妖那濃妝豔抹下的神閃爍了幾下.

而,就那麼幾下,向晴已經認定,這個女人是忌憚他們嘴里那個所謂的黎少的.

向晴連忙順著杆子往上爬,掙紮了幾下,瞪著妖的手下,警告他們道,"你們可別忘了,我是黎少的女人!!你們這樣侮辱我,就等于是在侮辱黎少!!"

"黎少的女人?"

妖聽聞一聲譏笑,走近向晴,伸手一把抓過她的發根,用力往上拉,將她的頭舉高來,譏諷的唾棄道,"憑你?我呸!!你配嗎??"

向晴被她拉扯著發根,腦袋被迫往後仰,頭皮疼得發麻,但她依舊不敢示弱,緊+咬著貝齒,怎麼都不肯放低姿態,甚至于,連眉頭都不皺一下,諷笑道,"我不配,你配?可你這樣的,人家肯要嗎?"

單單幾句對白,向晴就理清楚了這其中的緣由來.

這女人喜歡那個叫黎野的壞男人,可偏偏這壞男人'要’了她景向晴!

所以,這戰火自然就莫名其妙的燃到了她身上來.

可她景向晴又不是個吃素的良人!

惹到了她,哪怕是粉身碎骨,她也得還回來才爽!

照陸離野以後的話來,她這樣的就叫:有勇無謀,智硬!智力為硬傷!!

無疑,向晴的一句話,踩到了妖的痛腳,她面容幾近扭曲,整個人炸毛起來,勒著向晴頭發的手越發用力,"你以為你個是什麼東西!!要不了多久,你也會是人盡可夫的ji女!!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黎少還瞧不瞧得上你!!"

向晴想罵回去的,卻偏偏頭皮撕疼得根本張不開口罵人.

妖看著她吃疼的模樣,得逞一笑,"我倒要看看他黎少為了你這樣一個賤骨頭會怎樣跟我妖置氣!!"

她斷定黎野是不會為了一個露水緣的女人與她鬧不愉快的!

"把她給我帶下去!!"

"是!"

手下領命,拽著向晴就要走.

"妖姐!!"

一見妖真要帶人走,阿祖有些急了,連忙迎了過來,擋在向晴的跟前,"黎少出去的時候,有特別叮囑,讓咱們務必將她看好,您這一來就把人帶走,待會黎少問起話來,我們這做手下的,可真不好交代了啊"

阿祖的臉上,寫滿著為難.

妖冷哼一聲,"黎少讓你們把人盯著,是擔心她不安分的跑了!這會我帶人走怎麼不行了?你們可別忘了,這人本就是咱們場子里的!我現在要把她帶回去,也不過只是天經地義的事而已!帶走!!"

妖著,強硬的就要拉向晴離開.

才一下樓,卻未料,黎大少爺恰時領著十幾名手下從外面回來了.

"野哥!!"

所有的人見狀,忙恭敬的喊了一聲.

"黎少……"

妖也軟+綿綿的喚了一句.

陸離野挺拔如松的立在人群最中央.

今日的他,一席黑色的長風衣披在身上,內襯一件簡單經典款的白色襯衫,領口下方的紐扣,隨意的散開幾顆,露出一片古銅色性/感的肌理.

淡淡的妖魅之氣,流瀉而出,卻是迷人至極.

而身上那道渾然天成的威懾之氣,讓人為之膽寒.

墨染的桃花眼,涼淡的掃視一眼全場,在經過向晴的嬌身時,眸光陡然冰寒,卻又飛快的,恢複自然.

薄唇輕揚,似笑非笑,讓人完全揣測不出此時此刻他黎少的心思來.

所有的下屬,屏住呼吸,不敢話.

就連剛剛囂張跋扈的妖,此時也默默的噤了聲.

誰人都知道,他黎少向來不輕易發怒,但一怒,便是整個圈子抖三抖.

那狠厲的手段,連他們的老大都得忌憚三分.

陸離野也沒有急著話,不疾不徐的脫下+身上的長風衣.

身後的手下見狀,忙恭敬地上前來替他拿衣服,卻被他冷顏拒絕,只沖對面的向晴命令道,"過來."

聲音……

冷澈如冰,厲如刀刃!!

氣氛,一度寒到了至低點.

"黎少……"

妖不悅的喊了一聲,似還想什麼,卻被陸離野冷聲截斷,"過來!!"

他直接無視了妖.

向晴整個人被麻繩捆著,但好在雙腳還沒有被捆死,聽得陸離野兩聲呵斥,她連忙碎著步子,朝他蹦了過去.

那木訥的模樣兒,看著倒有幾分滑稽.

向晴倒也積極得很,才一過去,便直接鑽進了陸離野那件向她敞開著的大風衣里頭,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了才作罷!

長舒了口氣,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身旁適時出現的男人,心里有些慶幸,卻又滿滿的都是感恩.

還好,他來了!

"黎少,你確定你要護著這個踐人嗎?"

妖的臉色,極為難看.

陸離野低頭,隨意的整理著邊的金屬紐扣,懶洋洋的強調,"我再一遍,這個女人,我黎少要了!而且是,要定了!!"

他笑,只是那笑,絲毫不達及眼底,"誰她/媽要跟我講規矩,我黎野倒也不介意好好教教她,什麼才叫,這里的規矩!!"

明明是句霸道又粗暴的恐嚇話語,卻偏偏,至他陸離野的唇+間吐出來,還那般優雅而從容.

"為……為什麼?"

妖有些不敢相信,"這踐人有什麼過人之處?不過就一晚而已,值得你黎少這麼袒護著她??"

對于這個問題,連向晴也百般不解.

偏頭,狐疑的看著他,如妖一般,期待著他給出的答案.

這時,陸離野也偏了頭過來,看向晴.

桃花眼彎起來,性/感的嘴角噙著一抹邪肆的笑,驀地伸手,扣住了她巧的下巴,"本少爺就喜歡她這種味道!吃過之後,'嘴’有余香,簡直教人難以自拔……"

"……"

向晴的臉蛋兒'刷’一下,漲得通.

心里暗罵了他幾句'臭流/氓’,警告的瞪了他一眼,下巴不悅的從他的手指間掙開來.

但她識趣的沒有戳穿他的謊.

這時候還不與他站在同一戰線上,那自己絕對就是一大傻+逼!

聽到陸離野的話,妖瞪著向晴的眸色更恨幾分.

但她心里清楚得很,自己再這麼跟人黎少爭下去,也決計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不過只是讓他對自己越發生厭而已!

"好!黎少,其他事我可以不予她計較了,但……她動我這事兒,黎少你也別怨我不給你面子,她當著這麼多兄弟扇了我妖一巴掌,折了面子不,這往後我還怎麼在弟兄們面前立威呢?!"

妖也不是好對付的主.

她在這里的地位,也向來不可撼動.

陸離野魅眼微微眯了眯,"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樣,還不得看黎少你怎樣做."

妖哂笑.

陰翳的掃了一眼對面的向晴,冷笑道,"我想回賞她一巴掌,不過,黎少你舍得嗎?"

陸離野墨染的眼瞳中波濤暗湧,淡淡的朝身邊的阿祖遞了個眼色.

阿祖心領神會.

忽而……

"啪——"

巴掌清脆的聲音,響徹于整個大廳.

阿祖領命,毫不遲疑的就在向晴那張腫的面頰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登時,眼淚就從向晴的眼眶中飚了出來,向晴有好幾秒的時間,被阿祖一巴掌給抽懵的.

"你他媽有病吧?!!你憑什麼打我啊?!"等她回神過來,她忍不住失控的朝阿祖怒吼.

眼眶,通.

吼完,又轉而不甘心的朝陸離野大叫,"你們憑什麼動人啊?我他媽到底欠了你們什麼?!!一個個都這麼欺負我!!"

向晴當時的心里,別提有多委屈.

想她景家二姐,家里哪個不是對她百般捧著供著.

可如今淪落到這種風塵之地,人家對她想罵就罵,想打就打,她偏偏連丁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本以為他黎野如此袒護著自己,會是個好人,可結果呢?

跟他們這群沒血性的禽/獸如出一轍,根本也好不到哪里去!!

面對向晴的怒聲質問,陸離野倒依舊是一臉的沉靜,甚至于是,漠然.

妖倒有些怔鄂于黎野的狠厲,而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挑釁的看一眼對面臉色腫的向晴,而後,領著手下,訕訕離開.

…………………………………………

厲威問妖,"給黎少做衛生的服務生怎麼的?"

妖彈了彈煙灰,不悅的將服務生的話複述給厲威聽,"*單上有血跡,兩個人在房間里也挺親熱的."

厲威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旖旎的夜色,劍眉深蹙,"我總覺得黎少跟那女人的關系可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

"他不跟你解釋了嗎?"

妖吹了口煙圈,有些抑郁.

剛聽厲威了才知道,原來黎少身患隱疾,居然只有那賤丫頭才可以讓他硬+起來!

"那種病對一個男人來,可真不是什麼問題!拿東區貨源來換,倒也還能理解."

厲威則不敢苟同,搖搖頭,詭譎一笑,"這女人真的是他黎少治療隱疾的藥引?我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呢?除非那個一向不肯碰女人的黎少,當著我的面把那女人給上了……"

"……"

妖不解的看著厲威,皺了皺眉,"厲哥,你到底在懷疑什麼?"

"難道不值得懷疑嗎?"厲威沒有回頭去看妖,自顧自道,"他黎野是何許人也?城府向來比任何人深,從不輕易把自己的弱點爆露在人跟前,可是,他今兒居然拿東區的貨源來跟我換一個女人!!這對他而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個女人,在他心里比整片東區還重要!!這可實在不像他黎野會犯下的錯!"

除非……當真是萬不得已!!

妖吸了口煙,兀自分析,"既然連你都覺得這不該是黎少會放下的錯,那你有沒有想過,或許當真只是你想得太多,而那個女人的位置于他根本就沒有那麼重要呢?跟你拿東區交換,確實不過只是想治好自己的隱疾呢?你們這些臭男人,為了性/事豪擲千金的例子還少嗎?更何況人家黎少算是初嘗這種味兒,如此交易,倒也能得過去.再了,要倆人關系真不一般的話,黎少今兒也就不會為了給我出氣,扇她那巴掌了!"

起這事兒,妖難免還有些得意.

厲威回頭看她,表示詫異,"黎少為了你打了她?"

"那可不!那踐人可悍了,你瞅瞅,人家這張+臉兒都被她給打傷了,這幾日讓人家怎麼見人嘛……"

妖撒嬌的偎進厲威懷里去,軟聲央道,"厲哥,有機會你可一定要幫人家討回來啊!"

"好!來,哥幫你吹吹就不疼了……"

厲威一把捉住了妖的細+腰,將她壓在沙發上,而後,便是一番凶猛的顛+鸞+倒+鳳.

"妖,那妞進我們酒店的時候,你們驗過身了嗎?"

厲威一邊肆意的要著妖,一邊問她.

他向來是個冷靜的人,哪怕忙著*快活,也不忘處理正事.

"當然驗過的,確實是乾淨的……"

妖趴在他的身下,粗喘著氣兒回答他.

"嗯,我知道了!"

厲威冷笑,狠狠地一挺身,沉聲道,"改日有機會,再驗過一遍……"

總有一天,他要抓+住黎野的辮子,一舉將他掰倒!!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又被陸離野扔進了房間里去.

她裹著他的風衣外套,坐在沙發上,癟著嘴,生悶氣.

臉上,還火辣辣的疼著.

本想他救了自己,自己該一聲謝的,可那個'謝’字還未出口,就被那一巴掌扇得煙消云散了去.

謝?謝個屁!!

忽而,一支藥膏朝她扔了過來,落在了她的身側.

"擦了!"

陸離野命令她.

語氣,同樣不善.

向晴不予理會.

坐在那,一動不動,也不吭聲.

陸離野在一旁的獨立沙發上坐了下來,漠然的睇著她,臉色很差,"你別以為跟我置氣就有用!"

向晴掀了掀嘴皮子,"我哪敢!!"

"你們是朋友,是兄弟,為了她,抽我一耳光又算得了什麼?!我景向晴就TM該死,犯賤!!好好的日子不過,偏要往你們這火坑里跳!!我活該被你們打罵!!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所以,這藥,我也不需要!!我承受不起!!"

向晴沖陸離野慍怒的高喊著,抓起身邊的藥膏,眼也不眨的,就摔進了垃圾桶里去.

一口氣喊完,頓覺心里舒坦多了.

推開陽台的落地玻璃門,想讓壓抑的自己透口氣的,才發現這玻璃門後,竟是別有洞天.

向晴以為玻璃門外只是個簡單的露天陽台,卻不想,竟是一片碧藍的泳池.

金色的陽光,從天際間瀉落下來,灑在水中央,粼粼的波光閃爍著,如若給它們籠上了一層薄薄的金紗,美不勝收……

美好的天氣,以及新鮮的空氣,讓向晴壓抑的心頓時舒展了不少.

她輕輕的閉上眼,認真的深吸了口氣,用心感受著這片溫暖的陽光浴……

這是她這麼些天來,真正見了光的日子!

多值得讓人神往啊!

睜眼,望著波光粼粼的水面,向晴忽而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沒做多想,直接褪了身上的長風衣……

下一瞬,如一條妖+嬈的美人魚兒一般,一躍,墜入了那碧藍的池水中去.

不顧一切的,接受著這份來自大自然的洗禮……

不著寸縷的她,在陽光下,清水里,努力的向前游著,拼命的往前游……

仿佛,泳池的盡頭,就是她的爸爸媽媽,她的家!!

爸,媽……

你們在哪里呢?知不知道你們的女兒,現在有多想念你們……

還有哥,還有+三兒……

陸離野憑門而立.

墨染的魅眼攫住泳池里那道性/感嬌影.

眸仁,緊縮了些分.

就聽得手機那頭的人,不解的詰問他,"你怎麼把東區那麼重要的位置分出去了?你明知道咱們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跟到那邊的線,現在就只等著上頭下令抓人了!"

"什麼時候把我身邊這麻煩精帶出去?"

陸離野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他沒劃出去是為了救他嘴里那個所謂的麻煩精.

凌厲的目光,鎖住泳池里那道炫目的身影.

她如俏皮的魚兒一般,潛下去,又躍出來,再潛下去……

金色的陽光,灑在她染著水珠的麗影上,雪白的肌膚通透如凝脂,在晶瑩的水光暈染下,如下落凡塵來沐浴的七仙女……

【求月票啦!!有票子的親們,丟幾張下來哇,能留到28號翻倍的就留到28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這個女人,我要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黎少是護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