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黎少是護著你的!  
   
尾聲(二)晴陸漫漫(4):黎少是護著你的!

凌厲的目光,鎖住泳池里那道炫目的身影.

她如俏皮的魚兒一般,潛下去,又躍出來,再潛下去……

金色的陽光,灑在她染著水珠的麗影上,雪白的肌膚通透如凝脂,在晶瑩的水光暈染下,如下落凡塵來沐浴的七仙女……

卻忽而……

美人魚潛下去,就再也沒有探頭出來的意思.

水面頓時平靜得有些異常.

該死,溺水了!!

"我們會盡快把她營救出來的,在這之前,我們會想辦法與她的家人取得聯系,不過你把東區的線分出去了,咱們這邊就等于白做了,恐怕這臥底的工作在年前是沒辦法結束了……"

後續的話,陸離野沒再聽下去.

顧不上應答,將手機一扔,下一瞬,"咚——"的一聲,就躍入了泳池中,朝溺水的向晴急速游了過去.

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水中央的向晴.

長臂才一托住她的翹~臀,就感覺懷里的人'撲騰’了幾下,胡亂的掙紮了起來.

而後,兩個人一同從水里冒出了頭來.

"你干什麼呀!!"

向晴顧不上抹去臉上的水珠,就去推身前的男人.

翹~臀被他托舉著,即使浸在水里,還火辣辣的發燙.

陸離野意識到這女人根本沒有溺水,而是潛水鬧著玩而已,一時間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抱著她的猿臂愈發收緊了力道,"你覺得本少爺想對你干什麼?"

他著,邪魅的俊顏強勢的逼近向晴,咬牙切齒般的詰問她,"在本少爺眼皮底下果泳,我還沒問你想干什麼呢!!"

他抱著向晴,就往泳池邊沿逼了過去.

"你放開我——"

向晴掙紮.

未果,倒讓自己出了一身汗來,最後作罷.

她無力的看向跟前的陸離野,"你就當我想讓自己透口氣,還不成嗎?這些天我被你們這些壞蛋整得還不夠慘嗎?就想好好兒的游個泳,也不成??"

陸離野深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向晴那張生氣的~臉上,半晌,諷笑一聲,涼漠的問她,"難受了?"

簡單的一句話,似不帶任何多余的緒.

他探出大手,強勢的扣緊向晴的下巴,警告她,沒有半分憐惜,"景向晴,知道難受,就給我把你那點公主脾氣收回去!!跟我發犟有什麼用?再犟,心遲早有一天自己怎麼死在這的都不知道!!要還真想活命,再苦,都得給我咬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咽不下去,就滾!!"

因為她這枚定時炸彈的突然出現,導致他近一年的臥底工作白搭了.

眼見著這臥底的日子就快要到盡頭了,可結果,就因為她……

他又得繼續這樣暗無天日的渾沌下去!

每天活在不分敵我的黑暗世界里,那種煎熬,對任何人而,都是一種極刑!!

對他訓練有素的陸離野而,也一樣!!

向晴不太明白他話里的含義,卻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份讓人膽寒的暴戾.

他似乎很生氣,而且是在生她的氣!

可向晴實在不明白,自己到底什麼地方惹惱了他,至于讓他動這麼大的肝火.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什麼人啊?留著我在這里,想干什麼?"

向晴覺得跟前這個男人,于她就是一個謎……

一個如何都猜不透的謎題!

陸離野沉默,不予答話,拽抱著她,就往岸上游.

向晴還有些懵然,就任由著他抱自己在懷里,她也懶得游了,攀在他結實的身板上,被他帶上了池邊去.

陸離野托舉著向晴,把她抱上岸,自己適才從容的從水池中闊步走去.

這個男人的身形,是極好的.

陽光下,他身上的襯衫和長褲,早已被池水浸~濕,帖服在他挺拔的健軀之上.

結實而不突兀的胸肌,以及那八塊訓練有素的腹肌,在半透明的白色襯衫的烘托下,盡是不出的狂狷性~感.

黑色的長褲,包覆著他修長筆直的雙~腿,他緩步從水中邁出來,陽光暈染下,一如從畫報中走出來的國際男模……

他的膚色,是那種曬過後的性/感古銅,五官輪廓深邃,卻還透著些讓女人癡狂的妖魅……

強烈的雄性荷爾蒙,不期然的流瀉而出,讓向晴竟不覺有些看癡.

"看夠了沒?"

陸離野冷沉的聲音,幽幽的從向晴的頭頂飄過.

他徑直繞過岸上不著寸縷的向晴,回房,按下內線電話,"阿祖,讓人送幾盒安~全~套進來!"

"……"

向晴聞,跳起身來,抓過地上的風衣將濕答答的自己裹緊,警覺的瞪著他,"你想干嘛?"

陸離野壓根沒理會她,只淡淡的從上至下瞄了她一眼,而後,轉身進了浴~室去.

他不話,就剩下向晴一個人在那干著急.

他要安~全~套干什麼?

難道真的因為自己剛剛果泳了一番後,刺激到了他的雄性激素,導致今兒真的要把她給辦了?

怎麼辦,怎麼辦?

向晴急得像只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著,腦子里絞成了一團亂麻.

有些後悔自己剛剛的太過放任,可是,後悔有什麼用呢?

正當她糾結著要如何逃生的時候,忽而,房門被人從外面敲響.

向晴猶豫了好幾秒,方才去開門.

門外站著阿祖.

手里還拎著幾盒安~全~套,牌子好像是岡本的.

阿祖看了她一眼.

目光掃過她腫的臉頰,張了張嘴,似乎想什麼,卻欲又止了.

向晴還想著剛剛他扇著自己的那一巴掌,雖知他是領了里面那混蛋的命,但火氣也丁點壓不下去.

因為那一巴掌扇得可不輕!

"東西給我吧!"

向晴沒好氣的向他伸出手來.

"……景姐."

阿祖低喚了一聲,抿了抿唇,低頭與向晴道歉,"剛剛那一巴掌,其實我真的是迫不得已……"

"我知道!"

向晴不想聽他解釋太多.

她知道,做人手下的,不得不順老大的意,她能理解,但不代表她就會和顏悅色.

這里頭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值得她和顏悅色對待的!

"其實,野哥也是迫不得已才讓我扇你的!他打你這一巴掌,那也是為了護著你!妖姐那種人你不了解,但野哥了解她,如果剛剛他不讓我扇你一巴掌的話,那女人絕對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今兒要不讓她出了這口氣,往後她還得十倍奉還到你身上來,受苦的還是你自己!"

阿祖了一大堆話,見向晴不語,以為她還沒聽懂,又繼續道,"簡單來就是,如果今兒野哥不給你這一巴掌的話,往後你要受的苦可就不只是這一巴掌了,下面這麼多人都想爬上野哥這位置,而你畢竟是野哥帶回來的第一個女人,如果被他們知道野哥*著你,還不明著暗著的給你找不痛快來挾制野哥嗎?"

*??

向晴因他的用詞忍不住嗤笑出聲來.

這厮還真以為自己活在古代呢!

敢里面正沐浴更衣的男人成了皇帝,而她景向晴就是一後宮爭*的妃子?!

妃子?妃子好歹是有名有分的,她呢?

看著阿祖手里遞過來的那幾盒安~全~套,心里登時有千萬只的草~泥~馬正瘋狂的奔騰著.

"嗯,我知道了."

這回,她是真知道了.

接過他手里的袋子,闔了臥室門,進了房間來.

這事兒後來向晴坐在沙發上又仔細琢磨琢磨了一會.

雖然貴圈的事兒,她實在參不透,也管不了,不過,總的來,今兒這姓黎的也確實是救了自己一回.

不管阿祖的是不是事實,這巴掌也算是扯平了.

向晴盯著垃圾桶里那支被自己丟下的藥膏,遲疑了還半晌,最後,還是彎身拾了起來.

想想,再賭氣,也不能拿自己的臉開玩笑啊!

這兩巴掌扇下來,受苦受難的人是自己,到時候要真毀個容什麼不,不還得自己受著?

多劃不來!

向晴彎身拾起藥膏,起身的時候,無意間瞄到了沙發角落里居然擱著一台手機.

那一刻,向晴仿佛聽到了自己心髒"咚咚咚",猛烈的撞擊著胸腔的聲音.

她飛快的掃一眼那張闔著的浴~室門,聽到里面水流'嘩啦啦’的響著,向晴連忙撲過去,一把抓起那只手機,就要撥緊急電話.

手機帶電子鎖,向晴早就想到了.

可,帶鎖的手機,緊急電話至少還是可以撥的啊……

但她手上這只……

Sh/it!!

向晴搜索著整個屏幕,也沒見著'緊急呼叫’這四個字,而手機密碼呢,居然繁複到是由三組密碼構成:

指紋密碼.

十位阿拉伯數字密碼.

手勢密碼.

還必須得三組密碼同時成立,方才能打開這台手機.

"……"

這到底是有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才要把鎖做得如此密不透風?!

向晴簡直有種沖動想把手里的手機給砸碎了.

難怪那家伙會如此肆無忌憚的把手機扔她的眼皮底下,原來是一早就料定了她會束手無策.

正當向晴手足無措之際,忽而,一只大手探了過去,毫無預警的就從她的手中將手機抽了過去.

向晴抬頭.

正對上陸離野那雙深究的黑眸.

他剛沐浴完畢.

什麼都沒穿,只緊~窄的腰間,系著一條短不過膝蓋的浴巾.

堅實的胸膛上,還沾染著晶瑩的水珠,順著性/感的肌理線緩緩地滲下來,浸入到三角地帶的浴巾里,讓人……當真有些想入了非非去……

向晴剛尷尬的別開眼去.

居然會覺得有些口干舌燥起來.

"你……你先穿件衣服吧……"

向晴沒敢再去多看他一眼.

"安~全~套呢?"

陸離野沒理會她,只問道.

"……"

向晴抬眼瞪他,下一瞬,趕忙將那幾盒安~全~套護進懷里,"你……你要干什麼?"

"給我."

陸離野淡淡的掀了掀唇.

"不給!!"

陸離野皺了皺眉,一副耐心漸漸喪失的樣子,"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我……你……"

向晴看看幾乎赤果的他,又看看只裹著一件風衣的自己……

臉頰'呲拉呲拉’的發燙起來.

卻忽而,懷里一空,手中的安~全~套毫無預警的被跟前的男人搶奪了過去,就聽得他不屑的輕哼道,"收起你那點肮髒的心思吧!本少爺不會碰你!"

確實是,不會碰!

而並非,不想碰!!

這其中,區別很大.

他陸離野在接受部隊特訓後,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吊兒郎當的紈绔子弟了.

雖然特訓隊里學的也是打槍開炮,但軍人的操守那也是該有的!

何況拋開與云怪的那層關系,如今自己與景向晴之間,也就如同臥底和人質的關系,就職業操守而,這人就碰不得!

碰了還得了!!

向晴眨巴著媚眼兒看著他,甚是不解,"既然你都不喜歡我,也對我沒性/趣,那你……"

她著眼珠子一轉,登時笑得如花似玉,"黎少,你看咱們倆能商量個事兒嗎?"

"想出去?"

陸離野正忙著拆安~全~套的包裝盒,聽聞向晴如此一,他適才抬了抬眼看她.

向晴急忙點頭如搗蒜,腆著笑臉裝乖賣萌的討好他道,"黎少,我打從第一眼看見你開始就覺得你跟那群王八羔子不一樣……"

"……"

王八羔子?

陸離野嘴角隱隱的抽了兩抽,幽幽道,"確實不一樣!我記得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你罵的還是'*’!"

他刻意把'禽/獸’二字,加重了語氣.

"……"

"我罵的是那群貪圖本姑娘美色的狂妄之徒!!"

向晴趕忙狗腿的解釋,"我知道你一定是個好人,你看你,又幫我解藥,又把我從那群王八羔子手里救出來,您如此心慈面善,一定會幫我出去的,對不對?"

向晴堆著笑,一臉殷切的看著他.

陸離野也看著她.

"會叫船嗎?"

"……"

向晴差點因他這沒頭沒腦的問話,而嘔出一攤血來.

"你……你剛剛什麼??"

向晴瞪大眼,幾乎以為是自己耳背聽叉了話.

"看你也不太會……"

陸離野掃了她一眼,總結.

"不是……"

向晴完全不明所以,搞不清現在的狀況,"黎大少爺,我剛剛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啊?"

還有,這些事,跟那什麼什麼叫……叫船有關系嗎?

陸離野拉著向晴在他身旁坐了下來,沉色道,"聽進去了,但沒門!"

"……"

靠!!

所以剛剛那一頓違心得簡直能讓自己嘔吐的誇贊,也等于白搭了?!

陸離野拿過她手里的那支藥膏,涼聲交代,"待會一疼,就叫出來!"

末了,又補充一句,"叫大聲點,要讓外面的人都能聽到."

"……"

你以為殺豬呢!

陸離野將藥水噴在向晴腫的臉頰上,疼得她瑟縮了一下,但也沒叫.

陸離野似乎不甚滿意,又拿手指給她揉了揉腫的地方,這一揉,果然讓向晴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

"疼——"

"啊————啊————疼死了,你輕點,輕點————"

陸離野斂眉看她一眼,適才稍稍放輕了點力道.

"再叫……"

他命她.

"我都不疼了……"

"要疼才肯叫,嗯?"

陸離野輕揚尾音,警告的睨著她.

向晴向來是那種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人,她忙擺手,"不疼也能叫."

著,假惺惺的扯著喉嚨干叫了兩聲.

陸離野臉都黑了.

向晴即刻就察覺出了他的臉色不對勁,干脆也就懶得再喊了,"你到底要我怎麼叫嘛?"

陸離野投了一記'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給她,半晌,問她,"島國的愛動作片看過嗎?"

"……"

向晴臉頰撲撲的.

咬了咬下唇,糾結著要不要告訴他實話.

"我……我就看過那麼一點點,真的,就一部!"

向晴極力想要掩飾自己純潔的內心.

"照著里面的女主角叫!"

陸離野扔了手里的藥水,分毫不關心她到底看過幾部愛片.

"啊?"

向晴錯愕的瞪著他.

波流轉的媚眼兒疑惑的眨了眨,本想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的,後來轉念一想,問也白問,不過白費口舌罷了,他定然不會告訴她緣由的.

陸離野似乎沒了多少耐性,又重複的,一字一句提醒她,"照著里面的女主角叫!!"

向晴潤了潤喉,又舔~了舔唇,"我……我試試吧,盡量……"

【重點推薦《婚然成天: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有票子的親們,煩請留票子到月底翻倍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他們倆的關系,絕非一般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我跟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