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我跟你走!  
   
尾聲(二)晴陸漫漫(5):我跟你走!

向晴潤了潤喉,又舔`了舔唇,"我……我試試吧,盡量……"

她捏了捏自己的喉管,清了清嗓子,好幾次想要叫出聲來,可最後瞄一眼正定定的瞧著自己的陸離野,卻到底沒好意思叫出來.

聲音是沒發出來,臉倒是了大半圈.

"……真要這麼生叫啊?"

向晴為難的瞅著他.

陸離野輕挑劍眉,"你要實在不想生叫也成!本少爺可以勉為其難的配合你……"

他著,健碩的體魄,就強勢的朝向晴壓了過去.

"不要————"

"不用了!不用了……"

向晴忙將手擋在兩個人的胸前,擺手道,"我可以生叫,我可以,可以……"

真心不需要他黎大少爺勉為其難的配合了!

陸離野滿意的勾了勾嘴角,坐起了身來.

向晴無力的跌倒在沙發上,沒動.

心,似乎還在沒有節奏的亂竄著.

她覺得,這樣躺著,或許……會叫得更像點.

至少,姿勢就是對的!

向晴干脆閉上了眼,不去看身前的男人,腦子飛速運轉著,盡最大的努力回憶著她曾經因好奇而過目過的那部唯一的島國動作`愛大`片……

那女孩兒是怎麼酥綿綿的叫來著?

"啊……"

"啊……啊……"

試探性的喊了兩嗓子,自我感覺,有點像那麼回事兒.

于是,向晴試探性的睜開了半絲眼,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跟前的男人……

恰好,他墨染的幽眸,也正緊迫的盯著她看.

劍眉斂著,眸仁,較于起初,明顯炙熱了些分.

陸離野的沉默,無疑,就是對向晴工作的認可.

向晴如同受到了鼓舞一般,閉上眼,繼續麻著聲線,酥`酥`軟軟的叫著……

也不知叫了有多久,向晴喉嚨都有些干了,還聽不到陸離野喊停,她便干脆自己停了下來.

一睜眼,旁邊已經空無一人.

沙發上,安`全`套散亂的扔在那,似乎少了一枚.

但向晴也無心去追究,"黎野?"

她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無人應答.

衛生間傳來響動聲.

她走過去,才預備敲敲洗手間的門,問他是否在里面時,門卻被人從里面拉了開來.

陸離野挺拔的身形赫然出現在眼前,毫無防備的與其相撞.

向晴微愣.

而此刻他的表……

應該算得上很豐富,很精彩!

向晴實在沒辦法單獨用幾個詞彙來形容.

錯愕?微微的窘迫?一絲絲的倉惶?還略帶點羞澀的臉??

不是吧!這可真不似他的風格!

當然,這所有的表,只在三秒內完成.

三秒過後,取而代之的又是他那一貫的冷魅.

"你……在干嘛?"

向晴實在覺得他的表怪異極了,忍不住探著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陸離野一把抓過她的肩膀,將她硬生生的拽了出來,"上個洗手間,也值得你這麼感興趣的研究?"

"……"

上洗手間你干嘛臉啊?!

"剛剛那叫聲,如何?"

向晴追在他的身後,問他.

陸離野腳下的步子,微微頓了頓,好半晌,才硬`梆`梆的擠出兩個字來,"勉強."

"……"

要求還真不是一般的高.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夜里,向晴摸著黑,起*`上洗手間.

蹲坐在馬桶上時,還有些云里霧里,找不著北.

尿完,預備起身時,視線就那麼不經意的落在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向晴登時眼兒發直,一瞬間身體里所有的困意急速散去.

猜猜她瞅見了什麼?!

垃圾桶里,居然躺著一只……安`全`套?!!

而且,初步看來,還是用過的!!

因為,那里面明顯裝著某種乳白色的粘`稠液體!

"……"

向晴傻傻呆呆的坐在馬桶蓋上愣了好長時間.

這玩意兒是什麼時候扔在這里的?

猛然間,向晴一個激靈……

臉頰,登時滾燙得像一只燙手的山芋.

難怪上午那會,她逮著他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他是那種怪異而豐富的表……

難怪那會沙發上的安`全`套突然就飛走了一只!!

而那時候,她在干嘛??

她正躺在沙發上,努力的學習著島國愛動作大`片里的女主角,嗯嗯啊啊的慘叫著……

天啊!!

向晴有些無法去想象那個奇葩的畫面了……

自己在外面干嚎,他在里面,對著她的叫聲……意/浮?

"……"

向晴被自己這大膽的想法給惡心透了!!

惡心的同時,她對外面那男人更加費解了!

難道自己真的有差到,讓男人甯願自己擼冷杆子,也不願碰她??

向晴忍不住低頭,哀怨的將自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幾圈.

她的市場,也不至于這麼差吧?

向晴居然會覺得有些失落!

當然,這種失落,絕對不是在期盼著那個男人對自己起歹心,而是真正兒的對自己的魅力感到有些挫敗.

雖然她知道這種挫敗來得有些病態!

這*,注定是無眠了.

向晴在沙發上,翻來覆去的,到底沒睡著,腦子亂得就跟漿糊似得.

心下認真的思忖著好些個問題:

他為什麼甯願擼冷杆子,也不願意碰她呢?

擼冷杆子就擼吧,可是,他為什麼還要留下痕跡呢?而且,居然還要用安`全`套……

他用那玩意兒干嘛?難不成自己跟自己的右手做,還能懷`孕不成?

無緣無故的套上個那玩意兒,且不奢侈,那感覺也至少得減弱半分吧?

這家伙到底是想唱哪一出戲啊?!

向晴是越想越不明白了!

直到隔天,陸離野出門,酒店的服務員過來清掃衛生的時候,她才隱約明白了到底是個什麼事兒.

服務員提著洗手間的垃圾袋出來,笑著同向晴聊著天,"景姐,你可是咱們黎少頭一回帶回來的女孩……"

"……"

向晴抿著嘴不話.

這話她又不是頭回聽了.

從他們這些人嘴里出來,就像她是受了這天下帝王多大的*幸似的.

雖然他是幫了自己不少忙,她也很感恩.

不過,他不是皇帝,自己也沒有被*幸.

"其實啊,黎少是向來不近女色的,我們都還以為黎少是某些方面不行呢!看來,還真是咱們想多了……"

女服務生睨了一眼手里的垃圾袋,*的沖向晴笑著.

向晴眨巴眨巴了兩下媚眼.

他某些方面不行??

這點向晴怎麼就沒想到呢?

這個,還真不是沒可能的!

要知道,會擼冷杆子可不能證明人真會開車,只有操著活盤子上了陣,那才是真槍實彈的好料啊!

如是一想,向晴心里陡然舒坦了不少.

至少證明,有可能並非她魅力太差,而是她身旁的這男人……根本就不行!!

所以,把她架在身邊,讓她演出各種戲碼,其實不過只是因為想掩人耳目?

男人嘛,這種事就相當于臉面,甚至是比臉面更重要!

可以理解!

向晴這麼一想,這麼多天的事兒倒一下子就被她想通了.

忽而,那女服務員又壓低了聲音.覆到向晴的耳邊,同她耳語八卦道,"你可不知道,妖姐追了咱們黎少多久,明的暗的,沒少把自己往他*`上送,可人家當真是一眼都瞧不上……"

嗯,那應許是人家真的有隱疾,不願被她發現呢?

向晴心里默默地做著回應.

"不過,景姐你往後見著妖姐可要悠著點兒了."

女服務生好心的提醒著向晴.

向晴眨眨眼,終于接了她的話茬,"怎麼?"

"妖姐那人向來就很善妒,平日里有個什麼*兒向黎少獻點媚,她就恨不得把人往死里整,你這回更了不得,直接被黎少給帶了回來!你要不心落到了她手里,她還不得把你生吞活剝了?"

"……"

想到昨兒早上的那事兒,向晴還心有余悸.

所以,她對那女人定會好生提防.

而她心里也更清楚,現在決計不是惹那妖的時候,所以,往後能避則避著,對自己才是真好!

向晴笑笑,"謝謝你的提醒,我會心的."

"嗯,好,那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向晴目送了服務員離開.

後來的兩個星期,向晴倒也過得安穩.

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偶爾讀讀書,看看電視用以打發時間.

網不能上,手機沒得玩,電話打不出.

總之,凡是一切能與外界聯系的東西,她這一概沒有!

向晴覺得自己仿佛一下子穿越了,穿到了幾百年前,過著那種深閨宅院,足不出戶的日子.

當然,除卻她一成不變的生活之外,還是有些東西在悄然發生變化的.

例如……

*頭櫃里的那幾盒安`全`套.

那玩意兒,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接近尾聲了.

于是,向晴越來越相信這個男人其實當真是患有隱疾的.

向晴的日子確實過得挺安穩的,可是,過分的安穩就實在有些無聊了.

她覺得自己再不出去透口氣,可真要發黴了.

這日,陸離野忙完回來.

向晴才想開口,央他帶自己出去玩玩的,卻被他搶先開了口.

"我要出差辦點事,大概十來天左右才能回來."

"你要出去?"

向晴一雙烏黑的媚眼都跟著亮了.

陸離野沒理會她的熱從何而來,只問她,"你想呆在這里,還是跟我走?"

他不問還好,這一問,倒還真把向晴給問猶豫了.

他要出去辦事,自己本還真想順著他一起出去透透氣兒,玩上個十來八天的,多爽啊!

可是,他走了十來八天的,自己豈不是就可以趁著這空擋,偷偷溜出去了嗎?又或者找機會報警?

向晴當真遲疑了.

"首先,別夢想著能從這逃出去!憑你?那絕對不可能!其次,別夢想著報警,如果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讓你報了警,那咱們這酒店早就被警`察一鍋給端了!"

陸離野似一眼就窺透了向晴的心思,直接冷就將她心里燃起的那點希望之火給掐滅了.

"那我跟你走!"

向晴不再做過多的考慮.

因為,只有出去了,才有可能遇到更多的人,然後找更多的人求救.

"你確定要跟我一起走?"

陸離野眯緊桃花眼,睇著她.

"我是去跟人做交易的,那也不是什麼鬧著玩的事兒,搞不好這命就給丟了!你確定要跟著我去?"

他再問一遍.

"等你丟了命,我才有機會逃啊……"

本來這句話,只是在向晴心里轉悠著的,可不知怎麼的,居然一下子就從她的`嘴里給冒了出來.

要不怎麼,這天底下,最毒婦人心呢?!

話一出口,陸離野那張英俊的臉,徹底黑成了鍋底.

"黎少,我……我其實不是那意思……"

向晴見他臉色不好,唯恐他會因為自己這句話,就不樂意帶她去了,她忙狗腿的同他解釋,"我其實也就隨口一,心里可絕對不是這麼想的!真的,我絕對不是這種忘恩負義的人,你可是我的大恩人,我怎麼可能這麼想呢?"

陸離野冷冷的掀了掀唇角,陰陽怪氣的安撫著她,"你別慌,這場交易,本少爺一定會帶你親臨現場的."

"……"

向晴為什麼就有種後背風嗖嗖的感覺呢?

而後,就又聽得他幽幽的補了一句,"到時候,真有個什麼意外,就是你對本少爺報大恩的時候了!你這肉`身板,想必擋下幾顆子彈定是沒什麼問題的……"

完,他還不忘重重的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讓向晴登時有種委以重任的既視感.

"………"

向晴有些後悔了!!

直到後來,發生了一系列的事後,向晴當真是悔得連腸子都清了!!

好好兒的陪著他出來出個差,卻不成想,居然一不心把自己的楨襙給搭進去了.

該死的!!

這大概是倒了十八輩子的血黴才能遇到的奇葩事!

當然,這些……統統都是後話了!!

陸離野為什麼要帶著向晴出差呢?

雖然是個麻煩,但他有他自己的考量.

其一,他要走了,妖定不會輕易放過她,要真出個什麼幺蛾子,他這些日子所有的保護工作就等于白搭了,回去以後,也沒臉再見云怪了!

其二,這丫頭的存在,本身就是個不定因素,不把她綁緊在自己身邊,實屬不放心,萬一被她捅出什麼簍子來,他也就跟著完蛋了.

所以,最後左思量,右思量的,還是決計帶著她一同出行,省心.

…………………………

此次出差,好聽點是談生意,實則是販/毒.

為了出行方便,陸離野讓那名叫栗蕪的女服務生給向晴准備了一套簡單的著裝.

經典的白色T恤,一條修身牛仔褲.

從簡的著裝,卻依舊掩飾不掉向晴那前`凸`後`翹的身材,紮在一群粗獷的男人堆中,盡是不出的惹眼.

向晴似覺得這樣的自己多少還有些惹人注目,又趕忙找栗蕪要了頂鴨舌帽蓋了腦袋.

這樣,多少把那張妖`媚的俏`臉擋了幾分去,卻孰不知,讓男人瞧著,卻更多了些分欲蓋彌彰的味道.

從酒店的別墅區出來,向晴低著頭,像個乖乖媳婦似的,亦步亦趨的緊隨陸離野的身後,不敢有半分的造次.

她心下可通透的很,如今除了倚仗身旁的這個男人,她可真是毫無二路可走了.

他們倆的身後,緊隨著的是幾十名冷臉的黑衣手下,陣仗還一點也不.

"我剛剛交代你的話,記清楚了嗎?"

走在前頭的陸離野忽而放緩了腳步,側目,沉聲問她.

"記清楚了!"

向晴點頭.

"重複一遍."

陸離野如尊王般開口.

向晴雖不喜歡他這種高高在上的口吻,但如此這形式,她也不得不從,于是乖乖開口,"不該的話不,不該聽的話也不聽!無時無刻都要堅守在黎少身邊,水來土掩,兵來將擋!而我就是你的那土和將!"

後面這兩句,是她為了討好他黎大少爺,以表自己的衷心,自個兒加的.

"……"

聽聞最後兩句話,陸離野嘴角抽了兩抽.

"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是你這麼個用法嗎?"

陸離野忽而就揚唇笑出了聲來,轉而又一本正經的糾正她,"彈來你擋才對!"

"……"

黎少爺,你的冷笑話還不及我的好笑呢!

那一刻,向晴還真有些擔心這貨會拿自己當活槍靶子使.

在酒店門口與眾人彙合的時候,向晴一眼就見到了正朝他們走來的厲威.

她臉色微微變了變,壓低了帽簷,湊到陸離野耳邊來問了一句,"他怎麼也來了?"

"嗯……"

陸離野沉吟一聲,沒多話.

"黎少!"

厲威遠遠的就同陸離野打招呼,闊步朝他們這頭走了過來.

厲威走近,適才注意到陸離野身後搭著帽簷的向晴.

"來,見過厲哥."

陸離野探出手來,親熱的攬過向晴的細`腰,一把就將她勾到人前來.

他突來的親密動作,讓向晴多少有些不適,但她也沒扭捏,上了前來,懂規矩的喊了一聲厲哥,便乖乖退至一邊,不做它了.

厲威挑了挑濃眉,而後,哈哈大笑起來.

那笑,多少讓向晴有些生惡,當然,她沒有讓自己表現出來.

"黎少想帶著她去?"

厲威笑夠了後,方才問陸離野.

陸離野再次伸手,攔腰抱過向晴,溫熱的大手*溺般的在她的腰`際間輕拍了兩下,淡淡應了一句,"嗯,這些天把她憋壞了,帶她出去透口氣."

許是被他兩下給摟習慣了,又或是知曉不過只是在人前做戲而已,向晴心里那些不適感倒不如起初來得那麼強烈了.

厲威複雜的黑眸凝緊向晴,深意的勾了勾嘴角,"黎少就不怕趁人多的時候,讓這妞兒給跑了?"

"自己的女人都留不住,跑了怨誰?!"

陸離野冷魅的面容上,掀不起半分波瀾來,頓了頓,又聽得他無風無浪的補了一句,"不過,她敢嗎?"

這話問出來,就莫名讓向晴有些膽寒.

帽簷下的面色,微微白了些分.

這話,不就為了震懾震懾她那顆隨時准備往外逃的心嗎?

……………………

眾人紛紛上車.

向晴和陸離野同坐一輛,厲威獨自一輛,其後所有的弟兄自顧分配.

十幾台清一水的黑色勞斯萊斯幻影高調的從太子酒店駛出,浩浩蕩蕩的隊伍,還真別提多壯觀.

這可是去做壞勾當呢!至于這麼囂張嗎?

簡直不把人民公仆的警`察放在眼里!

向晴心下一片感慨,如今要手里有台攝相機可真就完美了,就算待會自個沒逃掉,那也好歹對自己的事業還有個交代的呀!

想想,新聞標題就作:女記者以身犯險拍下販/毒交易全過程.

這樣的新聞要爆出來,還不得炸開鍋?

當然,這也純粹只是向晴的想象罷了.

車內,沉寂得有些詭異.

從上車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個時了,她與身旁的男人,卻一直保持著零交流的狀態.

且,兩個人還完全沒有要打破這個僵局的意思.

至少,他沒有!

陸離野只低頭,專注的翻看著手邊的資料.

向晴見他看得實在太認真,也忍不住偷偷探了頭過去瞄了兩眼,而後,飛快的收回了視線來.

因為,白紙上的黑字,她竟是一個字都讀不懂.

英文?不像,好像是法文來的.

向晴不禁有些咋舌.

看來要當好一名大哥,要知會的技能還真不能少!

陸離野許是看累了的緣故,收起了手里的資料,仰頭,靠在椅背上,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眉心骨.

"坐車還是別看的好,影響視力."

向晴好心道.

陸離野宛若適才注意到身邊的人兒一般,凝目看她,還有些怔忡,半晌,才收回了心神,忽而道,"我餓了!"

"啊?"

向晴一愣,才問道,"你出來前沒吃早飯的呀?"

"看看冰箱里有沒有吃的?"

陸離野掃了一眼向晴跟前的車載冰箱.

"哦."

向晴彎身去尋,回頭同陸離野道,"有些面包和吐司,你先吃了墊墊肚子吧."

向晴拿出來,遞給他.

陸離野沒接,只定神看著她.

那眸光,有些古怪,看得向晴不覺毛骨悚然.

"你……你干嘛這麼看著我?"

陸離野接過她手里的面包,睨了她一眼,"景向晴,你突然這麼安分,別以為本少爺不知道你心里在盤算著什麼!"

向晴裝出一臉無辜的樣子來.

她能盤算什麼呀?頂多……就是盤算著怎麼從他們這些人的魔爪里逃出去唄!

"你省省心吧!今兒這地方沒人救得了你!"

直到後來的數個時,向晴才總算明白了他這句話的意思.

向晴沒想到,他們會把交易地點設在一輛豪華郵輪之上,更沒想到……

這郵輪的航行方向,居然是往自*公海去的?!

都到那地兒了,哪怕是報警,都沒人管得著了吧?

向晴心里的希望之火,再一次被滅得干乾淨淨.

…………………………

郵輪上的氣氛,不如向晴所想的那般劍拔弩張.

恰恰相反,里面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的,很是熱鬧非凡.

不像是一場緊張的交易,更似一場別有新意的宴會.

陸離野一上郵輪,便與厲威一同進了一間會議廳去,想必那兒正有他們的買主候著他們.

男人談大事,女人自然不好候在身邊.

陸離野把她打發到了宴廳里消磨時間,只談好了便來找她,倒也沒叫人跟著.

向晴登時如獲得帝王大赦一般,卻顧不上喘氣兒,急忙尋人借手機.

就算報警沒用,可通知一下家里,找人來搭救那也是好的呀!

然,況顯然是向晴太過天真了.

因為,凡是上得了這艘船的人,全部被沒收了通訊工具,且這片海域的任何通信,全部被屏蔽了!

向晴才剛燃起的希望,一瞬間又沒了.

整個人蔫在吧台前,沒了丁點生氣.

就他陸離野怎會如此好心的放任她一個人出來透氣,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早在他的算計中了.

向晴軟`綿綿的趴在吧台上,登時就覺自己的未來盡是一片黑暗……

看不清前方,也看不清身邊的一切.

她就像個溺水的人兒一般,拼了命的在水里無助的掙紮著,起起伏伏,卻怎麼都尋不到一根能將她救出`水中的浮木……

浮木……

黎野算她的浮木嗎?

頂多算作她暫時落腳的一塊木板吧!

在這個黑暗的圈子里,她不敢輕易相信任何人……

也包括那個心思深沉的男人,黎野!

當天晚上,向晴不知道自己隨著廳里那群男男女女喝了多少酒.

最後,把自己喝得醉意熏天的,愣是趴在吧台上,狠狠地哭了一場.

聽哭得太凶,還把旁邊站著的幾名野模嚇得夠嗆.

向晴有些瞧不起這樣哭哭啼啼的自己.

想來最近是太憋屈了,才借著這酒意,好好發泄`了一場.

不過實話,哭了這回後,心里倒真是舒坦不少.

向晴踉踉蹌蹌的從廳里出來,去尋洗手間.

繞了好些圈兒,整得她昏頭轉向的了,才終于找了一間,她也沒來得及做多想,昏昏沉沉的就推門走了進去.

里面,似乎杵著一個人.

一身白衣,長得挺高挑,側面看著……還挺俊朗的.

就見他,正低頭專注的在自己褲兜里掏著什麼……

然後,才一掏出來,仿佛就察覺到了門口突然出現的不明之物,猛地一偏頭,僵住.

意識早已模糊的向晴,分毫也沒察覺出什麼不對勁兒來,依舊跌跌撞撞的往里走著.

走到男人跟前來時,突地,身形一晃,一屁`股就跌坐在了身上,疼得她直呲牙,真是差點又冒出了眼淚來.

男人垂目看她.

棕色的清眸里,風雨欲來.

手,還握在自己的物件上,僵持著,似乎一時間不確定該如何是好.

向晴也抬起眼來看他.

秀眉,緊斂.

這人……

眉目俊朗,鼻梁高`挺,唇形完美,長得是挺好看的,卻怎的……

這麼像個男人呢?!

向晴的視線,不自覺的從他的面容上,往下挪了過去.

下一瞬,瞳孔放大,腦子乍起幾聲"嗡嗡"響,身體里的酒意頓時褪去三分.

臉頰,臊得通.

天啊……

她居然……走錯了洗手間?!!

這回,她真真兒傻`逼了!!

"我……"

向晴跌跌撞撞的想要站起身來.

男人也不話,只從容的將自己的寶貝收進去,拉好褲拉鏈,旋身,居高臨下的看定她.

被他這麼赤果果的一盯,向晴更覺不好意思起來,臉頰燙得厲害,"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走錯了!"

實話,向晴倒真佩服跟前這男人的定力.

瞧瞧剛剛他那從容不迫的收東西的姿態,還有這淡定的神,宛若剛剛被瞧的人,還真真兒不是他似的.

男人依舊沉默,審視著向晴.

"莫少!"

外頭,傳來手下的低喚聲.

"嗯."

男人終于出聲應了一句.

聲音一如他的氣質般,淡淡然,從容而不急躁.

"黎少那邊已經先散了,只細條明日再談."

黎少?

黎野.

向晴忍不住抬眼打量起眼前俊朗而從容的男人來.

他就是今兒的買主?

"嗯."

男人又應了一句.

似乎注意到了向晴打量他的視線,低頭,看定向晴,眉峰微挑,"還不打算出去?"

"啊……"

向晴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轉身,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走,"我這就走!!"

身子還有些輕飄飄的,腦袋也混沌的厲害,但有一點,向晴的還是相當清醒的.

剛剛洗手間這個看似淡然的男人,實則,也是一頭,一張口就能把人咬死的老虎!!

做這種勾當,有幾個是撩貓爪子的?

重點推薦《總裁的秘密愛人》——流云諾.簡介:某男:"你可以讓你提前享受做我老婆的權利,比如,你買東西我付錢.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黎少是護著你的!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別有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