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別有緣  
   
尾聲(二)晴陸漫漫(7):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別有緣

她學著他,一路沿著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兩個人的呼吸,炙熱的交織在一起,只是,誰都默契的避開了對方的唇.

許是太尷尬?

又或許是,感不到?

就在兩個人,即將深入到下一步的時候,忽而,門鈴被人急切的摁響.

"野哥!"

外面傳來阿祖的聲音.

陸離野微怔.

漆黑的眸色看一眼身下的向晴,下意識的給她緊了緊被子,"有事?"

"剛剛莫少的人來過了,讓咱們提防一下,房間里似乎被人裝了針孔攝像頭."

向晴和陸離野深意的對望了一眼.

心里同時掠過一絲狐疑:房間里裝攝像頭的事,姓莫的怎麼會知道?

陸離野翻身而起,站在*邊回應阿祖的話,"我知道了!"

轉頭,又去看**上的向晴,"你來猜猜攝像頭在哪里?"

向晴下意識的環顧一眼四周,轉而,又將視線落回到了他的身上.

用眼神默問他,"是不是尋到攝像頭了,之後的戲就可以不用做了?"

陸離野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一時間,向晴的心里,實在的,有些五味雜陳.

到頭來,是不是就意味著她的那層膜……等于白丟了?!!

不,不對,她不應當這樣想的.

膜雖然是沒了,可至少她還是乾淨的呀!

她心里該慶幸,該安慰的……

但她當真分毫也高興不起來!!

她保存了二十一年的膜,就這麼無故的斷送在了他的手指上……

對于這麼奇葩的事,向晴當真有些始料未及.

費力的拂去這些紛亂的思緒,向晴躺在**上,細致的環顧著四周.

十分鍾後,蔥白的手指,指向右前方的天花上,"右邊數第二個射燈口處."

裝在這種地方,還真有夠陰險的.

射燈光線極強,一般人是決計不會刻意對著射燈注視的,且聚光打下來,如不非常細致的觀察,是很難發現這種隱秘的地方的.

可他陸離野一進門就發現了.

向晴有些佩服他縝密的觀察能力,而對于他撲溯迷離的身份,也越來越好奇起來.

攝像頭成功的被拿下來,向晴第一時間穿好了衣裳,下了*來.

兩個人,面對面站著,氣氛尷尬.

陸離野幽深的黑眸,沉斂的攫住她,"今天的意外,我會竭盡所能的補償給你!"

他的聲音,很渾厚,極富磁性,像大提琴的旋律,婉轉低沉.

向晴深吸了口氣,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在乎,"你別忘了你給過我的承諾就好."

"我去甲板上透口氣."

她完,就往外走.

胸腔仿佛被什麼壓著一般,讓她完完全全的透不過氣來.

她甚至有些懷疑,再這麼折騰下去,她遲早要窒息而亡.

陸離野沒阻止她,只吩咐阿祖道,"你跟著她,別讓她出事就好."

"是."

…………………………

向晴站在甲板上,吹著咸濕的海風.

夜空下,大海狂嘯,黑云壓頂,大雨將至,似隨時要她吞噬.

混沌的腦海中,浴*室里,那個男人用手指戳破她的畫面,正如魔咒般,不停地放映著.

身下,那種撕裂般的痛楚,絲毫也未得到緩解.

很疼,很疼……

而他的手指,撫過她的敏*感*帶,所遺留下來的那份冰涼,似乎還在.

嬌身不由一抖……

閉上眼,盡可能的讓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些沒用的東西.

她景向晴已經是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女性了,何必又矯的再去計較那張膜呢?

她如是安撫著自己!

心里到底好受了些分.

才預備折身往回走的時候,卻忽而,一個數米高的大海浪毫無預警的朝他們的郵輪拍打了過來,而後,根本不待向晴抓緊郵輪的扶手,層層巨浪狂肆而來……

"啊——"

強大的顛簸感,讓向晴重心不穩,差點讓她直接從護欄的縫隙中,栽進了大海中去.

忽而,一只強而有力的大手,扣住了她的臂彎.

不等她反應過來,下一秒,她已被扯入進了一個陌生的胸膛中去.

腦袋磕到一堵堅實的肉牆,有點疼.

兩個人的身形隨著巨浪猛烈的搖晃著,腳下重心極其不穩,卻忽而一個踉蹌,兩個人同時狼狽的栽倒在了甲板上.

向晴死死地抱住了男人的腰*肢.

而男人,伸手,死死地扣住了護欄欄杆.

數分鍾後,風止,浪停.

而一直候在門口的阿祖,正要上前去幫向晴的時候,卻未料想,有個人已經搶先在他的跟前伸出了援助之手,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兒與他們洽談的買主——莫里爾.

亞太地區最年輕,也是最具盛名的教父!!

風停浪靜,向晴適才收了受驚的心,拾起頭來,去看救下自己的這名大恩人.

不抬頭,不打緊.

一抬頭,徹底窘住了,一瞬間,*臉兒憋得通.

她到好,摔下來的時候,哪兒都沒磕著,居然,就那麼好巧不巧的,直接磕在了人家的……

褲兜上!!

難怪,向晴覺得,磕得顴骨好痛,還私以為是碰著他哪根骨頭了!

向晴憋著臉,去看褲兜的主人……

下一瞬,更……窘了!!

這人不是別人,還居然就這麼恰巧的,是她之前在洗手間里,無意識的……把人家褲兜里的東西,看了個精光的淡定君,莫少!!

而此刻,他依舊表現得很淡定.

棕褐色的眸仁,平淡的注視著她,英俊的面容上,神沒有多余的起伏,只道,"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別有緣?"

他的中文,不是特別正真,倒有些偏海外的腔調.

話間,他的目光掃了一眼自己忽而突起的下*腹.

而向晴也注意到了那撐起的帳篷,不知怎麼的,腦子里居然有一秒鍾的浮現出洗手間里見過的那個畫面……

當真有點凶猛,應該屬于歐洲人的尺寸!!

向晴忽而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些邪惡,腦子里猛地一個激靈,回了神過來,慌忙從他的身體上爬了起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確實不是故意的.

這緣分,她可真要不起!

莫里爾跟著坐起了身來,右腿屈膝著,長臂隨意的搭在膝蓋上,看著對面的女孩,目光淡淡的,不作語,仿佛是在靜待著她話一般.

向晴被他注視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個男人,皮膚偏白,五官俊朗清雋,眸光很淡,表也很淡,仿佛是任何事,都無法掀動他的緒一般.

向晴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男人,多少有些尷尬,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剛剛的事,謝謝你!"

向晴禮貌的道謝.

要不是他出手相救的話,不定自己此刻當真就栽進了大海里,成了海魚們的腹中之食.

向晴事後想想,還是有些可畏的.

"你叫什麼名字?"

他忽而問.

向晴愣了半秒,如實回答,"景向晴."

他微微斂了斂眉,看著她,又沒了下文.

向晴覺得,跟這樣的人聊天,有些累.

她站起了身來,朝他禮貌的頷首,以表感謝,"莫先生,剛剛的事,非常謝謝你,我有些困了,就先回房休息了!再見."

她完,繞過他,就要走.

卻忽而,手被一只冰涼的大手,拉住.

向晴一愣,微蹙眉,下意識的想把自己的手從他的手掌中抽回來,卻哪知,他也跟著加深了力道.

向晴有些懊惱的回頭看他.

"今晚,跟我睡吧!"【下午還有一更】

不收費:【關于向晴妹紙的智商問題,我和大家認真的探討下:我一直就覺得你們太高看了她,對她實在太苛刻了,她看不出花花在保護她,還一個勁在鬧別扭,實際上她不是,她是在謹慎行事,她掉進這種地方來,本身誰就不敢相信,她憑什麼去相信一個涉黑的人會無故保護她?信任,對于兩個陌生人而,是如此容易搭建的嗎?如果她真的輕易的相信了,那她才真的是智商有點問題啊!她看不出花花是在保護自己嗎?她看得出,她只是在謹慎的考慮,這個男人保護自己的初衷是什麼!如果她看不出,她至于付出自己的第一次來配合人家行事嗎?她也有自己的考量的,另外,信任是建立在兩個人的同生共死上的,而不是建立在對對方完全不知的況下的.你們好好斟酌下我的是不是吧?她不是特工,不是警察,哥哥和爹都不神,只是普通的一名醫生,她自然也做不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來!如果大家實在覺得人家智商不夠的話,那真的與她無關了,那可能是我自己智商不夠用了.淚淚淚】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我跟你走!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8):你打算如何補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