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8):你打算如何補償我?  
   
尾聲(二)晴陸漫漫(8):你打算如何補償我?

那種淡淡的語氣,像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絕對絕對不是請求,而是一種……天下帝王翻著妃牌,點名今晚要睡誰的感覺!!

簡直就是……大赦施恩的感覺!!

好像,他要睡她,是一種無上的恩賜,是她景向晴這輩子最大的榮幸一般!!

媽/的!向晴當真有種爆粗口的沖動.

今兒她是不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惹上兩個男人,同樣都是張口就要睡她的?!

向晴惱怒的甩開他的大手,怒目瞪著他,"莫先生,我感恩你救了我一命,但我景向晴還不至于下!賤到要拿自己的身體來報恩!還有,我不是什麼姐,也請你自重點!!"

莫里爾起了身來,雙臂懶懶的插在自己的口袋中,擰眉,費解的看著有些生氣的向晴,"一定要是姐才能陪我睡?"

"……"

這句話的重點,在于此嗎?!

"我對你有感覺."

他.

所謂感覺,也指的是,身體上的.

而向晴自然也明白.

這種男人,向來高高在上,對一切自己稍微感興趣的人與物都習慣性的選擇占為己有.

所以,女人于他們而,無關乎愛,只是一個閑暇時候,消磨時光,解決生理問題的玩具而已.

"可我對莫先生你,一點感覺都沒有!"

向晴直截了當的拒絕.

身下,仿佛還隱隱有種撕裂的痛.

陸離野身上那種淡淡的須龍水味道,似還在她的鼻息間流竄著……

她也不知怎的,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那個男人.

"還有,莫先生,對我們國家的女人而,能夠睡在一起的,大多,只關乎愛!"

她完,轉身就往船艙里走.

莫里爾看著她瀟灑離開的背影,棕褐色的眸仁微微緊了緊,"你是唯一一個拒絕和我睡的女人!"

向晴頭亦不回,"那莫先生就當我實在太不解風吧!"

確實,非常不解風!!

……………………………………

阿祖是陸離野的手下,甲板上發生的一切,他自然一字不落的彙報給了自己的老大聽.

向晴才一走進房間,就覺里面的氣壓不對勁.

冷得像冰窖,且還讓人透不過氣來!

而制造這冷空氣的,自然就是辦公桌前,冷冷的抽著煙的陸離野.

冷峻的面龐,隱在晦暗不明的光線里,看不清楚他此時此刻的神.

向晴再與他照面,心里還是不覺升起幾許尷尬來,臉頰燥,"我睡沙發,房間里有多余的被子嗎?"

陸離野淡漠的拾眼看了看她,"沒有!需要和莫少去同*嗎?"

他問話的語氣中,聽不出半許的溫度來,似還帶著些嘲諷.

向晴蹙緊秀眉,與他對峙著,氣惱明顯的寫在眼睛里.

不用想,就知道,這話定是阿祖傳到他這來的.

陸離野也只是冷冷的盯著她看.

兩個人,誰也沒有急著開口話.

向晴似乎有些累了,有種敗下陣來的感覺,"我今天心很不好,不想跟你吵架,我先睡了."

她整個人又累又疲,不管身還是心.

那種無力感,讓她覺得特別挫敗.

她完,干脆身子一橫,就在沙發上躺了下來.

閉上眼,想盡快的進入睡眠中去.

睡了,大概就不那麼累了.

卻倏爾,只覺一抹強大的陰影朝她壓了下來,太迫人,逼得向晴不得不掙開眼來.

下一瞬,嬌身一輕,整個人便被陸離野毫無預警的打橫抱了起來.

向晴斂著眉,不解的看著他,下意識的伸手攀住他的脖子.

陸離野俯下!身形,將她穩穩地擱置到*!上,卻沒急著起身離開.

兩個人的氣息,相距僅有一寸之遠.

甚至于,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呼出的熱氣……

酥su麻麻的,拂在鼻唇!間,讓向晴一度抗不住,想要別開臉去.

陸離野伸手,霸道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沉斂的目光,肆意的落進向晴的眼眸里,那模樣,宛若是要生生的將她看穿看透一般.

"你和莫里爾怎麼認識的?"

他的聲線,很低沉.

"我根本不認識他."

向晴毫不避諱的迎上他的目光,"剛剛,他救了我一命……"

至于浴!室里那種不堪的第一次見面,還是就此跳過吧!

"喜歡他?"

他問.

目光,很深.

"我不認識他!"

向晴斂著眉,耐著心思再重複一句.

"以後離他遠點!"

陸離野警告她,"他是只精明的狐狸,你根本惹不起!!"

向晴緊抿著雙!唇,只是看著他漆黑的深眸,不語.

其實她想,惹上你這只狐狸就已經沒什麼好果子吃了!她還敢再去招惹別人嗎?

見向晴不吭聲,陸離野就當她默允了.

目光不期然的掃過她的唇,最後,落定在她的明眸里,有些灼熱,"下面還疼嗎?"

他問她.

語氣,有些關切,還透著些……不尋常的喑啞.

讓向晴的心,驀地一動.

眸光里掠過幾許窘迫,臉頰浮起淺淺的一絲!潤,卻飛快的,又被向晴粉飾了去,"實話,還有點疼……"

能不疼嗎?

身體里好好的一張膜,就這麼生生給撕扯開了!

還流了那麼多血,哪能不疼了?!

陸離野的眸色不期然的暗了暗,"對不起."

他再次慎重的道歉,末了,又道,"你需要什麼補償,我都會竭盡所能的答應你!"

削薄的唇形,緩緩掀動著,出來的話,莫名有些動.

向晴水眸微閃,頓了頓,似思忖了少許時間,才好奇的輕聲問他,"黎少第一次破女人的膜?"

陸離野似沒想到她會突然問這話,反應過來後,忍不住低笑出聲來.

"你覺得本少爺看起來像沒經曆過世事的毛頭子嗎?"

他的深眸里,嵌著挑釁和揶揄.

手掌,烙在向晴的細!腰上,有些發燙.

"不像."

向晴如實,"不過栗蕪,我是你帶回來的第一個女人!"

"那是因為我對那里的女人,提不起任何性!趣!"

他如實解.

向晴歪了歪腦袋,眯了媚眼,"也就是黎少其實是個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

這個名頭,不陌生.

所以,陸離野沒有給予否認.

"雖然我破過的第一次,確實不在少數,不過,像今天這種況,確實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對你,我多少會覺得有些虧欠!"他認真的同她解釋著.

至少,從前都是你我願,大家好歹還有個享受過程.

可這丫頭……

過程沒有享受到,膜卻沒了,且還是被逼上陣,到最後……還偏偏是白沒了!!

"那你打算怎麼補償我?給我點錢,讓我去把膜再修補好?"

向晴兀自提議.

陸離野挑挑眉,"似乎也不錯."

"然後再痛一次."

"……"

陸離野勾著唇角笑了.

答案,不置可否.

"其實,比起你如何補償我,我更好奇黎少的身份!"

"好奇心能夠殺死一只貓!還有,不要隨便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感,往往,對一個男人的愛慕,就是從好奇開始的."

向晴點頭,"這話得在理!不過……"

【今日更新完畢!!重點推薦《婚然天成:總裁,請退婚》米粒白著,簡介上有鏈接的哇,大家多多支持!】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你跟我的它好像特別有緣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9):把黎大少爺伺候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