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9):把黎大少爺伺候爽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9):把黎大少爺伺候爽了!

"好奇心能夠殺死一只貓!還有,不要隨便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感,往往,對一個男人的愛慕,就是從好奇開始的."

向晴點頭,"這話得在理!不過……"

她大方的笑笑,"黎少放心好了,我對花花公子向來沒有興趣,尤其是……涉黑的花花公子!"

對于向晴的話,陸離野到也沒惱,挑挑眉,一翻身,就在向晴側身躺了下來.

"房間里就一*被子,將就著睡吧!"

"……"

向晴偏頭看他.

而他,早已側了身過去,拿背影對著了她.

向晴怔怔的看著他寬厚的背影,忽而,沒來由問了一句,"你有心動過的女孩子嗎?"

陸離野的背影,似微微僵了一下.

半晌,沉聲回答,"有."

"她人呢?"

向晴好奇的追問.

"她也有心動的男人!"

而那個男人,正是他身後這個女人的哥哥!!

"……"

向晴眨眨眼,明白了過來.

無疾而終的單戀罷了!

她識趣的不再多問,同他一樣,側身過去,背對他而眠.

————————————————最新章節見《添香》—————————————

郵輪上的交易,向晴不知談得如何了,她不過問,也不關心.

十多天後,郵輪靠岸.

而在此之前,向晴也再沒見過那個名叫莫里爾的男人.

郵輪上和陸離野發生的一切,宛若似夢一場,誰也沒再提起過.

她依舊睡沙發,而他,依舊睡他的大*.

不過,向晴的活動空間,已經從他的臥室,漸漸的擴張到了他的整棟別墅.

他已經允許她私自在樓中間走動了.

閑暇的時候,可以去游戲室玩玩,消磨一下時光,或者去書房里坐坐,一坐就是一個下午,要不就去地下室的影院里重溫一下過往的經典老電影.

很多時候,向晴覺得自己就像個'賢惠’的米蟲,閑在他家里,什麼都不會的那種.

陸離野很忙,平日里,要找到個能話的人也極少.

最多就能和栗蕪聊上一兩句話吧!

這日,阿祖隨著陸離野出去辦事了,栗蕪也不知上哪兒忙活去了.

外頭杵著一排排的黑衣保鏢,負責看管她.

她無聊的在大廳里來來回回的走動著,時刻爬爬樓,權當健身了.

卻忽而,家里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妖!!

向晴正好走至樓上,要下來.

站在樓道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一樓的她,面無表,不做任何語.

妖掃了一眼門外候著的保鏢,哂笑道,"黎少倒還真把你當角色了,派這麼多人看著你!"

向晴依舊沒吭聲,甚至于多看她一眼都嫌煩.

自顧的往下走,繼續鍛煉身體,半響,才幽幽道,"你要找黎少的話,等著吧,他很快就回來了!"

這話,向晴其實是提醒她,如果她想造次的話,最好悠著點兒,因為他黎野很快就會回來了.

"我是來找你的."

妖仰頭看她.

向晴腳下的步子微一頓,偏頭,睨了她一眼,蹙緊了眉頭.

"我送你出去!"

她忽而.

向晴直直的看著她,有好幾秒的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

眼波里,沒有任何波動的痕跡.

然,她的心池里,卻早已激起層層浪花.

送她出去?多美好的誘餌!

可是,憑這個女人??

她沒那麼白目!!

向晴緩步從樓上走了下來,直到走至妖跟前來,她才站定了身姿,低低一笑,"我憑什麼信你?"

"景向晴,信不信,由你!!我現在巴不得你趕緊滾出酒店去!別再在黎少身邊蠱惑著他了!"

後面這句話,倒的是事實.

向晴相信.

她轉身去飲水機邊給自己倒了杯熱水,自顧喝了一口,故作妖※媚的笑道,"跟你實話吧,起初我確實特別討厭這地兒,每天都做夢想要從這鬼地方逃出去,可後來吧,我發現這地方不錯!你看吧,平日里什麼都不用做,只管吃喝拉撒睡,偶爾陪著黎少在*※上活動活動一下筋骨,這樣的生活,可真是相當不賴!"

完這些話,向晴滿意的在妖的臉上看到了裂痕.

她胸口的起伏,有些強烈,眸子里迸射※出憎恨的光芒,雙手垂落在兩側,握得死緊.

很久……

向晴幾乎以為她要打消這個念頭了,卻忽見她從兜里掏了一枚智能手機出來,扔在了向晴的腳邊.

手機落在波斯地毯上,相安無事.

"信不過我可以,警※察總信得過吧?"

她的臉色,有些煞白.

媚惑的水眸中,有種豁出去的決心.

"是!我就是愛黎少,我恨不得他身邊所有的女人都去死!!我也想你死,可我知道我要把你弄死了,他一定不會放過我!所以,景向晴,你走吧!!別呆在他身邊礙眼了!!手機是通的,打個報警電話,一點問題都沒有!!"

"你讓我報警??"

向晴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妖冷笑,不屑道,"你以為你報警後,警※察就能端了我們嗎?別做夢了!他們頂多把你從這擰出去!!"

能把她從這拎出去,那也是再好不過的呀!!

向晴當真心動了.

而且是,心動得不得了!!

一顆心,"砰砰砰"的撞擊著她的心口,宛若隨時都能從胸口中蹦出來一般.

"你要不要出去,你自己考慮吧!!"

妖完,唇間閃過一抹算計的笑,轉身就出去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別墅區,向晴才猛地回神過來.

一切,仿佛還在夢里.

她循跡了這麼久的手機,如今就在自己眼前了,她又還在猶豫什麼呢?

向晴連忙低頭去拾起地上的手機.

手兒,還有些發抖.

手機是帶著鎖的,可是,至少旁邊還有個緊急電話的撥通按鈕!!

電話確實是可以撥出去的!!

向晴心跳如鼓.

下一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按下了'緊急呼叫’鍵.

手指,觸上數字屏,一顫一抖的點著'1’'1’'0’三個按鈕……

那一刻,連呼吸宛若都快要停止了一般.

一張※臉,因緊張居然也被憋得通.

"嘟——嘟——"

電話在撥出去的第一刻,便響了起來.

"您好,這里是……"

對方,話還未來的及完,電話就被向晴一把給掐斷了.

才一掛斷電話,她重重的喘了口氣,有種快要斷氣的感覺.

電話當真順利撥出去了,可到最後一步,她到底還是退縮了.

為什麼?

難道是她不想離開這兒嗎?!

當然不是!

她當真是做夢都在想著如何從這逃出去.

雖然她現在的生活確實過得還算不錯,可是,這種看不到未來,成日活得提心吊膽的日子,誰願意去過?!

看似安逸,實則波濤暗湧,一不留神就可能斷了性命去!

可,既然如此,為何臨到最後一步的時候,她又選擇了退縮呢?

歸根結底,她還是信不過那妖!

向晴握著手機,坐立不安起來.

來來回回的在樓上樓下走動著,步子較于剛剛明顯急了許多.

那個女人為什麼要把手機給她,讓她報警呢?

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局呢?自己要不要勇敢的嘗試一下呢?還是選擇相信那個叫黎野的男人呢?

黎野……

想到那個男人,向晴不由恍惚了幾秒.

對于他的一切,向晴一無所知.

在這種步步驚心的地方,要她輕易的相信一個迷一般存在的男人,那顯然不太可能.

可他無時無刻的在護著她,卻是實在的!

就連人妖也看出來了!!

外頭這一排排的黑衣保鏢不就是為了護著她的嗎?!

雖然不排除是為了以防她逃跑,但那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保護啊!

想到這里,向晴做了個決定.

決心把今兒的事,全數告訴他.

而這,于她而,顯然也是一場致命的賭局.

傍晚時分——

陸離野忙完手頭上的事兒回來了.

他陪著向晴在餐廳里吃飯.

整頓飯下來,向晴吃得心不在焉的,飯沒吃下去幾口,就見她一個勁的在切著碟子里的牛排.

陸離野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異樣.

放下手里的刀叉,拿起手邊的餐巾,從容的擦了擦嘴,方才開口,徐徐問她,"吧,什麼事?"

向晴一愣,抬頭看他.

唇張了張,想什麼,最後,卻到底沒出口來.

她是真舍不得.

咬了咬下唇,搖頭,"沒……沒什麼."

陸離野倒也不逼著她,"沒事就乖乖吃飯."

"哦……"

向晴點頭,乖乖的挑了一塊牛排塞進了自己的※嘴里.

嚼了幾口後,歎了口氣,來不及將牛排咽下去,偏頭看定陸離野,含糊的問他,"你知道今兒妖找過我吧?"

"聽了."

陸離野點頭.

"你不好奇她找我什麼事兒嗎?"

"等你."

"唉……"

向晴又是一聲歎息.

"行了行了,我還是了吧!這事兒都快把我給憋死了,完一了百了!"

向晴像是下了一個非常大的決心.

陸離野沉目看她.

就見她的手,反反複複的在褲口袋中掏著什麼東西,可掏了好半天,也沒見有什麼.

不是沒有,而是,她舍不得掏出來!

最後,一咬唇,仿佛是下定了狠心一般,終于把兜里的手機給掏了出來.

陸離野眉心突跳了一下,墨染的黑眸瞬間籠上幾許幽深的寒光來.

"她給我的."

向晴老實交代,"讓我打電話報警!"

"你打了嗎?"

陸離野的眸仁里,一副風雨欲來的架勢.

盯著向晴的目光,太過緊迫,讓她手心不覺有些發涼.

"我打了!"

向晴點頭,又搖頭,解釋道,"但我沒話,就掛了."

陸離野緊斂的眉心,明顯松懈了些分.

眸仁一眯,盯緊向晴,"為什麼最後又放棄了?"

見他神放松,向晴也微微舒了口氣,"沒什麼,就信不過那女人,擔心被她坑死."

陸離野拿過桌上的手機,輕挑劍眉,"甯願相信我?"

"嗯!"

向晴的目光,不舍得落定在他手里的手機上,不偏不倚,※嘴里還在走神的著,"至少我還有一張膜無辜的毀在了黎少手里,想來黎少要稍微有點良※知,也不至于把我在這關一輩子吧!"

陸離野輕笑,"算你聰明."

"這手機真有問題啊?"

向晴咂舌.

"你希望有問題?"

陸離野挑眉.

"對,有問題才好."

她心里會稍微舒坦些.

至少這手機等于沒白上交.

向晴舒坦的開始吃晚餐,卻聽得他黎大少爺不疾不徐的輕吐了一句,"這手機還真沒什麼問題."

"……"

向晴有些欲哭無淚.

"我拿這手機報警,警※察會來救我嗎?"

她還不死心的問他.

"當然!警※察不是人民的公仆嗎?他們不救人,誰救?!想想啊,要是之前你那個電話沒有掛斷的話,不定此時此刻你已經坐在家里,吃著你※媽媽給你做的美味佳肴了!"

"……"

向晴登時有種想要咬死跟前這個男人的沖動.

他一定是故意的!!

"那你把手機還給我!!"

向晴著,飛撲了過去,就去搶他手里的手機.

陸離野眼疾手快的躲開來,將手機舉得高高的,故意逗她,點了點她的腦門,"給都給了,還想拿回去?"

向晴急得眼都了,她可真真兒的悔不當初啊,尤其是想著出自老媽聖手的那一頓山珍海味,向晴連哭的沖動都有了.

她跳起來去抓他手里的手機.

可無奈,跟前的男人實在太高,她太矮,抓了好幾次,始終都沒夠著.

向晴站在他跟前,癟著※嘴,一臉憋屈的瞪著他.

看著她這副委屈的模樣,陸離野也不再繼續逗她了,拉起她的手,就往廳里走,"過來."

"干嘛?"

向晴的心,簡直可以稱得上糟糕到了極點.

陸離野沒回答她的話,拉著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又轉而拿了一套工具箱過來,一擼褲腿,長※腿一曲,隨意的就在長幾前坐了下來.

動作,即使很隨便,談不上優雅,卻偏偏,一舉一動仿佛都似一道耀眼的風景.

而那雙筆直的腿,更是修長到簡直人神共憤.

他把手機攤在長幾上,伏案,握著工具,三下五除二的就將手機拆了開來.

手機里面的零部件不勝枚舉,除了電板,向晴是一個也認不著.

忽而,就見陸離野拿著鑷子,從零部件中夾了一個極為細的零件出來.

那玩意兒,大概就一粒米般大,塞在一堆部件里,不仔細去瞧,還當真容易被忽略掉.

"這是什麼?"

向晴好奇的眨眨眼,問他.

"竊聽器."

向晴張了張嘴,皺眉,"她想干什麼?"

陸離野沒做回答,又飛快的將手機完完全全的修整好.

看著他嫻熟的手上功夫,向晴實在忍不住一聲興歎,"我發現你這人還真是什麼都懂啊!"

她歪著腦袋,欣賞著他認真的側顏,"為什麼我覺得你總能輕而易舉的就能把人的心思猜透呢?你怎麼就那麼肯定她會坑我?"

陸離野拾起眼來看她,不以為然道,"連你都能猜著的事,我黎少要猜不准,應該不過去吧?"

"……"

誇他兩句,他還蹬鼻子上臉了!!

"那你,她裝這竊聽器,到底想干什麼?!"

陸離野將手機飛快的組裝好,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手機的數字密碼也給一並解了.

"你知道密碼?"

向晴驚愕的問他.

"猜的."

"……"

向晴目瞪口呆,"密碼是她的生日?"

陸離野不語,專心研究他的手機.

"難不成是你的生日?"

陸離野抬眼看她,一臉不滿,"想象力能不能稍微高級一點?"

"……"

"這種兒科的數字密碼,掃一眼屏幕上的指紋就能識別出來了,連腦子都不需要過!"

他不屑的解釋.

向晴瞠目結舌.

這玩意兒,過一眼就能猜著密碼??

真的是她智商太低,還是跟前這男人知道的實在太多啊?!

她對他的敬仰之意,分分鍾水漲船高啊!

擺弄完畢,陸離野將手機隨意的扔棄在長幾上,起身,坐進沙發里,雙手枕在腦後,慵懶的靠在沙發墊上,長※腿隨意的往長幾上一搭,同向晴井井有條的分析起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那女人給你下的一個大套兒!今晚厲威約了賣主談交易,據那邊帶了幾十個遠洋的金發妞過來,貨品一級,要你趕在這時候報警,端不下整個酒店,但厲威這樁交易絕對得談崩!而你呢,也別想逃得掉,她在這手機里早裝了定位系統,到時候等你一報警,她那邊收到竊聽信息,立刻叫人把你給逮著,我這批護著你的手下要聽你報了警,一定立馬向著人妖,分分鍾把你給逮了,警※察想找到你,那幾乎不可能!可等警※察一散,知道該誰倒大黴了嗎?"

向晴咽了咽口水,對于自己這危機四伏的境地,只覺背脊和手心里皆是一片寒涼.

除了她,還有誰會倒這個大黴?!

"現在貨源吃緊,今晚要讓厲威把這筆單給丟了,有你吃不了兜著走的!就算要不了你的命,也非得廢了你兩條腿不可!不過,還算你聰明,總歸沒中那女人的計."

向晴聞,心有余悸,面色微微煞白,額上早已冷汗涔※涔.

"走吧!吃飯去!"

陸離野拉著向晴要走.

向晴緊了緊陸離野的手,抬頭看他,半晌,才一本正經的問他,"我和那個女人,誰讓你更討厭?"

陸離野愣了愣.

似有些意外她這個問題.

"到底誰讓你更討厭啊?"

向晴催促他回答.

"你."

他想也沒想,給了她答案.

向晴的眸色間,掠過幾許黯然,卻忽而,又聽得他補充了一句,"不過,你跟那個女人之間,我比較喜歡的人,也還是你."

討厭她的時候,真的很討厭,喜歡的時候,又感覺還不錯.

而那個叫妖的女人……

根本不配影響他陸離野的喜怒哀樂吧?

向晴聞他的話,微微一愣,下一瞬,眉眼間掠起幾許明顯的歡喜之.

"你想怎麼做?"

陸離野似一眼就參透了她的心思,問她.

"你幫我嗎?"

向晴討好般的問他.

"可以考慮."

他給了她回旋的余地.

環胸,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看!"

"你,這事兒如果被厲威知道了,會怎樣?"

向晴問陸離野.

"他最討厭被人利用!尤其是女人!"

陸離野認真的回答她,"尤其是敢拿他的貨源來做賭注的,他定輕饒不了!"

向晴聽聞他的話,眼睛開始發亮,"那你猜猜,如果這事兒被他知道了,他會怎麼對付那個利用他的壞女人?"

陸離野眯緊了眸子,嘴角微微上揚,"幾個巴掌定是逃不過,不定其他地方還能掛幾個彩……不過,景向晴,你這興奮的表,會不會太過了點??"

陸離野著,伸手扯了扯她笑得都快要咧到耳根後的※嘴,"給我收斂點!!這麼開心,你待會怎麼上陣演悲戲碼?"

"你答應了??"

向晴一下子笑得更開心了.

"給本少爺捶捶背,喂幾口飯,伺候爽了,再考慮考慮."

"好呢!黎少爺,您這邊請……"

向晴一副公公的模樣,賤兮兮的貓著腰身,搭著手兒,攙扶著黎大少爺往餐廳去.

餐廳里——

陸離野就像個二大※爺似得,一派慵懶的坐在餐桌椅上,手也懶得抬,就任由著向晴給他嘴里喂牛排.

"來,黎少爺,您張嘴!"

陸離野眯著眼,張嘴,將送到跟前的那塊牛排吞含了進去.

咀嚼完畢,懶懶的睜開眼來,不滿的吩咐道,"景公公,把牛排再切點!"

"好呢!!"

向晴一想到待會就能整到那個壞女人了,心里可別提多爽了!

別讓她做公公,哪怕讓她做侍睡的丫鬟……

那她還是不太樂意的!

"手有點酸……"

"的幫您捏捏……"

"腿也酸得厲害!"

"的幫您錘錘……"

向晴坐在椅凳上,貓著身子,認真的給陸離野敲著大※腿.

錘錘打打,又溫柔的捏一捏……

動作別提多嫻熟了.

一顆腦卻在飛速運轉著,細細琢磨著,待會要在厲威跟前上演怎樣一幕驚天地泣鬼神的悲壯戲碼呢?

至少得含淚,泫然欲泣吧?

裝裝可憐,賣賣衷心,是必須的吧?

唉,這戲可真難演啊!!

不過……

這手里的大※腿,怎麼越捏越……硬呢?!

向晴狐疑的往他的腿部瞄了一眼……

下一秒,手如同沾了毒藥一般,瞬間抽離了開去,臉色乍乍白,她急急的站起身來,連連擺手,"我……我不是故意的!!"

該死的!!

她怎麼跟男人的那玩意兒如此有緣呢?!!

陸離野的臉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目光幽暗,深意的瞥了一眼向晴,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因她的'把※玩’而飛快突起的帳篷……

許久,他才拾起眼來看她,喑啞著嗓音問了一句,"本少爺現在要你用手把它伺候爽了,你樂意嗎?""……"

靠!!

向晴差點一口老血就從喉嚨里吐了出來.

臉蛋兒憋得通,下一瞬,風一般的,狂卷著火速跑回了房間里去,"砰——"的一聲,把門闔得死死地了.

倚靠在門板上,拍著胸脯,急急的喘著氣兒.

臉頰滾燙得仿佛瞬間要燃燒了一般,心髒更是玩兒命的狂跳著.

來也奇怪,對于男人這玩意兒,向晴可真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了.

看也看過了,腦門兒也磕過了,可偏偏,那感覺,怎麼就跟這回用手摸的完全不一樣呢?

這心跳的頻率,也顯然異于尋常.

而手板心還燙得烙手.

她急忙又沖進了衛浴間去,打開涼水,不停地沖洗著自己的手兒.

樓下,陸離野坐在餐廳里,僵硬的一動不動.

大帳篷撐得老高,時間過了十來分鍾之久,帳篷卻不僅不見消弭,且還有越長越高之勢!

該死的!!

那個女人負責把他弄到上火,卻不負責給他滅火?!!

陸離野真想上去狠狠揍她一頓!!

……………………………………

向晴拿著手機去厲威跟前演戲時,心里還是不免有些擔憂,"你我今兒要整了這妖,哪天我要真掉她手里了,她會不會玩命的把我往死里整啊?"

陸離野一張臉很臭.

非常不樂意回答她的問題,卻見她一直眨巴著雙期待的眼睛瞅著自己,他終究沒忍心不作語,涼聲回她道,"你今兒沒死,就別想她不玩命兒的整你!"

"對!你得對!!"

向晴連連認可的點頭,"今兒整不整她,我都得被她千方百計的算計,還不如狠狠整她一回,爽了自己也好,對不對?"

提到那個'爽’字,陸大少爺的臉,更臭了!!

向晴也忙乖乖的閉了嘴了,不敢再多什麼.

陸離野領著向晴到酒店的時候,厲威恰好談完這筆生意,不過,看他凝重的神,似乎還未談妥的樣子.

"怎麼?生意談不攏?"

陸離野攬著向晴進了包廂,直問厲威.

厲威初見向晴一同出現,倒十足愣了數秒.

"嗨,沒事,我故意吊著那家伙的,想把價再給他壓一壓,明兒就有戲了.來來,過來坐,今兒怎麼舍得帶著妞出來了!"

厲威招呼著陸離野入座.

目光肆意的往向晴身上掃了一眼.

不得不承認,這個妞……確實是優質品!

身材更是好得讓男人有些上火.

厲威的眼神一瞄,陸離野就猜透了他那點惡心的心思.

冷峻的面容沉了沉,伸手,拉過向晴,一扯,便強勢的將她帶入自己懷里來,抱著她親密的坐在了自己的雙※腿之上.

大手霸道的烙住她的細※腰,不讓她有分毫的動彈,"她在家里鬧著悶得慌,我就帶她來玩玩!"

向晴被他壓著坐在腿上,大氣都不敢喘.

厲威眯著眼兒,精明的笑,打趣著陸離野,"黎少這麼*著女人,就不怕把她給慣壞了?"

陸離野捏了捏向晴的下巴,目光與她殷切的對峙,卻忽而,一低頭,就在她敏感的耳※垂後,輕輕的含※吮※了一口,笑道,"再壞又如何?本少爺心儀她,就給了她恃*而驕的資本!"

向晴的心,一顫……

明知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可她,卻還是實實在在的心悸了.

目光朦朧的望著跟前的男人,心神一陣恍惚.

厲威哈哈笑了兩聲,"怎麼?故意來我跟前秀恩愛來著?"

"別,還真有件事兒想找你談談."

陸離野連忙將話題撥回了正道上來.

著,甩出了個手機來,扔到了茶幾上.

"這是什麼?"

厲威不解的問陸離野.

"寶貝,你給厲哥細致的事的原委……"

陸離野輕輕拍了拍向晴的細※腰,鼓勵她.

那一聲親昵的'寶貝’,叫得向晴有些酥※麻.

好不容易回神過來,她這才軟著語調,一臉怯怯的同厲威道,"厲哥,這是……這是妖姐給我的手機,是讓我今兒晚上報警,警※察一定可以帶我出去,而且,還會讓我立個大功來著!"

向晴添油加醋的著,而後,水波一轉,差點有眼淚兒從眼眶中湧了出來,"實話,我是真想出去的,可是,我又舍不得黎少……"

向晴到這里的時候,還不忘殷殷切切的看一眼陸離野,收到了他贊許的目光,她這才大著膽兒繼續瞎編,"我轉念想想,要是真報了警,把黎少一起給抓了,我可怎麼辦呢?"

她著,身子軟※綿綿的往他懷里一靠,臉露嬌羞之色,"最後,我想了想,就把這手機給了黎少,讓他來處理了."

果然,聽完向晴的話,厲威臉上的笑容,瞬間裂了開來.

一雙眸子,陰沉到了極點,甚是駭人.

陸離野見勢,忙補充,"好在她還不愚笨!這警要真報了,不咱們完蛋,你厲哥今兒這筆生意定得談崩!不過,這妖到底什麼意思呢?到底是沖著厲哥你來的,還是沖著她來的呀?合著我女人被不被救出去,今兒你這批貨都得打水漂啊!"

好一個婦唱夫隨啊!!

默契的配合加上這麼不經意的一挑撥,事可就這麼成了!!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8):你打算如何補償我?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0):水中央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