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1):是你強吻了我!  
   
尾聲(二)晴陸漫漫(11):是你強吻了我!

陸離野抱著向晴回了臥室來.

她已經趴在自己的肩頭上睡著了.

渾身,濕答答的,還在往下滴著水.

就這樣,還能睡著,還真有點佩服她.

猶豫了少許時間,最終,還是抱著她入了浴-室去.

初秋的夜,有些涼.

要不給她沖個熱水澡,她定會感冒的.

將她擱進浴缸里,看著睡得深沉的向晴,陸離野站在一旁,擰緊了眉心.

蹲下-身來,耐著心思喊了喊醉酒的她,"景向晴?"

沒有反應.

"景向晴??"

依舊沒理會他.

陸離野沒了多少耐心,干脆伸手,拍了拍她酡-的頰腮,"喂!醒醒!!洗個澡再睡!!"

終于,浴缸里的丫頭有了輕微的反應.

秀眉不悅的蹙了蹙,手拂開他拍在自己臉蛋上的大手,然後……

眼也沒睜,歪著腦袋瓜子,繼續睡.

陸離野冷峻的眉心蹙成一團,嚴肅的指著向晴的鼻子,警告她,"景向晴,你再睡,信不信本少爺八光了你!"

"……"

"行!既然這樣,那本少爺也就不客氣了!"

陸離野猿臂一探,一把將沉醉中的向晴攬進了懷里來.

抓起她的衣擺,遲疑了半秒,眸仁微暗,下一瞬,往頭頂一掀,便輕而易舉的將她的衣衫從她身上扒了下來.

動作一點也不溫柔,甚至于還有些粗-魯.

眉心緊蹙,眸仁越漸幽暗.

當最後一點衣物從她的身上扒下來時,浴缸外,早已凌-亂不堪,四處散亂著她的衣衫,從里到外……

畫面,道不盡的*.

而浴缸里的向晴……

陸離野似乎完全沒有非禮勿視的自覺性.

蹲在浴缸前,欣賞著水里那道嬌-媚的身影,深幽的眸色,越漸炙熱……

這個女人,確實,堪稱尤-物!

前-凸-後-翹,嬌身每一寸地方幾乎都找不出任何一份贅肉來,一切都顯得那麼恰到好處,完美的勾勒出了一條最讓男人無法把持住的S線條……

而他的身體,也因她而做出了最誠實的反應!

陸離野忍不住低咒了一句.

他覺得自己真的有必要盡早把這個磨人精送出去了,再這麼折騰下去,他真的非要憋出什麼病來不可!!

難怪最近越來越暴躁了!

屢次上火,卻找不到滅火工具,能不狂躁嗎?

溫水,漫過了向晴的胸口.

陸離野就任由著她泡在氤氳的水霧中央,而他出門打電話去了.

一邊講電話,一邊倚在浴-室門口,看著浴缸里的她.

以免她睡得太沉,滑進水里而淹死.

"什麼時候能把她弄出去?"

陸離野問電話那頭的人.

"盡快!"

"能不能換點別的辭?你們辦事就這點效率?"

陸離野顯得極為不耐煩,"故意的,是吧?"

電話那頭的中年男人笑罵道,"你子可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景家二姐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你子反正也單身一個,要真出了點什麼事兒,負個責不就成了?便宜你了!"

"負個屁!!"

陸離野不爽的回敬了一句,"你少給我打馬虎眼,趕緊給我把這麻煩精弄出去!"

"成!別到時候真給弄出去了,又舍不得了啊!"

"少廢話!什麼時候?"

"過兩天你找個借口出來,老地方見面,再細商一下."

"OK!"

陸離野點點頭,"掛了."

"等等."

"干嘛?"

電話那頭的中年男子,靜默了幾秒.

"就你喜歡的那丫頭……"

"嗯."

陸離野沉吟一聲.

他進了這來之後,就有提醒過電話那頭的佟叔偶爾幫忙關注那丫頭,要出了事需要人照應的時候,就出手幫個忙.

"她好像結婚了!"

"……"

電話里,好長一段時間的靜默.

很久……

"結婚對象是她哥?"

陸離野的聲線,有些沙啞.

"嗯."

佟叔應了一聲.

"行,我知道了,先收線了."

陸離野完,便兀自將電話給掛了.

墨染的黑眸,幽暗如夜,深如黑洞,見不著底,也看不明他此刻的緒.

抽了支煙出來,點上,吸了一口.

喉嚨干澀得有些厲害.

混沌的煙霧,迷蒙了他那雙妖魅的桃花眼.

隔著青煙,恍惚間,他又見到了云怪那張稚-嫩的-臉……

那年她十八,他二十.

他親她一口,卻反被她深咬一口.

忽而,想到泳池里剛剛那一記失控的吻.

他失笑.

難怪他總有種錯覺,她們倆是那般的相似……

哪怕對于一個吻的定義,都一樣!

視為,咬!

煙頭燃盡,扔棄在煙灰缸中,邁步,朝浴缸里的向晴闊步而去.

………………………………

翌日,清晨——

向晴從沙發上轉醒了過來,看著自己身上那套干乾淨淨的睡袍,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敲了敲自己犯暈的腦袋,她怎麼都想不起自己這身衣服是什麼時候被換下來的了!

當然,對于昨兒晚上發生的一切……

其實,她都忘得快差不多了!

這會,陸離野早已穿戴整齊,正疊著長-腿,從容的坐在對面的獨立沙發上看著今日的晨報.

似察覺到了她審視的目光一般,他方才抬了抬眼皮,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而後視線又再次重新落回到了報紙上.

"看什麼?"

他問.

語氣沒有多余的起伏.

"我的衣服……"

向晴指了指身上的睡袍,臉頰閃過些微不自在的-潤.

話也沒好意思再往後.

"我幫你換的."

陸離野坦然接話.

向晴一怔,瞅著他,咬唇,沒話.

"你醉死過去了,還掉進了池子里."

陸離野適才抬起了頭來,將手里的報紙往身邊一擱,挑眉繼續道,"是我把你從水里撈起來的!有問題嗎?"

"……"

她掉進池子里了嗎?

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向晴抓了抓腦袋上那頭亂糟糟的長發,皺著眉,艱難的回憶著.

卻不管她如何用力回憶,始終,腦海里一片空白.

她挫敗的聳肩,"我忘了!"

陸離野深眸鎖定她,"忘了什麼?"

"忘了你給我換衣服的事……"

"我還幫你洗了澡."

不等向晴把話完,陸離野又補充了一句.

"……"

向晴一時間真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憤怒?生氣??羞惱???還是感謝??感謝他全家!!

向晴掀了被子從沙發上起了身來,光著腳朝他走近,緒有些激動道,"黎少爺,男女授受不親,你應該有聽過吧?!你趁我喝醉酒的時候,給我……洗澡,給我換衣服,這些……你……你經過我的同意了嗎??啊?"

陸離野又再次悠閑地拿起了身邊的報紙,隨手彈了彈,這才幽幽道,"行,下次你再掉水里,我一定會站在池邊看著,絕不插手的."

"你少故意誤解我的話,我的意思是你把我救上來之後,發生的那些事,你該詢問一下我的意見!"

向晴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在雞同鴨講.

"哦?"

陸離野輕點了點頭,沒有抬頭看她,只問她,"那水里發生的那些事,你又記得?"

"水里還有事發生??"

向晴驚愕的張了張嘴.

然後,又陷入了一片苦思冥想中.

"水里能出什麼事?頂多就是我被水嗆幾口吧?"

向晴是絞盡了腦汁,愣是沒想起什麼事兒來.

她跟她哥都有一毛病,那就是一喝酒就容易忘事.

"我真想不起來了."

最後,向晴宣告與自己的思維抗爭失敗.

陸大少爺一張魅顏徹底沉了下來.

他不悅的將報紙丟開,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在水里,你沒經過本少爺的允許,就隨便親了本少爺的嘴!那這筆帳,本少爺要怎麼跟你算呢?"

陸大少爺這反咬一口的功力,可還真是丁點不弱啊!

"什麼??"

向晴一時間像聽到了什麼驚天大事一般,大眼睜得如銅鈴般大,驚恐的瞪著眼前的男人,"你……你我……我那什麼了你??"

看著她誇張的表,陸離野陰沉的俊臉,暴雨將至.

她這表什麼意思?

吻了他,至于這麼驚駭嗎?

難不成會爛了她的嘴?!!

他陸大少爺真真兒有些生氣了!

看著他越漸陰沉的表,向晴心底就越來越慌……

起初他剛的時候,她還是不信的,可是,看他這表……

容不得她不信呀!

要不是真的被自己占了便宜去,他的臉色怎麼會這麼難看呢!

"黎少爺,你……你先別生氣……"

向晴緊張的咽了口口水,"事我可以解釋."

她雙手伸長,抵在兩個人的中間,試圖讓他與自己保持著最安全的距離.

那模樣,似唯恐他會化作一頭獅子,隨時將她拆吃入腹.

可不是嗎?昨兒晚上自己可是借著酒意輕薄過他的!!

陸離野危險的眯緊了眼眸,"你."

他倒要看看她能解釋出什麼玩意兒來!

"是這樣子的……"

向晴深吸了口氣,收回自己那雙抵在他跟前的手,"雖然整件事我記不太清楚了,但有一點黎少爺您可以放心,我要是真的吻了您的話,一定,一定不是對您有輕薄之意,也絕對不是對您有非分之想……"

陸離野一雙幽眸,徹底暗了下去.

眸光,寒如極冰,沒有分毫溫度,死死地凝著向晴看.

"繼續——"

薄唇掀動,冰冷的字眼從齒縫間蹦出來,讓向晴不由有些膽寒.

向晴壯著膽兒繼續,"昨兒你不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嗎?我這一直心懷著感恩,可……可能,醉酒以後,人也比較開放,所……所以就用這麼一個吻,來聊表我對您的感謝之!這其實就只是一個普通的親吻罷了,絕對不帶任何肮髒心思的!您大可放心."

對對對,自己一定沒對他抱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向晴在心里如是麻痹著自己.

"可你昨兒偏偏不是這麼的!"

陸離野一步逼近向晴,一俯身,湊近她,離她的唇-瓣,僅剩半寸之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向晴嚇了一大跳.

卷翹的睫毛緊張的忽扇著,他突來的靠近,惹得她大氣都不敢出,手揪住自己心跳如鼓的胸口,身子下意識的往後仰著,一雙媚眼兒忽閃著,一時間慌亂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往後仰,他就往前傾……

半寸的距離,從未拉遠過.

"我……我……"

向晴支支吾吾的,臉頰燥,"我真的忘記了!"

陸離野忽而伸手,一把撈過她的細-腰,猿臂接住她快要跌倒下去的後背,"我不介意幫你把昨兒晚上發生的一切再回憶一遍……"

他著,抱住向晴,一旋身,就將她壓在了他們身後的獨立沙發上.

向晴驚嚇的瞪著他.

"你要干什麼……"

"昨兒晚上,你把本少爺壓在池邊上……"

他迷離著聲線,低低在她耳畔間*的訴著.

大手忽而探出去,握住了向晴嫩滑的腳踝,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單腿已被他抬高,*的搭在了他寬厚的肩膀上……

這姿勢……

太過親密!!

親密到,讓向晴面耳赤,手足無措.

就聽得陸離野那低沉的嗓音,饒富磁性的在她的耳畔間響起,"昨晚你就是這麼勾著本少爺不放,-嘴里還一直叨叨著想要我……"

他炙熱的目光,肆意的停留在向晴微張的唇之上,性/感的喉結滾動了一下,"想起來了嗎?嗯?"

"我……我……不可能!我不信!!"

向晴搖頭,-臉兒得幾乎能滲出-血來了!

她不信自己酒後會這麼……放,浪!

嬌-軟的身子在他身下掙紮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全身幾乎已經酥-軟得沒了幾分力氣.

如此禁不住挑/逗,她景向晴當真是弱爆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鄙夷自己!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只好繼續了……"

陸大少爺還一臉無辜模樣.

作勢,他的唇,就要往向晴的唇貼覆過去……

"你……你別亂來啊!!"

看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薄唇,向晴緊張得身子直往里縮,一顆心髒幾乎都快從心房里蹦出來了.

眼見著唇-瓣就要落了下來,她驚嚇得閉上了眼去,秀眉擰做一團,緊急的大喊道,"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果然,他黎大少爺的動作,停在半空中,嘎然而止.

向晴長舒了口氣,抓著自己緊張得幾乎快要痙luan了的胸口,昧著自己的良心道,"是,我……我全想起來了,昨兒晚上是我不對,我不該那樣,黎大少爺你大人有大量……"

結果,向晴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聽得身上的男人,猖獗的笑了起來.

向晴瞬間明白自己被耍了!!

"你耍我?!!"

向晴鼓著腮幫子,氣呼呼的瞪他.

陸離野從她身上直起身來,恥笑她道,"景向晴,就你這點酒量還好意思找人喝酒?"

向晴坐直了身子,癟嘴,"我開心,喝喝酒有什麼不可以!"

陸離野掃了她一眼,警告道,"以後不准隨便在其他男人跟前喝酒!!知不知道自己酒品有多差!!"

就她這種酒量,哪天她真的被人給J了,醒過來還能傻乎乎的給人數錢!

"難道我昨天真的發了酒瘋……"

向晴郁悶的抓了抓腦袋,半響,才問他道,"你剛剛的那些話,到底哪些是真的?"

陸離野整了整身上的襯衫,瞥了她一眼,這才幽幽道,"落水是真的,給你洗澡也是真的,幫你換衣服,也是真的!!"

"所以接吻是假的咯??"

向晴驚喜的問他.

本來,他真想點頭的.

可一見她臉上那莫名其妙的欣喜,他愣是沒點下這個頭去.

沒跟他接吻,是如此一件值得歡欣鼓舞的事嗎?!!

他陸離野就是見不得她這樣開心!!

"接吻,也是真的!!"

他掀唇,狠狠地,戳破了她心里頭的最後那份期許.

然後……

清楚的看見她笑著的臉蛋上,出現了淺淺的裂痕.

-嘴兒緊抿著,媚眼兒不確信的掃他一眼,又急忙收回視線,然而又怯怯的看他一眼,半晌,才弱弱的問了一句,"真的?"

陸離野冰涼的薄唇,緊崩成一條直線.

沒再理會她,轉身,就往外走.

出門前,又幽幽的補充了一句,"是你強吻的本少爺!!"

【公告:親愛的們,如果有安卓系統的手機,麻煩大家把客戶端更新到最新4.12版本哈,站里面對安卓最新版本,開通月末(28—31號),1票變3票的福利,也就是用最新客戶端在28到31號期間投下大家手里的月票,會一票變成三票的哇!麼麼噠,麻煩大家了!鏡子靜候佳音!!】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0):水中央的吻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2):要不要做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