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2):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尾聲(二)晴陸漫漫(12):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陸離野冰涼的薄唇,緊崩成一條直線.

沒再理會她,轉身,就往外走.

出門前,又幽幽的補充了一句,"是你強吻的本少爺!!"

話落,門"砰——"的一聲闔上,震在向晴的心頭,讓她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是她……強吻的他?

怎麼會……

向晴不自禁的伸手,輕輕的撫了撫自己的唇.

那里,仿佛還殘留著他的味道,遲遲化不開去.

"天啊!!"

向晴煩躁的抓了抓自己凌*亂的發絲,"瘋了瘋了!!"

她一定是瘋了,才會去強吻這個男人!

看來被關的這幾個月里,自己真真兒是因為身邊沒有了其他男人,所以才導致心靈缺愛,看什麼男人都覺得喜歡……

該死的!!

再缺愛,也不能對一個黑*道里的混混動心吧?!

她才不要!!

向晴把頭捂在被子里,試圖壓迫一下自己的腦神經,讓自己紊亂的思緒稍微清醒點,也想試試看能不能把那段空白的記憶記些起來.

然,捂了將近半個時,記憶是沒捂出丁點來,倒捂出了一身臭汗.

算了!!

既然想不起來,就當沒發生過吧!!

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忘了更好!!

一丟被子,就進了浴*室沖澡去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廢棄的樓道里,陸離野確定沒有任何人跟著自己後,方才謹慎的上了樓去,找到最角落里那間隱秘的對話房.

房間號碼為219.

數字'9’是倒過來的,證明他的接洽人佟警官已經到了.

他敲了五次門.

門開.

門口站著一名中年男子.

身形魁梧,硬朗,精神甚好,"趕緊進來吧!"

陸離野側身進屋.

佟警官給他點了支煙,他接過,也不寒暄,單刀直入的正事,"這些天厲威一直在同歐洲那邊過來的商販談交易,這回都是些外國女人,估摸著還過一段時間就該交人了,到時候你再帶人把酒店給抄了!別搞大動作,就做做掃/黃的樣子!只耽誤他一單生意,不抓人的話,他不會傻到跟警*察明目張膽的對著來,所以,首要任務就是把我身邊的那個麻煩精弄走!再這麼耗下去,我可保不准她會想起我來!到時候臥底身份被曝光,大家這麼長時間的功夫可都算是徹底白費了!"

"行吧!那我等你送消息出來!不過,真的,你子沒動過她吧?別到時候從里面立了功出來,最後還被反扣了個假公濟私的罪名!"

陸離野眸色暗了暗,才道,"我會知道分寸的."

陸離野這邊,正緊張的密謀著下次的行動計劃.

而別墅里,卻早就被妖領著的人鬧翻了天.

而且,個個是帶著槍來鬧事兒的,連阿祖都攔不住.

卻偏偏,不停地給陸離野打電話,就是打不通.

一直不在服務區內.

向晴被妖的人給強行帶走了,腦門上抵著冰冷的手槍,她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破天荒地的,妖這回沒扇向晴的巴掌,反而還笑臉迎人,來來回回的,將她上下打量了好幾眼.

那眼神……

就像看一只雞!

向晴只覺惡心.

"你最好別對我亂來,我要出了什麼事兒,黎少一定不會放過你!!"

此時此刻,向晴只能搬出黎野來壓她.

妖哂笑一聲,沒什麼,只沖手下遞了個眼神.

手下領命,走上前去,扣住向晴的*嘴,用力將她的唇齒抵開來.

"唔唔唔————"

向晴意識到了什麼,死死地咬著牙,就是不肯張開嘴來.

如果她沒估算錯的話,這男人手里的那瓶藥水,一定是催*藥之類的那些玩意兒.

媽的!!!

向晴想破口大罵的,但她清楚的知曉,她不能開口,一開口可真就完了!!

如今,她也沒別的法子,只能想盡一切辦法拖延時間.

堵他陸離野能恰好趕回來救自己!!

向晴很倔.

哪怕把自己的牙關都咬到出*血了,但就是不肯松開口來.

可跟前的這個人,是個男人,她的氣力又怎能與他抗衡呢?

不消一分鍾的時間,向晴就已乏力了,男人趁機撬開她的貝齒,把手里的一滿瓶藥全數倒入了她的嘴里去.

飛快的,向晴就往外吐,卻被男人猛地一扣下巴,抬高來,捂住了她的嘴,迫使著她嘴里的藥水往喉嚨里灌.

妖見勢冷笑,"人倒是挺倔的!不過,我倒要看看你倔不倔得過我這藥水!"

向晴聞,特別想怒罵跟前這惡心的女人,但她壓住了,她甚至都不讓自己動怒.

因為,吃過一次這玩意兒,她就已經清楚了,越是生氣,這身體內的血液就流動得越快,以至于身體里的藥性也會發作得越迅猛,到時候她真是毅力再強也抵不住這瓶惡心人的藥水了!!

"你放心,我在這藥水里已經下足了猛料,沒得三天兩夜的,你也別想緩過神來,到時候一定會求著你的恩客要的!"

妖張揚的笑著,"走吧!把他帶到厲哥房里去吧!人家可看上你好長一段時間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這個賤女人在他黎少心里更重要呢,還是他跟厲哥的關系更鐵!!"

到時候黎野要追究起來,她把所有的責任往厲威身上一推,她就不信他黎少還能為了這女人跟厲威鬧起來!!

"妖,你知道為什麼黎少一直瞧不上你嗎?"

向晴冷笑.

這女人一直想方設法的把自己弄到別人的**上去,不就是以為只要自己髒了,他黎野就會丟開她嗎?

"就是因為你蠢!你蠢得像只豬,都是侮辱了豬的智商!!你以為黎少瞧不上你是因為你這肮髒的身子嗎?他是因為你那顆肮髒的心!!你以為今兒你把我弄髒了,他就會放開我嗎?"

向晴譏誚的睇著她,"我跟你打賭,今兒你把我弄髒了,他黎少不僅不會放開我,甚至于往後還會因為虧欠而變本加厲的待我好!!到時候他的心里除了我景向晴,別人再想擠進來,那就是做夢!!"

向晴這樣一番話,其實也不過只是為了拖延一下時間,唬一唬她妖的.

面上看起來自信昂揚,心里卻早已把黎野叨念了無數遍.

為什麼他還沒來!!還沒來,還沒來……

再不來,她可真是要完蛋了!!

可這妖,在聽完向晴這段話之後,心里還真有了些分的動搖.

他黎野喜歡跟前這女人,是人盡皆知的事實,至于到底有多喜歡,每個人都在懷疑,試探……

"妖姐,厲哥那邊還在等著呢!"

手下阿山見妖有片刻的躊躇,忙走上前來催促了一聲.

妖回神,瞪了一眼向晴,"帶走!!"

媽的!!

向晴惱得特想伸腿去踹一腳那個叫阿山的混蛋!

如今,當真只能祈求他黎野能夠盡快回來救自己了!

向晴被一干人等拖拽著,往電梯間走去.

"放開我!!"

"該死——"

向晴整個人連拖帶拽的,飛快的進了電梯去.

透明的電梯門,緩緩地闔上……

門上,還倒影著她掙紮而又無助的身影.

在電梯就要上行的前一秒,電梯的玻璃門前,仿佛出現了一抹熟悉而陌生的身影……

來人,不是陸離野.

是……莫里爾?!!

他站在玻璃門外,神色淡然的透過玻璃門,望著里面抵死掙紮的向晴.

棕褐色的深眸里,無波無痕.

他似局外人一般,看著里面精彩的戲碼,卻從來,與他沒半分干系.

"救命啊!!"

向晴貼在玻璃門上大喊.

明知外面的人聽不見,又或者根本看不見……

不是看不見,是假裝看不見!

"救命!!莫少————救救我——"

她急切的拍打著玻璃門,嘶聲呐喊.

深知門外的男人,並非什麼好人,可這時候,她又哪里還能管得了那麼多?

但顯然,向晴求救的嘶喊,不過只是徒勞而已.

在電梯上升的前一刻,她趴在玻璃門上,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被一群手下簇擁著,從容闊步上了旁邊的另一台電梯.

那一刻,向晴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絕望……

"想要莫少來救你?"妖哂笑,拍了拍她的臉頰,"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啊?!!"

向晴嫌惡的別開臉去,懶得理會她的嘲弄.

剛剛自己其實也不過只是賭一把而已.

…………………………

向晴被妖丟進了厲威的房間里.

厲威已經沐浴完畢候在那里了.

他什麼都沒穿,全身上下,只系著一條長浴巾.

一見向晴的出現,他兩眼只泛精光.

向晴要不怕,那一定是假的.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轉身就要開門逃,握著手把的門,不停地顫抖著,卻發現……

該死的,門鎖一動不動!!!

這破門,已經完完全全的被人從外面鎖死了.

"寶貝,別跟哥這種老套的玩欲拒還迎的戲碼,哥可沒那份耐心……"

厲威一步上前去,輕而易舉的就將向晴給捉了過來,直接甩在了跟前的大**上.

"放開我!!"

向晴尖叫,卻只覺有一股熱流,正凶猛的往她的腦子里灌.

讓她,整個人的意識,越來越恍惚……

她暈得有些厲害.

該死的!!

那藥發作的速度,好快!!

向晴一狠心,直接咬破了自己的唇,想讓自己因這份疼痛而清醒一點.

"你別過來!!!"

她的發絲,因為掙紮而凌*亂.

卻偏偏,這份凌*亂讓男人更增幾許征服的*.

厲威一寸一寸的逼近她,"很快你就會知道,哥在**上要比黎野那子厲害多少倍!"

面對他的靠近,向晴當真有些慌了.

她抓著**上的枕頭,胡亂的就往厲威的臉上砸過去,卻被他利索的躲開去.

下一瞬,整個人就被他撲到,壓在了**上,動彈不得.

"滾開啊——————"

向晴嚇得大叫,眼淚從眼眶中蹦了出來,手胡亂的去抽他的面龐,"放開我!!!你這混蛋————"

厲威生生挨了她兩耳光,眸仁里閃出些狠意,而後飛快的將她那兩只不安分的手鉗在了頭頂上,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

他另一只手,如鐵鉗一般,扣住向晴的下巴,"好東西就該給兄弟們分享!!今兒我厲威就好好給他黎野上上這堂課!!"

"厲威,你不得好死!總有一天你會被扣上手銬,送進監獄里去的!!到那時我一定給你放三個大響炮,加送十個花圈,還有一口大棺材!!我就等著看你被槍決!!!"

"丫頭片子,嘴巴倒挺倔!!"

厲威著,惡狠狠地就朝向晴的臉蛋上扇了兩巴掌去.

他的狠勁,向晴是見識過的,只是,自己嘗起這滋味來,可真他媽/的不好受!!

有血,飛快的從唇角滲出來……

向晴咳嗽了一聲,下一瞬,"呸——"的一口,直接將那口血痰吐到了厲威的臉上.

"媽/的!!"

厲威狠罵了一句,一抹臉上的血,"你這惡心的臭B子,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完,大手一用力,就將她身上的襯衫給撕碎了!!

……………………………………

陸離野的電話,直到一刻鍾之後,方才打通.

他正好與佟叔談完事,預備走的時候,接到了阿祖撥過來的電話.

"野哥,出事了!!向晴姐被妖的人給架走了!是厲哥下的命令要人來著!現在人已經被送到厲哥房里去了!"

"媽/的!!"

陸離野不顧形象的爆了句粗口,來不及與佟叔打招呼,飛快的就沖出了房間,下樓,跳上車,下一瞬,風一般的消失在了車流當中.

車,呼嘯而過,卷起馬路邊上陣陣殘葉.

車速快到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眼前,惹得其他車主忍不住破口大罵.

但陸離野非但不減速,反而是握緊了方向盤,把油門一次又一次的踩到底.

轉速飛快的往上飆……

他額上的青筋突跳著,漆黑的幽眸寒徹如冰.

手,握緊方向盤,十指之間蒼白得有些駭人.

厲威!!!

敢動他陸離野的人,他發誓,往後定將十倍百倍的奉還回去!!

厲威的房間里——

向晴不著/寸縷的躺在**上.

眼淚如雨簾一般,掛在她蒼白的臉頰上……

她看著,鮮血,一點一點從厲威的額頭上湧*出來,嬌弱的身子連連往後退.

他的額頭,是她用*櫃上的煙灰缸砸的!

頭破血流,滲在白色的*單上,畫面觸目驚心,讓向晴幾乎有些不敢看.

厲威冰冷的眼眸里,風云殘卷著,閃過幾絲明顯的肅殺之意.

下一瞬,就像瘋了似得,朝向晴撲了過去,一只手直接扣住了她的脖子,而另一只手粗暴的分開她的腿……

向晴別掙紮了,此時此刻,她連呼吸都幾乎快要停滯了.

雙手下意識的去揪他的大手,一張哭花的*臉被憋得通……

眼見著自己就要被身上的男人占了便宜去,卻忽而,只聽得"砰——"的一聲巨響……

是搶火的聲音!!

厲威一愣.

向晴受了驚叫,駭得大叫一聲,差點直接昏厥了過去.

就見門板飛快的被踹開,一道頎長淡定的身影,被一群黑衣手下簇擁著,緩步從外面走了進來.

"莫……莫少??"

厲威驚愕的瞪著來人.

向晴也猛地回了神過來,望著跟前突然出現的救星,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失聲痛哭起來.

厲威面色煞白,半響才回神過來,慌亂的從向晴身上爬起來,"莫少,你這什麼意思?"

話落下,他才要走近,無數支手槍,已經對准了他的胸膛.

莫里爾淡漠的掃了他一眼,沒有任何多余的語,闊步朝**上的向晴走了去.

脫下自己身上的風衣,將嬌的她,從上至下,裹得緊緊地.

他的風衣,很寬大,裹她,綽綽有余.

向晴才一感覺到他衣服里傳來的溫度,眼淚就如決堤的洪水般肆意的湧了而出.

他沒話,抱著她,往自己肩上一扛,邁步,從容淡定的走出了房間.

向晴趴在他的肩膀上,咬著自己的手指,無聲的痛哭著,一瞬間,心里所有的恐慌,登時全數化作眼淚湧了出來……

莫里爾停下了腳步.

將向晴從自己的肩上放下來,托抱在懷里,俯身與她的淚眼對峙著.

"你現在可以再考慮一下,要不要做我莫里爾的女人!"

他這句話的時候,那雙褐色的眼眸中,依舊平靜如水,不帶分毫的緒.

向晴幾乎有些懷疑,這個男人是沒有表的!

【明天有驚喜哦!~~~這次不騙你們了!哈哈哈哈】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1):是你強吻了我!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3):讓我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