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4):護她周全  
   
尾聲(二)晴陸漫漫(14):護她周全

昏死前,她見到的仿佛是一張警.察的面孔……

就是那個,剛剛要給她錄口供的.

怎麼回事?

可,她意識清醒,到她徹底昏死過去,時間只持續了一秒不到,她還沒來及想通,就已經沒機會再給她深想了.

而她在黑暗里見到那張面孔,也純屬……意外!

那天,恰好下過一場陣雨,腳邊一灘還未來的及干涸的水跡,正好倒影了那張冷酷的臉.

後來,向晴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大概的也就是此此景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是被人用水給潑醒來的.

醒來以後,驚覺自己被人掉在了百米高空上,登時嚇出一身冷汗來.

這是哪里?

她為什麼會被掉在這高空之上?是誰把她吊在這的??!

向晴下意識的往下看了一眼……

望著腳下那細的霓虹燈,向晴只覺心髒都停跳了好幾拍.

"救命啊————"

她下意識的厲聲尖叫.

想掙紮,卻哪里敢動.

身體僵硬的定格在高空中……

腳下的一切,如若黑洞一般,似要深深的將她吸附進去.

向晴清楚的知道,只要這根繩子一斷,她便……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她閉上眼,不敢再去看腳下.

被綁著的嬌身,已在不自覺間顫抖.

"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不用叫了!"

忽而,一道幽幽的男低音,從黑暗中傳了過來.

待向晴看清楚時,厲威那張冷酷的臉已出現在了陽台之上.

"怎麼是你??"

向晴驚愕于眼前的厲威.

明明水里倒映的那張臉是那名警.察的,可為何,她還是淪落到了這個男人的手里?

"見到我很驚訝嗎?"

厲威站在陽台上,仰著頭,笑看著她,"景向晴,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會被警.察抓走吧?別傻了!"

"你快放我下去!!"

向晴不想跟這無賴多廢話.

"放心,我一定會放你下去的!而且是……下到那!!"

厲威著,指了指向晴的腳下,陰冷的笑著,又繼續道,"'嗖——’的一下把你放下去,再跟著"砰——",碎成肉泥……嘖嘖,想想就覺得特別爽!!"

"變.態,變.態,你這個死變.態!!"

向晴大聲叫罵著,"你敢殺了我,警.察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他們已經知道我在這里了,遲早有一天還是會早上.門來的!!"

"呵!他們找不到你,就永遠別想定我的罪!至于你,過了今晚……這個世界上,就再也不會有你這號人的存在了!"

厲威陰冷的著.

向晴單單只是聽著,就覺毛骨悚然.

"景向晴,你他黎野親眼看著你碎成肉泥,將會是什麼感覺?心里應該也很爽的哦!哈哈哈……我可真是期待那一幕啊!!"

厲威光是想想那一幕,就覺亢奮不已.

而這邊……

"咚咚咚——"

包廂里,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

里面傳來陸離野冷沉的命令聲.

門推開,阿祖一臉急色的從外面走了進來,靠近陸離野耳畔間,低聲耳語了幾句,"黎少,出事了!"

陸離野只微微蹙眉,沉默,靜待下文.

今兒晚上的事,出得還少嗎?!

"厲哥把向晴姐抓了,吊在了三十二樓的樓頂上,隨時有可能把她扔下去!!"

陸離野聞,幽邃的瞳仁驀地一沉,寒氣在眼底迅速聚集.

飛快的,領著手下,往陽台走去.

三十二樓——

厲威幾乎是喪心病狂的.

居然拿著刀,將吊著向晴的那條細繩切開了半個口.

她弱再敢掙紮半分,這繩索便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而向晴……

也將必死無疑!!

夜風寒涼,拂在她嬌柔的身軀之上,將她的發絲吹得凌.亂不堪,如魔般,在夜空中飛舞著,美豔,卻還滲著道不盡的淒涼.

眼下,夜色如斯,奢華萎靡……

車流,車過,細如螞蟻.

向晴整個嬌身都在寒風中顫抖著,要她不怕那一定是假的.

她真的怕得要死!

她淪落到在這地方,幾個月長的時間,每天忍辱負重,擔驚受怕的,還不就是為了能讓自己活下來嗎?

可如今,她眼見著自己能夠走出這是非之地,就要獲得解放了,卻到最後關頭,她還是被捉了回來,甚至于更殘酷的在生死邊緣線上徘徊.

可是,她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哪怕就算是死了,也不那麼委屈了.

至少,她還救了幾十個女孩于這水深火熱之中!!

她的死,也不算輕于鴻毛了吧?!

可是……

她特別想念她的爸爸媽媽,還有哥哥……

多希望能在閉上眼的最後一刻,見一見他們!

破損的細繩,在寒風中發出陣陣瑟瑟的聲響,向晴的心,也跟著那聲音而戰戰兢兢的抖動著.

繩索,已然搖搖欲墜……

她想求饒的,但,她還忍住了!!

向晴強逼著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強硬.

低頭和眼淚,向來都不屬于她!!

正當這時,頂樓的門,"嘎吱"一聲,被推了開來.

"黎少!!"

所有的手下,畢恭畢敬的同唐三少打著招呼.

寒風中,當這個稱呼竄入向晴的耳中來的時候,她猛地睜開了眼來.

心頭,一喜.

抬頭看他,迎上黎野那雙冰冷無溫的寒眸.

向晴咬了咬下唇,心里登時慌得沒有了底.

"三少,你可終于來了!"

完的人,正是厲威.

此刻的他,正一派閑然的躺在躺椅上,手中還端著一杯fortified酒,隨意的搖晃著手中的酒杯,醒著杯中的酒.

陸離野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將西服外套隨意的脫下.

很快,手下恭敬地迎上來,替他接過,退了開去.

他站在那里,隨意的扯了扯領口下方的領帶,讓它松松垮垮的掛在那里.

明明,只是一個隨意的動作,卻偏偏,魅得如同一幅畫,一處景……

讓陽台上,不管男人還是女人,見著都不由有些迷了眼.

他懶懶的在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修長的五指,饒有節奏的輕輕敲擊著椅扶,面上始終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寒眸深不見底,"厲哥,打算怎麼處理?"

他沒看一眼陽台外面懸著的向晴,只盯著對面的厲威,問他.

眼神,深而銳.

笑容,淺而寒!

厲威抿了口杯中的酒,挑眉,冷涼一笑,"黎少,你怎麼看?"

"把人放了."

陸離野依舊保持著微笑.

語,更是霸道得讓人幾乎無從抗拒.

向晴抬頭,透過夜光,盯著對面那張如夢似幻的俊顏,水眸里,隱隱的愫在漂浮.

這個男人,正如他之前向自己保證的那般,不管什麼時候,都盡一切可能的,護她周全!

"黎少可真是快人快語!"

厲威涼淡一笑,"不過,放過一個出賣咱們的人,呵!我怕就算我同意,兄弟們也不答應吧!!今兒這個踐貨,帶著條子過來放走了我幾十個還未開封的新貨,這筆帳我跟誰要去呢?要真放了她,我又怎麼跟我的兄弟們交代呢?!"

他厲威,今兒還當真不是為了整死向晴,而是為了……整一整他黎野,報自己當年在陽台上挨的那些悶拳之仇!!

陸離野扯了扯嘴角,面色微冷,低眉,似隨意般的,漠然道,"這人,我黎野是保定了!至于怎麼跟兄弟們交代,我黎野自然有法子!"【白天還有一更,時間不定】

【鏡子的媽媽今兒住院了,所以在媽媽出院之前,更新可能都不會太准時!寫這本書將近一年了,除了掃H的那幾天之外,從來沒有斷更的經驗,而這段時間,鏡子也只能盡力而為了,盡量的做到不斷更,但是更新的時間沒辦法再跟大家保證了,寫多少更多少吧!希望大家理解!辛苦了!月票童鞋們也盡力而為之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3):讓我幫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5):護她周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