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8):哄自己女人一樣哄著她  
   
尾聲(二)晴陸漫漫(18):哄自己女人一樣哄著她

向晴猶豫了好一會,最後,終究還是了,"你是三兒的朋友,陸離野."

她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陸離野定定的看著她,沒答話.

許久,才輕嗤一聲笑了,"白目腦子終于想起本少爺了?!"

這話,等于就是默認了向晴的問話.

心,忍不住往下沉了沉.

"任務?"

向晴用最簡明扼要的話繼續問.

陸離野沒有再猶豫,點了點頭.

向晴吸了口氣,試圖消化一下自己接收到的這一連串的消息.

陸離野對于自己的身份,沒有再同向晴過多的隱瞞,因為……

已經沒有必要了!

她猜也猜到了!

"扶我坐起來!"

他不喜歡這種女人在上,男人在下的話方式.

"慢點……"

向晴攙著他,坐起了身來.

又心翼翼的往他的背後添了一個靠枕.

"現在跟我,把你打暈的那個人的面相,有什麼主要特征?"

陸離野一本正經的問她.

向晴努力的想了想,"人長得挺白淨的,面部倒沒什麼特征,身高的話,比我高出一個頭的樣子!你給我照片,我一定能認出他來!"

陸離野斂了斂眉,表示懷疑,"如果他真的是厲威的臥底,那他會輕而易舉的讓你看見他長什麼樣?"

"不!他是從身後襲擊的我,如果不是地面上那灘水跡,我根本看不見他的臉!我想,他也根本沒有想過我會看到他."

"如果他知道你見過了他,那麼現在你早死了兩百回了!景向晴,你就慶幸你的好運吧!"

陸離野一邊著,一邊低頭擺動著手里的手機.

飛快的解密,發了一條隱秘的郵件出去.

郵件內容很簡單,"把昨天晚上參與行動的所有人的照片發給我,有鬼,秘密行動!"

"是,我運氣真好……"

向晴點點頭,饒有深意的低歎一聲.

語氣卻有些蒼涼,"如果不是運氣好,又怎麼會恰好就遇上了你呢?"

陸離野沒有抬頭看她,只低頭繼續擺`弄手機,等著收取文件,"景向晴,是我的錯覺嗎?為什麼你知道我是云怪的朋友後,一點也沒表示出開心來?"

陸離野實在不解.

抬頭,深意的覷了向晴一眼,"這種時候,見到熟悉的人,不應當是異樣興奮嗎?可你怎麼就冷靜得如此不尋常呢?"

"你受了傷,我也沒成功的逃脫出去,有什麼是值得我開心的嗎?"

向晴反駁他.

理由很正當.

陸離野點點頭,"借口找得不錯."

"黎野……"

向晴沒叫他陸離野.

倒不是不習慣,只是怕自己一不心叫順了口,在別人面前把他的身份給暴露了.

所以,謹慎為好.

"你一開始幫我,就是因為我是三兒的朋友嗎?"

向晴不知怎的,到底還是把這些問題問了出來.

陸離野倒沒直回答,只反問她,"如果被云怪知道我對你見死不救,你覺得她以後還會理我嗎?"

一句話,沒有得到他的正面回答,但向晴已經懂了.

她幾乎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心境.

失落?難受?失望?

大概都有吧!

心里的那種落差感,就像心髒被一層薄膜緊裹著一般,讓她壓根兒透不過氣來.

她故作不經意般的笑笑,媚眼兒彎起來,"所以這顆子彈,其實也是替三兒受的?"

陸離野妖魅的桃花眼里掠過幾許暗芒,整了整背後的靠枕,"也可以這麼."

其實,陸離野這麼,只是不希望向晴心里背負著太多對他的愧疚.

她要這麼想,倒也好!

向晴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

再吐氣,胸口還是有些疼.

但她的笑容,依舊保持著.

幸好,她早知道了真`相,要不然,自己可真要鬧笑話了.

也幸好,她知道得早……

在自己,還未淪陷太深的時候,知曉了真`相!

"回去以後,我一定會在三兒面前多美你幾句的."

"那倒不必了."

陸離野笑了笑,神隱晦不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替本少爺把你的嫂子追過來呢!"

向晴好笑,想到從前兩個人聊到的關于他喜歡的女孩,她搖搖頭,"我的嫂子你就別奢想了,以後還是換個人吧!她注定是我們景家的人了!誰也不許跟我哥搶!"

"切!"

陸離野輕嗤一聲,嘖嘖兩句,"有你這麼對救命恩人的嗎?"

話音落下,手機響了起來.

陸離野飛快的打開郵件,幾十張照片清晰的彈了出來.

他將手機遞給向晴,"看看照片,認一下!"

"哦."

向晴拿過手機,低頭,仔仔細細的翻看著每一張照片,卻還是忍不住問他,"為什麼我問你身份的時候,你毫不考慮的就告訴了我?你就不怕我會泄漏給別人?"

"你會嗎?"

陸離野反問她.

探手,點了點她的腦門,"本少爺看人的眼光要真這麼差勁的話,被你賣了,那也活該!"

向晴笑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謝謝你的信任."

話落,點了點手機屏蔽,"就他了!"

向晴將手機遞到陸離野跟前.

陸離野拿過來,看了一眼,"你確定?"

"我確定!肯定是他,當時我出來見到的第一個警`察就是他,所以我印象特別深刻!"

"好!"

陸離野點點頭.

向晴心的問了他一句,"內鬼?"

"你覺得呢?"

陸離野一本正經的問她.

向晴搖頭,"我不知道.不過,你的工作聽起來就覺得特別危險."

陸離野沒理會向晴的話,直接撥了通電話出去.

很快,那頭接通.

"內鬼找出來了,照片發到了你郵箱里,先試試他!另外,昨兒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帶了一群人過來,讓你們來救個人,結果呢?你們差點把她給玩死!!"

陸離野惱火的沖著電話里的佟警官吼著.

"這件事確實是我們工作上的失誤!上頭搜查令也已經下來了,再過兩天我會再去把她帶出來的!"

"OK!要再出什麼意外,我看你的警服也能脫掉了!"

完,陸離野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我很快就有機會出去了?"

向晴問陸離野.

心很是複雜.

"我過,一定會盡快讓你出去!"

他到,做到.

"那你呢?你會跟我一起出去嗎?"

這或許才是向晴最關心的問題.

陸離野搖頭,"我還有任務在身."

向晴咬了咬唇,很久,沒再吭聲.

"怎麼?還舍不得走了?"

陸離野故意調`戲她.

向晴搖頭,不話.

很久……

"我出去以後,警官會給我錄口供吧?"

"嗯.到時候實話實,不需要我教你吧?"

"那那天晚上的事,我要嗎?"

向晴猶豫了一會,認真的問他.

陸離野一頓.

眸色幽暗了些分,半晌,才點頭,"如實交代."

向晴也跟著愣了愣.

"會不會處分?"

"上面會酌處理."

如果真要處分,那他也無話可.

向晴沒再多什麼.

………………………………………………

陸離野受傷修養的這些天里,他發現,景向晴似乎有了些許的變化.

她突而就變得話少了,也不再跟他嘻嘻哈哈了.

似乎是有意避著他一般的,他在房間里,她就在臥室,他來臥室,她就干脆去底下影院里窩著,他要來電影院,她就直接泡在書房里不出來了.

向晴明顯在有意無意的減少著兩個人獨處的時間.

這一點,不單單陸離野發現了,就連八卦的栗蕪都發現了這一怪異的現象.

這日,見陸離野端著受傷的臂膀一個人在大廳里無聊的轉悠,栗蕪忍不住上前關切的問他,"黎少,你找向晴姐?"

"她人呢?"

栗蕪指了指地下室的書房,"估計這會還泡在書堆里了呢!不過……"

"不過什麼?"

陸離野正要邁步去找她,一聽栗蕪的話,他又狐疑的頓了下來.

"我看您下去也是白去的,不出五分鍾,向晴姐就會從書房里轉移陣地出來的."

栗蕪實話實.

"這話什麼意思?"

陸離野的臉色沉了下來.

"您難道看不出來嗎?"

栗蕪心嘟囔一句,"向晴姐明顯在躲著您啊!"

"……"

陸大少爺的臉色,更難看了些分.

"不過,來也奇怪,按理,您這樣舍身取義的把向晴姐給救了下來,她應該對您感激涕零,以身相許的吧?可怎的救下她之後,她反倒還生您的氣呢?難不成您做了什麼,讓她生氣了?"

栗蕪在得知他黎大少爺那麼男人的把向晴給救下來之後,簡直已經把他陸離野當成了男人中的超級大神了.

所以,對于向晴的冷感反應,她表示更加不理解.

"你也覺得她在生我的氣?"

栗蕪聳聳肩,點頭,"太明顯了!"

陸離野實在不能理解了,"為什麼要生氣?"

"那我可真就不知道了!不過,您連她因為什麼生氣都不知道嗎?"

栗蕪表示無法理解.

陸離野一臉茫然的搖頭.

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惹那丫頭不痛快了,以至于讓她這些天里一直有意無意的躲著自己.

"你們女人平時會因為什麼而生氣?"

陸離野一臉認真的詢問栗蕪,虛心向她取經.

"女人生氣有很多理由的,就算男人錯一句話,女人也能氣個好半天呢!"

這倒是.

對于這一點,陸離野表示相當認可.

女人的邏輯,是十個男人都無法揣摩明白的.

"那像景向晴這樣的女人,以你的了解,本少爺要做了什麼壞事,才會讓她一氣氣這麼長時間呢?"

陸離野的問話,還真有些難到了栗蕪.

她斂著眉,摸著下巴,認真的苦思冥想著.

"難道黎少你這幾天有跟其他女孩子走太近?所以無意間被向晴姐看見了或者發現了,然後她吃醋了,所以就生氣了??"

栗蕪錯愕的從上至下將陸離野掃視了一遍,而後,飛快的退開三步之遠的距離去.

那天真的模樣兒,仿佛是唯恐自己離太近,惹來什麼禍患似得.

"吃醋??"

陸離野被栗蕪這兩個字眼給怔住.

栗蕪猛點頭,"除了這個,還真沒什麼事能值得向晴姐生氣了吧?她可不像是那種會為了幾句話語就鬧不愉快的人!"

"是嗎?"

陸離野瞥了栗蕪一眼.

吃醋?

那女人為了自己吃醋?吃誰的醋??

這些天,他接觸的女人最多的就是……栗蕪?!!

也對,有時候她不在的時候,趕巧陳醫生過來,需要人換藥的時候,就是栗蕪打下手幫忙.

談到親密……

雖然算不上太親,但距離也挺近的!

可是,她為什麼要吃醋??

還有,為什麼他在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心里竟然會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樂不可滋呢?

陸離野瞪了一眼栗蕪,"從今天起,離我一米遠!"

"……"

陸離野完,便往書房里去了.

果然,她在.

書房,其實形象一點,就是滿屋子的書.

四面牆櫃,各色各樣的書籍,應有盡有.

陸離野走進去的時候,向晴已經窩在懶人沙發里睡著了.

她的懷里,還堆著一本厚厚的書籍.

陸離野蹲身過去,拿走了她懷里的.

目光,忍不住在她美豔的臉頰上,稍作停留.

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孩,是美的……

溫柔的光暈下,她清麗的容顏,隱在里面,被映襯得極致柔,美得讓人屏息.

卷翹的羽睫,輕柔的搭在眼瞼之下,投射※出一層淺薄的影子.

她的鼻頭,很,粉粉的,秀美里透著些許女人應有的嬌※媚.

唇潤澤,晶瑩剔透似塗著一層潤唇膏,豐滿的唇形,微微嘟起來,教人看著,就覺春※心蕩漾,有種想一親芳澤的沖動……

其實,這個女人,跟云怪有著特別明顯的區別.

不管是性格,還是其他.

甚至,氣質也相差甚遠.

云怪屬于嬌冷酷型,而她屬于火熱媚惑型.

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呢?

陸離野似乎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但今兒,他覺得,像景向晴這樣子的,其實也不錯.

他的目光,停留在向晴微微嘟起的唇之上,就再也挪不開去了.

下一瞬,干脆一低頭,就攫住了她粉嘟嘟的唇※瓣.

不是蜻蜓點水,也沒有淺嘗則止的概念,而是,一旦親上,就上中了蠱毒似的,只想要更多,更深……

濕熱的舌尖,熟稔的撬開向晴的貝齒,飛快的攻城略地,占領著她的芳香.

向晴當真是被檀口間這股熟悉的味道而弄醒來的.

待她意識到自己被人強吻了後,腦子里有短暫的空白時間,甚至于,對于這熟稔而撓心的吻,她還有些沉迷……

沉迷過後,是迎合.

再然後,猛地回了神過來,意識到兩個人的失控後,向晴強硬的將跟前的陸離野推了開來.

"你干嘛??"

她懊惱的瞪著他,氣息極為不穩.

陸離野吊兒郎當的擦了擦嘴,薄唇※間還殘留著她的味道,很美……

"叫你醒來."

他回答得臉不心不跳.

向晴氣結,"用這種方式?"

"快."

他還有理由了.

向晴臉色緋,坐直了身子,疏離的問他,"找我有事?"

陸離野在她旁邊窩了下來,兩個人一同軟進了懶人椅里.

向晴的心,驀地一跳,下一瞬,就勢起身要走,"我有點困了,先回房去休息一會."

來不及起身,就被陸離野單臂給撈了回去,就聽得他懶洋洋的在向晴的耳邊呢喃,"什麼時候屬豬了?剛醒來又鬧著要睡."

向晴被他一拉,整顆腦袋就靠進了他的懷里,她忙要坐起身來,"陸離野,你別亂動,你的手還受著傷呢!讓我起來."

"別亂動的人是你!"

陸離野干脆猿臂一使力,就將她更緊的圈進了自己懷里來,"再亂動,可真要扯到本少爺的傷口了!"

向晴的臉頰,伏在他的胸口上,能清晰的聽到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砰砰砰——"一聲,一聲,撞擊著向晴的心口,讓她呼吸一陣發緊,臉頰燥,像被火烤著一般.

向晴掙紮了一下,要起來.

陸離野沒肯,"景向晴……"

他喑啞的嗓音,輕喚著她的名字,"咱們倆就剩下一天時間了,別跟我鬧別扭了,乖……"

他的話,像是一種……

男人對自己女人的,輕哄.【今日更新完畢】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7):你是三兒的朋友,陸離野?!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9):你在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