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19):你在吃醋?  
   
尾聲(二)晴陸漫漫(19):你在吃醋?

陸離野沒肯,"景向晴……"

他喑啞的嗓音,輕喚著她的名字,"咱們倆就剩下一天時間了,別跟我鬧別扭了,乖……"

他的話,像是一種……

男人對自己女人的,輕哄.

向晴的心,驀地漏跳了一拍.

心髒如擂鼓般的,"咚咚咚"的撞擊著她的心膜……

她趴在他的胸口上,沒再動彈.

臉頰,貼著他溫熱的胸口,有些滾燙.

那熱度,仿佛是直接滲進了陸離野的皮膚,燙到了他的心尖兒上.

那感覺……

有些奇怪.

但……

很舒服!

讓他,留戀到不樂意放開手去.

兩個人,就這樣,輕擁著,安靜的待了數分鍾之久.

"明天,佟警官會來接你."

陸離野忽而.

向晴愣了一下,從他懷里直起了身來,點點頭,沒有多余的表示,"好."

也就是,正如他剛剛所的那般,他們倆的相處時間,確實只剩下這最後一天了.

心下,有些傷感.

陸離野墨染的桃花眼凝緊向晴,問她,"沒什麼話想跟我嗎?"

"你想聽什麼?"

向晴一本正經的問他.

望著陸離野的那雙水眸中,不起任何波瀾,仿佛是不帶分毫感一般.

她輕而易舉的,就把問題給拋了回去.

陸離野眯眼睨著她,邪肆的勾了勾嘴角,反問道,"我想聽什麼你就什麼?"

她景向晴是足夠冷靜的,心里非常清楚自己需要什麼,想要什麼!

而那些不屬于自己的,她絕不強求,也會告訴自己理智處理,冷靜對待.

"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真的,非常感謝."

向晴真誠的道謝.

陸離野盯著她的目光緊迫了些分,沒吭聲,只是盯著她看.

向晴被陸離野肆意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了,但她也沒讓自己表現出來,嘴角依舊保持著那抹無懈可擊的笑,"還想聽什麼?"

陸離野冷涼的扯了扯嘴角,生硬的蹦出兩個字來,"很好!"

向晴自然知道,這決計不是對自己的誇贊之詞.

氣氛登時變得有些怪異起來,她緊張的摸了摸額前的發絲,不自在的笑笑,"我先回房了."

她才預備起身要走,手卻驀地被陸離野給摁住.

他的手心,有些冰涼.

向晴愣了一下,下一秒,下意識般的想要掙開他的手.

稍一動,卻未料反被他扣得緊緊地.

向晴有些懊惱,抬眼瞪他,手想要從他的大手中抽離出來,無奈卻始終犟不過他.

"你在鬧什麼脾氣?"

他沉聲問她.

拉著她的大手稍一用力,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帶進了自己懷里來.

猿臂一勾,穩穩地撈住了她的細*腰,不讓她動彈分毫,"先告訴我,到底因為什麼事跟我鬧脾氣!"

他溫熱的氣息,伏在向晴的鼻息間,相距僅有半寸之遠……

向晴的心緒一片紛亂,她下意識的將腦袋往後靠了靠,試圖與他保持著安全距離,"我沒有鬧脾氣."

"那為什麼這麼多天一直躲著我?"

陸離野逼近她.

"……"

向晴抿了抿唇,沒吭聲,只將頭部再稍微往後挪了挪.

不話,就代表默認了!

陸離野的臉色難看了些分,"栗蕪你在吃醋."

"吃醋??"

向晴訝然,好笑.

"我吃什麼醋?長康陳醋?"

"……"

"那得問問你自己."

"關鍵是,我吃誰的醋."

向晴覺得這話,起來有些好笑.

陸離野深幽的眸子,定格在向晴帶笑的眼睛里,不答,卻認真的反問她,"你覺得呢?"

向晴歪著腦袋,驚愕的瞪著他,"你不會覺得……我在吃你的醋吧?為什麼?"

她忍不住笑出聲來,"栗蕪是不明白的人,她誤會,我還能理解,可你是最清楚整件事的人,你不會也跟栗蕪一個想法吧?你也覺得我在吃醋?關鍵是,我為什麼吃醋,還有我吃你跟誰的醋?"

陸離野沒話,只是看著眼前眉飛色舞的女人.

妖魅的面龐上,沒有太多的緒變化.

他不話,向晴心里就有些發虛.

雖然,她不是吃醋,但心里也確實有些芥蒂他對三兒的那份感,所以才刻意逼著自己遠離,然後忘記.

她不自然的笑笑,"陸大少爺,你不會錯以為我真的愛上你了吧?"

向晴稍稍坐直了身子,繼續解釋,"雖然我沒有任何的感經曆,可是我景向晴對待感是非常理智的!絕對不會因為我們倆有過非正常的男女關系就對你產生別的念想,就像你的,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伙伴,就算有感,那也只是單純的革命感,對不對?還有,上次我們之間的那場風花雪月……其實,我也就當作了一場意外罷了!這是每個女人的必經之路,我沒什麼好在意的,希望你別誤會."

向晴的話音一落,陸離野的大手驀地松開了她的腰*肢.

"解釋得越多,越想掩飾的東西也越多."

陸離野淡淡的應了她一句,起了身來,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面無表,"我什麼都沒,你卻著急著解釋,為什麼?你慌!慌什麼?!"

他完,卻沒等向晴答話,已兀自邁開雙*腿,闊步的出了書房去.

留下向晴一個人在書房里發怔.

他剛剛那話什麼意思?

難道真的一眼就看破了她的心思?

還是自己掩飾得實在太急進了,反而露了馬腳?

該死!這家伙去部隊兩年學的是什麼?真的不是研究人類心理學的嗎?

別人的心思,他是怎樣窺探得那般清晰,且還那般肯定的呢?

………………………………………………

從那天聊過之後,向晴和陸離野就再也沒有過話了.

倒不是故意不話的,而是沒有機會話.

那日聊過之後,陸離野忽而接到一筆交易,便領著手下,帶傷出去了.

至于去了哪里,做什麼交易,什麼時候回,向晴一概不知.

他走的時候,她還在書房里窩著,陸離野也沒來跟她道個別,甚至于連栗蕪也沒來提醒她,以至于,直到佟警官領著數十名的警*察來搜救她的時候,她也沒能同那個男人再見上一面.

向晴被警*察帶走的時候,栗蕪哭得稀里嘩啦的,死活拉著向晴不肯放她走.

"向晴姐,你不跟警*察走,不行嗎?"

"栗蕪,你年紀還,出去找個正當工作,趕緊離開這種是非之地吧!"

向晴勸慰著栗蕪.

"這里所有的人,一律帶回去問話!"

佟警官忽而下了死令.

栗蕪聞,面色一白,哭著喊道,"警官,我真的什麼壞事都沒做過!我只是這里的一個雜工啊!!"

向晴見狀,也忙上前來替栗蕪討饒,"佟警官,栗蕪真的是無辜的,我可以保證,她絕對沒有做過任何壞事!"

"行了,我自有分寸,不會亂抓無辜的人,沒有犯過事的,只是帶回去問個話而已!"

佟警官安撫著向晴,末了,命令手下,"帶走."

"向晴姐,你要救我……向晴姐!"

栗蕪被警*察扣走前還在不停地哭喊著.

"放心吧,真沒犯過事,一定不會誤抓的."

佟警官拍了拍向晴的肩膀,同她保證.

"那就好!"

向晴點點頭,笑笑,"把她帶局子里去也好,嚇唬嚇唬她,怕了就自然不敢再窩在這種破地方了."

佟警官哈哈大笑起來,"那待會錄口供的時候,我得讓下屬好好嚇唬嚇唬她才行!"

向晴也跟著笑了.

"走吧!這回你可真不能再掉隊了,再出什麼意外,我這身警服都非得被那子給扒了不成!"

佟警官嘴里的'那子’,指的自然是陸離野.

提起他,向晴心里忽覺有些悵然.

臨走前,也沒來得及看他一眼.

"走吧……"

向晴隨著佟警官踏出別墅,最後……頭也沒回.

這種是非地方,不能回頭!

至于她和陸離野……

就這樣吧!!

從這里踏出去之後,他們倆,便再無瓜葛和牽絆.

沒了,也好!

…………………………………………

警局里,筆錄房內——

佟警官親自給向晴錄的口供.

向晴把從她進酒店,再到出酒店,所有的過程,都同佟警官一五一十的給交代清楚了.

卻不自覺的,遺漏了些什麼.

"沒了?"

佟警官狐疑的問向晴.

"沒了!"

向晴肯定的點頭.

"再想想."

佟警官提醒她.

"真沒有!"

向晴非常肯定.

佟警官擱下手里的筆,這才道,"可剛剛厲威不是這麼的."

"他什麼了?"

向晴坦然的問佟警官.

"他,你們倆的關系,不一般."

"例如?"

向晴挑眉.

"例如,你們倆會睡在一起."

"陸離野什麼身份,佟警官應該比我更清楚吧?他也不過只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已,我們倆並沒有睡一張**上,他睡*,我睡沙發,僅此而已!"

向晴的可是實話.

"栗蕪的那些用過的安*全*套又怎麼解釋呢?"

佟警官拿著筆頭點了點桌面,和藹的笑笑,"丫頭,你要真被那子欺負了,你就跟叔叔我實話,你如果是害怕咱們處分他,不敢的話,那你大可放心,如果真是年輕人兩**相*悅的話,這算私事,我們當然不管,如果是他逼著你的話,那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是我們酌處理,第二條,讓他對你負責!把你給娶了,就算沒事兒了."

"啊?"

向晴一愣,驚愕的瞪著對面的佟警官.

對她負責?把她給娶回家?!

那可不行!!

自己又不是他陸離野的愛人!

"佟警官,我剛剛的那些話,句句屬實,至于你的那些用過的安*全*套,那也是陸離野做做樣子的!他當臥底不容易,等他出來後,你們可得給他頒發個超級大獎!就別成天想著怎麼處罰人家了吧?"

向晴還不忘替人陸離野在領導面前多美幾句.

完,佟警官哈哈大笑起來,"你確定你們倆沒有任何不尋常的關系?你要知道,撒謊騙警官,錄假口供這些,可都是犯罪的,再仔細想想."

"我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想破了頭也還是這個答案!"

佟警官笑了,點了點向晴的腦袋,"你這丫頭還真挺重義的呀!"

他收拾著筆錄本,起了身來,笑道,"其實事原委,那子剛剛已經一五一十的跟我交代過了,本來想彙報到上頭,看看況的,不過,既然你一口咬定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那我就當那子的話沒聽過了!"

"……"

後來,向晴居然傻愣愣的跟佟警官道了聲謝.

不過,她以什麼身份道謝?

這似乎有些尷尬.

待到佟警官從筆錄房里出去之後,向晴忽而才意識到一件事.

剛剛他他已經審訊過陸離野了?

這話的意思是,他現在也在警局里嗎?

向晴忽然就有些期待同他的見面了.

起身,就急著要出去.

門才一拉開,一堵黑色的身影毫無預兆的朝她罩了下來,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帶著回了房間來.

無需去看,只聞著他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味,向晴便第一時間認出了他來.

"你怎麼來了?"

向晴的仰頭看他,神里掩不住的驚喜.

確實,再見他,很意外,也很欣喜.

陸離野雙手兜在風衣口袋里,頭微低,深沉的視線睥睨著她那張嫵媚的*臉,挑挑眉,"剛剛為什麼要撒謊?"

"什麼?"

向晴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下一秒,瞬間明白了過來,腦袋仰著,四處搜尋房間里的監控器,"你監控我?"

"他們監控你!我只是恰好在屏幕那端看著."

陸離野糾正她的話,長*腿往她跟前逼了一步,"還沒回答我呢!為什麼要撒謊?"

向晴倒不慌不忙,"我可是個女人!別人張嘴就問我,是不是跟這個男人發生過關系,難道我就要馬上承認:是是是,我跟他是發生過關系!不至于吧?這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作為一個女人,我的臉皮也不算厚的吧?楨襙那玩意兒雖然我看得不重要,但也不能隨口掛上嘴上的,對不對?"

向晴的答話,讓陸離野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你總想把理由找得滴水不漏!承認你關心我,有那麼難嗎?"【白天還有一更,月末了,月票翻倍了,求月票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8):哄自己女人一樣哄著她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0):舍不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