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0):舍不得走?  
   
尾聲(二)晴陸漫漫(20):舍不得走?

向晴的答話,讓陸離野忍不住"嗤——"的一聲,笑了出來,"你總想把理由找得滴水不漏!承認你關心我,有那麼難嗎?"

"……"

"本少爺好歹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吧?"

"好吧!"

向晴點了點頭,"我承認,擔心你會受處分,那也是我一部分的考量."

這回,陸離野總算滿意了.

他驀地勾手,一把撈過向晴的後腦勺,讓她的腦袋靠進自己的胸膛里,另一只受傷的手臂,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出去吧,你爸媽和云怪都在外面等你."

他的動作,不再是男人對女人的安撫,而是一種朋友的告別之禮.

"他們都來了?"

向晴歡喜的抬起頭來.

"嗯."

陸離野點點頭,不經意的放開了向晴,"別跟他們任何人提起我."

"三兒呢?"

"不行."

他搖頭.

"好!"

向晴點頭,將右手手掌舉過頭頂,一臉認真道,"我發誓,保證不!"

陸離野沉吟一聲,沒話,只兀自點了支煙,又指了指門口,示意向晴出去.

好幾個月不見的父母和閨蜜過來了,照理,向晴應當樂不可支的撲出去的,可是,站在這里,她忽而就挪不動腳了.

"你在里面,注意安全!保重自己."

向晴到底還是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陸離野沉目看她,沒話.

向晴不自在的舔了舔干澀的唇,又問他,"以後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吧?"

"有,總會有的."

只是不知是什麼時候罷了!

"嗯,好……"

真到了離別的時候,向晴發現,自己心里還是有些別樣的悶堵.

"那我真走了……"

"走吧!"

陸離野低頭抽了口手里的煙.

向晴忽而一步上前來,伸手,抱住了陸離野的脖子.

他很高,以至于,她需要踮著腳才能配合他的高度.

陸離野微微一怔……

她投進自己懷里的那一刻時,明顯的,聽到了自己心動的聲音.

他下意識的俯身,調整好兩個人的高度,讓她不至于抱著自己太辛苦.

猿臂探出來,摟住她的蠻腰,輕而易舉的就將她勾進了自己懷里來.

另一只手,將手里的煙頭摁滅在了煙灰缸里.

"舍不得走啊?"

他調侃般的笑問她.

臉埋進她長長的發絲間,汲取著屬于她的芬芳,忽而之間,竟貪婪的想要挽留.

擁著她的長臂,不由收緊了力道.

向晴埋在他的脖子里,不吭聲.

雙腳踮起來,摟著他脖子的手,更緊了些分.

"出來以後,我第一時間聯系你."

陸離野同她保證.

向晴愣了一下,心,閃過一絲悸動,下意識般的問了他一句,"不是三兒嗎?"

陸離野也跟著笑了,"一起."

向晴的心,稍有失落.

她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氣到居然要同三兒一起來爭一個男人的在乎感了.

她覺得自己差勁極了.

緩緩地從陸離野的懷里退了出來,"你保重."

"趕緊出去吧!別讓你爸媽等急了."

陸離野覺得自己不太適合這種離別的場景.

心里悶悶的,怪不是滋味的.

"那我走了."

"走吧."

這回,向晴沒再停留.

開門,從筆錄房里走了出去.

門,闔上,將兩個人的身影徹底阻隔開來.

那一刻,兩顆心,都不期然的漫過幾絲明顯的落寞,澀澀的感覺悶在那里,特別不是滋味.

陸離野又相繼點了支煙抽上了.

………………………………

向晴一進警局大廳,就見自己爸媽和云璟焦急的守在那里.

她一下子喜極而泣,朝他們三興奮的飛撲了過去,"老爸!!老媽,三兒……"

"向晴——"

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喊她,只出一秒的時間,向南和云璟的眼淚就湧了出來.

四個人激動得摟作一團,向南的緒尤其波動,"你這丫頭,終于回來了!!快,讓媽看看,有沒有哪里受傷?在外頭有沒有受什麼委屈?瘦了,瘦了……你看看,都瘦成什麼模樣了……"

向南一邊不,一邊不停地抹著眼淚.

"媽,我沒事!我真的沒瘦,不信待會我稱個體重給你看看,我這幾個月還胖了好幾斤呢!"

窩在那地兒,除了吃喝拉撒的,就沒丁點事兒能干了,她能不胖嗎?

"真沒事?"

向南有些不相信.

景孟弦也心疼急了,抱了抱自己的寶貝女兒,"跟爸老實話,在外面真沒受什麼委屈嗎?"

聽著爸媽關切的話語,向晴感動得直想哭,她猛搖頭,"實話,真的,一丁點委屈都沒受!我在里面吃得好,睡得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特想你們!想老爸,想老媽,想我哥,想我這嫂子……對了,哥呢?他怎麼沒來??"

向晴問到自己的哥哥景向陽時,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向南和三兒一下子抹淚更為厲害了.

向晴心里登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到底出什麼事兒了?我哥呢?"

向南和三兒只顧著哭,向晴只好問自己老爸,"爸,我哥呢??"

該不會病發作,然後,在她離開的這段日子里,就……就離他們而去了吧?!

向晴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眼眶也不由了半個圈.

"行了,你們都別再哭了."

景孟弦安撫著在場所有的女眷,拍了拍向晴的肩膀,"你哥沒事,具體的事,回去再吧."

"真沒事?"

"嗯."

只是失蹤了而已.

一定還活著的!

所有人都如是慰藉著自己.

"那就好."

向晴破涕為笑,趕忙抹了眼角的余淚.

一行人,答謝了佟警官之後,方才從警局里走了出來.

向晴總感覺,有一束目光正從二樓的窗戶中投射下來,注視著她.

直覺,是陸離野.

她下意識的回頭,仰目,卻搜尋著他的身影.

"向晴,你還在看什麼呢!"

三伸著腦袋過來,好奇的問她,順著她的視線往二樓看過去,什麼也沒瞅著,就忍不住打趣向晴,"干嘛?不會連警局都舍不得離開吧?一步一回頭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里面有你的*呢!"

"什麼*啊!別亂講."

向晴嗔睨了云璟一眼,忙收回了視線來,臉頰都不覺了些分.

云璟捂著嘴笑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半個月後,向晴成功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她是一名新聞報社的記者,以自己的親身經曆述寫了一則涉黑新聞,稿件才一經發表,就掀了層層驚浪,半日時間便直登熱門微博話題榜,報紙更是搶售一空,這則新聞也瞬間成了市民們茶余飯後的樂談.

而向晴也從實習記者一躍成為了正式職工,這讓她為此開心了好久.

結束了實習生涯之後,向晴的工作變得越來越繁忙,成日里早出晚歸的,為了不影響到爸媽的生活節奏,向晴干脆在公司附近與同事一起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套房.

提到自己的同事,向晴又不得不多兩句了.

她這同事名叫秦瀝瀝,向晴一次無意的同云璟提起,才發現她倆居然曾經是大學同學.

但,關系顯然不太理想.

以至于向晴也沒同秦瀝瀝提起云璟和自己熟識的事兒,免得鬧些什麼不愉快.

這日,向晴接到了一個重要任務.

采訪一名相當成功的外籍富商.

拿到他的資料時,向晴當真嚇了一跳.

資料上的名字那一欄,赫然寫著三個字:'莫里爾’.

她再一番照片……

那張淡漠的俊顏印入眼簾來,讓她半響回不過神來.

"干嘛呢?見到帥哥就發直了?"

秦瀝瀝恰好從她身邊經過,忍不住調侃她.

向晴回神過來,"沒,沒什麼……"

"哇!這不是響當當的莫總嗎?"

秦瀝瀝一眼就認出了那張照片里的人來.

向晴錯愕,"你認識?"

"當然!我是認識他,不過他不認識我!向晴姐,你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

"我有一定要知道他的理由?!"

"……"

秦瀝瀝看怪物似的瞪著向晴,"快別你是記者出身,連這麼牛的大人物你都不認識,出來怪丟人的!你先讀讀人家的履曆吧!"

"誇張!"

向晴嘴上雖是這麼的,但還是乖乖聽了秦瀝瀝的話,掃了一眼他的人生履曆.

不看還好……

一看,當真嚇一跳.

哈佛大學金融系畢業,精通六國語,執掌整片東亞地區的交易命脈,身份還屬馬來的貴族,至于身家……

向晴初略數了一下上面的尾數'0’……

"1,2,3,4……10,11……"

"十一個零!"

秦瀝瀝點頭總結,"這還是他能公布的數字."

"……"

向晴覺得,一定是她數錯了.

"向晴姐,這回可真美了你了,多好的肥差啊!這種事,咱們想要,還輪不上呢!"

秦瀝瀝一臉的豔羨.

向晴干脆把資料本往她懷里一塞,"正好,那你去吧!"

"我倒是想去!"

秦瀝瀝又將資料本給塞回了向晴懷里,"可人家主編不肯!是人家莫總欽點了你去做采訪!"

"什麼?"

向晴詫異,"欽點了我??為什麼?"

"是咱們出版社就你名聲最燥,稍微能稱的上他莫總高貴的身份."

向晴扯了扯嘴角,拿手點了點他那過分張揚的履曆表,"這種身份,哪怕我的名聲燥得過一線明星了,那也怕稱不上他貴族大少爺吧!"

"你可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趕緊做做功課,准備訪問吧."

向晴無奈,抱著莫里爾的那堆資料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

莫里爾……

那個淡然如水的黑道教父?

如今怎麼又忽而搖身一變,變成了商業界的超級精英了?!

向晴對他其實沒有惡意的,相反的,心里對那個男人還存在著感激.

上次如不是他在自己臨危之前出手相救,自己又怎會完好無損的從酒店里逃出來呢?!

只是,在向晴眼里,他不管有多少身份,但有一個身份尤其避不開……

他是罪犯!!

就這一點,向晴就不太想與這個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翻看著他一張張密密麻麻的履曆表,向晴只覺頭疼不已.

實在的,自己當真沒想到,出來還有機會再同這個男人見面.

不過,一碼歸一碼,雖然向晴不想再與他又任何糾纏,但工作畢竟是工作,她也沒理由推脫.

所以,她還是認認真真的把采訪功課做好了,翌日,在指定地點與這個男人見面.

下午茶時間.

喜來登五星級大酒店內——

向晴被他的下屬領進套房會客廳的時候,莫里爾已經候在那里了.

他一席黑色的歐華西服在身,服裝剪裁別致,質地考究,襯在他完美的身形之上,將他尊貴的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

他微低頭,正專注的玩弄著手中的平板電腦.

向晴走近,不經意的掃了一眼,訝然.

他不是在辦公,亦不是在閱讀,居然是在……打游戲??!

而且玩的還是,Flappybird!!【不清楚這個游戲的,大家可以試著下下來玩一玩,非常*!】

向晴再一掃他的關數……

她本以為,像他這種高智商,高學曆的優質男人,關數不是999,那也得888吧?

結果……

3?!

才要躍'4’的時候,GAMEOVER!!

呵呵!

向晴張大著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不是吧?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智商其實也就跟自個兒差不多?!

簡直弱爆了!!

莫里爾將手里的平板電腦隨手往旁邊一擱,抬頭淡淡的掃了一眼表怪異的向晴,"開始吧."

"……"

連基本的寒暄都沒有!

仿佛是,兩個人在此之前,根本不認識!

向晴忙尷尬的收了自己的表,在他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不慌不忙的打開錄音筆,"莫先生,您好,我叫景向晴,是臨城報社的記者,這次能夠訪問到您,是我們報社的榮幸."

"第一個問題,我想代表廣大單身女性同胞們問問您,如今單身嗎?"

這麼花癡的問題,當真是上頭主編特別交代的,必須得問.

【今兒加更拉!!求月票月票,謝謝每一個親拉!!求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19):你在吃醋?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1):興趣愛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