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4):你喜歡我?  
   
尾聲(二)晴陸漫漫(24):你喜歡我?

一頓飯,向晴吃得心不在焉的.

秦瀝瀝開了瓶酒,遞給向晴,向晴沒拒絕,敷衍似的喝了兩口.

"向晴姐,是我的錯覺嗎?你的嘴巴怎麼看著比剛剛還腫了些?該不會是生什麼病了吧?"

"啊?"

向晴心虛的摸了摸自己的唇,斥她道,"你這丫頭怎麼老注意這些東西."

秦瀝瀝笑起來,"誰讓你腫得這麼明顯."

"……"

向晴咬了咬下唇.

掃一眼自己那張緊閉的房門,又悶頭喝了兩口酒.

啤酒,不醉人的那種.

"向晴姐,,你是怎麼把人家莫先生追到手的,讓我也學兩招唄!"

秦瀝瀝吃了口飯,又推了推向晴的胳膊,虛心向她討教著.

"我沒追他."

向晴如實交代,"我跟他也不是什麼男女朋友關系!就恰好認識而已."

"恰好認識?"

秦瀝瀝嘴里一口酒就差點噴了出來,"你當我是學生呢!恰好認識會接吻?還會吻得這麼激烈,連`嘴兒都能腫起來?"

向晴懶得跟她解釋太多,"你愛信不信了."

秦瀝瀝癟癟嘴,"行了,我相信你還不成嗎?"

她著,又給自己猛灌了幾口酒,這才問向晴,"向晴姐,你覺得我長得這麼樣?"

不知怎麼的,向晴覺得她問這些話的時候,語氣里多少帶著些傷感的緒.

"挺好."

向晴夾了塊肉放進自己嘴里.

"身材呢?"

"也不錯."

她的是實話.

"對吧?都不錯吧?!"

秦瀝瀝笑著,又給自己灌了口酒,"我也覺得我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可是……他就是不喜歡我!為什麼呢?難道我真的就那麼不招男人喜歡?"

向晴扒飯的動作,驀地一滯.

向晴知道,她的人是陸離野.

"你,像他那樣的花花公子,要什麼樣的女人才能入他的眼呢?"

秦瀝瀝難過的問著向晴.

向晴擱下手里的碗筷,心也變得有些沉悶起來,"既然知道他是花花公子,為什麼還要喜歡他呢?"

這話,向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問她,還是問自己.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任何緣由的!愛了就是愛了……"

"……"

向晴不話,只是定定的看著她.

實在的,她是有些同秦瀝瀝的,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她雖沒經曆過,可當年看三兒那麼痛苦的追求著自己的哥哥,她多少也能感受得到.

她不是那種善于出安慰人的人,只輕聲道,"先別想那麼多,吃飯吧!"

秦瀝瀝眼眶通,自嘲一笑,"你一定覺得我這樣子很可笑……"

她完,低頭,吃飯,不再多什麼.

向晴本就吃得心不在焉的,被秦瀝瀝這幾句得更加沒了心,飯菜擱嘴里也味如嚼蠟.

她干脆放了碗筷,"我吃飽了,你慢慢吃吧."

"你就吃完啦?不是才吃了一點點嗎?"

"嗯,吃不下飯,可能累著了,我先回房休息一會."

向晴著起了身來.

實在的,今而她真的挺累的,折騰了一整天,然後又在酒吧里遇到了剛剛那事兒,現在那肇事者的男人還在自己房間里窩著呢!

她能不累嗎?

向晴進了自己的臥室,順手將門闔上.

陸離野隨意的疊著腿,慵懶的埋在沙發里坐著,頭微低,正隨手翻閱著一旁的報紙雜志.

他褪了身上那件長風衣,只簡單的穿著一件白灰相間的條紋襯衫,下`身一條黑色的亞曼尼長褲包裹著他修長的雙`腿.

搭配很隨意,卻偏偏,總能被他穿出別樣的風姿來.

俊美綽綽,優雅翩翩.

鵝黃的燈光,妖魅的輪廓暈在里面,柔和了他凌厲的五官線條.

向晴看得有些出神,直到陸離野抬頭問她,"吃完了?",她才猛地回神過來.

點點頭,"嗯."

朝他走近.

隨手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搭在角落的衣架上,轉身看他,想了想,無奈道,"待會等她睡著了你再走吧."

"你喝酒了?"

她一喝酒,就臉.

所以,哪怕只喝了一點點,也能輕而易舉的被發現.

"嗯."

向晴點點頭,又補了一句,"她比我喝得更多."

陸離野隨手將報紙丟開,淡漠道,"她的事我不關心!"

"她跟三兒的關系不好,也是因為你?"

向晴忽而明白了什麼.

陸離野斂了斂眉,似有不悅,"你想什麼?"

向晴走至他跟前來,"我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女孩子,既然你跟三兒已經沒可能了,或許你可以考慮接受她,我看她是真心喜歡你的!而且,好像喜歡你很多年了!"

陸離野抬頭看著她,一直看著.

冰漠的眼底,沒有半許的溫度.

許久,他忽的伸手,一把將向晴拽到了自己腿上坐著.

向晴驚愕,掙紮,卻被他單手給牢牢制住.

他結實的胸膛口,貼在她纖柔的後背上,沉聲問她,"你是在讓我接受她?"

向晴只覺胸口有些悶疼,臉微微往後偏著,看他一眼,問道,"要你接受她應該不難吧?如果你對她沒感覺的話,剛剛又怎麼會吻她呢?"

白了,她還是在在意剛剛那個吻!

陸離野冷笑,聲音沒有半分溫度,"那我剛剛也吻了你,是不是也代表本少爺對你有感覺?"

他著,大手捧過她的臉頰,強逼著向晴別過臉來看他.

向晴被他如是一問,心里登時有些發虛了,心髒更是加快了跳動的頻率.

兩個人濕熱的氣息,交織在一起……

心緒一片紊亂……

向晴的視線掃過他那張妖魅的面頰,對上他旖旎的目光,卻又飛快的別開了眼去,"那……只能證明,你這個人比較花心."

她的呼吸,明顯不穩.

拉了拉他的手,試圖從他的懷里起來,"陸離野,你別這樣子,男女好歹授受不親,這樣的行為對于你這種經驗豐富的花花公子來可能真的無所謂,接個吻,擁個抱,可能對你們而都只是一種生活調劑品,娛樂娛樂,可是……"

"你們??"

向晴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陸離野給霸道的截住了.

"指的誰?除了我,還有誰像這樣對你隨便接個吻,擁個抱?"

陸離野問話的聲音,有些涼.

手,扣住向晴的臉頰,也不由收緊了力道.

目光凝著她,銳利了些分,"莫里爾?!"

慍怒,掩在眸底,很明顯.

向晴被他看得有些心虛.

不知怎的,明明跟眼前的男人,什麼關系都沒有,可偏偏,被他這樣一問,就好像自己真的做出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來一般.

"陸離野,你沒資格問我這些……"

明明是一句很強硬的話,卻偏偏,從向晴口中蹦出來,弱了不止三十個分貝.

"那你呢?同樣跟莫里爾糾纏不清的女人,就有資格給我扣上一個'花花公子’的頭銜?就有資格指使我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陸離野似乎真的有些惱了.

"我沒有要你非要跟秦瀝瀝在一起!!"

向晴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我的意思是,你如果覺得她還不錯,你可以考慮跟她試試!你們從前不是在一起處過嗎?!"

聽著向晴這番話,陸離野就覺心髒仿佛被什麼重重的撞擊了一下,那感覺,特別難受.

"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陸離野冷漠的了一句,將向晴從自己懷里推開來,起身,就往外走.

向晴見狀,忙伸手拉住他,"你干什麼去?"

陸離野回頭,皺眉看著她.

向晴一臉急色,"她現在還在廳里吃飯,你一出去,就被她給撞個正著了!"

"你就那麼害怕被他知道我們倆在一起?"

陸離野的臉色,冷得像冰.

"怕!"

向晴點頭,"我剛上班沒多長時間,我不希望和同事把關系鬧僵."

陸離野冷冷的盯著她看了一眼.

胸口的起伏,有些劇烈起來.

所以,在這個女人眼里,自己和她的關系,還比不上她那所謂的同事關系?!

陸離野順手將向晴扯了過來,立到自己身前來,半晌,才問她,"要藏多久?"

"等她睡了就好."

"……"

"不過……她一向睡得挺晚."

陸離野盯著她的眼神,銳利了些分.

"她今兒心不好,可能會睡得更晚."

向晴同他了實話.

陸離野瞪著她.

向晴微低頭,沒敢去看他.

卻忽而,聽得他無奈一聲歎息,沉聲道,"以後別再勸我跟任何女人了!"

向晴依舊低著頭,沒吭聲.

陸離野扯了扯她的手腕,又將她再拉近自己些分,低頭問她,"聽到沒有?嗯?"

他輕揚的嗓音,饒富磁性,如低沉的大提琴音,緩緩地,一下一下,撩`撥著向晴的心弦.

向晴依舊沒抬眼去看他,猶豫了少許時間,才低聲道,"既然你不喜歡她,就不要隨便吻她,女孩子會很容易因為這些親密舉動而誤會什麼的."

向晴完,重重的咬了咬唇`瓣.

話里的'她’,不單單指的是她秦瀝瀝,還有她自己景向晴.

"我沒有主動吻她!"

陸離野低頭同她解釋.

熱氣拂在她的發心里,有些酥`麻.

他健碩的身形,又不自禁的朝向晴靠攏了些分.

兩個人雖沒有肌膚相貼,卻也依舊能清楚的感受到對方的溫度.

"那你為什麼不推開她呢?"

"不知道."

陸離野搖頭.

眉目深斂,眸色暗了暗,歎了口氣,"可能是因為從前的一些事吧."

正當他在猶豫著要不要推開跟前的女人時,就恰好,被她給撞見了.

向晴聽聞他的答案,水眸里不經意的掠過幾許暗芒,故作輕松的笑笑,"那還不是余未了?"

"不想提她了."

陸離野不太想提起過往的那些事.

"好."

向晴點頭.

他不提,她就不提.

向晴抿了抿唇,猶豫了片刻,抬頭看他,"那往後能不能也不要隨便親我?"

陸離野目光炯炯的凝著她看.

向晴被他盯得有些芒刺在背的感覺,忙解釋,"我只是不喜歡這種親近的感覺."

她怕自己一不留神,就陷入進了他給的溫柔陷阱里去.

那無法自控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對于向晴的要求,最後,陸大少爺直接選擇了用行動回應她.

長臂一勾,攬過她的細`腰,下一瞬,俯身低頭,攫住了她秀人的唇.

就聽得他悶在她的唇齒間,啞聲呢喃道,"可我就喜歡這種跟你親近的感覺……"

會讓他呼吸加重.

會讓他心跳不自覺的加快.

會讓他身體莫名升溫.

會讓他……

想要!!

更會讓他,患得患失……

這種複雜而無法自控的感覺,是他陸離野從前從來沒有領會過的.

這感覺,雖不美妙,但偶爾想起來,竟會莫名的傻笑.

陸離野擁著她,故意往*`上一帶,兩個人一同滾落到柔軟的大*`上.

這回,陸離野在下,向晴在上.

向晴跌落在他懷里,臉頰燥,掙紮著要從他懷里爬起來,卻被陸離野霸道的給制止.

仿佛是怎麼吻都沒吻夠似的,伸手捧住她的臉蛋,攫住她嘟起的唇,又肆意的含`吮起來.

另一只大手,更是沒閑著……

不自禁的,在她的腰`際間,游離起來.

即使隔著一層衣衫,向晴卻依舊能感覺到從他的手心里傳來的那份熱度……

向晴的呼吸,變得紊亂起來.

手慌亂的去抓他的大手,"陸……陸離野,別亂來!你……你再亂來,我告你非禮啊……"

向晴的警告,換來的卻是陸離野的一個翻身,直接將她霸道的壓在了身下.

目光灼熱的盯著她看,唇卻還肆意的在她的唇`間舔`舐`著……

吮過她的唇,再到她尖細的下顎,再到性`感的脖頸……

向晴嬌身激顫,明明想要抗議的,卻偏偏,生澀的她,完全抵不住他給予的這份快`感.

"別鬧……"

向晴軟聲斥他.

他濕熱的舌尖,撚轉到她的耳根後,就聽得他喑啞著聲線,認真的警告她,"以後不許再讓莫里爾碰你!!"

向晴的心髒,因他這一句強勢的話語,驀地漏跳了一拍.

一時間,她竟然不知該如何接口才好.

半響,她木訥的問他,"為什麼?"

"我不喜歡!"

陸離野真的很霸道!

向晴定定的注視著眼前俊美無儔的男人.

鬼使神差的,她居然張口問了一句,"那你喜歡我嗎?"

話一問出來,登時,兩個人都愣了.

向晴回過神來,只覺尷尬極了.

想掩飾,卻不知該些什麼好.

卻哪知陸離野毫不避諱的回答她,"喜歡!景向晴,我喜歡跟你在一起相處的感覺."

他的態度,很認真.

回答,更是毫不猶豫.

那迷離的聲線,足以讓所有女孩為之心動.

而向晴,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我沒辦法確定這份喜歡能夠維持多久."

陸離野緊跟著補充了一句.

態度,很誠懇.

誠懇到,讓向晴剛剛溫熱的心,頓時一涼.

心髒,往下沉了又沉.

向晴覺得,自己當時的表,應該很奇怪吧!

"陸離野,你這不叫喜歡,你這叫頗有好感,卻不是真正的愛……"

或許,他對三兒那樣的,才是真正的愛.

而其他人,不過只是他心沿處經過的過客而已,掀起一圈漣漪之後,再回歸平靜.

這樣的感覺,男人與女人其實會經常出現的,但往往卻擦不出什麼火花來,又或者最後因一方耐不住寂寞而戳破了那張*的薄膜,而關系宣告破裂,感也自然蕩然無存.

這*,向晴的心複雜到讓她難以入眠.

陸離野到底還是走了.

躺在自己空蕩蕩的房間里,向晴甚至會想,他們的下次見面,會是什麼時候……

心里空落落的,一瞬間像是被什麼給掏空了一般.

向晴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最後干脆給云璟撥了通電話過去.

"睡了嗎?"

"沒呢!"

云璟這會正在專心研究著她的美食料理.

久久的見向晴沒吭聲,云璟適才不放心的問了一句,"怎麼了?打電話過來又不話."

"沒事,就睡不著,找你聊聊."

向晴輕描淡寫的應著.

云璟擱下手里的活,"想找我聊點什麼?"

"三兒,你朋友……陸離野,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感謝每一個親們的月票哇!麼麼噠!!求月票,最後一天了哦,再不丟下來就要作廢拉!!!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3):跟我接吻,什麼感覺?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5):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