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5):我想你!  
   
尾聲(二)晴陸漫漫(25):我想你!

"三兒,你朋友……陸離野,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向晴沒同云璟打馬虎眼,直奔主題.

云璟一愣,"怎麼回事?這問題我實在太耳熟了,你哥當時在的時候,反反複複的問過我好多遍!怎麼今兒你也突然跟我八卦起來了?"

"嗯,就好奇問問……"

"秦瀝瀝跟你提起過他?"

"嗯,過."

向晴點頭,末了又道,"今兒他們倆接吻,恰好被我給撞見了."

"你見到陸離野了?"

云璟震驚,"不,不對,你見到他們倆在一起了?"

末了,她輕嗤一聲,有些不屑,"陸離野這家伙,都兩年了,口味怎麼還一點也沒變,依舊這麼糟糕!人好馬都不吃回頭草呢!他倒好,還嚼出勁兒來了,連條馬都不如!"

向晴聞笑了,"你好像特別不待見秦瀝瀝啊?"

"對!特別不喜歡她,你最好離她遠點!還有,她喜歡陸離野好些年了,你要不想被她算計,離陸離野也最好越遠越好!咦?不對呀……"

云璟到這里,忽而察覺出了些許不對勁來,咂咂舌,"你這麼晚打電話給我八卦陸離野的事,向晴,你該不會……對他動心了吧??"

"沒有的事!!"

向晴急忙否認.

"真的沒有?"

云璟逼問.

"真的沒有!"

向晴非常肯定的否認著.

"那就好."

云璟似乎長松了口氣,"向晴,你可千萬別對那壞子隨便動心……"

"嗯?"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換女朋友就跟女人換衣服似的!哪個女人要真的愛上了他,那就注定是一個劫!不了解他的人吧,可能會覺得他是個花花公子,可其實吧,是他的心性問題!他心性不定,對愛觀也不如我們一般,我們崇尚的專一,可他崇尚的是樂趣!他喜歡在這里面尋找隨性的樂趣,喜歡與不喜歡只在一念之間!他不喜歡秦瀝瀝是有緣由的,像秦瀝瀝那樣專注的愛,他根本承受不起,當然也給予不了."

云璟其實是相當了解陸離野的.

"難道他喜歡三心二意的女孩子?"

"他喜歡像迷一樣的女孩!越是不睬他的,他越喜歡!所以往往他將這樣的女孩子勾到手之後,結局就是……分手!對于他而,追求的過程是樂趣,而結局于他,並不重要!"

云璟認真的同向晴分析著.

向晴笑笑,"這家伙還真是游戲人生啊!"

"可不是!"

這一點云璟很是贊同,"不過,沒有誰能夠否認他的生活態度就不好!至少,他這樣的活得比所有重感的人都豁達!對吧?"

"對."

所以,他那句話,實在太誠懇不過了.

——我不知道,我對你的這份喜歡能夠維持多久……

"向晴,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突然跟我問起他來?"

云璟還有些不明所以.

"三兒……"

向晴喊了她一聲,微微頓了頓,才道,"你知道陸離野其實一直喜歡你嗎?"

電話那頭,云璟忽而了然了過來,"你真的對他動心了."

向晴沉默不語.

沒承認,亦沒否認.

因為,連她自己都認不清楚自己對于那個男人的感覺.

"我不想喜歡他!"

向晴真的不想讓自己愛得太辛苦.

花花公子,她愛不起!

云璟歎了口氣,"這種事,誰也沒辦法替你做主的,還有,如果真的愛了,逃避也不是個辦法!不過,我能八卦一下,一貫頭腦冷靜的景向晴是如何瞧上了花花公子陸離野的嗎?"

向晴瞬間被云璟給逗笑了,"脫不了你的干系!"

"真的?"

云璟笑起來,"照你這麼來,我豈不是還成了牽線的月老?趕緊給我."

"不了!困死了!以後有機會再告訴你吧."

她答應了陸離野要替他保密的.

"OK!"

云璟點頭,收線之前又同向晴了一番話,"他陸離野喜歡我是真,不過,他不愛我!向晴,你知道愛是什麼?愛這玩意兒是非常自私的,如果真的愛上了,決計不會甘願就這樣默默無聞的做幾年朋友的!就像我始終不甘願做你哥的妹妹一樣,哪怕遍體鱗傷,我也想告訴他我心里的想法,可是他陸離野從來沒有對我做過任何的表示,甚至于連他的心思都沒告訴過我!相信我,真正的愛沒有這麼偉大的!"

云璟的一番話,倒著實讓向晴怔愣了許久.

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曾經那個什麼都不懂的!三,會如此認真的跟她上一堂深刻的愛理論課.

——————————————最新章節見《添香》——————————————

阿祖隨著陸離野回酒店.

一路上,陸離野的心,似乎格外順暢.

薄唇!間,仿佛還殘留著那個女人的味道……

別樣的芳香,總能讓他流連忘返.

"野哥,你剛剛找向晴姐解釋清楚了?"

阿祖見陸離野心不錯,忙關切的詢問了一句.

"解釋什麼?"

陸離野不解的看著他.

阿祖囧.

"就你跟別的女人接吻的事啊."

"我需要跟她解釋嗎?"

陸離野斂了斂眉.

而後,緒又變得稍有不悅起來,"她還跟別的男人接吻呢!該死——"

想到她那雙腫的唇!瓣,陸離野就覺心里憋得慌.

"野哥,你現在跟向晴姐到底什麼關系啊?不是男女朋友的關系嗎?"

阿祖實在不明白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了.

她景向晴不是他野哥的女人嗎?怎麼又跟別的男人*不明了?

"男女朋友?"

陸離野微微愣了愣,眸色暗沉了些分.

"阿祖!如果你是一個女人,在我和他莫里爾之間,你會更樂意選誰?"

"選做什麼?男朋友?老公?"

阿祖認真的問.

"都好!"

老公??

這兩個字眼,是他陸離野活了這麼多年,從來從來都沒有想過的!

而現在,自然也不想.

"做男朋友的話,如果只是玩玩,那我肯定選野哥了!如果是老公的話,那我誰都不選!"

陸離野劍眉一蹙,面色沉了下來,"為什麼?"

"像你跟莫少這樣的男人,實在不適合做老公."

阿祖麻著膽子繼續,"女人都喜歡安穩一點的男人……"

陸離野非常不喜歡阿祖的答案.

"那你做這行,一輩子都別想娶到老婆了!"

"……"

阿祖差點哭了.

自那夜之後的半個月里,向晴再也沒見過陸離野了.

他就是這樣,憑空出現,然後憑空消失.

卻偏還留下揮之不去的痕跡,讓她總是在不經意之間忽而想起.

向晴這些日子,同公司的一名名叫康示揚的海歸男職員走得比較親近.

倒不是她刻意的,而是多事兒的秦瀝瀝有意撮合他們倆.

實在的,這康示揚各方面的條件都比較優越,為人也不錯,對向晴的體貼更是無微不至,所以,向晴也沒抗拒與他的靠近.

反正男未婚,女未嫁,不定就這麼慢慢的培養出了感呢?

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何況,他們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近水樓台還先得月呢!

這日,公司大部分的同事加夜班趕稿.

秦瀝瀝還是實習記者,所以她的活兒比較閑,早忙完先下班回家了.

等向晴下班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凌晨了.

康示揚也恰好忙完,便要求送向晴回家.

太晚,公交和地鐵早就下班了,這個點兒,的士也不好打,向晴也就沒再推脫,就讓康示楊送了自己回家.

很快,車在她的公寓樓前停了下來.

康示楊下了車來.

"謝謝你,示楊."

向晴禮貌的道謝.

"不用,這是我應該的."

康示楊笑起來很溫和,"你趕緊上樓去吧,外頭怪冷的,都這個點了,早點休息."

"好的,你也是."

"明天見."

康示楊從向晴道別.

"晚安,明天見."

向晴沖他擺擺手,目送著他的車離開了公寓,她方才轉身往樓里走.

她住二樓,自然不用搭乘電梯了.

向晴直接走樓梯.

樓梯的聲控燈不知什麼時候壞的,深夜里走起來,還怪滲人的.

向晴連忙加快了上樓的步伐.

卻忽的,一只長臂驀地從黑暗中探出來,一把撈住了她的細!腰,整個人順著那股強大的蠻力就往樓下墜了去,直接跌進了一堵結實的胸膛里,甚至不等她尖叫出聲,她的唇,就已被人在黑暗中精准的捉住,整個人被壓在了一堵冰冷的牆壁上,動彈不得.

起初,向晴是害怕的.

臉色煞白,渾身發軟.

可當那濕熱的舌尖熟稔的撬開她的貝齒,迫不及待的竄入進她的檀口間來時,一瞬間,向晴心里所有的恐慌迅速轉換為羞惱,手攥成拳頭,一個一個的落在對面男人的胸膛上,"滾開!!臭流!氓——"

結果,這名'臭流!氓’回應她的,是更加變本加厲的入侵.

單手捧高她的臉頰,讓她更加深入的承接著他這一記思念的吻.

半個月不見,好不容易偷了個空閑跑出來找她,結果……

居然看見她跟另外一個男人打得火熱!

這家伙,又換對象了!!

簡直不可饒恕.

陸離野一邊想著,一邊肆意的啃噬著她的唇,另一只手,更是變本加厲的對她上!下!其!手起來.

向晴嚇了一跳,"你干什麼?!"

她雖然看不清跟前男人那張冷峻的臉,可他的氣息,他的味道,她再也熟悉不過了.

"干/你!"

陸離野完,當真就去扒向晴的外套.

"靠!"

向晴怒罵了一句,"你發什麼瘋啊?!"

"剛剛那個男人是誰?"

陸離野一邊懲戒著她,一邊問她.

"我同事而已!"

向晴解釋.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陸離野,你夠了,你別脫了————"

向晴尖叫.

然而,回應著她的卻是……

雙!腿一涼.

這混球!!!

"你瘋了!!現在我們在外面,陸離野!!你別給我亂來——"

陸離野對于她的喊聲,充耳不聞.

健碩的身軀將她抵在牆壁上,唇!舌不停地含!吮著她的耳!垂,盡的挑/逗著她,"這幾天有沒有想我?"

他的聲線,喑啞著,透著明顯的!欲.

向晴的心,激烈的顫抖著.

貝齒緊!咬著下唇,盡可能的控制著自己因他而失控的緒,"沒……沒想."

"可我想你……"

從那天晚上回去之後,陸離野就像魔症了一般,無時無刻的不在想著她.

甚至連做夢都是她!

然後,好幾個夜里,他發了chun夢.

才以至于,到現在,見到她,有些……難以把持!!

而且,也不想把持!

他覺得他該以實際行動告訴這個女人,自己對她的所屬權!

向晴沒想到他會突然出這樣的話來.

好不容易打算忘記這個男人的,心理斗爭每天都在進行著,卻在這一刻,在這個黑暗里,因他一句話……

而輕而易舉的瓦解!!

他捏著她精巧的下顎,居高臨下的與她的唇癡纏著.

"我不在的這兩個星期里,又勾搭了一個男人?"

陸離野的幽眸,在暗夜里,熠熠生輝.

攫住她,讓她,有些難以呼吸.

向晴不回答,他便蠻橫的擠開她的雙!腿,強勢的長!驅!直!入.

"啊——"

向晴疼得尖叫,長喘了口氣,"陸離野,你瘋了!!你快出去,你知不知道這是哪里?"

天!!

他們倆還在走廊里……

這家伙居然如此明目張膽!!

"回答我的話!"

陸離野的聲線,明顯沉了許多.

不費吹非之力的將她摟抱起來,纏在自己腰!肢上,一下又一下,深沉的索要著她.

真的,從他出現,到此刻這一步,向晴都有些始料未及.

見向晴不回答,陸離野的動作愈發凶猛而急速起來,狠狠地,一波一波沖撞著她,"景向晴,你再在不安分的話,信不信我重新把你擄回去?"

"你敢!"

向晴額上,熱汗涔!涔.

亢奮得想要尖叫,卻又不敢,只能死死地咬著唇!瓣,壓抑著心里那份激蕩的感覺.

"陸離野,你現在……你現在根本就是在強J!!你就不怕我跟佟叔?"

陸離野低低的笑了,壞壞的湊近她,在她耳邊低喃了一句,"強j會這麼濕?"

"流!氓——"

向晴羞憤的大罵.

結果,換來的卻是他愈發凶猛的進攻.

向晴討饒,"陸離野,別在這里……我怕……"

"怕什麼?"

"被人看到的話,你還讓不讓我活了?"

向晴覺得這男人的臉皮,簡直能厚得過城牆了.

"那我抱你進屋."

陸離野非常不舍得的從她的身體里退了出來.

"不要——"

向晴拒絕,"瀝瀝在."

"那你想怎麼樣?"

陸離野憋得特別難受.

健軀貼在向晴的身上,讓她深刻的感受著他的熱.

向晴咬了咬唇,喘了口氣,想要避開他的挑/逗,"各回各家……"

"……"

結果,換來的是陸離野更加凶猛的懲罰.

"我錯了,我錯了!!"

向晴尖叫,喘著氣,"去酒店,去酒店還不成嗎?"

向晴本以為陸離野聽到這話會停下來的,可結局不過只是他稍微緩了緩節奏.

手臂勾緊她的腰!肢,就聽得他啞聲道,"晚了……我已經舍不得出來了."

"……"

靠!

*!!

最後……

兩個人還當真就在樓道里完成了第一局.

向晴很怕被人發現,所以一直膽戰心驚的,有些走神,以至于讓陸大少爺也覺得非常不盡興.

然後,他厚著臉皮央求她陪著自己去酒店.

向晴登時真的有一種想甩他一巴掌的沖動.

"陸離野,你這麼晚來找我,就為了做這事兒嗎?"

陸離野沒有回答她的話,直接將她擄上車,直往就近的五星級酒店疾馳而去.

向晴是半推半就的同他開好房間的.

實在的,兩個人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再去抗拒,似乎有些矯.

何況……

她身體里的反應,並沒有褪去.

她也是有需要的!

一進酒店房間,陸離野就將向晴扔在了*!上,下一瞬,整個人就朝她壓覆了過來.

向晴的雙!腿條件反射的盤住了他精壯的腰!肢,承接著他帶給自己的一波又一波歡愉……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4):你喜歡我?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5):送給她一件別樣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