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5):送給她一件別樣的禮物  
   
尾聲(二)晴陸漫漫(25):送給她一件別樣的禮物

向晴的雙!腿條件反射的盤住了他精壯的腰!肢,承接著他帶給自己的一波又一波歡愉……

"用……用套!!"

在喪失理智的最後一刻,向晴提醒陸離野.

抓過*頭的安!全!套給他,卻反被他丟了開去,"剛剛也沒有,現在用不用也沒所謂了,而且那玩意兒影響感覺."

其實,他陸離野從來都有個好習慣,那就是做這種事……一定帶!套.

沒有任何特例.

而今兒……樓道里的那次,就成了他的特例!!

連他自己也沒想明白到底為什麼.

在酒店里,到底不同于外面,兩個人明顯都放縱了許多.

就連一貫冷靜處事的向晴,也不自禁的墜在了他給予的海中,不可自拔.

旖旎的氛圍里,誰也沒有心思去琢磨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會讓他們倆如此難舍難分.

或許……

愛與性,當真是可以分離的!

愛,屬于靈魂的歸屬.

而性,只局限于柔體的需求!

一整晚,向晴不知被陸離野要了多少回.

起初,向晴的身體還有些生澀,總沒辦法與陸離野一塊共赴巔峰.

但好在陸離野的耐心極強,更沒有隨便敷衍了事,他似乎格外在意向晴身體的感覺.

時不時的會詢問她,"舒不舒服?"

"這個姿勢,喜不喜歡?"

向晴總是很羞于回答這種問題.

只是咬著唇,搖頭,或是點頭.

陸離野干脆拿了個靠枕過來,塞在向晴的腰身下,將她的雙!腿抬高,讓她更深入的承接著他的侵占.

向晴似乎對于這個姿勢極為敏感,好幾次抑制不住的尖叫出聲來.

手,抓著被子,篡得緊緊地.

呼吸急促,溫熱,伴隨著重重的喘!息聲在房間里此起彼伏的響著.

隨著陸離野一次又一次深重的進攻,終于……

向晴湧瀉!了出來……

與他,一同達到了興奮的頂端.

靠枕被她給弄髒了,以至于讓她都羞于去看.

臥室里,凌!亂不堪……

衣裳散亂了一地.

歡!愛過後彌留下的味道,充斥在空氣里,旖旎萬千.

直到此時此刻,向晴都覺得自己宛若還在夢里一般.

陸離野還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熱汗淋漓,將兩個人的身體染了個透濕.

他猿臂鎖緊向晴的細!腰,熱切的目光凝住她,低聲笑著.

"你笑什麼?"

"滿意嗎?"

陸離野壓低聲音詢問她.

向晴羞惱的推了推身上的他,著臉兒不答話,"起來吧,我先去沖個澡."

"先回答我的問題."

陸離野反手握住她的手,包裹在自己手心里.

"回答什麼?"

向晴故意假裝不懂.

"我讓你舒服嗎?"

"……"

"嗯?"

見向晴咬著唇!瓣,著!臉,嬌羞的沉默不,陸離野眯了眯桃花眼,湊近她的耳畔間,低語的呢喃一句,"你不,我當你默認了……"

"……"

向晴的臉,滾燙得燒了起來.

陸離野忽而起了身來,抱起她就往浴!室走.

"你干什麼?"

向晴嚇了一跳.

"洗澡."

他倒是一臉坦然.

"我自己來."

向晴堅持.

"我幫你!"

陸離野更堅持.

"不用!"

向晴羞惱.

"乖……"

"……"

陸離野擁著向晴站在花灑下,任由著溫熱的水珠,將兩個人的軀體淋了個透濕.

猿臂緊緊地撈住向晴的腰身,另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稍稍抬高.

晶瑩的水珠沖下來,打落在她緋的臉頰上,迷離了他的視線.

她明動的眸子里,氤氳著薄薄的霧氣,那模樣兒印入他的眼中,竟有些無辜.

"今晚的那個男人是誰?"

他的聲音,沙啞得似從幽谷里發出一般.

對于這個問題,他似乎格外的堅持.

"我同事."

向晴仰高頭,低聲回應著他的問話.

"你喜歡他?"

陸離野的桃花眼,危險的眯了起來.

將向晴浸!濕的臉頰抬得更高.

向晴與他的身高,有著一定的懸殊,被他扣著,腳只能輕踮,方才能夠到他的高度.

"我沒有喜歡他!"

向晴站不住,只能下意識的伸手圈住他精壯的腰身.

"以後離他遠點!"

對于向晴的答案,陸離野似乎極為滿意.

薄唇勾了勾,下一瞬,低頭,就吮住了她的唇,就聽得他貼著她的唇!瓣,低喃了一句,"我看得出來,那子對你有非分之想!所以,離他遠點,越遠越好!!"

向晴喘了口氣,含糊的回應他,"你會不會太霸道了點?"

"嗯,對你就該霸道點!"

陸離野笑著,一把攬過她,埋進自己懷里來,"不許再話了,乖乖接吻!"

而後,舌根一卷,便狂狷的攻占了向晴的檀口,讓她再也不出半句清晰的話語來.

"……"

這家伙!!

當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向晴順著他的話,不再鬧騰,拋開心里所有的雜念,順著自己的內心,迎合著這一記熱切的長吻……

很多時候,向晴不明白自己和這個男人的關系到底是怎麼樣的.

愛?

談不上!

要沒有感,那現在的纏!綿又算什麼呢?

她想,至少這一刻,他們是有感的.

只是,沒有誰能確定,這份感能夠維系多久……

不定,明天一睜眼,就消失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暖暖的晨曦,透過淺白色的窗簾映射!進來,篩落在向晴綿綿的嬌身上.

她懶懶的翻了個身,揉了揉惺忪的睡顏,睜開了眼來.

眼前,一切的擺設,都是陌生的.

房間里,還彌留著歡!愛過後的旖旎之味……

向晴愣了好半晌,適才回神過來,昨夜的一幕幕就像放映一般,從她的腦海中閃過.

從伸手不見五指的樓道,再到酒店的這張*!上……

向晴下意識的環顧一眼四周,搜尋著那個男人的身影.

"陸離野?"

沒見著,也沒應答.

她掀開被子下*,去洗手間里找他.

探頭往里瞧了瞧,什麼都沒有.

"陸離野?"

向晴又喊了一聲.

出了臥室,去廳里尋他.

然而,讓她失望的是,大廳里亦根本沒有他的身影.

向晴這才意識到,他走了!

留下她獨自一個人……

這感覺,真的,相當糟糕!!

向晴站在廳里,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心里仿佛一瞬間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掏空了一般,特別不是滋味兒.

即使,她不願意承認,但知道陸離野的離開後,她的心已經明顯的一落千丈.

悵然若失的回房,將自己無力的砸進大*里,試圖緩一緩心里的落差感,再起*!上班.

忽而,*頭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向晴連忙坐起了身來,還奢望著是陸離野的來電,然而當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時,期待的心,瞬間沉了下來.

電話,是秦瀝瀝打來的.

正當向晴猶豫著要不要接時,卻忽而,眼前一亮,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驚喜萬分.

她的手機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件掛飾.

掛飾是水晶鑲嵌的,玲瓏剔透,相當精巧,而這個掛飾,不是卡通娃娃一類的,而是一個字……

那個男人的……姓氏.

——陸

"嗤——"

向晴忍不住眯著眼,笑出聲來.

這家伙居然就這麼自作主張的在她的私有物上掛上了他的名字,太囂張了吧?她有允許嗎?

可是,為什麼她剛剛那不愉悅的心,卻因這個新的發現而變得開心起來了呢?

向晴登時有種原地滿血複活的感覺.

起*,洗漱,上班.

心似乎還不錯.

坐在出租車上,無聊的把!玩著手機上忽而多出來的水晶掛飾,揣摩著他送自己這東西到底是何用意.

玻璃窗上,映射!出一張噙著淺淺笑意的臉蛋兒……

彎起的眉眼間里,盡數都是旖旎的薄光.

向晴見到玻璃鏡上的自己,怔了數秒,回神過來,拍了拍自己泛著潮!的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些分,"瘋了……"

她居然開始會思念,會回味了!!

這對她而,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啊!

向晴才一進辦公室,秦瀝瀝就圍攏了過來.

"向晴姐,你昨兒晚上去哪里了?怎麼沒回家?早上沒見到你,害我擔心了好久!"

"呃……回了自己家里一趟."

向晴胡口編了個謊.

"可是,康示揚你回了咱們公寓啊!"

秦瀝瀝一臉狐疑的瞅著她.

"對,是回了,然後又走了."

向晴把包往辦公桌上一擱,掃了秦瀝瀝一眼,"干嘛?今兒不用上班啊?"

秦瀝瀝倚在向晴的辦公桌上,*的打量著她,"你老實交代,昨兒晚上根本沒有回家吧?"

她著,又指了指向晴的脖子,笑出聲來,"上面都寫著呢!"

"?"

向晴狐疑的眨眨眼,摸了摸自己脖子,"什麼?"

"自己看去!不老實!"

秦瀝瀝完,*一笑,轉身就忙自己的去了.

"什麼東西啊?"

向晴連忙從自己包里翻出一面鏡子來,當看到鏡子里,自己的脖子上那成片的吻痕時,向晴徹底……囧了!

難怪剛剛她進公司時,所有經過的同事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瞅著她.

真該死!!

"向晴."

忽而,頭頂響起康示揚溫潤的問話聲,"昨晚睡得好嗎?"

向晴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脖子,抬頭,敷衍的笑笑,"很好."

康示揚微微笑著,指了指她的眼睛,關切的道,"黑眼圈還有點重,今兒早點下班,晚上早點休息,補補眠吧."

"啊……好……"

向晴尷尬極了.

她黑眼圈能不重嗎?

昨兒晚上,折騰了整整一宿時間,等于就沒合過眼,直到早上凌晨四點多,向晴才暈暈乎乎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陸離野那家伙怎麼就那麼能折騰.

"脖子……"

康示揚指了指向晴捂著的脖子,笑笑,"怎麼了?"

"啊,沒事,沒事……"

向晴連忙搖頭,將脖子唔得更緊,"那個,示揚,我還有點事,先出去一趟."

"嗯,好."

康示揚點頭.

向晴完,抓過桌上的錢包就要走,卻還是被康示揚給叫住了,"向晴!"

"啊?"

向晴回頭看他.

"下班能賞臉一起吃個飯嗎?"

"……"

這是要約會她的節奏嗎?

向晴忽而間想起陸離野昨兒晚上警告過她的話,心頭微熱,笑了笑,搖頭拒絕道,"真是不巧,示揚,今兒是我家里的家庭日,晚上必須得回家吃飯."

"好,不著急,那改天."

康示揚亦不強求.

"好,謝謝."

向晴完,打了個招呼後就急匆匆的下樓往一樓的便利店去了.

買了幾張創可貼,正預備出來,經過貨架的時候,一眼瞄到了貨架上的事後避/孕藥.

向晴這才想起昨兒晚上他們倆根本沒做措施.

又轉而從貨架上拿了一盒藥,以及一瓶礦泉水,付款,出了便利店.

向晴飛快的吞服了事後藥,又去一樓的洗手間里,把脖子上的吻痕用創可貼貼好.

直到瞧不出半點痕跡,向晴適才滿意.

只是,看著自己脖子上那幾枚怪異的創可貼,怎麼就有種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呢?

唉,不管了,隨他去吧!

……………………………………

中午休息的時候,向晴忽而接到了云璟的電話.

"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了,現在大概也晚了."

"什麼呀?"

向晴有些狐疑.

"昨兒是陸離野的生日."

"昨天?"

向晴一愣.

"看來我真的晚了."

其實她也是剛剛想起來的.

她云璟向來不記得別人的生日,能突然想起來對她而也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沒."

向晴搖搖頭,倒是有些詫異,原來昨兒是那個男人的生日.

他是因為自己生日才來找她的,還是恰好想起她呢?又或是恰好經過就順便過來看看她了?

明明是他的生日,她卻反收了他一份禮物……

向晴同云璟又聊了幾句後,便掛了電話.

看著手機上那枚水晶掛飾,向晴的心就變得有些不平順起來了.

後來,她做了個非常大膽的決定……

那就是,下班後去太子酒店找他!

直到向晴站在了酒店別墅的門口,她才忽而意識到自己的瘋狂.

自己當年可是好不容易從這可怕的地方逃出去的,如今,她居然還敢回來?!

她想,她一定是瘋了!!

門鈴響起,來給向晴開門的人是栗蕪.

"向晴姐??"

一見向晴,栗蕪簡直還有些不敢相信,一下子沖上去抱住了她,就差沒痛哭流涕了,"向晴姐,你回來了!!太好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怎麼會!"

向晴回抱了抱她,再見栗蕪,心里頭也有些激動.

栗蕪連忙拉著她進屋,"向晴姐,你回來是不是就不走了?唉,你不在的這些日子,可把我無聊透了,連個話的人都沒有呢!"

"不,我還得回去的!"

"還要回去啊?"

栗蕪似乎有些失望了,腦袋又往窗外看了看,擔憂的問她,"你進來這里沒被妖姐的人看見吧?"

"應該沒有,我直接從別墅區的後門進來的,沒經過酒店那頭."

有了上次的經驗,向晴自然得心行!事.

"那就好."

栗蕪長松了口氣,"不過就算見著,她也不敢再拿你怎麼辦了!上回她在局子里關了大半個月呢!還是厲哥找人把她給保出來的呢."

才關半個月?太便宜她了吧?

向晴挑挑眉,故作不經意的環顧一眼四周,沒尋到陸離野的影子,亦沒見著阿祖.

"黎少呢?"

向晴問栗蕪.

"啊,黎少還沒回來呢!是今天有一筆重要交易,我看阿祖五點就走了!"

"這樣啊……"

那今兒早上他的不告而別,是不是可以解釋他其實有重要的任務在身呢?

"沒事,他們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向晴姐,你是不是還沒吃晚餐啊?"

"我已經吃過了,沒事,我等等他吧."

"好呢!"

向晴就一直坐在廳里等著陸離野.

起初,栗蕪沒事兒的時候,還會陪她聊聊天,八卦幾句最近酒店里發生的一些事,後來,栗蕪忙去了,就剩向晴一個人在廳里等著.

向晴本來昨兒夜里就睡得不好,加之今兒又忙了一天,這會才不過九點時分,向晴就已經熬不住了,一不留神就歪在沙發里睡著了.

陸離野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一點時分了.

"野哥,你可終于回來了……"

栗蕪壓低著聲音同他話,唯恐會吵醒里面的向晴.

"怎麼了?"

陸離野一邊拖著身上的長風衣,一邊問栗蕪.

"向晴姐回來了!"

"什麼?"

陸離野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大概是等您等累了,她這會已經窩在沙發上睡著了."

陸離野忙將風衣轉交給栗蕪,換了鞋,快步進屋.

果然,沙發上,就見向晴嬌憨的躺在那里,睡得正香.

陸離野幽暗的眸仁不自覺柔和了些分.

心,也一瞬間仿佛被什麼化開了一般.

確實,她會出現在這里,著實讓他很意外,也很驚喜.

他壓低聲音問身旁的栗蕪,"她什麼時候過來的?"

"八點不到就來了."

"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

陸離野的臉色微微沉了些分.

"我是要打的,可向晴姐怕打擾了您,沒肯讓我打……"

栗蕪忙解釋.

"行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栗蕪接收到命令,連忙退出了主廳去,把獨立的空間留給了他們倆.

陸離野才一走近向晴,還未來的及靠近,向晴就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

一見陸離野,她忙坐起了身來,"回來了?"

陸離野不話,只站在她跟前,單手隨意的兜在褲口袋中,頭微低,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

眉眼間,仿佛還噙著一抹壞壞的笑意.

視線灼灼,一瞬不瞬的凝著她.

目光太炙熱,仿佛是要活生生的將她灼燒了一般.

"你……你干嘛這麼盯著我看?"

向晴當真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陸離野心甚好,沖她攤開大手,"把手機給我."

"……"

"干嘛?"

"拿來!"

【親愛的們,節日快樂!!】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5):我想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7):昨兒明明是你折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