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29):花花公子的三觀很正!  
   
尾聲(二)晴陸漫漫(29):花花公子的三觀很正!

見……見他母親??

為什麼??以什麼身份去見??

向晴的心髒,忽而就像跳脫的兔子一般,"砰砰砰——"的在她的心房里亂竄起來.

"不過,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她了."

他忽而又補了一句.

向晴仰頭看著他.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此時此刻,總感覺在他那張一貫放-蕩不羈的俊顏上見到了幾許傷愁.

向晴反握住他的大手,"想媽媽了?"

陸離野低頭看她,對上她關切的水眸,他如實有點,"還真有點."

"多長時間沒見過了?"

"一年多了!進這里後就再也沒見過了."

陸離野著,給向晴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

向晴沒進去,只倚在一旁,同他繼續聊天,"這事,你爸媽知道嗎?"

"知道."

陸離野著,燃了支煙,點上,抽了幾口,嫋嫋的煙圈從鼻息間漫出來,朦朧了他重墨的眼潭,"他們都知道家里出了名逃兵,然後逃出去後成了黑社會的混混!就為了這事,沒少挨我老爸的毒打,後來也就跟家里人決裂了."

陸離野的聲線很沉,很澀.

修長的身影,懶漫的倚在車身上,頭低著,繼續抽煙.

短碎的劉海打下來,路燈投影下,形成一片陰影,陰掩著他那雙晦澀的深眸.

向晴心里忽而一痛.

她站直身子,著急的替他證名,"可你不是混混!"

陸離野看著她一本正經的模樣兒,忍不住眯著鳳眸,笑了.

向晴見他終于露出了笑顏來,揪著的心,也稍稍放了些分下來,"你家里人不知道你臥底的事呀."

也對,這是機密,哪能輕易向人道.

她能知曉,也不過是陰差陽錯的一個意外而已.

"你做這行還真有夠憋屈的!聽起來大仁大義,好像是件非常光榮的重任,可其實呢,危險的活兒全讓你給包攬了,稍不留神可能就要了命去,被家里人誤解了,連解釋的權利都沒有!"

向晴癟癟嘴,又看他一眼,"為什麼你會選擇走上這條路?"

陸離野深吸了口手里的煙,眯了眯鳳眸,漆黑的眼底越漸深沉.他開口,回憶起從前的那些事來,"當年上頭來新兵營選人的時候,選的是我們的班長,結果那天我因為抽了支煙被抓了,挨了老大一通訓後,我不服愣是頂了他幾句嘴,結果就這樣被上頭的人給瞧上了."

"然後,你就答應了?"

向晴好奇的問他.

"當然."

陸離野吊兒郎當的笑起來,"我一聽能成那魔鬼訓練營里出來,二話沒就給應了!那種暗無天日的和尚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

"……"

白了,就是沒妞!

向晴不留余地的鄙夷他.

"咱們部隊里,唯一一枝隊花,炊事班管飯的阿姨!五十二歲!你知道當時咱們這些豺狼虎豹*成什麼模樣兒了嗎?平日里沒訓練的時候,就一個勁的往炊事班里擠,就為了多看一眼咱們的隊花,時刻防止和那些如狼的隊友們搞出基來!"

"噗……哈哈哈……"

向晴捧腹大笑.

陸離野眯著鳳眸,看著她笑,看著看著,自己也不自覺的隨著她笑了起來.

氣氛,一瞬間從剛剛的沉悶,轉為了歡笑.

而他心里那些難受的哀愁,也一秒間淡了去.

忽而發現,跟這個女人在一起,感覺永遠都那麼真實.

無需刻意去隱藏什麼,亦無需去刻意掩蓋自己最真實的內心感……

這感覺,對于孤寂了一年多的他而,是奢侈的!

向晴還在笑著,打趣他,"陸離野,就你這點覺悟,上頭選你干這個,就不怕你倒戈啊?"

陸離野眯著桃花眼笑著,"本少爺覺悟雖不高,不過三觀還是挺正的!"

向晴嗤笑出聲來,諷刺她,"花花公子居然還敢自己的三觀正?"

陸離野一彎身,就將向晴抱到了副駕駛上坐好,單臂撐在她的靠背後,低頭,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她,笑警告她,"你再敢提一句'花花公子’,你信不信本少爺就在這把你給J了!"

"不信!!"

向晴這回膽兒可大著了,仰高頭,強硬的與他對峙,"你可別忘了,我來大姨媽了!"

陸離野壞壞的勾著嘴角,湊近她,"你上面不是還有一張-嘴嗎?"

"……"

這麼深具內涵的話,向晴琢磨了大約三秒鍾後,明白了過來.

再然後……

一個拳頭,兩個拳頭,三個拳頭……

毫不含糊的砸在陸離野的胸膛上,一邊漲著臉罵他,"陸離野,你這個變-態!!禽/獸!!臭榴/氓!!"

結果,看著她動怒的模樣兒,陸離野笑得更歡了.

她的粉拳落在自己的胸膛上,就像按摩似的,沒什麼痛感,倒是特別舒服.

兩個人又鬧了好一會兒,方才驅車往向晴租住的公寓走去.

車,停在了公寓樓下.

向晴解了安全帶,又要把風衣脫下來還給他,卻被他給拒絕了,"穿著吧,下次再給我!"

"不用了,我已經到家了,也不冷了."

"本少爺讓你拿著你就拿著!"

陸離野霸道得像個孩子,嫌棄道,"你都穿過了,洗了後再還給我!"

"嘁……"

借她就借她,還得尋個這麼爛的借口.

向晴下車,哪知陸離野也跟著下了車來.

"送你上去."

"不用了!!"

向晴趕忙拒絕,"我自己上去就好!"

她著心虛的看一眼還亮著燈的二樓,補充了一句,"她還沒睡呢!"

"誰?"

陸離野明知故問.

向晴癟癟嘴,"你覺得還有誰?"

"那你從這破房子里搬出來,別跟她住一塊!!"

陸離野莫名的有些惱了.

"你火什麼呀!"

向晴見他生氣,心里登時也有些上了火.

"你跟我在一塊有那麼見不了人嗎?她誰啊?咱們倆非得躲著她?!"

"她是你前女友!!"

向晴也真有些生氣了,"我是她舍友,又是她同事,我不想被她知道我們倆的關系."

陸離野不吭聲,沉默的盯著她看.

目光太過銳利,登時讓向晴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我先上樓去了!"

向晴著,不敢再多看陸離野一眼,逃逸般的就進了電梯去.

有了上次的經驗,她也不敢再走樓梯了.

陸離野只是淡漠的盯著她的背影,沒再上前去追.

轉身,上車,急馳離開.

向晴回到房子里,發現秦瀝瀝其實早已經睡了,只是沒關燈而已.

站在窗邊,看著樓下早已空缺的平地.

有些悵然若失.

他已經走了.

向晴懊惱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有些怨責自己,早知道就該讓他送自己上來了,也不至于同他分手的時候還要鬧個不愉快!

唉……

向晴脫下他的風衣,用衣架撐好,放進了衣櫃里,心里盤算著明兒有時間再送去干洗店里洗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睡到正午時分才起*來.

今兒周末,加之又累了兩天,她真恨不能睡到天昏地暗了.

蓬頭垢面的從*-上爬起來,洗漱完畢,一出房間門,就見秦瀝瀝正坐在沙發上抱著薯片啃得不亦樂乎.

向晴走過去,無力的癱睡在她身邊,手兒就往她薯片袋子里抓.

秦瀝瀝眼疾手快的挪開,"想吃先交代,昨兒晚上又去哪里鬼混去了!"

向晴抓了抓腦袋,"氣!"

"向晴姐,你最近越來越古怪了,昨兒晚上凌晨過後才到家,前天晚上干脆不回家!還有這里,嘖嘖!!一排排的唇印,你還敢你不是戀愛了?你老實交代,是不是上次你采訪的那個莫總?"

"你這麼八卦,你家里人知道嗎?"

向晴搶了她的薯片過來,塞了幾片在嘴里,沒理會她的一長串問話.

"八卦不是咱們做記者的本性嗎?"

"少來!"

向晴著,塞了一大塊薯片扔進了她嘴里,起了身來,"中午想吃什麼,我去買菜,自己做!"

"真的啊?"

秦瀝瀝開心極了,"我要吃燒排骨!"

"不會."

"炒墨魚."

"不會!"

"排骨玉米湯……"

"不會!!"

"……"

"那你會什麼?"

"煎雞蛋."

"……"

于是,向晴出門去菜市場買雞蛋去了.

才一出門,她房間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起初,秦瀝瀝沒理會.

可電話響了又停,停了又響,似乎很急的樣子,她這才在廳里坐不住了,起身,去向晴的房間里尋手機.

手機擱在了向晴的*頭,秦瀝瀝拿過她的手機,倒沒注意太多,瞄了一眼屏幕上的來電顯示,是公司的主編打來的電話.

她連忙滑開接聽鍵.

"向晴啊!下午收拾一下,加趟班跟攝影部的去雨畫區跑一趟,剛接到那邊市民們打來的投訴電話,是區里的干部帶頭聚眾賭博!"

"雯雯姐,是我,我是秦瀝瀝……"

電話那頭的主編,顯然弄錯了人.

"瀝瀝啊!向晴呢?"

"向晴姐恰好不在呢!她出門買菜去了,待會就回來了."

"那你轉達一下吧!對了,你也跟著一起去吧!多去鍛煉鍛煉,也好!"

"好呢!謝謝雯雯姐!!"

對于加班,秦瀝瀝倒還蠻開心的.

正如主編的那樣,對他們實習記者而,這是一次鍛煉的好時機.

掛了電話.

秦瀝瀝才預備放下向晴的手機,卻驀地被她手機上那個精致的水晶掛件給吸引住了目光.

那個掛件,不是別的,而是一個'陸’字.

掛件的做工很秀美,女孩兒們瞧見了,總會有些愛不釋手.

秦瀝瀝也很喜歡.

如果能夠掛在她的手機上,她會更喜歡.

可偏偏……

是掛在了景向晴的手機上!

為什麼是一個'陸’字?

她姓景,名字與'陸’無關,而莫里爾的名字,也同樣與'陸’無關!

那這個'陸’代表著誰?

難道真的是……

他們那日不是初次見面嗎?

難道真的不過短短幾日,他們倆就背著自己勾搭上了?!

她不相信.

可卻不得不這樣防著.

冷冷的將手機丟回了*頭,忽而就覺得手機上那個吊墜是那麼的惡心至極.

想了想,最後她又再次拿起了手機,來回看了掛飾幾眼,最後,不聲不響的將掛件的金屬鎖鏈用手微微掰開了一個細縫.

縫不大,不去特別注意的話,是很難發現的,但卻能夠讓那個'陸’字輕而易舉的掉出來.

完了,又將手機扔了回去.

若無其事的從她的房間里走了出來.

不一會兒,向晴就從菜市場里回來了.

秦瀝瀝不動聲色的坐在廳里看電視,"剛剛雯雯姐給你打過電話了,下午咱倆要加班,要一同跟攝影部去雨畫區跟訪."

"啊?"

向晴有些郁悶,痛苦的哀嚎道,"大好的周末,居然喊咱們去加班!簡直喪盡天良啊!這回是什麼案例啊?"

"干部帶頭聚眾賭博!"

"沒危險吧?"

上次那事兒給了向晴一次深痛的教訓,如今她也實在不敢隨便涉險了.

秦瀝瀝聳聳肩,擼擼嘴,"誰知道呢!"

"算了,就算有危險,咱們不也得硬著頭皮往上沖嗎!"

向晴忽而想起了陸離野來.

他的工作夠危險的了吧?可人家還不也毫不猶豫的上了戰場?

要臥底生活會比在部隊里的日子好過,鬼才信!

很快,向晴做好了午餐.

就很簡陋的一頓蛋炒飯而已.

秦瀝瀝倒沒嫌棄,把跟前的飯吃了個底朝天.

可一頓飯下來,對于她的那件手機掛件的問題,只字未.

下午,兩個人隨著攝影部的人趕去雨畫區做暗訪.

車,在一個廢棄的樓盤前停了下來.

遠遠的,就見樓盤下,站著四五個放哨的人.

見他們走近,那幾個人囂張的迎了上來,"干什麼的?"

大概是看向晴他們臉生,心下就有了些懷疑.

好在向晴他們每個人身上佩戴的都是針孔攝相機,不是專業人士,還真挺難被發覺的.

"來玩幾把,這麼凶干嘛?"

向晴是這幾個人里,反應最快的.

她裝得也挺像,著,就從自己口袋里掏了一盒煙出來,分別給幾個男人開了支煙,自己又作勢點了一根,吹了口煙,才不慌不忙的道,"朋友介紹來的,最近手氣好,來撈點吃飯錢!"

一旁,秦瀝瀝看得目瞪口呆.

也不知她什麼時候口袋里就多了盒煙出來.

那幾個男人收了向晴的煙後,大概是確信了他們不是警-察,便放了他們進去.

這時,一輛黑色的賓利恰時從這座樓盤下經過.

"停車!"

里面,男人淡漠的聲線,平靜的響起.

司機一腳刹車,適時停了下來.

"莫總?"

副駕駛座的助理,不解的回頭看莫里爾.

而莫里爾的目光,卻一直透過車窗玻璃,看著窗外樓盤下那抹熟悉的身影.

陽光下,她叼著一根長煙,站在那里吞云吐霧著,還時不時吊兒郎當的給跟前的幾個男人著些什麼.

抽煙的姿勢……

嗯!

假到不忍直視.

他淡淡的嘴角,忍不住掀起一抹輕淺的笑.

助理吳與生還真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莫里爾,他震驚的同時,也跟著他的視線,好奇的往外瞧.

一眼,就捕捉到了人群中央的向晴.

他曾經在莫里爾入踏的酒店見過這個女孩.

他也跟著笑起來,"莫總,需要我下去跟景姐打聲招呼嗎?"

"不用!"

莫里爾拒絕,目光始終停留在遠處的向晴身上,"她正忙著."

"……"

吳與生震驚.

原來他們家的莫大少爺也願意替別人著想?

很快,就見向晴領著他們那一幫人進了里面的樓盤去.

"這里干什麼的?"

莫里爾問吳與生.

"就一型賭博場."

吳與生回答.

莫里爾點了點頭,沒再多什麼,目光適才從樓盤處轉移了回來.

"莫總,那我們現在走嗎?"

吳與生試探性的問他.

"等著吧!"

他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完又將視線折回了樓盤處.

"……"

吳與生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他們家那個一貫自視甚高,唯有別人能等他的大少爺,剛剛居然了一句……

等著吧!

嘖嘖!!愛的魔力,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2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8):你給我買的不是衛生棉!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0):襄王有意神女無心